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十九章你是蠢材麼


    第十九章 你是蠢材麼

    林風注意力全在遠處吃麵的兩人身上。

    兩人均是一身polo衫,牛仔褲打扮,唯一不同的是一個染了發,一個沒有。對於達雅化工發生的衝突,倆人隻是掃了一眼便沒興趣。

    “黑子,聽說你最近撈了一票。”黃『毛』青年看看四周,壓低聲音說。

    “嘿嘿,黃『毛』,這是你問,要是別人問我肯定說沒有。”黑子『淫』笑數聲,湊到黃『毛』耳邊,“我前幾天偷了個幹部家,從麵找出個存折,你猜有多少錢?”

    “有多少?”黃『毛』見黑子賣關子,連聲催促。

    “嘿嘿,麵他『奶』『奶』的居然有80萬元,那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主任而已,居然撈了80萬。”黑子忿忿不平的說。

    “80萬!”黃『毛』驚呼一聲,“那你不發了!”

    “發個屁,存折設置了密碼。不過老子眼睜睜的看著那麼多零,心一橫,給他打了個電話,哼哼,那個主任一聽說我偷了他存折,利馬服軟,給了我10萬把存折贖了回去。”黑子得意的說。

    “靠!真有你的,你也不怕人家報案。我們做小偷被抓到頂多拘留,你這可是勒索,罪名可不輕。”黃『毛』既羨慕黑子的好運,又欽佩黑子的大膽。

    “屁,你當他敢報案?這80萬他怎麼解釋。到時他更麻煩!”黑子不屑的說,爾後裝作一代高人,“記得,以後要偷就偷那些幹部家,又有錢,被偷了還不敢報案!”

    黃『毛』仿佛遇見偶像般連連點頭。

    聽完倆人對話,林風心頭若有所悟。

    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不行!還差一個關鍵環節。——林風思索半天之後,歎息一聲。原本他以為找到一個可以對付胡曉禮的辦法,但卻差了中間最關鍵一個環節。沒有這個中間環節,他的計劃頂多讓胡曉禮鬧心一下,根本不能撼動其地位分毫。

    算了,暫時緩緩,靜待時機!

    這時,汪芸帶著《楚天風采》工作組已經進入煤化宿舍,進行采訪和調查,人群也都散去,林風便和王猛離去,靜等晚上《楚天風采》的好戲。

    晚上6點,《楚天風采》準時開播,在播放幾個新聞之後,鏡頭直接轉到今天上午在達雅化工廠的事件中。畫麵雖然由於針孔攝像機偷拍,不甚清晰,不過所有打人者的臉和胡曉兵那咆哮的聲音卻一清二楚。

    “哈哈,去告老子吧,老子等著!”胡曉兵的囂張臉孔在電視上一再重複。

    “他完了!”王猛說。

    “恩,他完了。”林風微笑點頭。

    此時,市『政府』大院某住宅樓內,一個相貌甚為威嚴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靠椅上細細品茗著特級鐵觀音,眼角時不時掃一眼電視——電視正在播放《楚天風采》。

    說心話,這男人對《楚天風采》很不感冒,甚至有點排斥、厭惡,有問題不能向相關部門反應麼,非要打電話給記者,還上電視,這不是給『政府』臉上『摸』黑麼!

    奈何市長於浩偉卻認同這節目,在『政府』工作會議上高度讚揚《楚天風采》,這讓一幹對《楚天風采》有異議的人啞口無言,而他這個做副市長的隻能跟著表態表示支持。沒辦法啊,人家有後台,省有人。

    “各位觀眾,近期有市民向我台反應,某家化工廠將工廠建在居民區附近,我台記者汪芸今天上午特前去采訪,不料卻遭到粗暴對待,接下來就是記者偷拍的畫麵......”電視傳來江丹親切的聲音。

    喝茶男人先是一愣,爾後臉『色』越來越差,最後更是氣的一把摔爛手中茶杯,站起身來不停怒罵,“你個混蛋,叫你收斂點,低調做人,結果你倒好,盡給我找麻煩!”

    “混蛋,廢物,蠢材!”男人越想越氣,一把抓過電話,等電話通後,一頓臭罵,“你個蠢貨,快給我過來!”

    “怎麼了,堂哥,我正在和人吃飯,要不等會我再過來?”接電話的是胡曉兵,打電話的自然是副市長胡曉禮。

    “混蛋,你還有心情吃飯,快給我滾過來!”胡曉禮心頭更怒,罵完直接掛了電話。

    不多時,胡曉兵一臉不情願的跑了過來。

    “堂哥,我正請燎原區派出所副所長吃飯呢,你現在要我過來,我都不知怎麼跟人說好!”胡曉兵略帶埋怨的說。

    “吃,吃,吃,你就會吃,你腦袋裝的都是稻草麼,我叫你低調做人,悶聲發財,你倒好,今天還給我上了電視,還那麼不知檢點的讓人給你錄了個正著。”胡曉禮指著電視罵。

    此時,《楚天風采》已經到第四個分類欄目《汪芸為你說話》,麵正播放著汪芸采訪受傷家屬和煤化宿舍居民的片斷,而所有受采訪者均深惡痛絕的怒斥達雅化工廠的不是和其流氓行徑,期間不斷『插』播著胡曉兵囂張的嘴臉。

    胡曉兵一看,臉頓時氣歪了,“媽的,我記得這女的,白天就是她來搗『亂』,媽的,老子喊人去教訓她。”說著,胡曉兵就掏電話準備喊人。

    “啪!”胡曉禮直接賞了胡曉兵一個耳光。

    “堂哥,你幹嘛打我,難道你忘了以前我爸是怎麼照顧你的麼!他寧願讓你讀書都不讓我讀書,你就這麼回報我爸的麼!”胡曉兵捂著臉,大叫。

    “你還有臉說!”胡曉禮氣的手指直抖,“上次被那個林風整你一次,我好不容易欠了幾個人情扣了林風的營業執照,這次你又給我捅了這麼大簍子。我不是叫你好好安撫那些受傷居民的麼!還有,我叫你出筆錢給煤化宿舍修路和鋪設路燈來堵住小區人嘴的麼,你呢,怎麼都沒做!”

    “堂哥,那可要幾十萬,為了這群小老百姓,我幹嘛花那麼多錢,請幾個保安不就解決了。”胡曉兵爭辯說,“這些人別看他們今天這麼痛快,明天我就叫人去修理他們,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多嘴!”

    “你...你......”胡曉禮氣急,揚手又想給胡曉兵一耳光,但想到堂叔臨終前對自己的囑托,這一巴掌始終沒有打下來。

    “好了,現在你就給我去準備錢,去安撫那些受傷居民,還有你去找煤化宿舍居委會主任,告訴他,你願意捐錢為他們修路和鋪設路燈,讓他幫你安撫一下小區居民情緒。”胡曉禮指示說。

    “可這要幾十萬啊,我可舍不得。”胡曉兵卻不同意。

    “蠢材!你要不安撫他們,明天市常務會議肯定會下令調查此事,若到時他們再對調查組『亂』說,你的化工廠就等著被查封吧!”胡曉禮恨恨說。

    “什麼,查封我的化工廠!堂哥,你可是副市長啊!”胡曉兵一驚,大跳起來。

    “你也知道我是副市長啊,我看你還以為我是副省長呢!我上麵可還有市長和市委書記。你真當我能一手遮天啊!”胡曉禮一瞪,催促說,“快去!遲則生變!還有事辦完了給我打個電話。”

    “是!”胡曉兵也不是完全不知輕重,點點頭,心疼肚疼的去準備錢,然後去醫院安撫那些傷者。

    “唉,看來明天的市常務會議,要頭疼了。”胡曉禮頭疼的拍了拍額頭,想了想,拿起電話撥了幾個號碼。

    

Snap Time:2018-04-20 10:59:49  ExecTime: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