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作者:黃金戰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節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體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係統(18-02-15)     

第三十一章第一次例行會議

  
  第三十一章 第一次例行會議
  進入八月初,在張會計的核算下,七月份的利潤出爐。
  楚風網城225台電腦,一個月『毛』收入351000元,雖然增加了30台電腦,但收入卻隻增加了23400元,這也全是拜大學生暑假回家所致,不過隻要開學,相信利潤還會再回來。
  供應食品和水的吧台純利潤依然維持在1500元左右,咖啡機由於天熱加上大學生減少,利潤下降隻有1200元利潤。
  支出方麵,員工開銷8000元,各項稅收1200元,給藍特區派出所八月份的“治安管理費”3375元,企業稅(不開發票)2000元,加上給八家網吧業主的58240元分紅,一共支出72365元。
  225台電腦算上空調,用了41000度電,1度電1元錢,就是41000元。水費50元。
  結算下來,楚風網城七月份純利潤239835元。
  “老弟,七月份生意已經偶有空機出現,我們暫時不加電腦了吧。等大學生回來再加。”楚之軒提議說。
  楚之軒的提議不無道理,在大學生開學前,225台電腦已經足夠消化這附近的客源了,再添加電腦也隻是擺設而已。不過林風看的卻長遠一點,一旦開學後,會有一小段的裝機熱『潮』,加上國慶長假,電腦市場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出現漲價的現象,到時再裝機必定會吃虧不少,不如現在就買回來,也有比較清閑的時間調試。
  而且在九月份,會有一款逆天的遊戲出現。想到這個遊戲,林風嘴角就不禁『露』出一絲懷念的笑容。
  2000年9月11日,這絕對是所有愛好遊戲的人都該記住的日子。這一天,逆天遊戲《CS反恐精英》提供公眾下載,開始了在全球瘋狂的“全民CS”時代。經曆過這個時代的林風自然知道當時那是多麼一個瘋狂的時代,從各自為戰,但團隊作戰,再到四處比賽,就和籃球“鬥牛”一般,人數不等組成一個戰隊四處去挑戰,砸場子,順便帶點彩頭。贏了歡天喜地,輸了嘟嘟囔囔,叫爹罵娘。
  瘋狂,這一切隻能用瘋狂來形容!
  所以眼下必須先將電腦配置齊,能配多少台配多少台,到時絕對隻會嫌電腦不夠,不會嫌電腦多。而且林風記得,在最初提供公眾下載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國內才出現《CS反恐精英》,而且還是英文版,直到之後大熱之後,才有一些翻譯小組將其漢化。
  或許我可以讓《CS反恐精英》提前進入中國,順便借此賺點錢。——林風似乎看見財神在對自己微笑。
  在林風的堅持下,最後楚風網城再次添置了35台電腦,成為擁有260台電腦的大型網城。順便也增添了2台可以提供冷熱兩種口感的飲料機,為遊戲『迷』提供冰涼的各種飲料。
  相比楚風網城高投入高回報的網吧行業比,“殺人俱樂部”的利潤更令林風側目。
  六家“殺人俱樂部”經營15天,總共賣出花茶330杯,每杯成本4元,純利潤為11元,330杯純利潤為3630元。六家“殺人俱樂部”裁判6名,半個月2400元工資,3名服務員,半個月900元工資,房租半個月總共1000元,電費1080元。
  在不算稅收的情況下,總共支出為5380元,略微虧損1750元。得知林風花茶賣的如此好,依然虧損了1750元,這讓楚之軒心中更是過意不去。
  對於這點虧損,林風自然不會放在心中,因為加盟的17家“殺人俱樂部”給林風帶來了更為豐厚的利潤。
  2000元加盟費,17家便有34000元,十天17家“殺人吧”總共賣出3500杯花茶,每杯林風純利潤為6元,僅花茶就為林風帶來了21000元純利潤。而從下個月開始,每家每月還會上繳300元會員費,這又是一筆不需要任何投入的豐厚收入。
  2000年8月2日,林氏餐飲娛樂有限公司,總共有員工6名。會計一名,業務部主任一名(劉瑩瑩暫為主任),四名普通員工。
  會計工資2000元,劉瑩瑩工資2000元,四名普通員工試用期工資總共2400元,合計6400元。房租500元
  ,電費300元。稅收(僅算花茶營業稅)254元。
  林氏餐飲娛樂有限公司成立第一個月總共收入58630元,支出12830元,純利潤45796元。經過張會計換算,在總共投資12萬元資本下,利潤回報率為38%。又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而同期的網吧利潤回報率為19%。不過網吧初期投資大,之後將會成為利滾利的暴力行業,利潤回報率將會提升至100%,甚至更高。
  不過林風相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殺人俱樂部”都會成為一個穩定的豐厚利潤回報點。
  “林總,現在有不少商家發來加盟請求,希望能加盟‘殺人俱樂部’。”劉瑩瑩在周一的例行會議上說。
  林風微笑著掃視了一下四周的人,張會計,劉瑩瑩,四名員工,心中一陣感慨。重生前常常看電視上那些上市公司每周召開股東大會,會不禁幻想那是一種什麼感覺。現在雖然在規模上、氣勢上遠遠不能和上市公司比,不過林風相信自己一定會有那麼一天。
  “不過據我推斷,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看中的是花茶的配方。”見林風不說話,劉瑩瑩繼續說。
  “據我們調查,楚市‘殺人遊戲’市場已經嚴重飽和,由於很多個體商家強上‘殺人吧’,導致競爭激烈,為了拉攏客源不少‘殺人吧’惡意降價,現在我們旗下17家‘殺人吧’利潤已經轉移到花茶為主,提供‘殺人遊戲’服務的收費僅僅能夠支付裁判工資和房租水電費。”劉瑩瑩將打印好的數據報表遞給林風。
  “恩,既然我們旗下的‘殺人吧’生意都如此難,那其他‘殺人吧’就更難了。對了現在楚市有沒有能和我們想抗衡的花茶出現?”對於‘殺人吧’的競爭林風並不擔心,花茶才是重點。
  “暫時沒有,雖然不少商家也推出了花茶,但無論從口感、香味還是『色』澤上都不能和我們相比。不過,我有個建議,能不能再增加花茶品種,提供各種品種給客人,增強吸引力。”劉瑩瑩建議說。
  “恩,這點我再去找師傅。”林風點點頭。為了獨霸花茶秘方,林風在一星期前,拜了老人為師,並將孤苦無依的老人請回了家,和父親同住。這樣就絕對不會擔心花茶秘方外泄。
  這個手段雖然有點卑鄙,不過林風卻並不在意。想要成功,是必須付出代價的。何況,這未必就是一種純利益的投資,至少林風會贍養老人,不讓老人家在年暮之時,孤苦無依。說句不好聽的,老人一個人住,哪天萬一死了也沒人知道。
  “既然競爭這麼激烈,那我們就將一部分趕出局好了。”林風微微一笑,指著數據報表上的32家‘殺人吧’說。
  

Snap Time:2018-12-12 16:00:22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