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一百五十章撞出來的友情


    第一百五十章 撞出來的友情

    林風學習開車時,教導員說過:轉彎時怠速是新手,減速是老手,加速則是牛X。

    阿萊格拉一路加速直追前麵的法拉利而去,在第一個彎道時,速度已經加到90公,但讓林風驚駭的是,阿萊格拉卻不減速,繼續加速,當切入彎道時速度已經飆升到105公,林風隻覺一股猛烈的向右的向心力向身體壓迫過來,胸前一陣氣悶。

    “你沒事吧?”林風擔憂的望著李智友。

    “沒事。”李智友將手放到林風掌心,表示沒事。

    林風張口就想斥阿萊格拉,不過卻被李智友用手輕輕按住,並指了指前麵的阿萊格拉。

    林風望去,阿萊格拉一臉鐵青,顯然真的生氣了,不過這個速度也實在太嚇人了,林風可不想因此這樣發生什麼意外,尤其車上還有李智友在,何況阿萊格拉如果和他在一起受傷,日後也不好解釋。

    “放心,我的最高極限轉彎速度是160公,這車『性』能不行,沒改裝過,最多120公到頭了。”阿萊格拉看出林風的擔憂,驕傲的炫耀自己的車技,“不過就120公也足以贏這些俗人了。”

    阿萊格拉還有句話沒說的是,當年她以160公過彎時,由於盲向過彎,出彎時正撞到前麵的車尾,那次由於速度過快,讓阿萊格拉足足在醫院躺了一個月。從那以後,唐娜泰拉永遠禁止阿萊格拉再開車,甚至不允許阿萊格拉再碰汽車。這也是今天阿萊格拉如此興奮的原因。

    說著,座下寶馬轟鳴聲不斷,已經漸漸追上前麵的法拉利。

    “不好,後麵的女人追上來了,快,開快點。”法拉利車上男女一陣驚呼。

    駕駛座上的公子哥,臉『色』鐵青,腳下油門直踩,但他的技術有限,在這盤山公路上,最多也就敢飆到100公左右時速,再快他也怕出事,可這後麵的女人仿佛瘋子般,一路就沒看見她減速過,哪怕轉彎也沒減速。

    不好,三連彎!富家公子知道這個彎道的難度,更知道自己的技術,想要過這三連彎非減速不可。不得已,回檔將速度降到70公,以這個速度過這個三連彎在他們這個圈子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不料後麵寶馬的那個瘋女人卻根本不減速,以每小時110公速度直接闖進三連彎。

    望著從自己車邊呼嘯而過的寶馬,法拉利車上公子哥臉『色』數變,知道這次自己載了,這個寶馬上的女人車技好的離譜。想到之前約定的他輸了要吃狗屎,渾身就不由自主一陣惡心。但看見寶馬進彎的速度,法拉利上的公子哥又樂了起來。

    哼,我是輸了,不過你卻輸了命!哈哈!——以這個速度闖進三連彎,肯定要出車禍。法拉利上公子哥親眼目睹不少賽車高手在這三連彎載了跟頭,有的甚至送了命。

    誰知,前麵的寶馬卻劃出一道詭異的滑行弧線,車尾燈在彎道中留下一串詭異的弧線後,寶馬消失在法拉利車上幾位公子哥眼中。

    漂...漂移!——法拉利車上公子哥一陣驚愕,嚇的說不出話來,這麼高技術的人,自己還想跟她鬥,那不是找死麼!

    想到自己輸了要吃狗屎,公子哥眼珠轉了幾圈,心一橫,也顧不得比賽未完,直接調轉車頭,向相反路線狂奔而去。

    丟臉就丟臉吧,總比吃狗屎強!

    這邊法拉利車上三名男女是駭的不輕,寶馬上林風也有點驚受不住阿萊格拉的車技,尤其阿萊格拉以110公時速闖進三連彎,使出漂移技巧時,林風整個心都提到嗓子眼上,等安全過了彎後,全身有如洗了桑拿浴般被汗水濕透。

    “哼,跟我鬥!”阿萊格拉得意的『露』出勝利的微笑。

    良久之後,林風長籲一口氣,算是從剛才的驚險刺激中恢複過來。以往看F1,雖覺速度超快,過彎都在200多公時速,但那畢竟是坐在電視前看,雖然也覺刺激緊張,但和親身經曆這個恐怖速度那感覺完全是兩個概念。尤其當阿萊格拉漂移的那瞬間,林風真有了觸『摸』到死神的感覺。

    “怎麼樣,本小姐技術不賴吧!”阿萊格拉意猶未盡的說。

    “是...是很好。”林風是打定注意下次不讓她開車了,這太瘋狂了,萬一死了也太冤了。

    “對了,你剛才說你師傅,你師傅是誰?”林風突然想起來,好奇問。

    “哼哼,車王舒馬赫聽說過麼,他就是我師傅,教了我三個月賽車。”阿萊格拉少有的崇拜說。

    林風聽了心頭一跳,舒馬赫的大名他怎麼可能沒聽說過,世界上最偉大的賽車手,是一位名字可以與F1賽車劃等號的賽車手。不過這可能嗎,舒馬赫怎麼可能是阿萊格拉的師傅。

    “哼,你要知道舒馬赫也要穿範思哲。”阿萊格拉見林風不信,鼻子冷哼一聲。

    林風一聽恍然,如果有這層關係,那的確不是不可能。不過林風不知道的是,就因為舒馬赫曾經教了阿萊格拉三個月賽車,才有了阿萊格拉此後那幾乎送命的一次車禍,這也讓唐娜泰拉一直對舒馬赫抱怨不斷,每次見麵都一通埋怨,讓舒馬赫是頭疼不已,每次都是唯恐避之不及,這也算是車王舒馬赫少有的幾個害怕見到的人之一。

    之後,沒了比賽刺激的阿萊格拉,車速也降到正常速度,林風也放鬆下來。

    “對了,你想不想學漂移”阿萊格拉突然問。

    “漂移?”林風聽了心頭一動。雖說剛才是經曆九死一生,心有餘悸,但男人沒有不愛車的,尤其那種風馳電掣的感覺,是所有男人都無法抵抗的。漂移林風自然也倍感好奇,眼下有名師教,自然好了。不過轉念一想,阿萊格拉是舒馬赫的徒弟,她現在又教自己,那自己不成舒馬赫徒孫了。想想也是有趣,轉眼間,居然和舒馬赫也能扯上那麼一點關係。

    “你教我?”林風問。

    “當然,我的技術你也看見了。不過我教你漂移,你要請我吃十碟幹炒牛河。看見下麵那個彎道沒?”阿萊格拉猛然間速度再起。

    “看好我的手和腳,還有前麵彎道和四周距離!”阿萊格拉將要入彎時,提醒說。

    林風將注意力全部放到阿萊格拉的手、腳上。

    一陣輪胎緊急車的聲音響起,寶馬再次劃出一道優美、詭異的弧線以超高速度飛快的穿過彎道。

    “怎麼樣,很簡單吧!”阿萊格拉賣弄說。

    林風陷入剛才過彎時,阿萊格拉的動作之間,仔細回想,那過彎的動作仿佛藝術品般令人著『迷』。

    “小心,前麵!”李智友突然大叫。

    林風抬頭,彎道出口不遠處正好有一輛凱迪拉克緩慢行駛在前麵。

    “小心,護住頭!”阿萊格拉處變不驚,手中方向盤連打,急踩車,但由於車速過快,加上前麵凱迪拉克太近,已經無法避開。

    該死的盲向轉彎!——阿萊格拉撞車前護住頭,鬱悶的低罵一聲。

    林風隻來得及剛剛護在李智友麵前,緊緊的抱住李智友,希望盡量不讓她受傷。

    “碰”的一聲巨響,寶馬狠狠的撞在凱迪拉克尾部。

    林風隻覺一陣天昏地暗,好在氣囊及時打開,加上阿萊格拉一直死死踩住車,此前轉彎後速度又已降下來,這次事故並不算太嚴重。

    好一陣眩暈之後,三人前後清醒過來。

    “友友,你沒事吧?”林風輕輕的拍打李智友俏臉,不多時李智友呻『吟』一聲清醒過來,稍稍活動一下,身體並無大礙,這讓林風放下心來。

    “阿萊格拉,你沒事吧?”林風又趕緊下車,跑去前座,拉開車門。

    “沒...事。”阿萊格拉晃晃頭,在林風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出來後,看看寶馬和前麵凱迪拉克幾乎粘在一起,寶馬的車頭和凱迪拉克的車尾幾乎盡毀,讓阿萊格拉連吐舌頭。

    “抱歉了,這次是我不好。”阿萊格拉心知自己這次太賣弄了,差點就出了車禍,連連向林風道歉,而這也是她人生僅有的幾次向人道歉。

    見到阿萊格拉一副做錯事的小孩子害怕被大人責罰的局促模樣,林風又如何責怪的起來。何況又是自己想學漂移,算起來,自己也有一半責任,最後無奈搖搖頭,輕輕的拍拍阿萊格拉的腦袋,提醒她下次不要再這樣冒失了。

    阿萊格拉見狀,心中一鬆,調皮的吐吐舌頭。

    林風看了心頭一暖,這樣才像一個十五歲青春年少的女孩嘛!

    糟了!不知這次撞到了誰,對方有沒有事。——林風突然想起撞到的凱迪拉克,希望麵人沒事!——林風暗暗祈禱。

    這時,前麵有輛車猛然飛駛過來,車剛停穩,車上便跳下來四名人高馬大保鏢模樣的人,其中兩人趕去凱迪拉克查看麵人情況,另外兩人則緊緊盯住林風等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林風心頭一緊,看情況這次估計撞上了某個大人物了。希望對方不要過分追究才好,林風可不希望第一次來香港就把香港富豪圈中的人得罪個遍。

    不多時,凱迪拉克車門打開,下來一三十餘歲的男人。

    林風一看,愣住。對方看見林風等人,也是一愣,爾後搖頭苦笑幾聲。

    “林董,我們還真是有緣啊!”男人無奈的搖搖頭,揮手示意幾名保鏢不要緊張。

    林風也一臉抱歉,心中卻是大感有趣。撞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約好等會見麵的李澤楷,沒想到現在讓阿萊格拉給一頭撞上,兩人算是提前見麵了。所幸這次事故看上去除了車毀了外,雙方身體應該都沒什麼事。不然讓李嘉誠知道自己一下把他寶貝二兒子給撞壞,恐怕自己麻煩大了!

    “抱歉,實在抱歉,剛才我過彎車速過快,沒想到正好撞到你,Richard(李澤楷英文名,理查德),還望海涵!”林風一臉不好意思,上前連連道歉,“還有,不要喊我林董了,這太讓我汗顏了,叫我林風即可。”

    李澤楷還沒表示什麼,阿萊格拉站了出來。

    “呃,理查德是吧,開車的人是我,撞你的也是我,和他無關。你們中國不是有句俗語麼,好漢做事一人當,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可別怪錯人。這次撞上你,實在是我的錯,對不起。”阿萊格拉『操』著半生不熟的中國諺語把在場眾人都逗樂了,現場氣氛緩和不少。

    李澤楷笑笑,一臉無奈的說,“我的車能被阿萊格拉小姐撞上,那是我的福氣,怎麼敢怪阿萊格拉小姐呢!”

    李澤楷這話倒也不是假話,上次阿萊格拉出車禍以160公撞上的人是英國的查爾斯王子座駕,差點沒讓英國王室釀成第二次慘劇。最後英國王室是看在已故的範思哲麵子上,還有阿萊格拉太小,自己也重傷昏『迷』不醒,加上車王舒馬赫的求情才算將此事不了了之。

    這樣算算,李澤楷能被阿萊格拉撞上,勉強也可算是福氣。

    “那你不要我賠你這車了麼?”阿萊格拉擔憂的望著車尾盡毀的凱迪拉克問。阿萊格拉倒不是怕賠不起,而是擔心這事被母親知道,挨母親責罰。如果她這次偷跑出來,出了車禍被母親知道,恐怕以後都很難再有自由了。

    “不用,不用,我也正考慮再換輛車,被阿萊格拉小姐幫我撞壞,我正好換輛車。”李澤楷倒不是刻意討好阿萊格拉,隻是見阿萊格拉一副做錯事的害怕懲罰的模樣,頗覺有趣。何況這輛車雖然貴,但以他的身家來說,有如九牛一『毛』,實在算不得什麼。正好借此賣一個人情給林風,拉攏倆人之間關係,方便等會倆人會談。

    “那謝謝了,你的恩情我一定會銘記,日後若有機會到米蘭,一定請光臨範思哲。”阿萊格拉彬彬有禮的道謝,也算李澤楷這輛凱迪拉克沒有白白犧牲。轉過頭,阿萊格拉衝林風說,“喂,你看人家都不追究了,你可不能再追究。還有,那十碟幹炒牛河可不能賴皮。”

    林風無奈搖搖頭。

    “林風,那我就直呼你名字了,現在正好我們遇見,不如一起去喝早茶吧。”李澤楷邀請說。

    “客隨主便。”林風也不推脫。

    當下,李澤楷命幾名保鏢去處理撞毀的寶馬和凱迪拉克,自己和林風、李智友還有阿萊格拉上了保鏢的車。

    “喂,我們這隻有4個人,不如還是我來開車吧!”上車後,阿萊格拉似乎已經忘記她剛剛出了車禍,意猶未盡的跳上駕駛座說。

    “別!”林風和李澤楷急忙連聲叫。

    “切,掃興!”阿萊格拉一看兩人一個鼻孔出氣,知道自己不能再過車癮了,氣呼呼的坐到副駕駛座上。

    見阿萊格拉氣呼呼模樣,兩人相視一笑。

    “還是我來開吧,我早年在美國求學時都是自己獨自開車,而且在香港你們路也不熟。”李澤楷絲毫沒有豪門貴公子的傲氣,理所當然的坐在了駕駛座上。

    林風一看,心中又是震驚又是感動,能讓李澤楷當司機,這天下還真沒多少人。不管李澤楷出於何種目的,至少這個人值得一交。

    當然,現在來說,林風是高攀了。不過未來,誰又說的準是誰高攀誰呢!

    

Snap Time:2018-07-18 05:05:01  ExecTime:0.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