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網文》全文閱讀

作者:純潔滴小龍  恐怖網文最新章節  恐怖網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恐怖網文最新章節5月最後一天求下(16-05-31)      第一百三十五章進門(16-05-31)      第一百三十四章土狗(16-05-30)     

第一百三十四章土狗

  
  “好了,同學們,作業就這些,把我今天畫的那些重點回去好好溫習一下,明天的期末測驗希望大家能夠考出一個好成績,然後有一個愉的暑假。●,.”
  女老師推了推自己的鏡框,整理好了自己的教案,走出了教室。
  學生們有的約著一起去打球看電影,有的則是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放學回家,即使明天是期末考試,但是對於這的學生來說,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隻是今晚稍微早點睡罷了。
  雨馨坐在位子上,輕輕地轉動著自己手中的鋼筆,在他身後的斜側方向,坐著一個沒有穿校服的青年,青年手拿著一本書,一本講的心理學的書,在如今這個年紀,手拿著一本這麼嚴肅的書看,怎麼著都有一種裝B的感覺,但是青年的神色顯得很自然,看的時候神色很是認真。顯然是在進行著認真思考,不是在裝模作樣。
  自從他消失了幾天回來後,兩年時間,他整個人變化了許多,沒了以前的張揚,反而是變得內斂了許多。
  雨馨起身,走到了那個青年身邊。
  “不回去麼?”
  “家也沒人,我再坐會兒。”青年很是平淡地說道。
  之前,雨馨曾經在他身上下了迷香,但是現在看來,迷香的效果肯定是過去了,或者叫被解開了,那個家夥在那一夜展現出了如此可怕的力量,區區一根迷香,怎麼可鞥束縛得了他,反而是把自己給束縛了,一直自以為是地在他麵前演戲,實際上明明是被對方當猴耍,每次想到這,雨馨都還是恨得牙癢癢,那時候可真的是自己在追他唉。
  “你呢,不回去麼?”青年微笑著問道。
  “我和你一樣。”雨馨在青年書桌邊上坐了下來,姣好的容顏曼妙的身材全都展露在了青年麵前,但是青年似乎一點都不為所動。
  青年繼續看著書,然後目露沉思,隨後把手中的書放了下來,看著雨馨,“一起喝杯奶茶?”
  雨馨點了點頭,可以。
  兩個人,肩並著肩,一起行走在校園的花圃走廊,沒有過多的親昵,恪守著屬於同學關係的本分。
  那一次事情之後,還在上中學的趙鑄心底產生了一種危機感,那幾天自己的事情,絕對不能用什麼意外或者是什麼精神恍惚來形容,他知道自己肯定遭遇了什麼非比尋常的事情,這讓他很是惶恐。
  這個時期,趙鑄的灑脫體現在對女孩子的關係處理上,體現在對自己衣著品味的講究上,對生命,對自己的切身安全,他根本灑脫不起來。
  正是花樣年華最繁盛的時候,怎麼可能舍得他出現什麼意外?趙鑄,還是很怕死的。
  學校外的奶茶店,格調還可以,適合情侶來這小坐,在如今這個早戀不再是一種問題而是一種現象的時期,社會似乎也對早戀這種事情顯得見怪不怪了,學校外開設的專門為情侶定製的餐飲連鎖也是多不勝數。
  點了喝的,趙鑄和雨馨在靠著窗戶的位置坐了下來。
  兩個人都不說話,趙鑄現在,也的確是沒有勾搭漂亮女學生的心思了,而雨馨則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個人,明顯是被放回來了的傀儡,或者說,隻是那個人暫時借用的肉身。
  但是,雨馨卻有一種感覺,他們,本來就是一類人。
  如果僅僅是一個強大的靈魂來鵲巢鳩占的話,不可能做到雙方在一些生活小細節方麵都有著如此眾多的相似和雷同之處。
  服務員送上來了的奶茶,趙鑄雙手撐開,看著窗外行人。
  雨馨默默地搖了搖頭,起身,“我先走了。”
  趙鑄點了點頭。
  在旁人看來,這是一場不是很愉的約會,但是在當事人看來,卻是另一番模樣。
  趙鑄現在懶得撩騷和談情說愛,雨馨心,則是想著另外一個人。
  走出了奶茶店,雨馨一個人行走在步行街上,她不是來逛街的,隻是來閑逛。
  手機,在此時響起,打開一看,是苟泥土的電話。
  “喂,土哥。”雨馨說話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的有氣無力,其實,她和王紅不一樣,王紅已經知道了一些東西,並且已經在著手想辦法去準備了,而雨馨,隻是單純地對那件事疑惑,並且疑惑的對象不是那件事情,而是那個人。
  也可以說是雨馨正在感性的問題之中徘徊,而汪紅則是為理性的問題而焦頭爛額。
  搜魂者和被搜魂者之間,在這一過程中,其實就相當於兩團靈魂的融合,隻是強大到一方掠取弱勢一方的手段而已,如果是某個靈魂很強的強者扮豬吃老虎,一個靈魂力量更弱的家夥對他進行搜魂,那麼結局,將是一種被鐵定逆轉的反殺。
  在趙鑄對自己搜魂的時候,雨馨的靈魂之中也讀取了不少關於趙鑄的記憶,不是很全,很破碎,但是本能地,她讀取到了很多關於自己的記憶畫麵,那些畫麵和記憶,其實在趙鑄的記憶之中占據著很大的比例,都算是屬於趙鑄刻骨銘心的東西,愛得和恨得,都是那麼刻骨銘心。
  泥土的聲音很把雨馨從情緒恍惚之中敲醒。
  “丫頭,你的境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雨馨愣了一下,隨即猶豫道:“我的心境,還差一步,但是那一步,比較難跨過去。”
  苟泥土那邊則是以和藹的聲音繼續道:“你可以來找我,或者找你惑惑姐,我們,可以幫你跨出那一步,不然,這次進門的機會,就沒有你了。”
  “泥土哥,我真的還差那一步,隻要踏過去了,我就能晉升到那個境界,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如果隻是靠你們的幫助而上位的話,對於我的未來來說,影響會非常大,根基不穩,會直接影響到我的未來發展,泥土哥,你應該是清楚的。”
  “嗯,好,你放寬心,用心體會和追尋,放心,我覺得應該是來得及的。”
  “是,謝謝土哥關心。”
  掛了電話,雨馨把手機放在自己胸前,看著前方已經逐漸亮起來的路燈,忽然覺得,有些心慌。
  …………
  苟泥土放下了手機,丟在了沙發上。
  “未來?根基?,你當你還有未來,還有根基麼,你還是想要留下來,還是想要去那個地方,到頭來,一切都不會改變,還真的不如和我一起進門。”
  苟泥土舔了舔嘴唇,目光中,開始顯露出一抹猙獰。
  兩年前的那一夜,那個家夥被自己鎮壓了,但是苟泥土也清楚,自己的心境,也被毀去了,自己現在的情緒很容易發生波動,怒火,更是經常不由自主地升騰起來。
  那家夥,已經死了,這是在幾個月前苟泥土就知道的消息,他能夠感應到,那個被自己親自鎮壓的靈魂意識,已經在天地大勢的碾壓下化作了飛灰。
  自己用時間換取結果的方式,被證明是正確的,但是,又有什麼用?
  殺了他,隻是一種泄憤的方式,什麼該改變,什麼不該改變,都不會受到影響!
  苟泥土的手指握緊了起來。
  “臭泥土,把我卸妝油拿來。”
  “哦,好!”
  苟泥土立馬換上了笑臉,笑意盈盈的去了自己老婆的臥室伺候著。
  …………
  “嗯,新鮮的屍體?”
  亡靈男子看著自己腳下剛剛莫名出現的三具屍體。
  “真是新鮮得有些過頭啊,沒有腐爛,沒有變質,隻是剛剛死亡,甚至還帶著一點點的殘餘溫度,嘖嘖,可以可以。”
  亡靈男子開始不停地切割一具屍體的血肉,像是堆泥巴一樣融入自己的身體,他身上的血肉覆蓋率一下子就上去了,除了一些細節方麵還有著明顯的瑕疵,至少,現在穿個大風衣的話,已經可以差不多可以躲藏在人群之中而不被發現了。
  “來來來,乖,給你也換個裝。”
  不顧狗的反對,亡靈男子開始往狗身上貼肉,這些肉都會在被貼上去之後自動融入狗的身體然後它的身體會長出屬於它的那部分。
  “來啊,讓我看俺,你到底是什麼品種的狗狗,是哈士奇,還是薩摩,又或者是博美,又或者是金毛…………”
  亡靈男子不停地好奇地自言自語,然後繼續往狗身上貼肉,到最後,狗已經長出了完成的身體也長出了皮毛,白色和黃色相間的毛發,呆萌透露著呆傻的狗臉。
  “靠,你妹的,居然是一條土狗,白瞎了那麼多好肉啊。”亡靈男子一副老子很無語的表情,然後坐在了地上。
  土狗搖晃著尾巴在原地跳了跳,又長了毛的它顯得很是興奮,然後主動跳到亡靈男子的懷去舔他的臉,亡靈男子被舔得很是心煩,卻又沒有辦法,自己約的狗,哪怕再土,也得帶著。
  隨手撿起身邊的一塊人骨頭,亡靈男子使勁丟了出去。
  “汪!”
  土狗興奮地叫了一聲,然後“嗖”的一下竄出去去撿骨頭來玩遊戲了。
  手重新拿著被土狗叼回來的骨頭,亡靈男子有氣無力地又丟了出去,看著前方土狗奔跑時撅起的小屁、、、股,亡靈男子不由得笑了,
  土狗,就土狗吧,也不錯。
  ………………
  書評區有一個帖子把之前的劇情給概括總結了一下,龍現在發出來給大家一起看看,基本上算是細節都寫清楚了,龍寫書,一個人,不可能麵麵俱到毫無瑕疵,也希望大家一起指正,龍會改進,鞠躬作禮。
  摘自起點書評區:血似已冷
  “苟泥土應該能夠預見到霍惑惑的死,他的觀點是靈魂不完全的霍惑惑不是霍惑惑所以需要霍惑惑死一次再複活才行,所以確定了這個設計趙鑄的局;
  苟泥土不知道預見了什麼來確定趙鑄的特殊,趙鑄不記得雨馨的那一段是從未來版趙鑄附身開始,意識到被騙怒而想要報複,然後假意結識雨馨到認識到命運的玩笑瞬間狂怒掀桌子擄走雨馨最終在要殺了她的前一刻突然覺得自己這些日子一來所做的一切都沒什麼意思後放了她也因為這一係列的舉動在她心底留下影子,在這期間探秘了一些曾經留下疑惑的秘境從而又因為這些行為留下兄弟三人未來的機緣(捎帶了一個鄒的分身),
  之前的舉動都是隨性的看看能不能改變一下未來,結果在三人聚會的那一刻意識到自己做過的一切曾經都發生過,這淒慘的命運都是命中注定的,瞬間心理崩潰,然後發生了擄走雨馨事件,這個事件在苟泥土的布局相當重要,大概是從未來回來的趙鑄隻要殺了雨馨這個因果鏈就可以重塑,讓現在的趙鑄不再追尋雨馨最終苟泥土也就不用再布局趙鑄,趙鑄也就不會對苟泥土在哪感興趣最終為難霍惑惑導致霍惑惑死亡,雖然看起來繞了一大圈但考慮到群主的因素主要事件都是在來到現實脫離群主監控的時候完成,但偏偏在來到現實的途中會損失靈魂迷失自我之類的,這就不得不這樣用穿越的方式解決(這種因果鏈的關係太燒腦了,類似終結者),
  然而趙鑄放棄殺雨馨的結果是苟泥土的謀劃失敗,未來趙鑄仍舊會因為追尋雨馨進門,而霍惑惑也將無法避免死亡,苟泥土狂怒喊群員群毆趙鑄,而這一行為也讓很多管理員意識到苟泥土另一麵,尤其以王紅為最,這一手直接導致王紅安排下諸多後手諸如回來給趙鑄提示,提供趙鑄穿越的棺材等(個人感覺這幾樣準備怎麼看都是苟泥土安排的啊,不甘心?想再刷一次穿越副本?)至於盧官應該是當不上管理員副本數逼近二十的那種,雖然資曆高但心境不過關實力並不算太強和雨馨應該是一個層次,雨馨進入地壇可能是想要解封趙鑄另外看到這我感覺有種電視劇版《神話》的即視感,那個之前找土狗的神秘人可能真的是趙鑄
  其實個人覺得群主並不是趙鑄,隻是苟泥土看到趙鑄各種主角光環的推測罷了
  …………
  這位書友的總結龍通讀一遍之後也覺得很燒腦,但條理和分析都是正確的。《恐怖網文》僅代表作者純潔滴小龍的觀點

Snap Time:2021-01-17 10:06:49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