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百四十四章天使的價值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使”的價值

    “服務員,幫我把這件衣服包起來。”林風毫不理會一旁臉『色』由紅轉青,又由青轉黑的霍啟山。

    店員看了眼臉『色』鐵青的霍啟山,猶豫片刻後,很是無奈的說,"呃,這位貴客,這件衣服小店沒有價。"

    “沒有價?”林風眉頭一皺,“擺在商店的衣服怎麼會沒有價”

    “實在抱歉,設計這件‘天使’的阿萊格拉小姐吩咐了,這件衣服的價格由喜歡它的顧客給。”店員說,“阿萊格拉小姐說,顧客認為這件衣服值多少,就給多少。”

    林風眉頭皺的更緊了。這個事情就不好辦了。給少了顯的自己小家子氣,而且也侮辱了設計師,給多了又有點冤大頭的感覺。最關鍵的是,林風也不知道範思哲這種設計師親手設計全球獨一無二的晚禮服值多少錢。

    遠處咖啡廳那雙美目此時也饒有趣味的看著林風,想瞧瞧林風最終會付多少錢。

    就在林風猶豫之時,霍啟山心中卻一樂。範思哲是世界知名品牌,自有其店規。這“天使”是林風先看上的,他要強購那就壞了規矩,必定惹來非議。如今這衣服無價,正好給了他借口。

    “服務員,這衣服50萬我要了。”霍啟山炫耀似的掏出一張金卡,開口就是50萬。不過範思哲的晚禮服,尤其這種設計師親手設計的款式,50萬並不貴。

    “這...”店員看了看林風,沒敢接這張卡。

    霍啟山他這個小小店員自然不敢得罪,但林風他也不敢得罪。林風能到範思哲來挑衣服,敢和霍啟山對著幹,無論他背景如何,都不是他這小小店員能開罪的,何況林風還占了個“先來後到”的理。想到這,店員心中就想哭。今天他出門肯定沒看黃曆,不然怎麼會夾在這倆位爺中間左右為難。

    林風冷冷的掃了一眼霍啟山,心中一陣不屑。當初林風敢在“非凡”拍賣行玩的周正毅花了5億買了副“破”象棋,今天這三世祖霍啟山在這想炫耀自己財富,和自己抬杠,自己同樣可以耍的他團團轉。但林風不願如此。這衣服是林風送給李智友,讓其穿著它出席今晚的宴會。如果和霍啟山鬥氣,反而玷汙了這件“天使”。

    這件“天使”是範思哲侄女阿萊格拉設計,那阿萊格拉今年多大?——林風一陣沉思。

    林風記得範思哲是1997年在家中別墅被人槍殺,當年這則新聞上了各大媒體頭條,舉世轟動。除了死亡的主角是範思哲這個世界知名設計師外,造成轟動也是因為槍手是美國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被FBI列為十大通緝犯。

    當年範思哲被槍殺時51歲,四年過去,不死的話今年應該56歲。他的妹妹唐娜泰拉小他六歲。林風之所以知道唐娜泰拉,也是當年範思哲死時,全球所有的媒體都在報道範思哲家族及其帝國的一切。作為範思哲死後的範思哲帝國接班人,唐娜泰拉的資料林風也略微知道點。這個唐娜泰拉最有名的就是她的吸毒史,被媒體多次報道其強製接受戒毒。

    阿萊格拉是範思哲侄女,這樣推算下來今年大概最多不過18歲。一個最多18歲的小女孩設計的衣服,還不標價,由顧客自願定價,這實在有點意思。

    莫非...,林風想到一個可能。隻有這樣,這件衣服才不會標價,由顧客定價。

    “喂,我說你,還不給本少爺包起來,本少爺晚上還有個重要晚會,耽擱了,你賠的起嗎!”霍啟山蠻橫的說,眉頭不忘挑釁一下林風。

    來呀,本少爺錢多的是,有本事就來!——霍啟山典型的紈子弟心態,巴不得和人鬥鬥,顯示一下自己家族的地位。

    “這個...”店員也是一陣無奈,現在“天使”還穿在李智友身上,林風又顯然不讓,他一個小小店員能怎麼辦。

    “啟山,人家等會還要去化妝,還要去做頭發,這件衣服不早點定好,人家怎麼去配首飾,到時人家晚宴可就不漂亮了。你可是堂堂霍家二公子,一個店員都敢這樣敷衍你,我看呀,他是瞧不起霍家。”林淑敏見店員不動,心中恨著剛才打了她耳光的李智友,更恨粗暴對待她這個港姐亞軍的林風,心中是巴不得霍啟山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大陸仔,自然此刻火上澆油。

    林淑敏這話聽得店員後背冰涼,暗罵林淑敏歹毒,但卻不敢回口,隻得連連陪笑。

    霍啟山當下連連冷哼,哼的店員後背發麻,渾身不自在。

    “這位貴客,這位霍公子出價50萬,您看...”店員不得不硬著頭皮詢問林風。

    林風心中已有決定,淡淡一笑,“這件衣服是我們先看中的,自然我們要了。他想買,可以,等下件。”說完,林風渾然不顧身後霍啟山咬的牙咯崩響,讓李智友去換衣服。

    這時霍啟山才注意到林風身後的李智友,一見之下,驚為天人,他沒想到林淑敏說的打了她一耳光的“北妹”居然這麼漂亮,尤其穿上這件晚禮服之後,仿佛天使般聖潔。和自己身邊這個港姐亞軍一比,那就有如螢火蟲和月亮爭輝般可笑。當然,李智友自然是那月亮了。

    當下霍啟山便有了結識之心,不過眼光掃到林風,心中卻又一股子怨氣。這人沒自己長的帥,也沒自己家世好,學曆肯定也沒自己高,憑什麼擁有這樣的天使。

    霍啟山見有佳人在場,不想太過有失禮儀,便用眼光瞪了瞪店員。店員也是玲瓏之人,當下便明白霍啟山的意思。

    “這位貴客,霍公子已經出價50萬,如果您不能出更高價,這件‘天使’我們隻能賣給霍公子了。”店員攔住李智友,底氣不足說。

    店員畢竟是香港人,霍啟山既然肯出麵,給他撐腰,那林風他自然敢得罪了。林風再厲害,也不過是大陸人,所謂強龍難壓地頭蛇,何況霍啟山不是地頭蛇,而是一條霸王龍。

    店員這話雖然不大好聽,不過說的也在情理之中,林風倒也沒發脾氣,反而微微一笑。

    “這件‘天使’,你之前不是說這是阿萊格拉小姐設計的麼,她說由顧客定價。我認為這件衣服是無價之寶,再多的錢也買不到。”林風的話聽得店員一頭霧水,霍啟山也聽的不知所雲。

    “那...那您的意思...”店員無奈,隻好問。

    “這件‘天使’我認為出什麼價錢都是侮辱了它,所以我不出價。”林風微微一笑。

    “啊...”店員一聲愕然。

    “哈哈,不出價!沒錢就沒錢,裝什麼裝。服務員,給我把衣服包好,我還趕時間。”霍啟山譏笑一聲,說話之時不忘掃一眼李智友。可惜,李智友完全不理他,全部心思都放在林風身上,他的這番顯擺算是白費。

    “等等!誰說這衣服歸他了,這衣服我要了。”林風伸手攔住要去催李智友換衣的店員。

    這下,店員真的糊塗了。

    遠處咖啡店的美目也頗感興趣,不知林風意欲何為。

    霍啟山卻不耐煩了,連聲催促店員。店員無奈,隻得望向林風。

    “服務員,這件‘天使’,阿萊格拉小姐說的是由顧客定價,可不是說由價高者得。我認為這件衣服無價之寶,所以我不想用金錢來買下它,以免玷汙了它,也是以此來表示對阿萊格拉小姐設計的這件‘天使’的尊重。”林風『露』出氣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林風這自然是鑽了空子,不過如果真如林風所猜想那般,這件衣服還真不能給錢——因為它絕對無價!

    遠處美目聽了噗哧一笑。

    “哈,笑話,居然想在範思哲空手套白狼,你個大陸仔真是狡猾。”霍啟山仰天一陣狂笑。

    “我告訴你,大陸仔,這是香港,不管你們內地如何,今天你不把這件衣服給我,你後果自負。”霍啟山也煩了,少爺脾氣上來了,指著林風鼻子罵。

    當初林風也被夏千河這樣罵過,不過那時林風稚嫩的有如初生的小草,被人一碾就碎。現在林風雖談不上權勢滔天,富可敵國,但也算是上海富豪圈中一員。今天被霍啟山這樣指著罵,如果不還擊,回去沒法見人。

    林風當下便拉下了臉,一手打開霍啟山的手指。

    “我不管這是香港還是大陸,我隻知道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我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就有資格站在任何一塊屬於中國的土地上。這件衣服別說是你這個三世祖,就算是李嘉誠來了,我也不讓。”林風這話落地,鏗鏘有力,石破天驚。

    李嘉誠是誰?華人首富。在香港的地位,或許某些方麵李嘉誠不如霍英東那麼有能耐,但在香港金融界,卻絕對是跺跺腳也能讓香港震三震的人物。

    去年,李嘉誠次子的電訊盈科網絡股受到美國納斯達克股災影響,一路狂跌,業界不利消息頻出,整個公司搖搖欲墜。危難之時,李嘉誠僅僅是將李澤楷約到中環一間普通的餐廳,在大庭廣眾之下吃了頓便飯。之後電訊盈科股價一路狂漲,市麵各種不利消息瞬間消失,到如今電訊盈科市值也有上百億港幣之巨。

    做人做到李嘉誠這份上,那才叫成功。什麼都不用做,吃頓飯,喝喝茶,便能輕易改變一間上市公司的命運。如果人活到這份上,那人生才叫有滋味。可以說,李嘉誠是每個華人的榜樣,也是所有商界才子的目標。

    林風現在自然遠遠達不到李嘉誠的境界,但這並不表示林風沒資格說出剛才那番話。林風是以一個男友,一個男人的身份來說這番話,這話林風自然說得理直氣壯。更何況李嘉誠根在香港,在長江實業,林風的根在上海,在網絡遊戲。大家風馬牛不相及,林風也不用懼怕李嘉誠。

    不過林風這話出口,卻有如平地一聲雷,將所有人震住。

    店員臉“唰”的就白了。在香港敢這樣叫板的人,除了失心瘋的瘋子外,就沒人敢這麼說。可林風怎麼看也不像失心瘋之人,敢這樣說證明他是有恃無恐。

    霍家二公子霍啟山也愣住,他沒想到這個大陸人這麼衝。當年上海首富周正毅來香港,也不敢這樣衝,依然要四處拜碼頭,結交各種權貴,希望能在香港立足。如今林風倒好,擺出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架勢,這讓霍啟山反而不知如何是好。

    霍啟山心中一陣嘀咕,暗自推測林風身後是否有紅『色』背景,才敢如此肆無忌憚。不過大庭廣眾之下,他霍家二公子如果就此服軟,這傳出去他還有何臉麵見人。何況香港雖然回歸,但依然歸特區『政府』管。霍家依然是香港最有權勢的家族,如果他在這被人“強吃”,他回家都沒臉見爺爺霍英東。

    “服務員,這衣服我一百萬要了,你要敢給他,我就拆了你的店。”霍啟山心中有所顧忌,在『摸』清林風底細之前也不敢過於得罪林風,故拿店員出氣,以財壓人。你不是不出價麼,我100萬買件晚禮服,更對得起這件“天使”。

    店員一聽卻是叫苦不迭,他就一個小小店員而已,你們兩個大佬鬥氣,何苦拿他出氣。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個『操』著生硬普通話的女聲。

    “是誰說要拆了我範思哲的店?”

    

Snap Time:2018-01-24 19:51:41  ExecTime:0.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