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六章你他媽誰啊


    第六章 你他媽誰啊

    第二天是個大晴天,陽光燦爛,鳥語花香。

    當然,這是指林風心情來說。早上5點消夜臨近散場時,接到王猛電話:昨夜達雅化工保安室共有三人值班,王猛神不知、鬼不覺收拾完三人後,在牆上留下一行字。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天刑者!

    心情大好的林風,不等消夜收場,便拉著張警官等人又去喝早酒。本已喝的有點高的張警官等人,有人請客自然無不樂意,跟著林風來到藍特區一家有名的早酒店,繼續奮戰。

    李副所長一大早接到達雅化工報警,說保安遭襲,有三名保安被人打傷。帶著幾名民警仔細勘查現場後,李副所長斷定此事是報複行為,而且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報複行為,直接將目標鎖定在昨天前來鬧事的林風身上。

    林風出身燎原區,派出所自然有其一切資料,加上居委會所提供的資料,李副所長帶人直奔藍特區楚風網城。

    媽的,難怪昨天走的那麼爽快,原來是想晚上報複。——李副所長心中暗罵——哼,別以為晚上作案就能神不知、鬼不覺,我一樣能找到證據。

    不過李副所長此刻手中並無任何證據。王猛做事怎會留下證據,頭上戴著不沾一絲纖維的牛皮帽,一身黑『色』風衣,外加加大兩號的不知名牌子運動鞋,而且王猛長年練習鐵砂掌,是罕見的沒有一絲掌紋的人,可以說,現場絕沒有留下任何一絲可提供破案幫助的證據。

    但李副所長並不在乎,隻要進了他的派出所,沒有證據也能變的有證據。尤其針對昨天林風的刁難,今天他特地申請了一張傳喚證。雖然隻有8小時,但這8小時足夠他“找出”一切證據了。

    不過當李副所長趕到“楚風網城”時,心中著實吃了一驚。楚風網城9月添加電腦後,已經是擁有300台電腦的大型網城,這在整個楚市來說都是首屈一指。

    李副所長也沒想到林風小小年紀,居然是這家大型網城的老板,這讓他心中多了幾絲忐忑。如果刑訊『逼』供,怕惹出不小事端來。畢竟能擁有這種規模網城的人,雖談不上大富豪,但也絕不是貧民百姓。這種人,不是可以隨意欺負的。

    不過想到胡曉兵背後的人物,李副所長心中膽氣又是一壯。別看胡曉兵和他背後的大人物隻是表親關係,但兄弟倆關係特好。如果胡曉兵在自己地盤出了事,李副所長相信自己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自古民不與官鬥,再有錢的富豪也怕國家幹部!

    “你們老板林風呢?他在哪?我們是燎原轄區派出所的。”李副所長橫眉粗目的走到收銀台問。

    “不...不知道!”收銀小姐似被嚇倒,惶恐的說。

    “什麼!你不要包庇他,小心我告你窩藏罪犯!”李副所長拍桌子大叫。

    “警官,警官,什麼事?我是這的日常管理員,不要嚇壞小女孩。”劉一山趕緊跑了過來。

    “你們老板林風呢?他犯了案子,我們是來捉拿他的。”李副所長這話就說的太過火,一切都還在調查當中,他就直接武斷宣布林風是嫌疑人,這要是在香港,肯定要去廉政公署喝咖啡,並且遭到內部調查組調查,不過在國內,他這樣說並不算很過分的事。

    “啊,林老板怎麼可能會犯罪?警官,您是不是弄錯了?”劉一山一臉焦急。不管是從私還是從公來說,林風都是楚風網城的核心,他要真犯了罪,這楚風網城就跨了。

    “少那麼多廢話,他在哪?”李副所長不耐煩說。

    “呃,昨天他去燒烤店吃東西,然後去了醫院,再然後和張警官他們消夜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劉一山想了想,羅嗦的說。

    “張警官?什麼張警官?”李副所長眉頭一皺,如果牽涉到其他轄區警員,這事今天就麻煩了。

    “就是藍特區的張警官,負責治安科的。”劉一山哆嗦說。

    李副所長心頭不屑的冷哼一聲,一個小小的指導員而已,自己可是副科級,雖然不同轄區,但官大一級壓死人。

    在問清藍特區幾個有名消夜點之後,李副所長直接驅車去幾個消夜場所挨家搜人。

    當李副所長費勁周章發現林風之時,林風正和張警官等人喝的興高采烈,酒勁正酣。

    “吱”一陣急促的車聲,李副所長鐵青著臉走下車來。

    “林風,這是傳喚證,我們懷疑你和昨晚半夜四點十分的一起傷人案有關,現在請你回去協助調查。”李副所長眉頭一挑,兩名民警就待上前拿人。

    看著李副所長手中的傳喚證,林風玩味的一笑。

    這笑容被李副所長看在眼,心中怒氣更甚。

    “等什麼,還不銬回去,好早點破案!”李副所長怒極,連聲大吼。

    “等等!”張警官此時站起身來,一臉的不悅。

    本來幾人喝的正帶勁,大侃平常工作中的趣事,結果李副所長來拿人,這不有如yu望正高時,被人潑一盆冷水麼。——什麼興致都沒有了。

    “你...你哪的?傳喚證給...我看...看!”張警官喝的有點高了,舌頭有點打結,不過頭腦並不糊塗。

    李副所長也不想直接和其他轄區警員發生正麵衝突,冷著臉將傳喚證遞給張警官。

    張警官睜著醉醺醺的雙眼仔細一看,的確是真的傳喚證。

    “是真的吧,我們可以帶人走了吧!”李副所長耐著『性』子奪過傳喚證,就待拿人,但又被張警官攔住。

    “等等,傳喚證是真的,但小...小林卻不可能犯案。你說是昨晚四點十分,他從昨晚12點就和我們在一起消夜,一直到現在,我和所有警員都可以為他作證。”張警官一把打掉正要給林風上手銬的警員。

    李副所長麵『色』一僵,沒想到這個小小的警員居然這麼落自己麵子。尤其看見林風那嘴角有意無意間的嘲諷,心頭更是火大。

    “你什麼職位?知道不知道身為公職人員,現在幾點了,不去上班,卻和人喝酒醉成這樣,成何體統!你們所長是歐陽振華對吧,我這就給他打電話投訴你!”李副所長拿起電話威脅說。當然,這個電話僅僅隻是作勢威脅而已,自己雖然身為副所長,但不同轄區的警員並不在自己管轄範圍之內。打這個電話恫嚇作用多過實際意義,真的要打的話,反而會和藍特區派出所所長發生嫌隙。

    “你...你他媽誰啊你?打電話恐嚇我?老子還真不怕!”張警官酒勁上頭,一聽就惱了,一掌推開李副所長。

    李副所長愣住,他沒想到對方敢以下犯上,對他動手。幾名隨身來的警員趕緊護住李副所長,推開張警官。不料這一舉動更加惹惱張警官等人,在場的其他警員迅速圍了上來,十餘名警員在早酒攤推搡成一團。

    李副所長此時心中再急、再氣也清醒過來,額頭冷汗直冒,對方是喝醉了,但他沒醉。如果兩個轄區派出所警員因此在大街上,眾目睽睽之下動手打起來,自己這個現場最高領導肯定負首要責任。等待自己的不是降職就是調到清水衙門,而這是辛苦二十年好不容易爬到副所長的李副所長絕不願看到的事,

    媽的,這事怎麼這麼不順!——李副所長心中怒罵。

    

Snap Time:2018-07-21 16:12:36  ExecTime: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