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一十六章虛驚一場


    第二百一十六章  虛驚一場

    和田洋一見嘴角占不了什麼便宜,便不再挑釁林風,徑直向風間繪梨紗走去。

    望著眼前婀娜多姿,因自信而愈發『迷』人的風間繪梨紗,和田洋一滿腹怨恨。尤其看見風間繪梨紗身邊也是盛裝打扮的原紗央莉,那少女的清純,還有一臉的倔強和倨傲,和田洋一就更是欲火難消,看向林風的眼神就愈發怨念。

    這對母女原本應該在自己胯下承歡,如今卻這樣高姿態看著自己,這讓和田洋一渾然不是滋味。恨不得立刻將風間繪梨紗母女拖於胯下,好好蹂躪一番。

    眾多記者見和田洋一出現,均是一驚。現在和田洋一身為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公司的社長,絕對是現今日本風頭最勁的人物,他出現在這絕對是大新聞。尤其看見倆人之間似乎關係不善,這讓眾多記者更是興奮。

    風間繪梨紗皺皺眉,心知和田洋一此刻前來絕不是來恭賀。想到以往和田洋一的行徑,風間繪梨紗心中不由一顫。

    “別怕,繪梨紗,一切有我。”林風看出風間繪梨紗本能的膽怯,輕輕拍拍風間繪梨紗肩膀。

    “謝謝主人。”風間繪梨紗當著現場眾多人麵,輕聲謝謝林風,一句“主人”格外讓人酥心。

    目睹風間繪梨紗和林風之間的親昵,和田洋一愈發感到憤怒。

    “和田社長,歡迎光臨本公司的剪彩儀式。”風間繪梨紗伸出右手。

    和田洋一本能就想去握住這曾經任由自己『揉』捏的玉手,不料,在伸出手那一刻,風間繪梨紗卻縮了回去。

    羞辱!這是絕對的羞辱!

    風間繪梨紗卻完全無視和田洋一滿臉羞怒,和這個男人握手,現在對於風間繪梨紗來說,對於一眾侮辱。

    不理和田洋一額頭青筋,開始主持剪彩儀式。

    和田洋一雖然心中惱恨之極,但在眾目睽睽之下,自恃身份尊貴的他隻能將這滿頭怒火深壓心底,冷冷看著風間繪梨紗滿麵春風的完成剪彩。

    眾記者見和田洋一沒有發難,也是一陣掃興。原本還以為這位國內最頂尖的遊戲公司社長會代表大日本帝國狠狠羞辱一下這個囂張的中國小子,沒想到他卻一言不發。

    不過顯然,和田洋一的修養沒有他自我估計那麼高。目睹風間繪梨紗親昵的和林風交談,眉目間那無比的崇拜和尊敬,這都是她麵對自己時所沒有的表情,還有原紗央莉鄙視自己的眼神,和田洋一終於控製不住心頭怒火。

    “風間繪梨紗,你這個曾經我部下的區區公關部部長,不知你是怎麼成為‘第二世界’日本分部的首席執行官的?是不是又靠你那床上功夫啊?”和田洋一這話雖然有失身份,但無疑極為陰毒。而且在日本,公共場合談論『性』並不算太過失禮的事。這句話無疑和田洋一將所有記者的興趣挑了起來。

    風間繪梨紗嬌軀一顫,她沒想到和田洋一會無視身份在公共場合說這事。

    林風雖聽不懂和田洋一在說什麼,但目睹其神『色』還有風間繪梨紗的反應,猜也猜到。在身邊原紗央莉憤恨的翻譯下,林風毫不猶豫挺身而出。

    “和田先生,我邀請風間繪梨紗女士擔任‘第二世界’日本分部首席執行官,那是看中她的能力。至於你對風間女士的侮辱,我倒想問一句,難道貴公司所謂的公關部就一直是靠女人陪男人上床來拉攏關係的麼?”林風犀利的語言讓和田洋一無言以對。

    在日本,公關部女職員,通常都會有這方麵的“服務”,但這是潛規則,上不得台麵,更不能承認。和田洋一怎麼可能在記者麵前承認,一旦承認所引發的軒然大波,恐就算是他也承擔不了這責任。

    “哼,林先生,那我們就走著瞧。我倒要看看‘第二世界’,一家中國遊戲公司,能在日本撐多久。”和田洋一輕蔑的語氣,引來現場記者一片叫好聲。

    “,你絕對看不到這一天。”林風古怪一笑。

    現場記者一片茫然,不知林風這話何意。雖說他們也都懂漢語,不然也不會被派來采訪林風,但中國話博大精深,豈是他們所能理解。

    不過精通中國話的風間繪梨紗卻從中體會出林風的含意,頓時“撲哧”笑了出來。林風這話表麵上是說公司壽命長,暗中還有一層詛咒和田洋一早死的意思。

    風間繪梨紗的“撲哧”一笑,讓現場眾多記者心中微微一緊,成熟女人的魅力,是無法抵擋的。尤其對於已經不是『毛』頭小夥子的記者來說,更是殺傷力巨大。這也讓眾多記者心中更是不忿,為何這麼成熟『性』感的女人居然成為了中國公司的員工。

    和田洋一再次深深的望了一眼花枝『亂』顫的風間繪梨紗,帶著滿腔嫉恨離去。

    當天的日本晚報還有各大電視台新聞,都重點報道了“第二世界”日本分部的成立,並且對林風挑戰日本遊戲界的宣言進行了重點報道,在日本國內引起巨大反響。

    不少日本人紛紛呼籲本國遊戲業的巨頭去好好修理林風,讓他知道日本遊戲帝國的實力。有的甚至揚言,讓『政府』取締“第二世界”的經營許可證。不過有了林風此前的宣言,這番言論被更多的日本右翼分子視為示弱——堂堂大日本帝國,怎麼會害怕中國不入流遊戲公司的挑戰。

    對於林風的強勢登陸,公然的挑戰,眾多遊戲公司也紛紛修改了公司計劃,均宣布新的大作將會提前上市。誓言讓林風領教日本遊戲王國的實力。

    不少報紙則重點研究了林風那句“你絕對看不到這一天”究竟何意,最後在請了一位在中國住了30年的歸國“中國通”後,才算弄懂林風這句話含意。和田洋一知道後,當場就氣的差點沒暈過去。當即宣布《 最終幻想XI》在線遊戲即將推出,要和林風的《反恐精英online》一較長短。

    日本右翼份子自然拍掌歡迎,揚言在新合並的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公司的強勢出擊下,“第二世界”必定灰溜溜的滾回中國。

    對於這些喧嘩,林風毫不在意。這次,自己的“第二世界”已經在日本取得足夠的知名度,尤其在連番報道下,《反恐精英online》亞洲互聯也在日本家喻戶曉,林風還適時的發表了中日韓三國玩家遊戲對抗的宣言,這更激起日本右翼分子的憤慨,揚言一定要在遊戲中狠狠教訓一下中國玩家。

    而這些日本右翼分子的強烈舉動,正和林風心意。有了他們的加入,這款《反恐精英online》亞洲互聯絕對火爆。而且現在看其情形,自己也不願擔心受到某些不公正對待了。顯然,日本人自認為遊戲王國,是不屑用些卑鄙手段對付一個不入流的遊戲公司的。

    在日本國內鬧得沸沸揚揚時,林風也接到了國內打來的催促回國的電話。

    “繪梨紗,怎麼樣?有沒有問題?如果抗不住,就不要勉強。我知道你身為日本人,在我公司旗下任職,我這次又極為高調,你的壓力一定很大。實在撐不住,我換個人接替你。”這兩天,報紙上鋪天蓋地的都是對風間繪梨紗的侮蔑和討伐,就連原紗央莉也受到牽連,在學校受人欺負,已經兩天沒有去上學。林風怕其承受不了,關懷問。

    “謝主人關心,我沒事,我還能應付。”風間繪梨紗倔強搖搖頭,這些壓力她早就預料到,也早有準備。相比前幾年,丈夫剛死時,她又沒有工作女兒又小,現在的情況比那時要好的多,至少她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何況這幾年的工作,也讓風間繪梨紗學會如何去麵對壓力和自我調節。

    何況風間繪梨紗也是一個極為倔強的人,原紗央莉這點就是繼承了她的優點。既然外界罵的越凶,她就越要成功,一定要幫助“第二世界”打敗這些叫囂的遊戲公司,尤其是史克威爾艾尼克斯。

    “恩,那我回國了。如果有困難,記得給我打電話。還有這兩人是我派給你的保鏢。日本有黑社會,不知他們會作出什麼事來,我必須保障你的安全。”林風從“狼牙”安保公司調來兩名女保鏢,就是為了防止出現意外事件。

    而且針對現在的情形,林風從“狼牙”安保公司調來的“第二世界”日本分部保安人員,也遠比其他分部多。以這些都是軍人退伍組成的保安,林風相信隻要不發生大規模的黑社會勢力入侵,足以保障公司安全。

    “謝主人關心。”望著門外一臉警惕的兩名女保鏢,風間繪梨紗心頭一陣感激,望向林風眼神更多幾分柔情和忠心。

    “主人,收購世嘉硬件開發部,已經略有眉目。不過眼下如此情況,世嘉那邊說暫緩一下,等避過這個風頭再談收購。”風間繪梨紗說。

    “恩,這件事就全交給你了。”對於這件事,林風並不太急。世嘉已經是末日黃昏,創始人又剛剛病死,出售一個已經拋棄的硬件開發部,他們根本沒有理由拒絕。林風相信,1億美元的誘『惑』足以讓世嘉股東動心。

    第二天,林風便離開日本,坐上回上海的飛機。不過這次,隨同林風一起回國的還有風間繪梨紗的女兒原紗央莉。

    受這次事件牽連,原紗央莉現在根本無法在學校靜心念書,而且她自從了解“第二世界”後,看見李智友等人後,也囔著要當代言人,要賺錢,替母親分憂。

    對此,林風略微考慮後,便點頭答應。原紗央莉有這樣的先天條件,而且她足夠新鮮,又是蘿莉,還有一副已經不輸於成年人的身材,絕對能滿足宅男的需求。

    而且自己剛剛和整個日本遊戲界宣戰,不但聘請了日本人擔任公司高官,還邀請日本女人出任公司代言人,這無疑是狠狠扇了日本人一個大耳光。

    回國後,剛剛到達公司,便遭來別墅眾女的一頓白眼。

    “怎麼了?難道我回來,沒人歡迎麼?”林風張臂迎向李智友。

    其餘幾個女孩卻不搭理林風,隻有李智友雖然不情願,但卻還是乖巧的投入到林風懷中。

    “怎麼了,友友?”林風將李智友拉到一旁,心知肯定發生什麼事。

    “林...林大哥,你和那日本女人是不是有那...那種關係?”李智友猶豫半天,還是問了出來。

    林風心頭一驚。按說自己和風間繪梨紗的關係應該極為隱秘,沒人知道,李智友怎麼知道的?

    “友友,你說什麼關係?”林風麵上神『色』不變,強裝鎮靜和不解。

    “林大哥,報紙上都說了,說你是貪圖美『色』才聘請那個日本女人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的。”李智友輕輕掙脫林風懷抱,從一旁拿出幾份報紙,一臉質疑和賭氣。

    林風望去,這些報紙所刊登的消息,大多都是借用了日本報紙的原話。其實這是日本報紙詆毀風間繪梨紗的,但到國內,就變成了林風是一個好『色』之徒,為了個人欲望而聘請了風間繪梨紗。

    “,友友,這種報紙上的事你怎麼能相信。我邀請她是因為她有這個實力,而且是日本人,和其他公司或者部門溝通,比中國人方便一點。”林風心中輕籲一聲,暗道僥幸。

    “還有,這是原紗央莉,是風間繪梨紗的女兒。你說,她女兒都這麼大了,我會和她發生關係麼?”林風見李智友還是不信,林風隻能拿原紗央莉做擋箭牌。

    李智友看看原紗央莉,想了想,臉『色』頓時陰轉晴,笑了起來。

    “這下相信了吧!”林風是大鬆口氣。

    隨後,在李智友解釋下,林智慧、黃美熙幾個女孩也相信林風不是那種好『色』之徒,頓時圍了過來,慶賀林風在日本替所有亞洲人揚眉吐氣。顯然,李智友,林智慧還有黃美熙,身為韓國人,對於日本人也是極為仇視的。

    

Snap Time:2018-06-18 08:06:24  ExecTime: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