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百五十一章早餐風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早餐風波

    到香港除了購物和去迪斯尼等必去的旅遊景點之外,茶餐廳也是香港的特『色』之一。

    茶餐廳的前身是冰室。早年香港隻有高級餐廳(當時稱為西菜館或餐室)會提供西式餐點,但收費昂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人受西式飲食風俗影響日甚,冰室遂相繼興起,提供廉價的仿西式食物。後來隨著食品種類增多,演變至今,不但提供傳統中國小炒也提供歐美食物,款式也千變萬化。早晨喝早茶也成為香港人重要的日程之一。

    李澤楷帶林風等人去的茶餐廳不是最有名的中環威靈頓街的翠華餐廳,那兒時常有明星光顧,生意特別好。但門外常有狗仔隊和記者蹲守,以如今李澤楷的身份實在不適合去那。就算沒有記者蹲守,那些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明星的『騷』擾,也讓李澤楷不厭其煩。

    如果認為僅憑外貌和身材就能嫁入豪門,那實在太可笑了。這也是李澤楷對翠華餐廳唯恐避之不及的原因。

    李澤楷帶林風等人去的是擁有幾十年曆史的上環的蓮香樓,這環境和裝潢自然不能和翠華餐廳比。翠華餐廳以“奢侈”的寬闊走道,明亮的燈飾,寬敞的皮質沙發卡座聞名,也是吸引眾多明星的重要原因。相反上環的蓮香樓保持著傳統的香港茶餐廳特『色』,擁擠、昏暗、嘈雜,不過這才是香港茶餐廳的特『色』。

    現在李澤楷駕駛的是保鏢的車,極為樸素,到了上環也沒引起任何轟動,任誰也想不到下車的四人當中,一個是華人首富李嘉誠的次子,一個是時尚界頂尖品牌範思哲的未來掌權人,還有一個則是大陸網遊大亨,以及未來可能的亞洲第一位範思哲代言人。

    李澤楷熟練的帶著林風三人擠進蓮香樓,找了個靠窗通風較好的地方坐下。阿萊格拉雖有點反感餐廳內的擁擠和嘈雜,但之前有了林風帶其去大排擋吃幹炒牛河,倒也沒有過激反應,反而『露』出一副期待的模樣。

    之前林風帶阿萊格拉去大排擋,現在李澤楷又帶她去這市井小民光顧的茶餐廳,這讓阿萊格拉有了個錯誤的判斷——中國美食隻有在這種普通的餐廳才能吃到,也導致日後阿萊格拉隻要來了中國,吃飯專往這種裝潢並不華麗的普通餐廳跑,偏偏阿萊格拉還每次都能找到最地道的小吃店,讓陪伴的眾人一直滿頭霧水,

    四人剛坐下,服務員便給四人每人沏上一杯茶。

    阿萊格拉用鼻子嗅了嗅,茶清淡無味,正好感覺口渴,仰頭便一口喝下。

    “別!”林風和李澤楷還來不及阻止,阿萊格拉已經喝了個底朝天。喝完還微微砸砸嘴,嘀咕一句不好喝。

    林風臉上表情一陣不自然。這茶是用來清洗餐具的,可不是用來喝的。茶餐廳畢竟不是西餐廳那麼講究,所有餐具都經過高溫消毒,絕對沒有任何細菌。這種茶餐廳雖一樣經過高溫消毒,但用餐前用茶水清洗餐具已經成為所有喝早茶人的習慣。

    “喂,你們怎麼不喝?”阿萊格拉瞅了瞅林風等人,皺眉問。

    林風等人正要用茶水清洗餐具,聞言之下,頓時愣住。

    “呃,不渴,不渴。”林風和李澤楷異口同聲說。心中想笑,但倆人實在怕阿萊格拉下不了台,隻好忍住。

    “真的?”阿萊格拉天資聰穎,一眼就看出林風和李澤楷有古怪,但看了半天又實在看不出破綻。

    在阿萊格拉狐疑的目光下,林風隻覺後背拔涼拔涼的。不過這讓他如何向阿萊格拉解釋。說她剛才喝的茶是用來清洗餐具的,那她還不鬧翻了天。

    “服務員,把你們的招牌菜蓮蓉包、叉燒包、千層糕、『奶』黃包、腸卷、燒賣、蝦腸、山竹牛肉都上上來。”李澤楷見阿萊格拉產生懷疑,趕緊叫餐。

    “哼!”阿萊格拉見期待已久的中國早茶即將上桌,暫時放過形跡可疑的林風和李澤楷二人,這也讓二人大呼僥幸。

    “呼”這時,李智友端起盛著茶水的茶杯,輕輕吹氣,看似要喝的樣子。

    林風一看,大驚。猛然想起李智友也沒喝過早茶,估計也不知道這茶餐廳不成文的規矩。想要阻止,可看阿萊格拉一副懷疑的眼神,林風也不好明著告訴李智友。想了想,林風偷偷踩了踩李智友腳。

    “喂,你幹嘛踩我腳?”孰料,林風這一腳卻踩中阿萊格拉,林風心知要遭。

    “說,你們到底有何陰謀?”阿萊格拉瞪著林風,一副嚴刑『逼』供的模樣。

    林風無奈搖搖頭,知道藏不住了,在這茶餐廳,阿萊格拉遲早要發現。

    “呃,阿萊格拉,你喝的那個茶,其實...其實是用來清洗餐具的。”林風聲音是越來越小。

    “什麼?清洗餐具的水?”阿萊格拉皺著眉頭,腦筋一時轉不過彎來,在歐洲她可從來沒遇見過這種事。

    李智友在上海畢竟生活了半年多,也知道一些不成文的規矩,當下一聽趕緊把手中準備喝的茶水放下,連吐舌頭,輕拍胸口,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格外可愛。

    阿萊格拉眼珠轉了轉,還是不大明白林風到底什麼意思。這時,旁邊一桌又來幾個老人,服務員給倒上茶水後,老人家熟練的用茶水將餐具一一清洗幹淨。這時,服務員才用另一茶壺倒上第二杯茶,也是正式的飲用茶。

    阿萊格拉看到此,如何還不明白,神『色』立變,當下便衝到洗手間去幹嘔,李智友也連忙跟去,怕阿萊格拉出事。

    林風無奈搖搖頭。這水其實來說,也沒多大不幹淨。不過這麼一說,那就越想越覺不幹淨,心理作用又是一個很微妙的東西,這越想吧,就越難受,就越覺惡心。如果不知道,還不喝了就喝了。

    等服務員將之前李澤楷點的招牌菜都叫上來之後,又過了一陣子,阿萊格拉才和李智友回來。

    “阿萊格拉,你...沒事把!”林風想要安慰阿萊格拉幾句,不料觸目卻是紅腫的雙目,阿萊格拉剛才似乎哭過,這讓林風一時不知如何安慰好。心中暗想阿萊格拉怎麼會哭了,這麼要強的女孩,不應該會被區區一杯不幹淨的茶水弄哭。

    “呃,剛才是我不對,忘了你不知道這茶餐廳的規矩,來不及告訴你,所以...所以...”林風一時之間,隻覺口笨舌拙,不知如何安慰阿萊格拉。

    “對,對,這次是我們不對,忘記提醒你。不過那也沒有不幹淨,你看,我也喝了。”李澤楷也怕阿萊格拉再哭起來,這要哭起來,這滿樓老人家還不把在座的兩個男人數落死。

    “你看,沒事吧!”李澤楷說著,將茶一飲而盡。

    阿萊格拉瞅了瞅空空如也的茶杯,又瞄向林風。

    “我...我也喝!”林風一驚,無奈舉起茶杯,眉頭皺了幾皺,暗暗瞪了一眼正在一旁偷笑的李澤楷,閉著眼將茶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原來,剛才阿萊格拉去洗手間時,李澤楷已經用茶水將餐具洗淨,他剛才喝下的是第二杯幹淨的茶。但林風由於剛才擔心阿萊格拉,這杯茶卻沒換,喝下去的和阿萊格拉的一樣,都是用來清洗餐具的水。當下,茶一進喉林風就覺渾身不舒服,仿佛喝了毒『藥』一般,偏偏在阿萊格拉麵前還不能表現出來,一臉的痛苦。

    當然,這不舒服的感覺,純粹心理作用了。不少初來茶餐廳的客人也喝過,不過也沒事。畢竟茶餐廳也不敢真的弄出不潔的餐具給客人使用。

    “噗哧!”阿萊格拉破涕為笑,接過李智友遞過來的手帕,輕輕拭去眼角的淚痕。

    “謝謝你們!”阿萊格拉說著似乎一時感觸,眼角又流出淚來,“好久沒有吃到這麼溫馨的早餐了!謝謝你們!”

    林風還不明白阿萊格拉為何如此大的感觸,但李澤楷卻深有同感,輕輕拍了拍阿萊格拉肩,長歎一聲,“我也如此!”

    李澤楷也是富豪之家出身,雖頂著華人首富兒子的頭銜,擁有常人所無法企及的財富,但同時也失去了很多其他常人能夠輕易獲得的東西,阿萊格拉這聲謝謝他是深有同感。

    得到財富和權勢的同時,卻失去了普通人成長的快樂,或許這就豪門子女的悲哀!

    “好餓,我要先吃了!”阿萊格拉鼻子嗅嗅,看看四周,一把抓起蓮蓉包,便往口塞,同時另一隻手不忘去抓叉燒包。

    “不錯,味道不錯!”邊吃,阿萊格拉邊讚揚說。

    李澤楷看的是目瞪口呆。慈善晚會上,李澤楷見過阿萊格拉,雖然有拍桌而起的“壯舉”,但整場晚會來說,阿萊格拉是彬彬有禮,落落大方,盡顯歐洲豪門千金的風範。而現在這吃相實在難以恭維,和豪門千金小姐的形象大相徑庭,李澤楷很難將昨天晚會上的阿萊格拉和眼前的阿萊格拉當作是同一人。

    當然,這要怪也隻能怪林風錯誤的將阿萊格拉引導,讓她認為吃中餐就要這樣吃。

    “,理查德,再不吃,可就沒有了!”林風本就餓了,阿萊格拉這麼一搶,也勾起了食欲,當下也不客氣了,也顧不得什麼禮儀,開始和旁邊其他桌一樣,手抓包子直往嘴塞。

    李澤楷無奈搖搖頭,用筷子輕輕夾起一個蓮蓉包放到碗,然後用刀具分開一小半,再用筷子送入嘴中。整個動作是優雅無比,與餐桌上林風和阿萊格拉的吃相是大相徑庭,盡顯豪門貴公子風範。

    不過吃著吃著,李澤楷就覺得別扭了。看著桌上三人都這樣吃法,弄得李澤楷也有點不是滋味,心癢癢的。這種吃法,還是小時候和他大哥李澤背著父親李嘉誠偷跑出來時,在一家包子鋪吃過,之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用過餐。

    看著三人邊吃邊打鬧,李澤楷也覺有趣,心中也隱隱有種想要加入的感覺。猶豫片刻後,李澤楷也放下筷子,加入到三人搶奪食物的大戰中。

    其實吧,以桌上四人任何一人身家,根本不用搶,想吃多少就有多少。但吃飯這事吧,一人吃,再好的美食也沒胃口。可如果這時有人來和你搶,那就不同了。哪怕粗茶淡飯,也會吃的津津有味,仿佛三珍海味一般。

    這早餐吃的是風卷殘雲,有如長江流水,也是蓮香樓內最為熱鬧的一桌。“再來一盤”的叫聲時時響起,惹的旁桌客人也是食欲大開,這番帶動下,不經意間讓蓮香樓今早的營業收入創下了開業以來的記錄。

    不過任誰也沒想到,這吃相如此瘋狂的四人,居然有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兒子,也有時尚頂尖品牌範思哲的未來掌權人在。如果知道,恐怕一定造成轟動,也一定會上當天的報刊頭條。

    半天之後,四人吃的再也吃不下之後,終於放鬆下來。彼此對視一眼,均是哈哈大笑。

    “走吧,我帶你們去淺水灣坐坐,哪兒可是香港最美的風景地之一。吃飽了去那歇息一下,也是人生最愜意的事。”李澤楷付帳之後,說。

    林風一聽,知道該是談正事的時候了,當下便點頭答應。兩個女孩也早聽說淺水灣的美名,也連連催促快走。

    不過四人剛上車,出了上環,李澤楷眉頭一皺,低聲說,“有人跟蹤我們!”

    林風等人一驚。林風深知幾年前悍匪張子強曾綁架了李澤楷的大哥,身背炸彈去李嘉誠別墅勒索20億的事,難道今天這事又要發生了?

    “來,讓我來開車,我一定甩掉他們!”阿萊格拉一聽卻反而來了精神,大有再展車技的yu望。

    “,阿萊格拉小姐,你還是休息下。我雖然沒有你的車技好,但隻要下了高速,我的保鏢就會跟上,那時就沒事了。”李澤楷怎敢讓阿萊格拉再開車,萬一沒被後麵跟蹤的人抓住,反而讓阿萊格拉給弄出事故,那就太不幸了。想起剛才自己的座駕那幅慘像,李澤楷如何還敢讓阿萊格拉開車。

    “哼,可別沒下高速,就讓人給追上了。”阿萊格拉見李澤楷不讓她開車,一臉的憤然。

    “,這點,阿萊格拉小姐但請放心。雖然我的車技無法和阿萊格拉小姐相比,但早年我在美國也曾經瘋狂過一陣,車技也還將就。”說著,李澤楷雙眼『露』出一陣興奮的光芒。

    林風一看,知道要遭。顯然李澤楷也和之前的阿萊格拉一樣,也是被豪門規矩憋壞的人,今天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機會飆車,恐怕決不會放過。

    佛組保佑,希望這次不要再出車禍!——林風隻得默默祈禱。

    

Snap Time:2018-06-18 13:55:14  ExecTime: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