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全文閱讀

作者:不純的兔子  總裁不要弄疼我最新章節  總裁不要弄疼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不要弄疼我最新章節第九十九章驅逐(2)(14-09-28)      第九十八章驅逐(14-09-28)      第九十七章冷遇(4)(14-09-28)     

第九十九章驅逐(2)


    嚴希不明白,嚴冽為什麼要見這個人。像格魯這種存心來找麻煩的人,隻要命令狄奧幹掉他就好,何必他親自前來,放下身段應酬。

    “嚴先生的名號在南美十分響亮,連我們那紅燈區的娘們接客時都喊著你的名字,據說這樣收的小費多,哈哈哈——”

    嚴希壓住心底的不,默默的吃菜。

    “嚴先生的秘書也很漂亮呀,我們那兒可沒有這麼白嫩的大姑娘,看了都讓人想流口水,嚴先生可真有福氣,這種妞上起來一定很夠勁吧。”

    嚴冽微微一笑。“格魯先生誤會了,嚴希是我的妹妹。”

    “啊,我真是失禮啊,得罪了嚴小姐。”格魯站起來,端著杯子要跟她喝酒。“嚴小姐,我給你賠罪,咱們幹一杯。”

    嚴希目光低垂,看都不看他。“我不會喝酒。”

    格魯沒想到會被拒絕,頓時覺得很沒麵子。他寒著臉坐下,一把摟過旁邊的女人,把那杯酒灌進她嘴,然後又拿過一整瓶酒接著灌。女人被灌的難受,不停往外噴,可仍然笑著,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哈哈哈哈——”格魯把一整瓶酒灌完,開心的笑起來。“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玩物,要是不能讓男人開心,要她們有什麼用?都給我喝!一瓶酒十萬,喝多少我給多少錢!”

    兩個女人聽了,瘋了一樣的搶過酒,不要命的喝起來。

    “哈哈哈哈——”

    嚴希低斂的眼眸劃過一縷寒光。

    兩個女人喝了將近十瓶紅酒,最後被保鏢抬著送去醫院。

    沒有了餘興節目,格魯顯的很不高興,嚴冽不慌不忙的示意服務生,不多會兒,十幾個美女魚貫而入,格魯看的眼睛都直了。

    女人把格魯包圍,接下來的麵畫變得難以入目。

    “你先回去。”

    嚴冽的聲音淡淡的傳來。

    嚴希坐著不動。房間全是格魯帶來的保鏢,要是她走了,這就隻剩他一個人……

    嚴冽端起酒,好似漫不經心的說:“連陪酒都不稱職的女人,留在這也沒有什麼用。”

    嚴希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半晌,默不作聲的站起來,從嚴冽後麵走過,出去了。

    在他心,她和那兩個女人一樣,都隻是供男人玩樂侮辱的東西嗎?

    嚴希明白自己的身份,但仍然希望不是被他那樣看待。她以為她是不同的,至少,對他有不一樣的意義……

    深夜,嚴希聽到房間的動靜,正要回身,卻被按了回去。

    淡淡的酒氣籠罩下來,灼燙的呼吸沿著她的脖頸向下,濕熱的手掌隔著睡衣撫摸她的身體。

    嚴希望著窗外的月光,看著隨風搖動的樹影,眼中閃著晶亮細碎的光澤。

    睡衣的下擺被撩起,他的手滑進內褲邊緣,探到那處縫隙,輕輕按壓……

    嚴希的呼吸有些亂,不堪手指的撩撥,緊緊攥住手邊的床邊,慢慢蜷曲身體,雙腿難耐的緊繃起來。

    他很耐心,耐心的一點點喚醒她的欲念……他的小貓太小,太脆弱,不小心一些,就會弄傷她……

    指尖觸到一股粘膩的熱流,觸著這股粘熱,向麵慢慢滑動——

    嚴希倒抽氣,呼吸變得短促,他的指尖仿佛有一簇火焰,所經之處輕易被點燃,身體完全淪為欲,望的奴隸。

    “……”

    嚴希原本緊繃抗拒的身體,慢慢舒展放鬆。緊並的雙腿鬆懈下來,主動的移開,如同一種邀請,渴望他更深的撫觸……

    嚴冽注意到她的變化,但沒有急於占有她,而是不緊不慢的繼續探弄潮濕的中心。

    “不要了……”

    “嚴……”

    “求你……”

    嚴希無意識的囈語,央求他進入。嚴冽輕撫她的發絲,無聲安撫,模擬身體的衝撞,用力抵觸她敏感的那一點。

    “不要……不要……”

    嚴希輕輕呢喃,無助的搖著頭,無法忍耐的,感燒空了她的理智——突然,身體不受控製的緊縮,情不自禁的嬌yin逸唇而出,強烈的刺激讓她失去了力氣,全身癱軟下來。

    劇烈的抽送變的緩慢,輕輕的撫摸,感受在她體內回蕩的餘韻。

    嚴希虛喘著,理智一點一點歸位。

    然而,體內的情潮尚未退盡,粗壯的物體慢慢推擠進來。

    嚴希屏息,感覺身體被他一點一點占滿,舒暢的感覺取代了不適,轉為一發不可收拾的慰。

    他一邊撫弄著前端,一邊緩緩進出,用最溫柔的方式引領她適應他。直到她的身體完全放鬆,直到她開始主動挺扭腰枝,他才完全放縱自己。

    “……”

    “……”

    嚴希的聲音很低,除了喘息,幾乎不聽不到其他。然而,在他深抵之時,她會忍不住發出羞人的嬌yin,盡管她極力克製。

    很久,很久。

    月光移至床下,房間內的一切變的模糊不清。

    “嚴……不要了……”

    “我不行……”

    嚴希無法再承受他狂野的攻勢,轉回身,乞求他放過自己。可是她還沒有看到他,就再度被他按回去。

    嚴冽抓住她的雙手,不允許她回身,身體緊覆住她的,似溫柔又似殘酷,無所顧忌的奮力衝撞。

    嚴希緊咬住唇,承受他猛烈的動作。

    月光從房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晨曦。

    嚴冽慢慢抽身,看著已然昏睡過去的小貓,伸出手輕碰她的臉頰,眼中滿盈無限憐光。

    他不看到自己的樣子,卻可以想象。倘若她看到他此時的樣子,這場遊戲,輸的人很可能變成他。

    所以,到此為止。

    嚴冽幫她蓋好被子,下床穿衣服,悄悄離開。

    嚴希醒來時,天已經亮了。

    纏綿一夜的床,少了一個人的體溫,變得十分冷。

    他沒有對她說一句話,甚至不允許她看他一眼……她和那些女人真的沒有不同?

    如果他給她機會,隻要能夠討他歡心,再下賤的事她都願意去做。隻要他能對她露出笑容,隻要他肯給予她一丁點的溫柔,哪怕隻是做一件用來的泄,欲的工具,她也心甘情願……

    嚴希看著鏡子的自己,嘲弄的輕笑。

    賤。

    

Snap Time:2018-07-20 01:41:58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