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二十三章再遇舊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遇舊人

    田雨彤和李清這一嗓子,更是激的宿舍樓女生一陣鄙視,暗自唾棄黃書琪的墮落和無恥。而樓下遠處的男生們,雙眼更是綠了。他們心中的白雪公主,今晚就要成為大灰狼口中的小紅帽,他們恨,他們嫉,他們想要阻止,可卻無能為力!

    蒼天不公,為何那麼普通的人都能獲得美女垂青,我等相貌英俊,才高八鬥,卻沒有佳人看上,蒼天,你何其不公!——眾人仰天長歎。

    對於眾“恐龍”和眾“青蛙”的心思,田雨彤和李清心知肚明,倆人不忘最後打擊一下眾人。

    “喂,‘抗日英雄’,今晚你可要好好待我們家書琪哦!不然,別看你是最年輕的跨國公司總裁,我們一樣不放過你!”倆人特地把林風身份透『露』出來。——哼,你們要嫉妒,那就讓你們嫉妒死。對於同宿舍樓的這群隻會讀死書,還偏偏自以為高人一等,整天詆毀自己這些美女全靠長相來勾引男人的女生,田雨彤和李清就是一肚子氣。

    至於那群整天隻會怨天尤人的青蛙,倆人更沒好感。看了幾本徐誌摩的書,就來裝什麼詩人,整天弄些讓人惡心的詩句,以為美女都是笨蛋麼,憑借幾句抄來的詩就能忽悠我們麼!

    田雨彤和李清這一嗓子,讓所有人一驚。

    “抗日英雄”?最年輕跨國公司總裁?——剛才在樓下喊黃書琪的年輕人,就是最近網絡最紅的“抗日英雄”嗎?還是最年輕跨國公司總裁?

    眾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有人猛然間驚叫,“是啊,我說剛才怎麼那麼眼熟呢!”

    眾人嘩然!林風現在可是網絡紅人,尤其“第二世界”開發的《傳奇》,現場不少人都是其忠實玩家,至於即將上市公測的《反恐精英online》,眾人更是翹首以盼。現在“第二世界”的總裁出現在校園內,這讓眾人實在很難接受。

    至此,樓上的“恐龍”,心中更是怨念無比,暗自歎其蒼天沒眼,不是都說自古紅顏多薄命麼,為何黃書琪還能找到一個如此優秀的帥哥當男朋友,她們卻隻能終日與書為伴。

    而男生們,則一陣嘀咕後,得出一個結論——有錢能使磨推鬼。平常裝什麼清高,搞了半天還不是讓人用錢擺平了。不過看著親昵離去的林風和黃書琪,心中的嫉妒卻是更甚幾分。

    對於田雨彤和李清的惡作劇,林風和黃書琪均感到有點尷尬。好在,走出北大之後,便釋然。

    “書琪,為什麼發生了這麼大事,你都不給我打電話?”坐在咖啡廳,林風終於有機會質問黃書琪。

    黃書琪看著林風的眼神,心中一突,本來的委屈冤枉卻變成了心虛。

    “我...我...”黃書琪半天支吾不出來。

    林風也沒打算真的責怪黃書琪,語氣緩和下來,“書琪,不管怎樣,我都是你小風哥,你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擔心。記得,再有任何事,立刻給我打電話。”

    “恩。”黃書琪點點頭。心中其實想問,這樣我們倆人算什麼關係,但想了想,還是沒問出口。怕問出口,會再次得到讓自己心碎的答案。

    “對了,這是一張銀行卡,麵有20萬,密碼是你生日。我想應該夠你學費和黃阿姨還債了。”林風在上海等飛機時,抽空辦了張銀行卡。

    黃書琪望著銀行卡,一陣猶豫。

    “怎麼了?難道你還和我見外麼?”林風皺眉說。

    “小風哥,你對我真好。可...可我媽媽欠了人家23萬。”黃書琪支吾半天,一臉羞愧的說。

    “23萬!”林風一驚。倒不是吃驚這個數字,再多10倍,對於林風現在來說也不算什麼,吃驚的是黃阿姨居然欠了這麼多賭債。她究竟打多大的麻將?

    “好了,我等會再轉10萬到這銀行卡上。你明天匯給你母親。記得,讓黃阿姨別再賭博了,小賭怡情,大賭可是要家破人亡。”林風勸誡說。

    “恩,謝謝小風哥。我會跟我媽媽說的。”黃書琪乖巧點點頭,“小風哥,這錢我以後會還你的。就讓我替你打工來還你。”

    “算了,這點錢...”林風本來想拒絕,但看著黃書琪倔強的臉,想了想,還是同意。人都有自尊,不能因為自己有錢了,就可以輕易踐踏他人的自尊。

    “嘻嘻,謝謝小風哥!”黃書琪終於喜笑顏開。

    望著燦爛的笑容再次浮現在黃書琪臉上,林風也鬆了口氣。自己喜歡黃書琪不帶一絲汙染,純淨的如同秋菊般的笑容。

    不過倆人卻不知道,楚市,陷入躲債之中的黃書琪母親又作出了一個愚蠢的決定——賭球。

    “看吧,黃大嫂,我就說賭球錢來的快吧,你看,才幾場球,你就贏了7萬了。再贏幾場,你欠的賭債就都能還清了。”楚市某球吧內,一中年男子喝著啤酒,看著電視說。

    “恩,謝謝啊,小趙,感謝你指條財路。”黃書琪母親喜笑顏開的看著電視,卻沒看見對麵男子眼中的一絲狡猾目光。

    “好了,書琪,快點了,我送你回宿舍吧!”雖說,剛才田雨彤和李清囔著讓黃書琪一夜別回去,林風可不真的敢讓黃書琪在外麵過夜。要真的在外麵過夜,天知道明天學校會傳出什麼關於黃書琪難聽話來。

    “恩,對了,小風哥,那個你說的‘後海銀橋酒吧’,我還沒去過,今天能帶我去見識一下嗎?”黃書琪突然問。

    “,也行,並不太遠,坐會我們就走。”想起那個特別的酒吧,還有更特別的老白,林風也頗為意動,當下便帶著黃書琪去了後海銀橋酒吧。

    讓林風欣慰的是,這兒一切都沒變,規矩還是那樣古怪,不過自己不用預定也能隨時有座位,這讓林風微微有點自得。老白還是每晚坐在他那固定的座位上,看見林風來,隻是微微揚了揚手中酒杯。

    “小風哥,這可真夠特別的,不過環境真好。”黃書琪隨著林風進來,看見不少衣冠楚楚,透『露』著不凡的成功人士,被酒保擋在外麵,感慨說。

    “,北京嘛,天子腳下,規矩自然多。”林風替黃書琪點了一杯果汁,自己還是來了杯血腥瑪麗。

    血腥瑪麗,由伏特加、番茄汁、檸檬片、芹菜根混合而製成,鮮紅的蕃茄汁看起來很像鮮血,故而以此命名。望著猩紅的酒杯,讓林風想起商界的血雨腥風,還有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算是林風給自己提醒。

    不多時,一個略現吵鬧的聲音吸引了林風的注意力。門外,幾個年輕人,有男有女,被酒保攔下,正和酒保大吵大鬧。

    他們的吵鬧引起酒吧內所有酒客的注意,畢竟這是這間酒吧的規矩,很少會有客人如此不識趣。

    “客人,我們酒吧規矩就是如此,如果不滿意,可以不要來。我們不稀罕!”酒保的絲毫看不出是一名酒保。不過林風知道,這個酒保也就是普通人,但老板足夠古怪,手下酒保也自然秉承了老板的習『性』。

    “放屁!什麼規矩如此。本少爺天下什麼酒吧沒去過,從來沒見過這麼古怪的規矩。讓開,別以為本少爺錢不夠。”說著,和酒保臉紅脖子粗的男子掏出一疊錢。

    林風看了一陣搖頭,敗家子。還有,肯定要吃苦頭。

    “客人,哪怕你是李嘉誠,沒有預約,一樣不能入內。”酒保卻麵不改『色』,對這一疊錢絲毫不放在眼。

    這下那名男子真惱了,想要動粗,但這時酒吧內出來幾名五大三粗的漢子,直接將鬧事的幾個年輕男女給哄走。最終,幾人好漢不吃眼前虧,隻能罵罵咧咧的離開。

    “小風哥,這好可怕,我們還是走吧!”不過,一旁的黃書琪卻被嚇倒,顯然以為這是什麼黑惡勢力的酒吧,起身拉著林風要走。

    “放心...”林風正待安慰黃書琪,不料卻被一人打斷。

    “咦,我說是誰這麼眼熟,原來是你呀!”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飄了過來,不過語氣極為讓人厭惡。林風放眼望去,一個讓林風極為厭惡的人出現在視線內。

    夏千河!

    林風心中冷笑一聲。以前我怕你,現在我可不怕你。的確,自古中國就民不與官鬥,可在薑行長指點後,林風知道自己現在受到國家注意,是準備栽培的新時代中國富豪。隻要自己沒有犯錯,這些人動不了自己。何況夏千河背後的關係,林風也托人調查過。他母親是MIH的總裁,身家僅僅30億左右,還不如自己。他的父親的確是不小的官,北京副市長。但在北京來說,也就上不上,下不下。何況,自己的產業根基在上海,京滬兩地官員向來不大對盤,林風更是不懼。

    “走吧,書琪,這兒有惡心的人,我們走!”林風卻不理,起身拉著黃書琪就往外走。

    “林風,怎麼,現在看見我就怕了!”林風不屑的態度,讓夏千河落不下麵子來,上前一步攔住林風。

    酒吧內,其他人卻仿佛看戲般,饒有興趣的看著倆人。

    林風冷笑一聲。

    “你還不配!”說完,看也不看夏千河一眼,拉著黃書琪繞開他。

    

Snap Time:2018-04-22 08:59:28  ExecTime:0.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