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百九十九章衝冠一怒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衝冠一怒

    取名《太陽報》的報紙,一共有三份,美國紐約的《太陽報》,著名傳媒大亨默多克的《太陽報》,還有香港東方報業集團的《太陽報》。

    美國的《太陽報》已經停刊,香港東方報業集團的《太陽報》華人作主,這個金『毛』,魁梧的像個猩猩的西方男子顯然隸屬於英國默多克報業集團旗下《太陽報》的記者。

    英國《太陽報》是全英國銷量最高的報紙,日發行量達到320餘萬份,不過雖然銷量大,知名度高,但並不算主流報紙,按中國話來說,屬於非主流,卻有主流銷量的報紙。一向以不專業、不中立、低俗以及嘩眾取寵聞名。

    “林先生,你好,我是英國《太陽報》記者薩米。”薩米洋洋自得的起身,仿佛君王般掃視在場記者一圈。

    都是些白癡、飯桶,居然問這些低級、無聊、沒用的問題,簡直是記者中的恥辱!——薩米不屑的鄙視著眾人。

    傻B!——若不是顧及形象,國內記者肯定齊齊豎一根國際通用的中指。

    白癡!——《泰晤士報》記者強尼冷笑數聲。

    《太陽報》,有意思,似乎網絡上罵自己和李智友罵的最凶的就是《太陽報》——林風玩味的看著薩米。

    看見林風眼神都變了,熟悉林風的記者心知好戲要上場了,趕緊準備好紙和筆,還有錄音機,等著好戲開鑼。

    “林先生,請問”薩米故意拉長音,吸引眾人目光。

    嘩眾取寵的小子!——《泰晤士報》記者強尼暗自低諷一聲。雖說《泰晤士報》和《太陽報》都隸屬於傳媒大亨默多克旗下,但彼此之間卻是競爭關係,《泰晤士報》的記者對於《太陽報》以低俗、不負責任的手法報道新聞,向來瞧不起。

    “林先生,對於唐娜泰拉女士指責你誘騙阿萊格拉小姐,你有何看法?你是否從一開始就想著誘騙範思哲未來的總裁,甚至抱著財『色』兼得的想法,準備日後吞並範思哲?還有,你是否對阿萊格拉小姐采取了什麼‘非常’手段,才讓阿萊格拉小姐甚至不惜和母親作對,也要站在你這一邊?還有,你和阿萊格拉小姐還有這位美麗的李智友小姐,三人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三角戀愛,還是左擁右抱,或者大玩3P?”薩米連珠炮似的一口氣問了數個問題,問完之後,連喘幾口大氣,差點沒憋死。

    現場眾多記者雖然都瞧不起《太陽報》的記者薩米,但不得不承認《太陽報》的記者都有“三個膽子”,什麼問題也敢問。不過有的問題卻太過低俗,尤其這最後的問題,恐怕現場除了《太陽報》記者,就沒人會問的出口,不過這卻是《太陽報》的風格。

    但他這樣低俗到有點惡毒的問題,難道不怕激怒林風麼?——眾多記者看看林風,又看看不知死活,一臉自得的薩米,暗歎一聲:薩米,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呃,薩米是吧!”林風敲了敲桌子,看著薩米,“你是眼睛有問題還是大腦有問題,你認為我身邊的阿萊格拉小姐是這麼容易被人欺騙的人麼?還是你認為範思哲精心培養的未來繼承人是個弱智嗎?”

    嘶!現場眾多記者猛吸一口涼氣,他們沒想到林風的反擊如此犀利、大膽,和國內一些企業家或者領導接受采訪時的謙恭大相徑庭。再看薩米,臉上青一塊,白一塊,顯然,他也沒想到林風會如此回答他。

    “林先生,我強烈抗議你帶有汙辱『性』的語言對我進行人身攻擊!”薩米大聲抗議。

    “汙辱『性』語言,貴報這24小時以來對我和我女朋友李智友小姐的詆毀『性』語言還少了麼!何況這不就是貴報一貫的風格麼!”林風是打定主意拿這個薩米出氣了。

    薩米牛眼瞪了瞪,鼻子噴了兩口粗氣,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和林風糾纏,浪費時間,他可不是那種菜鳥記者,被林風激怒而忘乎所以,白白浪費寶貴的采訪時間,“那你是否想要騙財騙『色』,想不勞而獲吞了範思哲?想要借此擠入歐洲上流社會,成為名流?”

    林風嗤笑一聲。

    “林先生,請你回答。是否你的目的被我揭穿,而回答不出。”薩米似抓到林風把柄,異常激動說。

    “薩米先生,我想你不僅大腦有問題,連聽覺也有問題了。難道你沒聽清楚麼,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們中國人可不像貴報的三版女郎那樣男女關係混『亂』,朝秦暮楚。或者是你認為阿萊格拉小姐是很容易被人欺騙的麼?範思哲是這麼容易被人吞並的麼?如果貴報沒有錢,我倒不介意做做善事,幫你出這筆檢查費。”林風譏諷說。

    現場一片笑聲。

    “林先生,我強烈抗議你再三侮辱我,這是對我們《太陽報》的挑釁。”薩米揮著拳頭大聲喊。

    “侮辱?抱歉,我隻是針對你的大腦和聽覺進行一番討論而已。”林風無奈聳聳肩。

    一眾記者再次偷笑。

    “那你如何解釋阿萊格拉小姐不惜得罪母親來幫你?難道你敢說你們之間沒有什麼關係麼?”薩米憤怒的喊。

    “我還是要再次懷疑你的...,算了,未免你受不了,在這一命嗚呼,我就不再說你的大腦了。不過你這不是對我的詆毀,是對範思哲的詆毀。”林風搖搖頭。

    “這位記者先生,這個問題還是我來回答比較好。我之所以選擇和林風先生合作,一是因為他相信我的才華,認為我阿萊格拉不僅僅是一名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公主,而是一名設計師;二,我非常看好中國大陸市場。至於和母親打對台,我想範思哲如今並沒有進軍中國市場的打算。”阿萊格拉接過話筒。

    “或許未來不久範思哲就會進軍中國市場...”薩米猶在強辯。

    “呃,這位記者朋友,我身為範思哲未來總裁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進軍中國市場,你倒知道了。看來以後,我們範思哲應該聘請你作為我們的首席市場分析師了,”阿萊格拉這話堵的薩米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

    現場一片笑聲。

    “那你和林風什麼關係?你是否喜歡他?甚至會因為他而作出一些損害範思哲的事情?”薩米節節敗退,一張臉變成豬肝『色』,但依然緊緊揪住所有讀者最感興趣的男女關係不放。

    “我...”

    阿萊格拉還待一句一句解釋,林風卻一臉不耐,一把搶過話筒,“這位薩米記者,阿萊格拉小姐和我隻是很好的朋友關係,未來還會多一層合夥人關係,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你那肮髒的大腦所想的任何關係,如果你想采訪這些,不如去找貴報的三版女郎,我想你得到的新聞會更多。”

    “那為何阿萊格拉小姐不惜和母親作對,也要站在你這一邊,你是否對她使用了某些‘非常’手段,以此來脅迫她?我聽聞貴國有本《孫子兵法》,是本陰謀小說,講的是如何使用各種卑鄙手段來獲得利益。不知林先生是否使用了其中的伎倆來對付阿萊格拉小姐,以達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薩米不甘心被林風總是奚落,搬出不久前聽聞的《孫子兵法》說事。

    薩米聽很多同行和一些成功人士介紹了《孫子兵法》,這些人對《孫子兵法》均是讚賞有佳,但一向自恃甚高,以英國人身份為傲的薩米,卻瞧不起中國這幾千年前的“老古董”,認為隻是一個陰謀家寫的陰謀書而已。

    薩米這話出口,現場記者一片嘩然,尤其國內記者紛紛對薩米怒目而視,作為薩米同一個老板旗下的《泰晤士報》記者強尼,則直接和薩米劃清界限,心中再次對《太陽報》進行強烈鄙視,也隻有《太陽報》這種隻追求轟動效應的報紙,才會請到這種白癡記者。

    林風是真怒了!當場拍桌而起!

    “首先我要申明一點,《孫子兵法》是我國偉大的軍事家,他所書寫的這本《孫子兵法》是一本偉大的軍事著作,已被譯成日、英、法、德、俄等十幾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享有“兵學聖典”的美譽。而絕不是你所說的什麼‘陰謀’!”林風指著薩米一臉憤怒,譏諷說,“我聽聞貴國的惠靈頓將軍擊敗拿破侖前,也常常捧讀《孫子兵法》,還有貴國二戰英雄蒙哥馬利元帥,也多次提到《孫子兵法》,難道你認為貴國這兩位將軍都隻是一個陰謀家麼?”

    薩米被林風問的啞口無言,他可沒膽量反駁林風,承認英國最偉大的兩位將軍是個陰謀小人。不過林風對此並不善罷甘休,侮辱中國的驕傲,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至於說陰謀,或許你也該去采訪一下貴報的老板默多克先生。問問他為何在61歲的高齡,拋棄了31年的結發妻子,而娶了一個年輕貌美,年僅31歲的中國妻子。你不如去問問默多克先生,他又耍的是什麼陰謀!”林風毫不客氣的怒批《太陽報》老板默多克。

    現場一片鼓掌聲。

    “抗議,林先生,你這是對我們《太陽報》的侮辱,你一再侮辱《太陽報》,我們要封殺你!”薩米臉漲的通紅,被林風氣的語無倫次。

    默多克拋棄31年結發妻子,轉而娶一個31歲年輕貌美的中國女孩,這在西方備受人詬病。但在默多克傳媒帝國的封殺下,這些負麵新聞幾乎難見蹤跡。當時不少傳媒就譏諷《太陽報》常常報道其他明星或者政要的桃『色』新聞,通篇連載,對默多克的醜聞卻絲毫不提,譏諷《太陽報》標榜的“新聞絕對自由、公開化”隻是一句空談,這讓當時《太陽報》極為尷尬。今天又被林風這樣赤『裸』『裸』提出來,有如揭了《太陽報》的短,讓薩米如何不暴跳如雷。

    “封殺我?笑話,我一不是那些靠著你們出名的三版女郎,二不是貴報忠實讀者,你想要封殺我,幹我屁事!有本事,關於我的報道從現在開始《太陽報》就一個字別提。”林風冷笑數聲。

    薩米一臉尷尬,現在林風和阿萊格拉的曖昧關係,牽動整個歐洲讀者的關注,《太陽報》要不刊登,而其他報紙報道,恐怕明天《太陽報》銷量就會大跌。

    該死的東方人!

    “林先生,東方人不是一向溫良恭讓的麼,我為什麼沒有從你身上看到絲毫中國人的美德?”薩米找不到其他詞語來回敬林風,反而拿中國人美德說事。

    說到這,林風更氣。就是這狗屁的“美德”讓中國在外交采訪上處處受限,總是成為受氣的一方。不過那是別人,我,林風絕對不會這樣!

    “溫良恭讓,那是對待朋友。對待貴報這種無事生非,顛倒黑白的媒體,我隻有一個態度...”林風說完,大大的中指豎立起來。

    現場“唰、唰、唰”一片閃光燈亮,眾多記者激動不已,明天的頭版圖片有了。

    “林先生,你這是挑釁,赤『裸』『裸』的挑釁,你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的!”薩米有如發狂的獅子,恨不得衝上台去扭斷林風的手指,但在兩旁保安的虎視耽耽下,薩米隻好強忍心頭怒火。

    “林先生,你一定會後悔的。”薩米掀開一旁眾人,憤慨離去。

    籲,現場國內記者一片噓聲,薩米聽見噓聲,臉皮跳了幾下,最終還是忍住,心中暗自咒罵,大步離去。

    “好了,各位,煩人的蒼蠅總算離去,還有沒有要采訪的?還剩5分鍾。”林風看看表,攤手示意誰提問。

    眾多記者彼此對看一眼,均是搖搖頭。今天的新聞已經足夠勁暴了,林風和《太陽報》開火,這已經夠他們書寫一篇又一篇報道了。至於林風和阿萊格拉的曖昧關係,既然林風隻承認倆人好朋友關係,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眾多記者也不想再自討沒趣。

    新聞嘛,最好是總有不斷勁暴新聞出爐,一次『性』爆太多可不好。日後,等他們拿到林風和阿萊格拉的確鑿證據後,再問不遲。現在還是別得罪這個敢在新聞發布會現場豎中指的,有中國最年輕億萬富豪之稱的『性』格總裁好了。

    “既然沒有人再提問,那就請各位品嚐一下我的‘起點快餐連鎖店’的美食,順便感謝大家今天的光臨!”林風拍手,示意一眾服務員送上套餐。

    《泰晤士報》記者強尼在默默吃完“起點快餐店”的中式套餐後,起身說,“林先生,請問我能預約一個單獨采訪麼?”

    林風微微一愣,臉上隱現不悅。《泰晤士報》雖然和《太陽報》有天壤之別,但這種緋『色』新聞采訪林風可不大喜歡。

    “林先生,放心,我們《泰晤士報》不是《太陽報》那種隻為追名逐利的三流小報,我們追求的是事實真相。而且我也不是無條件采訪,如果林先生肯接受我的獨家專訪,我會順便報道你旗下的‘起點快餐店’。要知道《泰晤士報》可是在世界都有著舉足輕重地位,我想這對林先生的‘起點快餐店’一定大有幫助。”強尼微微一笑,心知這個誘餌對於林風來說,可是絕對無法拒絕的誘『惑』。

    不出強尼所料,林風沉『吟』一番後答應。“起點快餐店”現在在國內已經有500餘家連鎖店,在國內已經趨於飽和,雖然仍然被“肯德雞”和“麥當勞”騎在頭上,但卻已經坐穩國內第三大的快餐連鎖店的交椅,也是國內最大的自主品牌快餐店,也被國內業界看為對抗洋快餐的希望。

    不過現在想要繼續發展,必須走出國門,不能再局限於國內這一隅之地。林風自己也不希望“起點快餐店”僅僅是一家在國內有影響力的快餐店,他希望能像“肯德雞”、“麥當勞”那樣成為世界知名快餐店。

    《泰晤士報》能在報道中順便提及“起點快餐店”,那可是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好吧!下午我給你一小時時間。”林風點頭。

    “謝謝林先生的合作,不過我想不如現在如何,我隻要半小時即可,這樣正好可以趕上英國今早的晨報時間。”強尼『露』出滿意笑容,提議說。

    “行!那這邊請!”林風帶著強尼去了一旁單獨的小型會議室。

    在場其他記者目睹這一切,隻能深深羨慕強尼,他們可沒有這個單獨采訪的福氣。畢竟他們所代表的報紙無論在規模還是影響力,都遠遠不能跟《泰晤士報》相比,《泰晤士報》能給林風的待遇,他們可給不了。

    人比人,氣死人!——享受完林風提供的免費午餐後,眾多記者散去。

    不過注定今天不是一個平淡的日子,林風和《太陽報》的開火,讓人期待等會《太陽報》會如何回應。現在是北京12點,英國淩晨4點,離《太陽報》發行,還有2小時,足以發生很多事。

    

Snap Time:2018-07-18 14:51:41  ExecTime: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