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百一十一章女奴的矜持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女奴的矜持

    兩家公司合並,股票必定大漲。而且看這份計劃上顯示,最多一周之內就會將合並消息公之於眾,還有接近一周時間,足夠林風行事。

    在投資林氏科技有限公司3億,收購百度花了2億9300萬,投資“狼牙”安保公司8000萬後,林風現在戶頭還有4億700萬。

    林風一次『性』將4億700萬全部轉入日本市場。不過林風並沒有將錢轉到日本的中央銀行,而是轉到在日本有分部的香港匯豐銀行。

    不得不說,雖然日本在線遊戲市場不發達,但網絡卻極為發達。這一切動作均隻要在網絡上『操』作便可完成,根本不需要林風親自去銀行網點辦理。

    “喬總,有大筆資金進入銀行。”香港匯豐銀行日本分部,一主任發現不明資金大量匯入,連忙向匯豐銀行總裁報道。

    “錢來自哪?”喬總一臉驚愕。4億700萬人民幣的資金突然湧入,他擔心這是有財團在借匯豐銀行洗錢。

    “呃...來自中國大陸。”主任手中鍵盤連按,愣了愣,說。

    喬總皺了皺眉。

    “喬總,現在資金分散了,注冊了372個帳戶,並且開通了股市帳戶。”主任額頭汗水直冒,這手法太像洗錢的了。

    “備案。”喬總皺了皺眉,銀行的保密政策規定他不能將這異常舉動上報,隻能將其備案,以待日後萬一中國『政府』過問時,可以拿出證據。不過通常等過問時,帳戶資金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也是林風手法太過直接,如果將資金小筆小筆分散轉帳,根本就不會被銀行察覺,這樣大規模的資金調動,不被銀行警覺才怪。

    林風在注冊了372個帳戶後,將4億700萬人民幣全部兌換為日元,總共58億7428萬日元,並分幾批購入艾尼克斯和史克威爾的股票。

    艾尼克斯現在股價為每股1980日元,史克威爾為每股2120日元。林風兩天時間總共購入1萬手艾尼克斯股票,購入史克威爾2萬手股票(1手=100股)。

    這是林風資金不夠,如果資金充足,恐怕還要買的更多。不過林風也沒有為此調動“第二世界”資金,更沒有去找工商銀行行長薑行長貸款。一來,需要時間,林風時間不夠;二來太過龐大的資金入市,艾尼克斯和史克威爾一定會察覺,一旦他們知道是自己在狙擊他們股票,兩家控股公司隨時都能玩死自己,將自己的資金牢牢的套死在日本市場。這對自己的大計沒有任何好處。

    錢是賺不完的,要見好就收。林風對股票市場,一直奉行這個原則。

    “和田社長,公司股價下午突然小漲20日元。不少散戶買下我們大量股票。這次合並案,一定能讓公司再上一個台階。”一名心腹課長一邊向和田洋一匯報,一邊猛拍馬屁。

    和田洋一聽著身邊職員殷勤的拍著馬屁,心中極為高興。即將與史克威爾合並,成為日本最大的遊戲軟件公司,能成為合並後的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公司社長,這讓他極為自豪。

    至於這些散戶入市,吞下百萬股票,在和田洋一看來,肯定是幾個知道合並內幕的公司高層借機發財而已。對於這點,和田洋一並沒有太過擔心,也不介意。隻要沒有大量資金入市就行,讓這些高層能賺點就賺點,反正最後都是愚蠢的股民承受損失。

    “對了,繪梨紗呢?怎麼這兩天沒看見她?”想起繪梨紗那成熟的胴體,和田洋一就下體發熱,尤其想到她那才13歲的女兒,心頭的那股欲望更是按捺不住。

    “報告社長,繪梨紗部長辭職了。”課長想了想說。

    “什麼!辭職!”和田洋一將手中酒杯摔在地上,怒吼,“那個女人難道就不想再在日本混了嗎?”

    “社長...”課長嚇呆,他沒見社長如此生氣過。

    “咳...,對了,她說什麼原因辭職沒有?”和田洋一想起身邊還有旁人,趕緊恢複鎮定。

    “回社長,沒有。隻是說個人原因辭職。”

    媽的,賤女人,不識好歹,以為這樣就能擺脫我了麼?哼,等這次合並案後,你和你女兒遲早回到我懷抱!——和田洋一雖然憤恨風間繪梨紗的離去,但目前大事要緊,隻能等解決和史克威爾的合並計劃案後再去收拾風間繪梨紗。

    艾尼克斯和史克威爾對於突然入市的資金,並沒太過在意,這也讓林風悄然入市。

    夜黑了下來,日本東京也是不夜城,霓虹燈將東京街頭點綴的美輪美奐。

    “老板,有情況,一名男子去找風間繪梨紗,似乎是她公司主管。”跟蹤風間繪梨紗的隊員給林風打電話。

    “好,我馬上來。”林風沉著臉立刻趕去風間繪梨紗的住宅。

    難道真的是雙麵間諜?還是這一切都隻是她的計謀?——林風滿腦猜想中到了風間繪梨紗住宅外。

    “什麼情況?”林風低聲問。

    “那名中年男子進去已經有20分鍾,還沒出來。”負責監聽的安保人員回答,“由於此前未得到命令,所以我們沒有安裝監視器,隻裝了竊聽器。”

    “給我聽聽。”林風從隊員手中接過耳機,不過全是日語,林風也聽不懂,隻得遞給安保人員。

    “繪梨紗,說,前天晚上你潛入和田社長辦公室究竟幹嘛?”一個男子聲音傳來。

    “宇田先生,那是我的私事。何況我們前天不是已經協商了麼,我給你2000萬日元,你就不再提這件事。”風間繪梨紗厭惡的說。

    “嘿嘿,可我現在對你這個人也極為感興趣。如果你不想和田社長知道你進入他的辦公室,你就陪我一晚,隻要一晚!”名叫宇田的男子『淫』褻的說。

    “宇田先生,你太無禮了。你給我出去!”風間繪梨紗一陣惡心,這個宇田是公司一名高層,一直垂涎於她,不過因為她是和田洋一的禁臠,故宇田一直未能得逞。

    “哼,繪梨紗,別給我裝清高。你是什麼貨,我還不知道麼!不就是陪和田社長睡覺的一條母狗麼!”宇田冷笑數聲,說的極為難聽。

    “你給我滾!”風間繪梨紗憤怒不已,語氣中已經略帶哭腔。

    “少他媽對我大吼大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去幹什麼了,肯定是去偷那份艾尼克斯和史克威爾合作的機密文件。”宇田的聲音如同錘子般重重擊在風間繪梨紗心頭。

    “誰...誰說的!”風間繪梨紗矢口否認,但語氣間的遲疑和虛弱,已經出賣了她。

    “哼,要不要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和田社長,告訴他你竊取了艾尼克斯和史克威爾合作的機密案件。”宇田揚揚手機,一臉『淫』笑。

    風間繪梨紗臉『色』劇變,陰晴變換不定。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宇田見風間繪梨紗依然不肯低頭,嘴中嘟囔一句,開始撥打電話。

    怎麼辦?怎麼辦?——風間繪梨紗一時之間茫然不知所措。她雖不知林風利用這份機密文件去做什麼,但一旦被和田洋一知道,一定會對林風的計劃造成影響,而且這會讓林風懷疑她的忠心。

    自己好不容易才獲得林風信任,能擔任“第二世界”首席執行官,絕不能這個時候出錯。——風間繪梨紗銀牙一咬,猛撲了過去,一把抓住宇田手中電話。

    不料風間繪梨紗卻被宇田一把抱住。

    “嘿嘿,這才乖嘛!繪梨紗,我對你垂涎已久,你隻要滿足我的心願,你竊取公司機密文件的事,我就不再過問。”宇田一把抱住風間繪梨紗,將頭埋進風間繪梨紗的頸間,深深嗅了口氣,一臉『淫』『蕩』。

    “放...放開我!”風間繪梨紗一驚,連連掙紮,但宇田好不容易得到這個機會,如何會輕易放過。雙臂緊緊抱住風間繪梨紗,伸嘴就往風間繪梨紗香唇吻去。

    “不...不...”風間繪梨紗花容失『色』。她已經成為林風的女奴,就不能再做出背叛主人的事。雖說成為女奴是件很丟人的事,但風間繪梨紗卻早已想清一切。與其在艾尼克斯受和田洋一虐待,時不時還要去奉承其他公司的一個高層,甚至『政府』高官,不如成為林風的女奴。

    從年紀、長相還有前途,林風都強過和田洋一太多。何況林風是不可能長留日本的,而且他身邊的女人也個個比自己出『色』,就算自己願意服侍,他都未必看的上自己。

    何況風間繪梨紗一定要脫離和田洋一的魔掌,她已經不潔,人盡可夫,但她不能再讓女兒也走上她這條路。而在日本想要擺脫和田洋一的糾纏,就隻有依靠這個來自中國的年輕超級富豪林風。隻有他才能給自己安全,也隻有他才不怕和田洋一。

    所以,現在她就絕對不能毀在這個宇田手上。她知道中國人對女人的看法和日本人不同,就算林風對自己沒有興趣,但自己已經宣誓成為他的女奴,就絕對不能再和其他男人發生任何關係,他也絕對不會允許其他人染指。否則,一定會放棄自己。

    “賤人,裝什麼高貴,難道你服侍的男人還少了麼?”宇田一臉不屑,一手緊緊摟住掙紮的風間繪梨紗,一手開始撕扯風間繪梨紗的衣服。

    聽著耳機中傳來衣服被撕碎的聲音,林風心頭滿是怒火,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暴揍宇田一頓。雖然自己不會愛上這個風間繪梨紗,甚至不會再和其發生關係,但她宣誓成為自己的女奴,就絕不能容忍旁人對其染指。

    爛也要爛在我田,卻不能給人——這是林風對和自己有一點關係的女人的哲學。

    “老板!”身邊幾名安保人員看向林風。雖然目標是日本人,但這批安保人員都是戰士,都有打抱不平的情結,眼見一場強『奸』就活生生發生在眼前,這讓他們無法坐視不理。何況這人和老板還有一點曖昧。

    “等等!”林風雖然心頭怒火連連,但卻強行克製住衝進去的念頭。

    風間繪梨紗到底是否真的忠心自己,林風此刻隻相信了99%,但還有1%便是仍然在懷疑這是否一場秀。是否是風間繪梨紗導演的一場秀。日本人很狡猾,尤其對待『性』上過於隨便,這讓林風不敢輕易相信。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這事關自己公司前途,林風必須謹慎對待。

    見林風不發命令,眾人也安靜下來。他們是安保人員,第一要則是保證雇主安全,何況這個雇主還是自己的老板。

    耳機傳來風間繪梨紗哭泣的聲音,還有宇田一臉『淫』褻的笑聲。

    “賤人,別他媽裝貞節烈女,在和田洋一麵前,你還不就是一條母狗,任他擺布,在老子麵前裝什麼純潔,『操』!”宇田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林風眉頭一跳,拳頭捏的緊緊的,幾乎忍耐不住。

    “老板,她女兒回來了。”一名安保人員突然提醒。

    林風望去,一個麵相稚嫩,但身材卻已經發育的女孩從一旁走了過來,正是風間繪梨紗的女兒,原紗央莉。

    “媽!”原紗央莉推門進去。

    客廳倆人一驚。

    糟了,原紗央莉回來了!——風間繪梨紗整個人呆住。她是一個母親,如果讓女兒看見自己這副樣子,讓她以後如何麵對女兒。

    “求求你,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們去臥室,別讓我女兒看見。”風間繪梨紗此刻已經顧不得其他,拉著宇田就要往臥室走。

    “急什麼急,聽聞你女兒也出落的極為水靈,我倒要看看有多水靈。”宇田卻反而不急,推開風間繪梨紗,『淫』笑著向玄關走去。

    這時,一個絕『色』少女走了進來,看見屋內風間繪梨紗衣衫襤褸,一聲驚呼!

    “媽,你...你這是...”原紗央莉指著半身赤『裸』的母親,心中隱隱猜到發生何事,但卻不敢相信。

    “你,你要幹嘛?”看見向自己走來,一臉『淫』笑的陌生男子,原紗央莉尖叫。

    “哈哈,想不到你個賤人,居然生了這麼漂亮的女兒。嘖、嘖、嘖,應該還是處女吧!”宇田一把捂住驚恐的想要尖叫的原紗央莉嘴,反手再將其摟住,拖著她來到已經傻了的風間繪梨紗身邊,又一個熊抱,拖著母女倆向臥室走去。

    “『操』,老子今晚有福了,媽的,母女都這麼水靈,嚐嚐3P也不錯!”宇田『淫』笑著一腳踹開臥室大門。

    林風聽著耳機傳來嚇傻的母女哭泣聲,摘下耳機,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手指一指。

    

Snap Time:2018-07-20 14:58:07  ExecTime: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