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八十七章道歉還是接親

  
  第八十七章 道歉還是接親
  當林風回到宿舍時,途中不忘買上一束鮮花。既然要道歉,怎能少了鮮花。
  “友友,剛才是我不對,能讓我進來麼?”林風門外敲門說。
  屋內傳來一陣女孩低語聲,爾後黃美熙將門打開,冷冷的掃了一眼林風,又看了看林風手中的鮮花,冷冷的說,“林總想要道歉,卻連智友最喜歡的花都買錯,等你買對再來。”說完,不等林風探頭進來,“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望著冰冷的大門,林風一陣尷尬。心中也是暗自鬱悶,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下自己想要哄好李智友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不過好歹我也是她們倆的老板吧,也沒說給我留點麵子。
  “這次是負心漢和癡情女之間的事,和老板、員工無關。”屋內傳來黃美熙的聲音,夾雜著林智慧咯咯的笑聲。
  鬱悶!自己瞬間就變成負心漢了!
  不過說我買錯花?——林風納悶的看了看手上的玫瑰,女孩子不是都喜歡玫瑰花麼,難道李智友不喜歡玫瑰?林風撓了撓頭,仔細想想,這半年來,似乎自己也沒送過李智友鮮花,這也應該是第一次送才對,自己怎麼知道她喜歡什麼花。
  林風想敲門問,但剛抬起手又放下。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女朋友喜歡什麼花都不清楚,這也太失敗了,尤其在林智慧和黃美熙麵前,自己去問不但被她們奚落,連帶李智友也沒麵子。畢竟被女伴知道自己男朋友連自己喜歡什麼花都不知道,也不是件很光彩的事。
  思來想去,林風突然想起來。說起送花,自己的確送過一次。不過那次是隨手在花瓶媞K取的一朵淨化室內空氣的丁香花,難道李智友喜歡丁香花?
  再仔細想想,自己的確沒再送過李智友任何鮮花,林風便跑去花店買了一束丁香花。別說,買丁香花著實讓人吃驚,林風也不好意思和人說這是送女友的,不然鐵定被人奚落死,說這男朋友小氣,玫瑰都不送,送丁香花。
  這次手捧著丁香花,林風總算進了門。林風四處一掃,發現李智友不在客廳,去了臥室,但林智慧卻堵著門口。
  林風臉皮跳了跳,一看林智慧的雙眼就不善,恐怕這次想進門又要遭到什麼考驗。
  “林大哥。”林智慧嘻嘻一笑,不過轉而變臉,“想要見我們家智友可以,不過為了避免你以後再欺負我們家智友,必須在這發誓不準再欺負她。”
  林風被林智慧這一手弄的哭笑不得,“我說智慧,我這是來道歉,又不是來接親,不用這樣吧!”
  林風的話將三個女孩都逗樂了,聽見臥室傳來李智友破涕為笑的聲音,林風總算放下心來,知道隻要能過了林智慧這一關,單獨和李智友在一起,問題就好解決了。
  “哼,都一樣。不然誰知道你以後還會不會這樣欺負我們家智友。”林智慧胸一挺,攔住想要趁機溜進臥室的林風。
  林風頭皮一麻,立刻退了兩步。林風不得不退,以林智慧的身材,剛才那一挺林風就感覺兩團軟軟的東西貼到身上,全身一陣異樣的酥麻感覺,這要在糾纏下去,恐怕今天事情還要鬧大。李智友雖說看上去溫柔似水,不過醋勁也不小。
  林智慧也是臉一紅,羞澀的退了兩步,不過想了想,還是伸手攔在林風麵前。
  林風無奈,當下蒼天在上,黃土在下的一通誓言,保證絕不再這樣欺負李智友,否則去跳黃浦江之後,林智慧嘻嘻一笑的將林風推了進去,順手關上房門。
  “呼∼∼”林風輕吐一口氣,總算進來了。
  抬頭四下打量一番李智友的臥室,眼前一亮。自從林智慧和黃美熙來後,林風就沒再進過李智友的閨房,畢竟一個男人總是闖進女孩家的閨房著實不好,尤其同個屋簷下還有其他女孩在,這對李智友名聲不好。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李智友臉薄,幾次林風想要進去都被滿臉羞紅的李智友攔住。不然,小白羊或許早喂大灰狼了。
  數月不見,李智友的閨房依然是那樣幹淨整潔,不過與之前的樸素相比,多了些女孩家的裝飾,增添了幾分浪漫『色』彩,房間堛漯幘~也『插』滿了丁香花,整個房間彌漫著淡淡的丁香花的味道,格外讓人舒服。
  “友友,剛才是我不好,語氣太重了點,不要生我氣了好麼!”林風走到床邊,輕輕的蹲下,望著眼前的佳人,俏臉上還掛著淚痕,一雙眼哭得紅腫,讓人好不心疼、。
  不料,林風越是道歉,李智友心中卻越覺委屈,到最後反而再次放聲痛苦起來,惹得林風好一陣手忙腳『亂』,又是擦眼淚,又是安慰。
  “友友,別哭了,不然她倆又以為我在欺負你了,恐怕就要我應誓去跳黃浦江了。”林風誇張說。
  李智友一聽,破涕為笑,輕輕的錘了林風一下,“活該,誰叫你那樣凶我。”說著,李智友眼角又是一陣紅潤。顯然,剛才林風的態度深深的嚇著了她。
  “對不起,我也是一時糊塗,說錯了話,你別再生氣了好麼,我保證沒有下次了!”林風將李智友拉入懷中,痛惜的說。
  “恩。”李智友輕輕應了聲。
  “林大哥,我真的一定要去參加那個比賽麼?”李智友沉默片刻後,突然問。
  “友友,如果你不想參加就算了,我再去和趙台長協商。”林風也不想再這樣去強迫李智友,自己的女人應該是用來疼的,不是被自己欺負的。
  李智友悶聲不語,左手輕輕的在林風胸前劃著圓圈,良久之後,突然說。
  “林大哥,我可以去參加,不過智慧和美熙姐也要參加。”李智友嘟著嘴說。
  “啊,她們也要參加?為什麼?”林風腦筋一時轉不過彎來。
  “哼,還不都是因為你。我不管,要我參加,她們也必須參加。”李智友卻是臉一紅,撒嬌說。
  林風一陣納悶,實在想不通李智友為什麼必須要求林智慧和黃美熙也要參加。好半天之後,才突然回過味來。
  “哦,友友,你是怕我和她倆趁你準備比賽時,發生什麼關係是吧。”林風恍然大悟,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搖搖頭,就因為這個原因還倆人吵了一架,還真是不值得。
  “你還說,都是你,都是你。”李智友臉皮薄,哪經得林風這樣取笑,頓時不依,在林風懷中鬧起來。
  “好了,好了,我答應就是。你呀,就是一個醋壇子,我怎麼會喜歡上別人呢,我的心堸戌釦A一個。”林風輕輕的捏了李智友鼻子一下,不過林風心中卻是充滿了得意。
  這樣一個清新脫俗,單純可愛的女孩為了自己總是吃醋,雖說偶爾有那麼一點煩,但更多的卻是得意和自豪。
  不是有那麼一句話麼,男人靠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現在自己不用征服世界,就征服了自己的女人,人生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讓一個男人驕傲的。
  “那拉勾勾,你要是喜歡上別人,我就再不理你了。”李智友伸出小拇指,嘟著嘴威脅說。
  

Snap Time:2018-10-23 08:55:43  ExecTime:0.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