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全文閱讀

作者:木嬴  世嫁最新章節  世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世嫁最新章節第四百二十三章原諒(16-06-08)      第四百二十二章家醜(16-06-07)      第四百二十一章吃完(16-06-06)     

第四百二十三章原諒

  
  出了永寧宮,一行人邁步朝長信宮走去。p走了約莫百來步,就遠遠的瞧見周梓婷帶著丫鬟走過來。p她今兒穿了一身漩渦紋紗繡裙,梳著同心髻,金鑲玉的頭飾在陽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麵頰紅潤,膚如凝脂,齒如瓠犀,端的是楚楚動人。
  看見清韻和若瑤郡主幾個,她腳步了幾分,迎上前來。
  相互見了禮,周梓婷看著巍峨的永寧宮一眼,問道,“你們見過太後了?”
  顯然,她也是來給太後請安的。
  清韻點頭道,“見過了。”
  周梓婷明亮帶笑的眸子,瞬間黯淡了三分。
  自打興國公謀逆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太後的麵了,哪怕她不落一日的來永寧宮,太後也不見她。
  可太後病了這麼多天,清韻到今天才來了一趟,就見著了太後的麵,周梓婷心頗不是滋味兒。
  不過想想,雲貴妃來了幾趟,太後也沒有見她,她心底就舒服了許多。
  眼角餘光瞄到若瑤郡主攬著清韻的胳膊,還有逸郡王妃他們的說笑聲,周梓婷眸光又黯淡了三分。
  原先有那麼一點渴望二皇子能做儲君,將來能母儀天下的心也跟著黯淡了三分。
  有鎮南侯府,江老太傅,還有獻老王爺擁戴,二皇子拿什麼跟他們爭皇位?
  她甚至慶幸,當初“大皇子”出事的消息傳開,皇上讓江老太傅教二皇子,離間了他和安郡王的關係,打那之後,他們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不然安郡王謀反一事,二皇子能不受到一點牽連?
  想開了,周梓婷眸底的黯淡化開,她看著清韻的眼神真誠了許多,還夾帶了幾分擔憂,“寧太妃那事之後,我就沒有見過太後了,雲貴妃問過太醫,隻知道太後情緒不好,消瘦了許多,卻沒有見過她,我****來也隻是碰運氣,希望太後能見我,你們見過太後了,她還好吧?”
  說到最後,語氣帶了些羨慕和妒忌。
  清韻聽得一笑,道,“太後確實清瘦了許多,精神不濟,如果今兒不是若瑤郡主,太後估計還吃不下半碗粥,她這會兒十有**已經睡下了。”
  就算不睡下,估計也不會見周梓婷。
  周梓婷希望太後身子健康是真,一直以來,太後都是雲貴妃和二皇子的庇佑,以前是,現在是,將來更是。
  二皇子當初有一線希望跟楚北爭儲君之位,依靠的不正是太後。
  尋常時候,太後心情好,小輩侍奉跟前,權當是熱鬧,可現在太後心情抑鬱,怎麼會見她們呢。
  聽清韻這麼說,周梓婷輕輕一歎,感慨寧太妃害人不淺,既然太後歇下了,她不便去打擾,瞧她們是要去長信宮給皇後請安,就順道一起了。
  若瑤郡主暗撇了下嘴,雖然周梓婷沒有得罪過她,但她和她又不怎麼熟,多她一個人在,說話都得留心三分,她最不喜歡的就是說出口的話要在心中繞三圈,唯恐說了什麼忌諱,被人尋了把柄。
  隻是周梓婷畢竟是清韻的表姐,聊的又是侯府的事,她不好插嘴也插不上嘴,她和蘇棠兒互望一眼,然後落後兩步,聊自己的。
  若瑤郡主對蘇棠兒和逸郡王的親事,既同情又羨慕,同情的自然是太匆忙了,什麼都沒準備好,羨慕的也是太匆忙。
  匆匆忙忙的,就不需要自己繡嫁衣了啊,她和明郡王的親事定下了,連婚期都大概定下了,等父王從北晉歸來,就讓欽天監挑定日子,讓她出嫁。
  昨天,她已經挑好了嫁衣的樣式,母妃要她親手繡,這對她來說,太難了,她真怕到時候嫁衣醜的,淪為京都的笑柄。
  前麵,周梓婷和清韻聊侯府的事。
  自打清韻出嫁後,侯府的事她就沒有怎麼留心了,知道她事忙,老夫人和侯爺也不來打擾她。
  沐清柔被人辱了清白,對外宣傳摔斷了腿,半身不遂,前些時候,在風口浪尖上,一直養在府,後來就送到莊子上去了,連著大夫人一起派了人嚴加看管起來,據說已經瘋了。
  但,沒人在意。
  倒是另外兩件事,讓清韻上了心。
  興國公逼宮失敗,楚北最大的勁敵安郡王並非龍子龍孫,可以說沒有人能跟楚北爭了。
  當初,祭天時,她獻舞獻出鳳凰異象來,大家更是認定她會成為太子妃,將來的皇後。
  尤其楚北還對她寵愛有加,她還懷了身孕。
  安定侯府就更炙手可熱了。
  府沒有成年的少爺,沒法娶親,可還有兩個未嫁的姑娘呢,雖然是庶出,可聯姻更多看的還是她們的爹,而後才是嫡庶。
  沒看見人家一個表姑娘都成了二皇子妃嗎?
  尋常人家,表姑娘隻比庶出好一點點,有些甚至還比不上,侄女兒能比得上親生女兒?
  這不,這些天,侯府門檻差點被人踏破。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收到的邀請函都能有厚厚一遝,幾乎每天都有。
  好像之前,她們高攀不上,甚至不敢想的人,都能想上一想了。
  她們喜滋滋的做著世子妃郡王妃的美夢,可怎麼也沒想到,老夫人給她們挑的親事是遠嫁。
  晴天霹靂,直接把兩人劈傻了。
  怎麼可能是遠嫁呢!
  大錦朝最富庶,最奢華的地方就是京都的,沒有別的地方能比的,這是她們從小生長熟悉的地方,親人朋友都在這,早已經習慣了,她們不願意背井離鄉。
  可將她們遠嫁的主意,是侯爺、二夫人還有老夫人一同商議決定的。
  上門求親的人的確不少,也有侯府世子,郡王府嫡次子,老夫人閑的沒事,就和二夫人挨個的分析,覺得以沐清芷和沐清雪的心性,如果真嫁給了這些人,尤其是嫡次子,她們能安安分分的不對世子之位動心?
  一旦動心,就會造殺孽。
  兩人不算聰慧,嘴又欠,心眼小,但心卻很大,還很擅長利用自身的優勢,借侯府的勢力為自己謀好處,讓她們和世家聯姻,沒得聯出禍端來。
  如今的侯府,也不需要她們聯姻,不添亂就謝天謝地了。
  還是遠嫁了好,眼不見為淨,萬一將來清韻真做了皇後,她們是皇後的庶姐、庶妹,身份水漲船高,一旦惹什麼事了,會連累清韻。
  為了以防萬一,決定將她們遠嫁。
  雖然遠嫁,但畢竟還是侯府女兒,親事上,老夫人不會馬虎。
  她和二夫人挑的是那種為官清廉,頗有賢名,家風肅嚴的官員,品級低一點沒關係,重要的是人品,而且當家主母還要很厲害,能管的了夫君和兒子的。
  能把夫君管的死死的,媳婦在她們手還能蹦躂的起來?
  在這樣人手底下,隻要安分守己,有侯府做靠山,日子會過的很舒坦,可要是居心不良,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當年,侯府被貶,為了恢複侯爵,不惜將嫡長女嫁給纏綿病榻的定國公府大少爺,如今侯府權勢日盛,卻破天荒的選擇將女兒遠嫁,還真是叫人詫異。
  不過,當初拿主意的當家主母不同,一個連女兒賞賜都惦記的當家主母,能有什麼好心思?
  到底是禦前二品女官,眼界就是不同。
  至於大夫人的娘家忠義伯府,已經隻剩下一個空殼子了,因為大夫人壞了名聲,沒少磨難清韻,除了和楚北作對的興國公,誰還敢和他們走的近?
  而興國公還真看不上忠義伯府,要權沒權,要錢沒錢,養大的女兒還壞了寧太妃大事,沒滅他滿門就算不錯了。
  是以,但凡和忠義伯府有點關係的都給斷了,忠義伯府上下是如履薄冰,夾著尾巴做人,之前還指望沐清柔翻身,誰想到她半身不遂了,忠義伯府是徹底沒了前程了。
  這些都是清韻意料之中的事,但聽周梓婷說起來,心情還是很好。
  很,就到長信宮了。
  來的不知道該說巧,還是該說不巧,公公稟告之後,她們邁步進去。
  走了沒幾步,還沒看到人,就聽到雲貴妃說話聲了,“姐姐,你就去看太後一眼吧,妹妹知道,這麼多年,太後因為先太子的事,一直記恨著你,沒少刁難你,甚至逼迫皇上將你廢了,可皇上並沒有聽太後的,而且太後是被寧太妃給蒙蔽了,她已經後悔了,太醫說了,太後這幾天,消瘦了好幾圈,再沒有了以往的光彩,如果再不放開心懷,身子會吃不消的,你當真就那麼狠心嗎?”
  雲貴妃聲音帶了些哭泣了,十分憂心太後的病情。
  皇後坐在鳳椅上,精致白皙的臉帶了些怒氣,不為所動。
  雲貴妃咬咬牙,直接就跪下了,“求姐姐原諒太後!”
  珍珠站在皇後身邊,看到清韻幾個進來,再見雲貴妃跪下,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氣死她了,雲貴妃來長信宮有一會兒了,之前東拉西扯說宮的事,方才有丫鬟過來,在雲貴妃耳邊嘀咕了兩句。
  過了一會兒,她就把話題往太後上麵引,若瑤郡主她們進來,她正好求皇後,還是跪下來求,要說不是掐著時間的,她會信?
  她這是逼著皇後去看太後!
  不然傳揚出去,她這個貴妃把太後當親娘疼,皇後卻漠不關心,她也不想想,太後這些年是怎麼對皇後的!
  兩位皇子一位差點被興國公他們毒死,一位至今生死不明,就因為太後恨皇後,所以對自己的親孫子的生死視若無睹,這些事,旁人忘記了,皇後怎麼會忘記?!
  皇上和長公主這麼多天,沒有邁步進永寧宮一步,不正是因為皇後嗎?
  太後傷了他們不假,可傷害最深的還是皇後。
  皇後不原諒太後,皇上和長公主哪好意思原諒太後。
  她倒好,跪下來求皇後,回頭長公主和皇上還得承她一份情。
  越想,珍珠越來氣,氣的胸口直起伏。
  看見雲貴妃跪在地上,一口一句求皇後原諒太後,清韻也不舒坦了。
  皇後原不原諒太後,那是皇後的事,她這麼苦苦相逼就太過分了。
  她邁步上前,恭敬的給皇後行禮,然後又看了眼雲貴妃,笑道,“貴妃娘娘跪著,清韻還真不知道如何給你見禮呢。”
  雲貴妃心中不虞,但臉上不動聲色,她望著清韻道,“你應該是從太後那兒來的,對太後的病情,你應該最了解,你幫我求求皇後,讓她……。”
  她吩咐的理所應當。
  不過沒等她說完,就被清韻給打斷了,“要是雲貴妃你早從中調和,太後和皇後的關係也不至於僵硬二十年,更不會鬧到今日地步。”
  雲貴妃臉一哏,到嘴邊的話生生忍住了。
  清韻心下好笑,她才說了一句,就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太後和皇後不合,她應該最高興才對,怎麼可能勸太後原諒皇後呢,殺了皇後,給她騰位置才好呢。
  可現在輪到皇後惱太後了,她又跑來求皇後原諒太後,說白了,她從始至終都是在抱太後的大腿,她憑什麼要皇後為了她能好好的抱太後的大腿,太後能一直庇佑她和二皇子委屈自己呢?
  臉未免也太大了點吧?
  “你,你就不管太後的死活了?”雲貴妃捏了拳頭問。
  清韻輕輕一笑,笑意璀璨的有些晃人眼球,她笑道,“我會管,但不會跟雲貴妃你這樣管,你以為母後去太後跟前,說一句我原諒你了,太後的病就好了?太後的心病可不止這一處,興國公謀逆,大錦百姓會遭受戰亂之苦,寧王還在北晉,比起母後一句原諒,這些更讓太後惶惶不安,貴妃有辦法幫著解決?”
  “國家大事,自有皇上和百官操心,哪輪得著我管?”雲貴妃不虞道。
  國家大事輪不到你管,就有理由把手伸到皇後這來?
  你伸就算了,還要拉著她一起,她還沒有迷糊到那份上。
  清韻不願和雲貴妃說什麼,轉而望著皇後了。
  皇後也當雲貴妃是空氣,眸光落到清韻小腹上,眸光炙熱,久久不挪開,看的清韻有些臉紅,她輕聲喚道,“母後?”
  皇後這才把眼睛挪到她臉色,見她氣色紅潤,她道,“你懷了身孕,不在府養胎,怎麼進宮了?”
  語氣帶了些嗔怪,但閃著光芒的眼睛,表示著高興。
  聽到清韻懷了身孕,她恨不得出宮看她,隻是她貴為皇後,一旦出宮,必定是大陣仗,到時候一翻折騰,反倒讓清韻勞累,隻能忍了。
  如今看到,總算是心滿意足了

Snap Time:2020-11-28 22:13:51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