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二十章胡潤來了


    第二百二十章  胡潤來了

    “網盾”每月的服務費極為便宜——3元錢,一天僅僅隻需花費1『毛』錢,便能享受到正版殺毒軟件長大一月的服務。對於林風製定的這個低廉到白菜的價格,李源是極其反對。認為這是侮辱了所有“網盾”開發技術人員的心血,認為最低每月的服務費用也應在10元以上。

    對於李源的憤怒,林風可以體會。辛苦大半年,整個開發團隊研發出來的得意產品,卻被自己以白菜價格賤賣,不生氣才怪,不過林風也有自己的道理。

    現在殺毒軟件市場瑞星一家獨大,市場占有率高達80%,剩餘市場也被諸如江民、卡巴斯基、賽門鐵克占領,林風的“網盾”想要擠進這個市場,必須想點不同尋常的辦法。取消上市銷售,直接提供服務來按月收取費用就是林風的策略。

    對此,李源雖然也讚同,但僅僅3元的月服務,實在不敢苟同。不過林風下一個理由,卻讓李源徹底閉嘴。

    盜版!盜版!盜版!

    在中國無論是軟件業,還是單機遊戲產業,最大的敵人不是軟件不好,不是沒有消費者,更不是所謂中國消費力不夠,而是盜版。可惡的盜版商剽竊了程序員絞盡腦汁辛苦開發的程序,然後廉價出售。在這個絕對致命打擊下,中國所有的軟件業和遊戲業都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雖說看上去是消費者得到實惠,但從長遠看,卻對整個行業造成了致命打擊。現在中國軟件業不如印度,遊戲業更是遠遠被日本甩開,盜版在其中起的毒害作用不可謂不大。

    麵對林風的盜版毒害論,李源徹底沒了聲音。原本去年盜版產業還不算太發達,許多公司的防盜技術都能讓軟件或者遊戲撐過最初的發售期,但自從林風的網絡遊戲登陸後,在遊戲公司和外掛製造者之間的較量中,間接的促使了盜版技術的革新,也讓如今的一款新上市的軟件常常上午發售,下午就有盜版麵世。不得不說,讓人很悲哀。

    林風對此隻能說,蝴蝶效應真的無處不在。

    最終,李源忍痛同意了林風3元的價格出售“網盾”每月的服務費。

    不過讓李源意想不到的是,在“太平洋電腦網”和“中關村在線”的信息轟炸下,“網盾”成為9月最受網民期待的軟件。尤其實時監控技術,快速殺毒技術,還有極為低廉的價格,在上市第一天,下載量便超過120萬份。到第二天,全國各大軟件下載站,總共下載份數超過250萬份。而通過銀行卡、手機等支付平台繳納月服務費的,超過5成,也就是至少有125萬以上的客戶購買了“網盾”的服務費。

    能造成如此之好的業績,隻能怪“網盾”的費用太過便宜。3元一月,少吃一頓過早便能享受到一月電腦的絕對安全維護。現在僅僅就這125萬用戶的服務費,林風每月也能有375萬的純收入。

    相比瑞星一月發售8萬套左右殺毒軟件,也僅僅隻能帶來800餘萬營業額。除開其中的成本,還有各軟件店的反饋等,利潤也僅僅和“網盾”持平。但“網盾”是每月都能有服務費,瑞星的上市銷售模式卻是3年內免費,這樣一算,“網盾”的利潤更大。

    針對“網盾”3元的月服務費,還有上市後的火爆,各大殺毒軟件公司在瑞星的帶頭下,紛紛強烈譴責林風的不正當競爭,認為這是在殺雞取卵。對這這些公司的控訴,林風直接無視。更是通過“太平洋軟件網”還有“中關村在線”直接發布了——網盾永久3元每月服務費的宣言。氣的瑞星等公司吐血三升,差點就沒一狀告到法院,告林風壟斷經營。

    但在律師建議下,瑞星等公司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念頭。畢竟現在林風的手段雖說有不正當經營嫌疑,但細算下來,林風的“網盾”利潤也在合理點,就算告,也肯定沒有勝算。麵對這一局麵,瑞星等公司一陣犯難。

    是采用林風的銷售模式,取消上市發售,直接靠收取每月服務費還是繼續選擇如今的銷售模式?兩難境地,無論如何選擇,對於瑞星等軟件公司都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該死的林風,不按常理出牌,可惡之極!——瑞星老總王新心中暗罵。

    同時,林風還雪上加霜,不遺餘力的打擊本就脆弱的瑞星等公司老總的受傷心靈。林風利用兩家國內現在最具權威『性』電腦網站,將“網盾”和其他幾款殺毒軟件對比,毫無意外,網盾盡數獲勝,這也更堅定了網民使用網盾的決心。這也在眾多殺毒軟件公司老總氣的牙癢癢時,讓林風初次品嚐到了媒體的力量。

    掌控輿論者,掌控天下!

    在瑞星等公司繼續和“網盾”打嘴仗時,林風接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的電話。

    這人不是別人,是在中國有著巨大影響力的一名英國人,甚至一定程度上左右了中國經濟的外國人——胡潤。

    林風極為詫異,自己居然會接到胡潤的電話,但電話中卻清楚的傳來胡潤嫻熟的普通話,邀請林風做一次訪談。對於重生前隻能在報刊雜誌上看到胡潤富豪榜排行,還有胡潤訪談,這次能接到胡潤的采訪,無疑是對林風這一年多商業上成就的肯定。

    林風欣然應之。

    胡潤,1970年出生於盧森堡畢業於英國杜倫大學,曾留學中國人民大學學習漢語,留學日本學習日語,通曉德語、法語、盧森堡語、葡萄牙語、日語等七種語言。1999年首創“百富榜”,被稱為是研究中國民營經濟的“教父級”人物。1999年,僅因個人愛好,胡潤和他的助手編排了中國大陸首富企業家排行榜,並給美國《福布斯》雜誌以英文形式刊登。至此,胡潤每年做一次《福布斯》中國內地親筆寫排行榜。

    每年10月,都是胡潤中國大陸百富榜公布時間,而在公布富豪榜之前,胡潤都會習慣對一位當年風雲人物進行專訪,探討他的成功之路。今年,胡潤的目標就是林風。這個在一年多時間,掀起了世界網絡在線遊戲狂『潮』的領軍人物,並擁有在中國能夠抗衡麥當勞、肯德雞的本土快餐,開發的C2C成為國內最有人氣的在線個人交易平台。

    尤其日前,更是將“第二世界”成功登陸台灣、韓國、日本,將其打造成跨國公司,並在日本發表了挑戰日本遊戲產業的瘋狂宣言。

    這麼一個風雲人物,又是如此年輕,胡潤自然對其極為感興趣。尤其越是研究林風,胡潤越覺他的成功不可思議,似乎是運氣,但卻又處處凸現著林風的卓而不凡。

    胡潤和林風約在上海外灘見麵。晴朗的下午,碧海藍天,再來一杯拿鐵咖啡,胡潤相信今天的采訪一定很成功。也對研究新世紀的中國經濟大有幫助。

    “先生,到了。一共115元。”出租司機已經停靠了半分鍾,但後座的外國人卻似乎陷入沉思,並沒有發覺到站,司機不得不提醒。

    “啊,哦,謝謝!”胡潤搖搖頭,剛才思索著和林風的初次見麵會是怎樣的情形,一時失神。畢竟林風的個『性』也極為讓人感興趣。

    被媒體稱為愛江山更愛美人的網遊大亨,在香港不惜得罪幾乎所有富豪也要指證他們子女的良好市民,在新聞發布會上和《太陽報》豎中指,在日本高調的挑戰日本遊戲產業的瘋狂宣言,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林風?

    胡潤微笑著遞給出租司機150元。

    “呃,先...生,請問你是胡潤麼?那個胡潤,就是那個胡潤,對不對!”出租司機遞給胡潤零錢時,望著胡潤突然激動叫了起來。

    “,不錯,我就是胡潤。”胡潤微微一笑。在中國這麼多年,也隻有在做了胡潤中國富豪榜後,才會被人認出。這也讓胡潤略微有點成就感。

    “哈哈!你真是胡潤。我今天總算拉到一個大人物!對了,胡先生,請問今年又是哪些人上榜?你知道他們有多少資金麼?”出租司機興奮的大叫。

    胡潤受不了出租司機的聒噪,勉強應付幾句後,立刻下車。

    “胡先生,我叫譚雄文,下次再坐車一定給我打電話,我的電話是138XXXXXXXXXX...”司機的過分熱情,讓胡潤吃不消,隻得連連點頭趕緊離去。

    “胡先生,這邊。”林風遠遠便聽到一個聒噪的聲音大叫,探頭望去,一個金發外國人一臉苦笑,正是胡潤,連忙將胡潤叫了過來。

    “林董,想不到你倒先來了。慚愧,慚愧!”胡潤略感抱歉的說。

    “哈哈,胡先生嚴重了。在中國,長幼有序,我比胡先生年輕許多,等胡先生理當如此。”林風對此並不在意。反而借機拉攏和胡潤之間的關係。

    “林董,我不得不承認,你和外界傳言的甚有差距。外界傳言林董年少得誌,甚是輕狂囂張,現在看來,果然如中國一句古話所雲: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胡潤微笑坐下。

    “,對了,胡先生...”

    “林董,還是叫我Rupert(魯伯特)吧,這樣親切點。”胡潤提醒說。

    “哈哈,那就不要總是叫我林董了,叫我名字吧。”林風也提醒胡潤。

    倆人相視一笑。

    “林風,我這次來隻是一個簡單的訪談,探討一下你的成功之道,還有詢一下你對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看法。”胡潤拿出筆記本和鋼筆。這是他的習慣,這一點也是區別於他和記者的不同。通常記者采訪會拿出錄音機,但那樣往往很難讓采訪對象說出心話。這對胡潤來說就是大忌,胡潤渴望得到最真實可靠的消息。因此,隻用筆來記錄,隻有這樣才能讓采訪對象放心,不用擔心交談內容會被泄漏。

    畢竟胡潤就算真的將交談敏感話題泄漏出去,采訪對象隻要死不認帳就行。如果有了錄音機,談話被錄下來,那可真是百口莫辨。

    “林風,我第一個問題...”

    

Snap Time:2018-07-22 09:27:05  ExecTime:0.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