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百八十七章孤掌難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孤掌難鳴

    薑行長坐在座位上,默默等待眾人翻閱林風的貸款申請。

    在眾人看過之後,不待眾人發言,薑行長提前開口說,“各位,我看過這份計劃,非常詳細,而且很實事求是,不像國內某些企業的胡編『亂』造,純粹是想空手套白狼。而且以‘第二世界’過去一年的財政報表,我相信這會是我們工商銀行今年最成功的一筆貸款。”

    薑行長這話就說的相當有水平,在眾人發表意見前先提出自己的觀點,實際上就是暗示眾人:我已經同意了,你們也就不要再添『亂』了。

    薑行長這樣說,也是迫於無奈。

    工商銀行雖說已經上市,市場化運營,但再怎麼市場化運營,它終究是國有資產,有官方背景。銀行內不少高層,都是從上麵直接調下來的,這些人一身的官僚作風。林風這次貸款直接找上自己,沒有一路打點,可以說是犯了潛規則。如果自己不提前堵住這些人嘴,恐怕這個計劃要被他們拖上老久。在銀行,一份貸款拖上一年,實在再正常不過。三年五載,也不是沒有。

    不給好處,不給回扣,行,我們拖死你!——薑行長深知在場眾人的一些伎倆,國內不少優秀企業,明日工程就是這樣被拖跨。他對林風的“第二世界”極為看好,因此能幫忙就幫一把。何況,這件事,銀行也能有好處。畢竟,貸款也不是白貸的,利率在這。

    果然,薑行長這話出來,原來對林風還頗有怨言的眾人,也沒了聲音。雖說林風不按規矩來,他們不少人沒有收到一丁點好處,哪怕連最低的吃頓飯,墮落一下,給個紅包都沒有。但現在薑行長如此明確的表態,他們自然也不會去觸薑行長黴頭。畢竟,貸款申請一年上萬起,少拿一兩個紅包,也沒什麼大不了。

    薑行長微微一笑,暗自點頭。

    不過此時卻突然橫生枝節,一人高聲反對。薑行長順目看去,眉頭直皺。

    “薑行長,我反對。”站起來的是投資部耿主任。

    薑行長眉頭緊鎖。這個耿主任也是上麵調下來的人,而且和自己也一同下過鄉,可以說是患難與共,倆人合作也一直很愉快,不料今天他卻出言反對自己。

    “薑行長,我想在場各位還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林風前不久剛剛和李澤楷簽訂了融資協議。”耿主任望了望四周眾人,見眾人一陣茫然,心中暗罵一聲飯桶。貪吃貪喝無所謂,但也要能出成績啊,這樣混吃混喝,耿主任也瞧不起這些人,心中暗自鄙夷,不過還是接著說,“李澤楷是誰,大家可能不知道。但他老爹是誰,我想大家一定知道。他爹就是華人首富李嘉誠。”

    眾人一聲驚呼。在座眾人,不少都是從上麵調下來的,雖然不是金融界的人才,也很少關心這方麵消息,但這些人對李嘉誠的名號卻聽過,而且如雷貫耳。李嘉誠和北京方麵的關係可不一般,當年張子強在大陸被逮捕,大陸方麵不讓其回香港審理,據說就因為李嘉誠和北京方麵的原因。

    “這次融資計劃,李澤楷和林風融資的計劃是40億收購林風手中20%的‘第二世界’股份。各位,想想,40億元,林風都有了40億還來我們銀行貸款區區3億,這不是有問題麼?”耿主任說完,坐回座位。剩下的話,已經不用他再說,自然有人出頭。

    “不錯,薑行長,我認為林風這個貸款申請有問題,我們應該再仔細審核,防止國有資產嚴重流失。”果然如耿主任所預料般,有他衝鋒在前,後麵的“機關炮”就不斷了。本來林風就屬於“逾規”貸款,這些吸血蟲都沒有喂飽,林風就想拿走3億貸款,那也太容易了。剛才是眾人不想和薑行長起衝突,但有了耿主任的開頭炮,加上40億的誘『惑』,這些人如何不跳出來。

    “對,薑行長,我們要暫緩這個計劃。我怕這個林風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遊戲,拿著國家的錢去揮霍。”一人咬牙切齒,仿佛林風十惡不赦。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將林風形容的有如一條巨大的吸金蟲,正在想方設法竊取國有資產,而這些挺著腐敗肚子的眾人就是國有資產的衛道士。

    薑行長冷冷一笑,這些人的言語還真夠諷刺的,造成國有資產流失的罪魁禍首恐怕在座眾人首當其衝才對。不過眾人都反對,他雖然是行長,也有一票否決權,但卻也不敢輕易動用這個權利。這些人背後都有或大或小勢力,如果自己一意孤行,最終出了岔子。到時這些人,向上麵隨便打點小報告,眾口鑠金下,自己這銀行行長的職位,恐怕任期結束時,就到頭了。

    薑行長最終無奈宣布散會,目送仿佛打了勝仗的眾人離去後,單獨留下了耿主任。這次的風波就是耿主任挑起的,問題也就在他這。

    “耿主任,說說,這也沒有外人,是不是那個林風年少氣盛,說錯話,得罪你了?”薑行長深知耿主任為人。這個耿主任可不像剛才那些人,他可是有真才實學的,他就不信耿主任會看不出林風這份計劃的可行『性』。但如今耿主任這般反對,隻有一個可能,林風得罪了他。以耿主任睚眥必報的『性』格,這般不顧銀行利益強烈反對,倒也在情理之中。

    耿主任也沒有否認,倆人可謂知根知底,也知道自己的這點小心思肯定瞞不住薑行長。

    “不錯,那個林風太過張狂,渾然不把我放在眼。我想,應該教導教導他什麼叫尊敬前輩。”耿主任自然不會說是因為自己想吃人家青梅竹馬的豆腐,被林風發現甩袖而去,讓他下不了台。這話,耿主任說不出口。他臉皮再厚,也說不出這話。

    耿主任的解釋,薑行長是半信半疑,不過林風的貸款還是要趁早解決。林風雖說有40億,但那是他個人的,這次是以”第二世界“公司的名義貸款,兩者不可混淆。

    “耿主任,他年少氣盛,言語中多有得罪,你又何必和他一般斤斤計較。等會中午,我倆整兩盅,算是我代他向你賠罪。老耿,大局為重啊!”薑行長語重心長說。

    耿主任眉頭皺了兩下,心中對薑行長的大局為重,甚為不屑。區區3億元的貸款而已,能對工商銀行起多大作用,也就一個小小的浪花而已。相反,想到黃書琪那純潔善良的眼神,還有那透著一股子青春氣息的胴體,耿主任就覺心頭像火燒般難受。

    “老耿!”薑行長察言觀『色』,自然看出耿主任沒有聽進去。

    “好了,老薑,我倒想問問,你和那林風什麼關係,這麼處處維護他。平常貸款至少也要一星期程序走,你卻第二天就要給他批複,這也太不正常了。”耿主任反過來問薑行長。

    他對薑行長這不同尋常的舉動極為感到詫異,懷疑倆人之間是否有什麼瓜葛。如果林風真的和薑行長有什麼關係,他也就罷了。反正美少女多的是,隻是處女難找而已,但因此換來薑行長一個人情卻也不錯。

    薑行長無奈苦笑一聲。

    “老耿,我和林風可謂素昧平生,我之所以......”薑行長耐心解釋,但卻被耿主任粗暴打斷。

    “好了,好了,老薑,既然你們不認識,那這次就按集體意見來,我們重新審核。”說完,耿主任起身離去。

    貸款?我呸!——耿主任心知林風有錢,不在乎這3億,但心中邪火沒處發的他,隻能惡心惡心林風。

    薑行長無奈搖搖頭,想了想,跟林風打了個電話,約好見麵地點。

    林風和薑行長約定的地方是朝陽區的“朋友先敬”茶社。這個茶社名字如此有意思,據說是因為茶社老板是個雅人,以“蓬萊仙境”諧音取了這個名字。也因此,但凡來過的人都對這個“朋友先敬”的名字記憶深刻。

    “朋友先敬”——好記又切合實際。

    茶藝館庭院式的木製建築以水景為中心,環環相連又各自獨立,竿竿翠竹掩映著小小的吊腳樓,尾尾金魚遊弋在淙淙清流間,穿著碎花旗袍的姑娘就在水橋邊彈奏古箏。此時此刻,一盞嫋嫋香茶在手,一曲《高山流水》在耳,任憑是誰也會飄飄欲仙,完全忘記了窗外、樓外喧鬧的世界。

    林風雖不大懂得欣賞《高山流水》這中國古文化的千古名曲,但卻不妨礙林風陶醉在這一隅鬧市桃源之中,仿佛整個身心都得到淨化。

    良久,一曲終了。

    林風替薑行長添滿茶水。

    “林董,喝茶!”薑行長輕輕舉起茶杯,掃了一眼黃書琪。

    林風心領神會,知道薑行長肯定有話對自己說,但可人不大方便,故不願有旁人在場。林風用眼神支開黃書琪,遞給她一包飼料,讓其去喂金魚。

    薑行長點頭一笑,輕輕抿口茶,望著林風,沉『吟』片刻後,問:“林董,你對耿主任如何看?”

    林風一愣,不知薑行長此話何意。心中一陣猶豫,不知如何回答。

    

Snap Time:2018-06-19 06:56:32  ExecTime: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