《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二百二十四章無恥啊無恥


    第二百二十四章  無恥啊無恥

    夏千河對這“銀海後橋酒吧”也是久聞其名,今天也是無聊來看看這古怪的規矩和古怪的老板。

    一見之下,的確不同凡響。不僅老板古怪,店員也古怪。之後門外鬧事,黃書琪拉著林風要走,夏千河便發現了林風。

    對於林風,夏千河心情甚是複雜。他和林風本身無多大仇恨,純粹是一時意氣之爭,隻是後來因為林風在騰訊股份上,橫『插』一腳,而致使他未能完成母親的交代,讓他在母親麵前大失麵子,更是被嚴苛的母親批其是扶不起牆的阿鬥。

    之後隨著林風的成功,夏千河母親總是會拿林風的成就來說事,更加刺激的夏千河對林風恨透了,但心中知道,這份恨,嫉妒的成分居多。好在後來任職北京副市長的父親給夏千河指點了一招:有些人,如果做敵人可怕,又不能除去,那就做朋友。哪怕是違心的朋友,也比一個赤『裸』『裸』的敵人好。

    今天意外在“後海銀橋酒吧”看見林風,夏千河便起了結交之心,想將倆人變成朋友,哪怕隻是碰麵點頭而已的朋友。不過,心中的糾結,讓夏千河說出來的話就那麼不好聽了。

    夏千河心知自己的語氣有點怪,但自恃身份的他,也不願意低頭,但林風現在也不是吃素的,幾句話頂回去,更讓夏千河下不了台。結果,越說倆人關係反而越僵,尤其林風那一句“你還不配”更是刺激的夏千河忘記了自己的初衷。想到此前在自己麵前隻能苟且求存,現在卻這樣趾高氣揚的對自己,夏千河就一肚子火。

    “我不配!”夏千河渾身微微顫抖,指著林風,一張俊臉氣的鐵青,“你以為你是誰,不就賺了幾個錢的暴發戶而已,容的你在這囂張!”

    林風心中對其更是鄙夷,不過現在自己雖然不怕他,但也不願多惹事端。拉著黃書琪從一旁桌子繞過去。

    “站住!”夏千河氣的不輕,來“後海銀橋酒吧”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他在這被林風如此羞辱,這叫他日後如何見人。

    隨著夏千河音落,那個曾經讓林風吃了不少苦頭的李無極兄弟攔在林風麵前,擋住林風去路。而林風身邊的保鏢也立刻護住林風,兩夥人眼瞪眼,酒吧內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住手!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總之,能進我酒吧的都是客。誰敢在酒吧鬧事,我都把他轟出去。想要解決私人恩怨,行,出了這大門,我一概不管。”老白冷冷的哼了一聲,震住全場。

    夏千河臉皮跳動幾下,他『摸』不透這老白來曆。在北京麵對一個身份不明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得罪他。最終,夏千河哼了幾聲,也沒臉再留在酒吧,帶人離去。

    “林風,來,陪我喝杯酒。”林風也要離去,不料卻被老白喊住。

    林風微微一愣,不過瞬間明白這是老白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如果就這樣出去,夏千河指不定在外麵等著自己,身邊的人可不是擅長“雙劍合壁”的李無極兄弟倆對手,自己肯定吃虧。可不出去,酒吧這麼多客人,麵子上也下不了台。

    “書琪,再坐會。”林風衝一臉緊張的黃書琪點點頭,拉著黃書琪坐到老白對麵。

    老白徑直給林風倒了杯酒,然後就恢複常態,默然不語,也不和林風說話,隻是望著遠處發呆。

    此時酒吧內客人,見沒有戲看,無奈搖搖頭。當中不少人認出夏千河,見堂堂北京副市長兒子都在這吃癟,更是暗暗猜測老白底細,不過也下定決心這還是少來。畢竟太過怪異的地方,又『摸』不透底細,還是少來為好。

    林風默默喝著酒,同時給兩名保鏢打了個眼『色』,讓其從北京“狼牙”安保公司分部調人來。雖不知夏千河是否還會找自己麻煩,但小心無大錯。以前的羞辱,林風絕不想再次品嚐。

    十餘分鍾之後,林風得到保鏢暗示,放下酒杯,“老白,謝謝了。”

    老白點點頭,也不多語,在林風即將離開時,突然說了一聲,“小心。”

    林風微微一笑,心知老白指的是什麼,不過現在他可不怕。

    出了酒吧,“狼牙”安保公司北京分部已經派了三輛麵包車,約有十餘名保鏢,有這麼多人,林風還真不怕夏千河來找自己麻煩。

    “夏少爺,他們上車走了,來了不少人,我們的人根本不夠。”離銀海後橋酒吧不遠處,兩輛桑塔納2000上,一頭目人物說。

    “恩,那按B計劃行事。你們在前麵找個人不多的地方把他們的車給我截停下來,後麵的事自然有人處理。記得,可以挑釁,但不要動手,最好讓他們動手。你弟兄們的醫『藥』費我會負責。”夏千河陰陰的聲音傳來。

    “,知道了,夏少爺,這再簡單不過了。”頭目陰險一笑。原本看見對方人多,而且個個看上去身手不凡,他們還擔心會吃虧,現在夏千河另有安排,他們就放心了。

    掛了電話,正在KTV喝酒的夏千河,又打了個電話,之後一臉玩味——林風,不要以為賺了幾個錢,就可以目中無人。我要讓你知道,在北京,你仍然菜的很。

    “老板,後麵有車跟著。”三輛車都是戰士轉職擔任保安,麵還有偵察兵,對反跟蹤極為在行,一眼便看出車後有車跟著。

    “恩,甩開它。”林風不想給黃書琪惹來什麼麻煩,決定甩開之後再送黃書琪回去。

    “林大哥...”黃書琪手心全是汗,她何曾碰見過這種事,一臉驚嚇。

    “放心,沒事。”林風輕輕捏捏黃書琪玉手,安慰說。

    “老大,他們要跑了!”開車的小弟急叫。

    “媽的,撞,撞上去。”老大看看四周,已經不在北京主要街道,臉『色』一橫,發狠說。

    “是!”小弟雙眼一道凶殘目光閃過,徑直向林風的座駕撞去。

    林風坐的是麵包車,後麵是桑塔納2000,速度不可同日而語,根本就沒時間避開,被後麵桑塔納加速撞了個正著,另外一輛又再撞上前頭,將林風的座駕堵死。

    靠!林風暗罵一聲,好在速度不算太快,雖然車受損嚴重,但人都沒事。

    車內幾名保鏢,也是發恨,他們身為保鏢,居然讓老板的座駕被人撞成這樣,這讓他們甚是無顏。『性』子直的他們直接跳下車,要找那兩輛桑塔納算帳。這時,另兩輛麵包車也趕了回來,車上也跳下來8人。

    兩輛桑塔納一共坐了8名混混,但林風這邊足足有12名保鏢,而且都是退伍軍人,那一臉怒容,一身的彪捍之氣,當場就把這些隻不過在酒吧內看場子,頂多打打架,鬧鬧事的混混震住。

    原先他們還想挑釁一下,現在一看這架勢,當場臉就白了。別說挑釁了,讓他們現在求饒,跪下來喊爺爺都行。出來混的,最要緊的一條就是見風轉舵,現在這批人一臉殺氣,個個魁梧有力,一看便不好惹,而且人還比他們多。

    他『奶』『奶』的,夏少爺得罪的都是什麼人啊!——頭目一臉叫苦,他們隻是混混而已,一群小混混,哪是這些人對手。

    “老大,老大,我們隻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們要找別找我們,我們隻是辦事的。”頭目也是磊落,當場就求饒起來。其餘混混見老大如此,也是一臉求饒,高呼上有80老母,下有3歲小孩,總之一個慘,他們隻是為錢而已。

    十餘名保鏢當場傻眼了,他們可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一時也不知怎麼辦才好。如果這群混混敢對他們耍狠,他們自然不會客氣。但現在這樣,他們很是不屑,覺得揍這種人都是髒了自己的手了。

    “你,就你。回去告訴夏千河,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不想惹事,但我也不怕事。他要還這樣挑釁,我就不客氣了。”林風指著頭目冷冷說。

    的確,夏千河是有實力,老爸是副市長,母親是MIH財團總裁,可謂有錢有勢,但真要惹急了林風,撕破臉了,也不是沒有辦法。當官的,就如同貓,沒有不沾腥的。別看夏千河母親有錢,但林風敢擔保這其中一定有權錢交易。而且當官還有一個習慣,喜歡將東西放在家中保險櫃中,不會存入銀行保險櫃。林風手中也有這方麵人才,到時派人潛入家中,盜取貪汙受賄證據,再在網絡公布,遲早完蛋。

    不過這種手段,太過陰毒,而且風險不小,不到萬不得已,林風也不會行此險招。

    “是,是,您老大人有大量,一定洪福齊天!”頭目也是怕極,見能有機會逃脫一頓毒打,當場就一頓『亂』捧。

    正在這時,幾道刺眼的燈光『射』來。

    “幹嘛的,你們都在幹嘛?”一人暴喝。

    林風等人回頭望去,來了三輛警車。一人指著自己等人怒目而視。

    “阿,警察同誌,快替我伸冤阿,這群人撞了我的車,不但不賠錢,還仗著人多,想要對我等動粗,求您替我等伸冤啊!”頭目在眾多保鏢一臉詫異中,哭哭啼啼跑了出去,看見來人就是一陣悲鳴。

    眾人一陣鄙視。

    

Snap Time:2018-01-17 08:42:39  ExecTime: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