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5796章不是逼宮的逼宮(16-01-22)      第5795章白日夢(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選擇效應(16-01-22)     

第一百零一章簽約德雲社


    第一百零一章 簽約德雲社

    廣德樓位於前門外大柵欄街39號的北京曲藝廳,曾是在"前門小劇場"的基礎上更名而來的。然而再往前追溯,其前身應為"廣德樓戲園",它大約興建於清代(清嘉慶元年),是北京現存最古老的戲園之一;不過那時,人們更喜歡稱它為"廣德樓茶園"。

    廣德樓有著悠久而輝煌的曆史。幾乎是和法國的巴黎歌劇院、意大利的斯卡拉劇院、俄羅斯的莫斯科大劇院同時建成的藝術場館。

    林風和劉瑩瑩買票入場後,點上一壺碧螺春,悠閑的欣賞這獨特的中國文化藝術表演。不過老實說,林風今天來並不是聽山東大鼓、河北梆子之類的文藝表演。今天林風來,就是為了看一個人。

    劉瑩瑩頗為無奈的搖搖頭。她不是詆毀中國流傳下來的曲藝,隻是對這些實在不感興趣,畢竟愛好都是個人興趣而已,不能強迫自己去喜歡和接受。

    “好了,來了!”林風激動說。

    劉瑩瑩一愣,不知是誰這樣讓林風激動,好奇的打起精神向台上看去。

    “今天來的人還不少。”台上一個聲音說。

    “不錯,來的人確實不少,因為大家是真心喜歡中國曲藝。”另一個人半邊身子高半邊身子低,站在台上捧。

    “我很高興啊,比昨天又多了兩個。”

    “喝,你還記得真清楚。”

    ......

    “咯咯”劉瑩瑩第一次看到這樣不同尋常的相聲表演,笑的花枝『亂』顫,雙眼更是笑的噙出淚來。

    “太可樂了,這兩人。林風,你是怎麼知道他們的?想不到中國還有這樣說相聲的人。”劉瑩瑩一邊拍桌子一邊鼓掌。

    林風也是看的大樂,隻不過沒有場內其他人那樣樂不可支,畢竟心中有了事情,總會有所牽掛,自然不能全情投入到這別具一格的相聲表演中。

    場內眾人足足笑了個把小時,台上兩位相聲表演藝術家返場數次之後,才緩緩退去。之後的表演相比之下就無趣多了,劉瑩瑩也止住了笑。

    “還是相聲可樂,可惜這是在北京,要是在上海該多好。我看那些患了都市綜合症的,沒事來聽聽相聲,比看什麼心理醫生有用多了。”劉瑩瑩感歎說。

    “。也不是沒有可能。”林風輕輕抿口茶。

    “呃...,你什麼意思?又想打什麼主意?”劉瑩瑩心領神會,感覺林風似乎又有什麼大計劃。

    “走吧,後麵的沒有什麼可以看的了。我們去見見剛才表演相聲的大師。”林風起身和服務員解釋一番後,在服務員帶領下,進入後台。

    林風剛一進門,兩位大師和其他幾人收拾行裝,正要離去。

    望著眼前的兩人,林風心中格外激動。

    那位一個肩膀高一個肩膀低的老先生張文順,就不說了,老一輩相聲大師。眼前這位光頭,臉上些許橫肉,說話特別“貧”的壯年男子,就是林風此行的真正目的——郭德剛。

    說起郭德剛,林風也不需贅言。自號草根明星,非主流。但他獨特的相聲表演風格卻在日後幾年火遍大江南北,成為最受網民追捧的相聲大師級人物。

    “您是...?”郭德剛從服務員口中得知眼前這兩位年輕人找自己,出於禮貌和尊重,伸手詢問。

    “您好,郭大師,我是您的崇拜者,剛才聽了您的相聲,特地來向您表示感謝。”林風一頓恭維。不過這並不是虛偽的恭維,而是發自內心的。林風的確很喜歡聽郭德剛的相聲,他的臨場應變和風趣幽默是別的相聲藝術家所沒有的。而且為人耿直,常常仗義執言,也因此得罪不少相聲界前輩。

    郭德剛聽聞林風是來感謝的,一臉的激動,一旁的張文順也是為之動容,臉上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激動,一旁跟隨兩人的其他藝術表演家也是一陣沸騰,畢竟作為藝術表演家,能得到觀眾的認可是對他們最大的激勵。

    郭德剛這幾年過得極為艱難。本抱著開創一番事業的雄心來到北京,成立了“德雲社”,帶著一些酷愛中國民間藝術的藝術家,想要能打出一片天空。不料,生活卻過得極其艱難。這些年,大家大多靠著邊打工,邊表演的方式維持著演出,常常一天表演下來,一夥人才賺上百元,連車費都不夠。

    能得到觀眾的認可,對於真正酷愛民間藝術的人來說,比什麼都重要。當然,如果能夠靠這門手藝養家糊口,則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

    一番寒暄之後,林風特地要求和郭德剛等人合影留念,這也郭德剛等人從精神上更加感到滿足。至少這些年,他們也沒白忙活,雖然錢沒賺多少,但至少在觀眾心中,還是有他們。

    等郭德剛事情忙完之後,林風和劉瑩瑩單獨拉著郭德剛來到宣武區天橋市場113號,天橋樂茶園。

    “郭大師,您看這兒如何?”林風指著天橋樂茶園問。

    “不敢,不敢,你還是就叫我名字吧,大師不敢當。”郭德剛連道不敢。

    “,那我就尊稱您一聲郭老師吧。您覺得這個地方如何?”林風微微一笑。

    現在的郭德剛受生活所迫,遠沒有日後的意氣風發,此刻臉上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刻著大大的愁字。郭德剛也是無奈,他帶著這些酷愛民間藝術的愛好者,走南闖北,四處表演,本希望能讓大家過上好日子,不料卻害的大家飽受顛沛流離之苦,卻難飽一日三餐之腹,更不談娶妻養子。

    這怎一個愁字了得!

    “,地方不錯,人也多,交通也便利。”郭德剛也不知林風究竟想做什麼,隻好順著話說。

    “如果我把這買下來,然後邀請您固定在這演出,您覺得如何?”林風淡淡的說。

    “什麼?您說什麼?”郭德剛一愣,滿臉的驚訝和欣喜,但又怕自己聽錯,一臉的期盼。

    郭德剛也是有苦說不出,他創辦的德雲社由於沒有固定演出場子,因此眾人雖然費盡功夫,卻很難招攬到固定客源。整天四處奔波趕場,又怎麼可能擁有固定客源,這也是他的德雲社一直經營困難的原因所在。眼下林風這個提議,叫他如何不心動。

    “,郭老師,我是說我把這買下來,然後邀請您和您的團隊每周在這固定演出,您意下如何?”林風也知早期郭德剛等人的艱難,這次之所以願意花大價錢去買下這天橋茶園,一是為了幫助一下自己所崇拜的相聲演員;二也是為了自己的另一個計劃。

    “好啊!我當然願意了。不過您準備如何分成?”郭德剛雖然欣喜,但心中卻難免猶豫。拖著這麼一大家子,他不得不為這些願意跟著他受苦的藝人謀福利,不能把他們給吭了。之前也不是沒有場子願意讓德雲社固定演出,但提出的分成太高,這也是郭德剛帶著德雲社一直四處奔波的原因之一。

    “,郭老師,我們找個茶餐廳一邊吃一邊談。”林風拉著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的郭德剛找了家茶餐廳坐下細談。

    在點了幾碟點心和茶水後,林風將早已準備好的合同拿了出來。

    “郭老師,這是我們的合同,您請仔細看,有疑問現在就可以提出來。”林風將合同遞給郭德剛,之後並不著急的緩緩喝著茶水,吃著點心。

    林風相信郭德剛肯定會簽下這份合同,因為這份合同是其他演出場子所無法給予的待遇,林風相信一定能打動郭德剛的心。

    不多時,郭德剛一臉激動,顫抖著拿著合同的雙手,頗有點結巴激動問,“您...您真...的給我們這個條件?”

    林風微微一笑,點點頭。

    “謝謝,謝謝,我代替德雲社全體演員向您表示最真心的感謝。這份合約我簽了。”郭德剛站起身來,深深鞠一個躬。

    看見手中的合同,郭德剛差點老淚縱橫,帶著一大家子人混了這麼久,飽受風吹雨淋,今天總算遇到貴人了。

    八月中秋白『露』,路上行人淒涼;

    小橋流水稻花香,日夜千思萬想。

    心中不得寧靜,清晨早念文章;

    十年寒苦在趕場,今日方得遇貴人。

    激動之餘,郭德剛隨口來了首慣用的墊場詩。

    “林總,那我就先回去將好消息告訴大家了。然後靜等林總佳音。”郭德剛此刻心情澎湃,也坐不住了。簽完合同,收拾一下,連聲告辭,要將這好消息帶回去告訴眾人。

    “恩,郭老師,您先走。短則三天,遲則五天,我一定給您電話。到時您就帶著德雲社到天橋茶園來進行德雲社的第一場演出。”林風點點頭,恭送郭德剛離去。

    劉瑩瑩很是好奇,不知林風開出了什麼合同會讓郭德剛如此激動,幾乎落下淚來。拿過合同一看,劉瑩瑩一陣白眼,這合同簽的也太...,劉瑩瑩也不知如何說好,總之這合同林風幾乎沒有任何利潤不說,弄不好還要倒貼錢。但是對於這些酷愛中國民間的藝術家來說,卻如雪中送炭,僅這一點,林風的所作所為也沒有錯。畢竟以林風如今的身家,就算養這些人也綽綽有餘。

    見劉瑩瑩直搖頭,林風知道劉瑩瑩在想什麼,當下也不解釋,細細的品著茶,這份合同看似自己吃了大虧,其實自己占了大便宜。

    這份合同並沒有多少條款,就五條。

    一,德雲社在天橋茶園演出,門票收入林風和德雲社二八分,林風二,德雲社得八。

    二,如果德雲社人均收入每月不足3000元,林風將為每人貼補到3000元。

    三,德雲社每周至少演出四天,郭德剛本人每周至少演出一次。

    四,林風擁有德雲社在天橋茶園所有演出的獨家轉載權。

    五,雙方合作十年,不得違約。如林風違約,賠償郭德剛一千萬人民幣,郭德剛的德雲社違約將在合同剩餘期限內不得在大陸演出。

    這份合約,在劉瑩瑩看來林風實在太虧。畢竟德雲社的經營狀況,劉瑩瑩雖然沒有經過仔細調查,但從一行人的行頭就能看出來。剛才去廣德樓表演,有騎自行車來的,有坐公交車來的,甚至有走來的,別說汽車,就連摩托車都沒有。其經營狀況和收入可想而知。

    對於劉瑩瑩的質疑,林風淡淡一笑。

    “做人眼光要看長遠!”林風說。

    “這我知道,我也相信郭老師的相聲一定會火,但再火,這個天橋茶園的門票收入也有限,何況你隻分2成,還要承擔電費、水費等費用,我實在看不出有和盈利可能。難道你就是為了支持一下民族文化?”劉瑩瑩一陣搖頭。如果林風是為了支持民族文化,那她無話可說。

    偏偏林風說什麼做人眼光要看長遠,這讓劉瑩瑩實在不解,也猜不透林風究竟想幹什麼。

    “,我的目標在網絡。”林風自信一笑。

    

Snap Time:2018-01-17 14:59:57  ExecTime: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