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四十四章太子

  
  第四十四章 太子
  北京飯店某包廂內。
  “張大少,你來了!”一個外表俊朗,但略顯浮誇的青年男子熱情的站起來,“怎麼樣,我們布置的不錯吧,一定能讓張大少打動佳人的芳心。”
  張翰卻不理會男子的熱情,臉『色』鐵青的坐到座位上,撬開一瓶柏圖斯1985年份的紅酒,倒滿一杯,一飲而盡。
  男子一看這情形就知道張大少今天肯定沒有約到佳人。男子眼神示意下,包廂其餘本待慶賀的男女魚貫而出,數十秒鍾之後,包廂僅剩男子和張翰二人。
  男子坐到張翰身邊,順手倒了一杯紅酒,不過卻沒有如張翰那樣牛飲,反而細細品味,默默的觀察張翰。
  數分鍾之後,當一瓶11500元的柏圖斯1985年紅酒見底時,張翰臉『色』終於緩和了許多。
  “夏千河,你覺得我如何?”張翰生平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夏千河並未作答,饒有深意的打量一番張翰說,“張大少,劉瑩瑩身邊有男朋友了?”
  張翰驚奇的掃了一眼夏千河,不過想到夏千河素來以察言觀『色』聞名於這個圈子,也就不再在意。
  夏千河一看張翰神『色』,也知道自己沒猜錯。
  “要不要我出手教訓警告他一下?”夏千河突然說。
  “夏千河,你不要多管閑事,我的事不用你『插』手。”張翰卻不領情,反而警告夏千河。
  夏千河隻是笑笑。他本就沒興趣多管閑事,剛才也隻是隨口說說,拉攏一下他和張翰之間的關係。
  “,我不多事,那我陪你喝酒。”夏千河再次撬開一瓶柏圖斯1985年份的紅酒,給張翰和自己滿上。喝紅酒喝成這樣,的確如牛嚼牡丹,如果被人看見,夏千河和張翰少不了被人埋汰,不過人嘛,就圖個痛快。
  “來,幹!”夏千河一飲而盡。
  “夏千河,你說,我對她怎樣?兩年來,我每天送花,約她吃飯,向她一次又一次的表達心跡,可被她一次又一次拒絕。難道我做的還不夠誠意麼?或者是,她看不上我?”張翰既是問夏千河,又像是自言自語。
  “哈,張大少,瞧你說的,你張大少要開口,追你的女人可以從王府井排到西單。”夏千河大樂。這可不是說笑,張翰無論是人品和家世都是他們這個圈子最好的,若不是他一心看上劉瑩瑩,對其他女人不假顏『色』,不知有多少名門閨秀倒貼送上門。
  “可她為什麼看不上我!”張翰將手中酒杯捏的緊緊的,恨恨的說,“還請了個假男朋友來演戲!當我張翰是傻瓜麼,還是認為我那麼好糊弄!”
  張翰從一開始就看出林風和劉瑩瑩在演戲,也因此才更氣。
  “假男朋友?!”夏千河一聽,心中暗樂。不過為了顧及張翰惱羞成怒,麵子卻不動聲『色』。
  “做戲就做戲,可偏偏請個那麼差的人來當假男朋友!”張翰恨恨說。
  得,弄了半天張翰是為這生氣。——夏千河無奈搖頭。張翰脾『性』他清楚,偏執加高傲。他看上的東西,不介意和人競爭。但如果和他競爭的那人太差,他會極為生氣。他認為這是對他的侮辱。
  “我張翰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東西,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得到。劉瑩瑩,你也一樣!”張翰自言自語將手中紅酒一飲而盡。
  對於張翰這種心態,夏千河並不為意。在他們這個圈子,大多都是如此。從小到大就沒有得不到的東西,無論是人還是物,對他們來說都是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你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至於愛情,存在麼?至少夏千河並不認為這個世界有愛情可言。對於他們這群太子黨來說,愛情和婚姻都隻是利益的交換而已。
  “張大少,輪長相和氣質呢,我夏千河自認不如你。”夏千河再給張翰倒上一杯紅酒,自豪說,“但論追女人呢,這個圈子,我認第二,就沒人認第一。”
  “你有什麼辦法?你有什麼條件?”張翰雖然有點被劉瑩瑩氣暈,但在關鍵問題上卻不糊塗。他們這個圈子看似風光無限,都是太子黨,幾乎可以說橫行霸道,但可悲的是在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義氣和友情存在。有的隻是紅果果的利益交換。
  不過無論是張翰還是夏千河,卻並不排斥這種純利益的友誼。這種友誼看似空中樓閣,海市蜃樓,但是事實證明這種利益友誼往往比哪些所謂兄弟情誼來得更為堅固和長久。
  “,張大少,我有批私車在上海被扣在海關了,你也知道這事如果被我父親知道,我鐵定又要挨一頓訓斥,所以還請張大少和上海海關趙關長說一聲,請其高抬貴手,放小弟一馬。當然,其他關節方麵,我自然會去打通。”夏千河也不客氣,直接說。
  夏千河的事情並不棘手,上海海關的趙關長以前曾經在張翰父親手下任職過,隻要張翰出麵說一聲,夏千河再打通其他關節,這事就很容易擺平。對於他們來說,這隻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就以夏千河家的背景來說,解決這事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隻是誠如夏千河所說,這種事如果去麻煩自己長輩,會被罵為沒用。相反,如果去求自己結交的朋友,非但不會被人看不起,反而會認為這人交遊廣際,人脈深厚。因此,他們太子黨之間,大多出了事,都是彼此相求,互相幫忙。
  而在他們的父輩看來,這既是拉攏這些二世祖之間的人脈關係,也是鍛煉他們的交際能力。一舉兩得,因此他們背後的父母長輩對此大多視而不見,反而會經常關照一下。
  不過張翰卻不想這麼輕易答應,就為了一個女人,雖然自己很喜歡也很想得到,但如此輕易答應,太過便宜夏千河。交易,也要有等同籌碼才行。否則那就不是交易,而是愚弄。
  夏千河一看張翰神『色』,便知張翰在想什麼。
  “張大少,我這批私車有一輛剛出產的全球限量版奔馳。雖說開寶馬,坐奔馳,喜歡兜風的張大少肯定不稀罕,不過就當這車是小弟借花獻佛獻給伯母的。伯母日理萬機,座架舒服點,不也顯得張大少更為有孝心麼!”夏千河說。
  張翰卻不稀罕這車,他母親的凱迪拉克也是限量版,而且屬於防彈型,普通的火箭筒都炸不爛。不過,張翰之所以不一開始答應,隻不過是為了交換平等。現在夏千河送上這輛車,這個交易基本上平等了。
  “行。不過你的計劃如果不成功,我可饒不了你。”張翰也恢複了平常心,打趣說。
  “哈哈,張大少,你就放心吧,我夏千河出馬,還從來沒有失手過。”解決這件讓人添堵的事,夏千河心中也極為舒坦。
  “說吧,你有什麼計劃?”張翰問。
  “很簡單,英雄救美。”夏千河眉頭一挑說。
  “英雄救美?這未免太老套了吧!”張翰卻眉頭一皺。
  “,張大少,英雄救美雖然老套,但卻最為管用。”夏千河信誓旦旦說。
  “呃,這會不會被劉瑩瑩看穿?她可是北大第一才女,聰明的緊。”張翰擔憂說。
  “哈哈,放心吧,絕對沒有問題。試問你張大少這兩年對劉瑩瑩做過這種事麼?”夏千河大笑,“就因為你是張大少,所以這套老把戲才會更成功。”
  

Snap Time:2018-12-12 16:19:25  ExecTime: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