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三章偏偏袒護你

  
  第三章 偏偏袒護你
  胡曉兵雖陪著笑臉,但心中卻在暗暗咒罵林風等人。若不是看林風等人一臉的彪捍,又帶著家夥,他早就下令讓保安趕人了。
  媽的,不就一點氣味,又死不了人,整天來鬧事,『奶』『奶』的,等會讓李副所長把你們都銬回去,看你們還來不來鬧事。——胡曉兵氣呼呼的想。
  不多時,幾輛警車呼嘯著抵達現場。
  “都幹嘛呢,大熱天的,在這幹嘛!”車上下來一領導模樣的男子,叉著腰扯著嗓子吼。
  “不幹嘛,給我爸討公道,我爸在這被人打傷的,我要胡老板交出凶手。”林風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
  領導模樣男子被林風這麼頂了一句,愣了半天沒回過神來。這兩天他沒少往達雅化工跑,往常那些傷者家屬看見他這個協管治安的副所長,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喊冤,就是苦苦哀求懲戒凶手。今天這位倒好,直接把自己給嗆了回來。
  李副所長愣了半天後,狠狠的瞪了一眼胡曉兵,不知他又得罪了誰,這麼牛!
  胡曉兵也是一愣,他也沒料到林風等人這麼牛,居然直接頂撞李副所長。不過看見李副所長瞪了自己一眼,胡曉兵又一眼怒瞪回去,還用嘴指了指,要李副所長快處理林風等人,別礙著他生產。
  李副所長麵『色』一僵——得,你後台硬,我惹不起。
  李副所長轉身不再去看胡曉兵,仔細的打量林風一群人:領頭的是那個少年,個個都是青壯年男子,帶著家夥,有恃無恐。不像來討公道,更像來找茬!
  觀察一陣後,李副所長決定采取懷柔政策,不能像對待之前那些懦弱無知的『婦』孺那樣對待林風一群人。
  “我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件事我們燎原派出所已經備案,正在展開偵查,你們是否給我們幾天時間調查取證。等有了結果,我們一定會給你們這些傷者家屬一個交代。”李副所長心知這事是胡曉兵理虧在先,這群人看上去又不大好惹,又都是本地人,暫時采取拖字決。
  林風一聽便知這領導模樣男子打的什麼主意。偵查嘛,今天偵查,明天偵查,等偵查三、五個月後,這事自然不了了之了。
  “敢問您老是......?”今天這事是為林風父親出麵,所有人自然唯林風馬首是瞻。林風倒想知道如此偏袒胡曉兵的領導是誰。
  “我是燎原轄區派出所副所長,姓李,主管治安案件。”李副所長官味十足說。
  “李副所長,人你可以慢慢調查,但我父親還有一些居民現在可都躺在醫院,那這醫『藥』費是否該胡老板支付,還有誤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林風來一招曲線救國。既然還在調查,那醫『藥』費總該支付吧。
  先賠償醫『藥』費,再懲戒打人者!
  胡曉兵一聽,額頭汗直冒。這要賠償起來,這麼多人,沒有上十萬是解決不了的。胡曉兵隻能用眼神瞅瞅李副所長。
  “我說,這個案件不是還在調查麼,等調查完了,該是誰的責任,我一定給你們主持公道。該賠的錢一『毛』都少不了!”李副所長大義凜然的說。
  “嗤!”林風不屑的輕嗤一聲。
  李副所長臉『色』一變,手一叉腰就想發作,不過想到對方人多勢眾,也不大好惹。自己隻不過收了區區一萬元“勞務費”來幫胡曉兵善後一下,實在犯不著和這些混不怕的“刁民”撕破臉。
  “好了,你們該散的就散了吧,總之,我李某人在這向你們保證,一定盡快破案,給你們傷者家屬一個交代!”李副所長大言不慚的拍胸脯保證。
  不料李副所長嗓子快喊幹了,林風等人卻紋絲不動。
  “李副所長,我的父親還有其他傷者現在天天躺在醫院,我們都是貧窮人家,又沒有國家醫保卡,這醫『藥』費是否讓胡老板先墊付了。畢竟受傷的可全都是小區的居民。”林風自然不會缺這錢,不過剛才去醫院,那環境他也看見了,一些沒錢的受傷居民甚至擠在過道上,就是為了便宜那麼一點點床位費,這讓林風心中很是悲涼。
  這事本是無妄之災,受傷卻沒錢治療,這更冤枉。既然林風現在能順便幫他們一把,林風也不介意做個順水人情。
  胡曉兵一聽,心中又不樂意了,趕緊對李副所長擠眉弄眼。
  “胡老板,你是不是眼睛進了風沙阿,這麼總是擠來擠去,小心眼睛會瞎掉!”林風心中鄙夷,口中卻擠兌胡曉兵。
  “呃,是,我眼睛進了沙子!”胡曉兵被人看破,臉卻不紅,反而更明目張膽對李副所長打眼『色』。
  “好了,我說你們幾個,這個派出所辦案有派出所的規矩,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胡老板怎麼可能出錢墊付醫『藥』費。萬一日後查明不是胡老板的責任,到時這筆醫『藥』費找誰去要?”李副所長雖心中暗罵胡曉兵的不識趣,但明麵上卻要袒護胡曉兵,“所以,你們還是暫時回去,你們要相信組織,相信『政府』,我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聽了這話,不僅林風等事情相關人都麵有怒『色』,連完全沒有想幹的王猛也是一肚子悶氣。堂堂一個派出所副所長,明目張膽袒護一個人,這已經不是明目張膽,可以用肆無忌憚來形容。
  製度?如胡長清——前江西省副省長,200年3月槍斃——所說:官當到了我這一級,規章製度基本就不起什麼作用了。其實對那些官比胡長清小的官來說,種種規章製度,也基本形同虛設。這位李副所長也就如此。
  “不行!今天要不到公道,我們是不會走的!”眾人自然不會輕易離開。這幾日眾人均心中憋著一口氣,人被打成這樣,派出所卻如此袒護打人行凶者,今天不討個公道,氣難平!
  雖說民不與官鬥,但『逼』急了,拚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這下不用胡曉兵給眼『色』,李副所長心中也『毛』了——『奶』『奶』的,怎麼說我好歹也是一個副所長,國家副科級幹部,居然連幾個“刁民”也敢落自己麵子了。
  “來人,給我搜身。”李副所長一聲令下,五、六名民警立刻上前準備搜身。
  “不用搜了,東西都在這。”林風等人將東西全部亮了出來。
  “好啊,你們這群刁民,來,給我把他們銬回去,我要好好審問一下!”李副所長這兩天也是被這些討殺雞儆猴公道的傷者家屬煩透了,今天又被林風一氣,決定殺雞駭猴。
  “哼!”王猛在一旁早憋了一肚子氣,現在李副所長一言不合就要帶人走,他如何不惱。
  幾名民警心頭一跳,王猛的氣勢太過攝人,幾人對看一眼,一陣猶豫,均不敢上前拿人。
  “看什麼,還不去拿人?”李副所長氣急敗壞說。
  “李副所長,你憑什麼拿人!”林風眉頭一挑,“據我國刑法,拿人要有拘留證或者傳喚證,否則我國公民是可以拒絕傳喚的。”
  “你......”李副所長也沒料到林風會用法律來嗆自己,手重重的點了點林風,眼睛掃到林風等人手中“武器”後,嘴角一樂,“我現在懷疑你們攜帶管製刀具,危害公共安全,特請你們回去協助調查!”
  “調查!危害公共安全!”林風冷笑兩聲,晃晃手中的扳手說,“李副所長,這些都是工廠的工具,可不是什麼管製刀具,國家沒有規定公民不能帶工具上街吧!”
  “你”李副所長也沒想到林風嘴這麼刁,但偏偏奈何林風不得。心中一口氣憋的慌,半響之後才悠悠緩過氣來。
  “那還不給我讓開,你再擋在胡老板工廠門口,我就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抓你!”李副所長怒急,拍案罵道。
  林風冷冷一笑,說,“來,我們退到一旁,別擋住胡老板道了。免得李副所長告我們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眾人哄笑一聲,退到一旁,不過卻不走,手上一邊晃『蕩』著扳手、榔頭等物,一邊比著一眾保安,看的胡曉兵和一眾保安頭皮發麻、心頭發涼。
  無奈,胡曉兵隻能再次將希望寄托在李副所長身上。
  李副所長此刻也氣阿!他幹公安這一行也有二十餘年了,何曾碰見過這等“刁民”。
  

Snap Time:2018-12-11 04:52:54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