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二章刁民又若何


    第二章 刁民又若何

    林風剛一進醫院,一群人就圍了過來。這些都是在前天和達雅化工衝突受傷的小區居民的親屬,他們拉著林風就直倒苦水,懇請林風幫他們出頭,替他們討個公道。

    這些都是可憐人,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次衝突受傷的少說也有七、八人,親屬加起來至少也有上百人。這百餘人要是齊心點,直接去市『政府』上訪,林風還真不相信市『政府』會不解決,任由這些傷者自掏腰包躺在醫院受折磨。

    可恨這些人都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希望他人出麵,他們來分享成果。

    林風勉強應付幾句後,分開人群進入父親的病房。

    “怎麼住這?換房!”林風一進病房,就直皺眉頭。

    六個床位的病房,有四個人抽煙,空氣渾濁不堪。而且現在雖然九月,但楚市仍然炎熱,病房又沒空調,雖有幾台吊扇在那“咯吱”、“咯吱”轉著,但人站在麵汗如雨下,就別提睡在病床上的病人了。

    見林風麵『色』不悅,留在醫院照顧父親的二叔趕緊解釋,“這是你爸要求的,說沒有醫保卡,住院太貴,能節約點就節約點。”

    “恩,謝謝您,二叔。”雖之前因股票事件和眾親戚有不小摩擦,但眼下自己出門在外,親戚能出麵照顧受傷父親,這就足夠讓林風忘記之前所有嫌隙。

    林風直接找上護士長,給父親換到了特級病房。這是一個擁有客廳和洗手間,極為雅致的病房。不但空調、電視齊全,還擁有單獨的護士照顧。當然,一天的床位費也不便宜,普通人還真消費不起。

    林啟雄從六人病房換到特級病房,讓其餘受傷眾人在羨慕的同時,心中也多了幾分討回公道的希望。

    林家的伢長大了,有出息了,一定能替我們討回公道!——眾人如是想。

    “爸!”望著躺在病床上半邊臉腫的老高,胸前和右腳裹滿繃帶的父親,林風眼眶濕潤。重生後,自己曾發誓讓父親過上好日子,怎料一年過去,父親卻被人打傷,躺在病床上。

    不孝!自己很不孝!

    林風捏緊拳頭。

    “大叔隻是皮外傷,放心,修養半年肯定能痊愈。”王猛伸手在林風肩上輕輕拍了拍。

    “走,替我報仇去,誰打了我爸,我就要誰付出代價!”林風恨恨說。

    “恩,早就等你回來了。看,家夥都準備好了。”楊郭偉從一旁拿出幾根伸縮警棍,嘿嘿一笑。

    “等等!”王猛將林風拉到一旁。

    “老弟,當年老哥我那麼能打,但一時衝動,也被人『逼』到深山蹲了月餘,最後還被人從部隊趕了出去。你們現在去,鐵定沒有好果子吃。”王猛對此深有體會,他不願林風走上和他一樣的老路。他那時有欣賞他的上級幫他開脫,才最後隻能被從部隊開除,免卻一切刑罰。但林風如果這樣冒失,這一年辛苦創下的基業就全毀了。

    “猛哥意思是...?”林風知道王猛肯定還有下文。

    “晚上,晚上就你和我『摸』到達雅化工,偷偷下手。人不知,鬼不覺!既能替大叔報仇,也不會給自己惹來什麼麻煩!”王猛冷冷一笑,雙目閃過一道精光。

    林風心照不宣一笑,不過想了想,又說,“猛哥,你的辦法是好辦法。不過如果我做兒子的,看見父親被人打了卻不吭聲,會被人恥笑,而且我胸中這口氣也咽不下去。晚上我們肯定要去,但現在也要去鬧一鬧!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林風恨恨說。

    王猛一聽,也點頭。

    “小風,等會,你這幾人去,我怕你吃虧。這幾天達雅化工多請了些保安,白天有10多名保安在那,我把你小叔和姑夫他們喊上,人多有個照應。”二叔攔住林風,趕緊給親戚打電話。

    不多時,小叔和姑夫也趕到。得知林風要去替父親討公道,也喊了幾個關係要好的同事,順便每人從工廠帶了些扳手、榔頭之類的家夥出來。

    “謝謝!”林風頗有點不知說什麼好。

    “小風,之前我們有點小糾葛,但那是我們林家的內部問題,現在大哥被打了,那就是我們整個林家的事。放心,我們這些做長輩的,絕對不會看著你吃虧!”小叔也是一直在等林風回來。

    “恩,我們走!”林風一行十餘人直接三輛的士殺向達雅化工廠。

    其他受傷親屬見林風一行人去找達雅化工討公道,也三三兩兩跟著後麵,不過顯然隻是去看熱鬧。真要發生衝突,鐵定不能指望他們。不過林風一開始就沒指望他們,有王猛這個一等一的殺神在,小叔他們都隻是去充充門麵,壯壯聲威。而且現在去也不是去報仇,隻是去探聽一下虛實。

    “喂,你們幹什麼的?這是化工廠,不準隨便出入!”十餘人一下車,達雅化工保安便察覺不對勁,麵坐著的十餘名保安提著警棍就跑了出來,在門口堵住林風一行人。

    “不幹什麼,討公道!那天誰打了我爸,自己走出來。我爸斷了一根肋骨,扭了右腳,臉也腫了半邊。我要求不高,打斷他兩根肋骨,打折他兩條腿,打腫他雙臉就行。”林風冷冷的說。雙眼不斷掃視著一眾保安,想要找出當天動手的元凶。

    “快,去告訴老板,有人來鬧事。”保安也是一驚,這群人一看就是一夥的,絕不好惹。尤其身穿『迷』彩服的男子,雖不作聲,隻是淡淡的站在那,但從雙眼『射』出來的精光,卻令所有保安膽寒。不但往常對付其他受傷前來討公道之人的狠話不敢說,甚至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林風見保安去請老板,也不多說,靜靜的等老板來。他要看看這老板到底是何路妖魔鬼怪!

    “媽的,又是哪些不長眼的混球來搗『亂』!”達雅化工老板——年方四十有餘,地中海發型,一臉肥肉,挺著將軍肚——破口大罵。

    “嘴巴放幹淨點!”林風冷喝一聲。

    達雅化工老板本待反罵回去,但一看眾人架勢,就覺事情不對。相比之前來工廠討公道的人比起來,這十餘人不但全是壯年男子,還個個帶著家夥,一臉不善,大有一言不合開打的架勢。

    這不是來討說法,分明是來複仇的。——達雅化工老板額頭汗一冒。

    達雅化工老板也是八麵玲瓏之人,趕緊打個眼『色』,讓人去報警,一麵皮笑肉不笑的走了過來。

    “不知各位有何貴幹啊?鄙人叫胡曉兵,是達雅化工老板。”胡曉兵臉上雖笑,但眼珠卻是怨毒的目光。

    林風也知胡曉兵在幫救兵,不過他也不急,靜等胡曉兵幫救兵。他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讓胡曉兵這等囂張,不但能將化工廠開在小區附近,還敢打傷人而不理,連110和派出所都不敢過問這事。

    至於胡曉兵背後是否會牽連到某些握有實權的官員,林風雖有顧忌,但並不怕。你來正的,我就和你來正的。你來邪的,我也跟你來邪的。

    官員最怕什麼,有三:一怕不能討好上司,二怕情『婦』翻臉,三怕權力與利益削弱。

    隻要不是那種權勢通天的封疆大吏,林風總會有辦法對付他。尤其是想要繼續晉升的官員,碰見一混不怕,還有錢的“刁民”,還真指不定誰勝誰負。

    刁民,我就做一做刁民又若何!

    

Snap Time:2018-07-20 22:40:03  ExecTime:0.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