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九十七章 認祖歸宗(上)

  “這不可能”這個消息太震撼了,對於在場的長老來說,都不敢相信,吳長老站了起來,說道:“祖師一生未娶,何來後人之說?”
  “是呀,這不可能吧,宗門記載,都從來未提及祖師後人之事呀。∮雜∞誌∞蟲∮”錢長老也不由說道。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站於蘇雍皇身後的屠不語說道:“我受諸長老委任,找尋祖師後代。雖然在宗門的正式記載中沒有,但是,在一些軼聞之中,依然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說到這,屠不語看著古長老,說道:“古長老,大約是在一千六百餘年左右,你可記得曾經有一次機會晉見柳老,當時,你是隨老掌門而來,當時在場的不止是柳老,還有我。”
  古鐵守看著屠不語,過了好一會兒,猛然地站了起來,動容地說道:“你,你就是當年扶持柳老的那個青年!”
  “古長老果然還沒有忘記。”屠不語點頭說道:“沒錯,我便是柳老的記名弟子,我當時有重任在身,不能泄露行蹤,所以,我名字未入冊洗顏古派的弟子之中。”
  “柳老,哪位柳老?”在座的長老都在心麵為之一震,似乎,在洗顏古派中,稱為柳老的好像隻有一個人。
  古鐵守輕輕地歎息一聲,最終坐了下來,說道:“柳老便是我們洗顏古派第一護教人,柳三劍師祖。”
  “柳三劍師祖!”這話從古鐵守口中說出來,這讓在座的長老都不由為之震撼!
  洗顏古派續牧少帝之後,威名最隆的便是柳三劍,他乃是洗顏古派第一護教人,當年聖天教攻打洗顏古國,便是柳三劍親自主持大局。
  “柳師祖還活著?”這個消息太震撼在座的長老了,錢長老都不由失聲,若是柳師祖還活著,這將會意味著洗顏古派依然還有一位可以對抗聖天教老祖的人物。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柳老。”古鐵守搖了搖頭,說道:“當時我也不知道柳老便是柳師祖。那時我還年少,在此之前我是從來沒見過柳老,當時我是隨師父去晉見他老人家的。不過,當時柳老的情況已經很不樂觀,他老人家舊傷複發,已經是坐立需要扶持。自從那一次之後,再也沒有見過柳老。”
  此時,諸位長老都望著屠不語,屠不語是柳三劍徒弟的話,那怕是記名弟子,他在洗顏古派的地位都要高於古長老他們。
  在諸位長老目視之下,屠不語搖了搖頭,說道:“事實上,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師父,從此之後,我也再也沒有見過他老人家。”
  屠不語這樣說,這讓在座的長老都不由為之泄氣,毫無疑問,柳三劍師祖已經不在人世。
  屠不語說道:“三萬年前一戰,我們洗顏古派慘敗,損失極為慘重。在偶然的機會下,柳老得之祖師曾經有後,而我也剛拜於柳老座下,在那時,柳老情況十分不樂觀,便派我尋找祖師後人,因為當時線索極為有限,所以,我一直飄泊在外。因為我肩負重任,此事不能與任何人說,我不入冊於洗顏古派,在洗顏古派之中,我直接聯係的便是老掌門。古長老應該是見過我幾次。”
  古鐵守點了點頭,他知道屠不語是洗顏古派的弟子,在以前,他還以為屠不語是外派弟子,負責與外麵聯絡。再加上屠不語極少回洗顏古派,所以,他也隻是知道屠不語是洗顏古派的弟子,具體負責什麼,他都不清楚。
  “為尋找祖師後人,我在外足足飄泊了上千年之久,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找到了師祖的後人。”屠不語對在座的諸位長老說道。
  “這,這又如何證明掌門是祖師後人呢?”諸位長老相視一眼,最後周長老不由說道。
  屠不語的身份是沒有問題,但是,這又如何證明掌門人蘇雍皇是祖師後人?這終究是關係極為重大的事情。
  “祖師後人,歸宗認祖,我也乃是受師祖托夢。”此時,李七夜說道:“所以,我請古長老請出祖師的畫像。”
  諸位長老相視一眼,最後,大長老古鐵守是鄭重無比地取出了個古老斑駁的木盒,古鐵守鄭重地雙手捧著這個木盒。
  “帝後,乃是當年一生追隨祖師的蘇神將,她一生追隨師祖,為建洗顏古派,為建洗顏古國,曾經立下不可磨滅的功勳。祖師承載天命之後,為了不礙影響祖師登臨巔峰,問鼎長生,故帝後帶著祖師後人隱名埋姓,遠離祖師。”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鄭重地說道:“此事,世人一直不知,洗顏古派也一直不知,直至昨夜,祖師這才托夢於我。”
  當年,他未能為蘇女正名,蘇女一生付出太多太多了,卻最終遠居他方,未求名份,未求功勳,當年作為陰鴉的他,一直對於此事懷愧於心,今天,他借這種手段為蘇女正名,雖然這已經得太遲,至少能讓蘇女的後代歸宗認祖!
  李七夜的話,讓諸老不由麵麵相覷,最終,古鐵守認真點頭說道:“我讀過祖師的史記,當年祖師坐下的蘇神將,乃是絕世無雙的女神將,她也是最早輔助祖師的人,祖師年少之時,她便追隨祖師。師祖承載天命之後,諸將皆封,唯缺蘇神將,後來蘇神將的記載也寥寥無幾,蘇神將也不知所蹤,原來蘇神將便是帝後!”
  李七夜緩緩地說道:“此事口說無憑,既然諸位長老皆言我們留有祖師的自畫像,那麼,就可以對一對,掌門是不是與祖師甚是肖像。自畫像乃是祖師親筆所畫,這幅畫像乃是藏有師祖的帝蘊仙威,掌門可以滴血相認!”
  聽到李七夜的話,諸位長老不由心神一震,他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最終,在古鐵守的鄭重之下,打開了古盒,從麵取出了一幅畫像,這幅卷著的畫像已經極為古舊,已經不知道流傳了多少的歲月。
  當畫像打開之時“嘩啦”一聲,頓時滾滾的氣息從畫像中流了出來,帝息,唯有仙帝才擁有的氣息!
  畫像展開,隻見上麵描有一中年男子,雖然筆墨不多,但是,寥寥幾筆,便勾勒出了他絕世無雙的帝勢!
  在這畫像之中,傾瀉出了滾滾的帝息,雖然這帝息並未鎮壓任何人,但是,這帝息流淌之時,讓人靈魂都為之顫抖,忍不住頂禮膜拜,這是來自於靈魂最深處的敬畏!
  諸位長老又一次瞻觀帝像,感受著祖師的帝息,諸位長老都不由虔誠無比,在虔誠之中,諸位長老把祖師的容貌與蘇雍皇相對比一番。
  蘇雍皇乃是絕色女子,如果不拿出畫像來仔細對比,實在很難有人能把她往明仁仙帝身上去想。
  李七夜是見過明仁仙帝最多的人,他親眼看著他成長,所以,他第一眼看到蘇雍皇的時候,他都為之心神一動,一看到蘇雍皇的容貌,他就知道蘇雍皇的出身來曆了!
  “這,這,太像了,特別是眉毛,這,這眉毛的神韻,簡直就是跟祖師一模一樣!”仔細對比之下,諸位長老都不由為之駭然,感到不可思議,特別是蘇雍皇的劍眉,可以說是與明仁仙帝是一模一樣。
  這也是李七夜印象最深的地方,蘇雍皇的眼睛長得像蘇女,但是,她的眉毛神韻,跟明仁仙帝是一模一樣!
  “掌門可滴血相認,此乃是祖師自畫像,祖師曾托夢於我,若是掌門是祖師後人,便是能得到帝蘊仙威的承認。”李七夜此時緩緩地說道。
  蘇雍皇看了李七夜一眼,事實上,她根本不相信李七夜的所謂祖師托夢,但是,除了祖師托夢一說之外,還有什麼能讓李七夜對明仁仙帝的事情、對於天涯蘇家的事情如此的了解呢?
  看著自己祖先的畫像,蘇雍皇也不能自抑,心麵不由為之激動,他們蘇家也有明仁仙帝的畫像,但是,那不是出自於明仁仙帝之手,雖然畫得很像,但是,沒有那種帝息,這隻有仙帝自畫才有的帝息!
  最終,蘇雍皇刺破手指,一滴鮮血滴在了畫像之中,眨眼之間,這一滴鮮血被畫像所吸盡。
  “轟”在這那之間,可怕的帝蘊仙威暴發,那之間,在畫像之中走出了一個影子,這影子一走出來,君臨九天十地,蕩掃神魔!
  一道無敵的影子走了出來,那之間,可怕的帝威衝入了天地之中!在如此的無敵神威之下,日月無光,天地失色!
  在這那之間,大中域的無數大人物都感受到了這股無敵的帝威,這一瞬而逝的帝威一下子驚動了無數的人。
  “帝威”有無數古老的人物頓時睜開了雙眼,但是,這一股帝威消失得太快了,讓人無法追尋。
  至於洗顏古派,帝威一掃,所有的弟子都為之駭然,一下子洗顏古派的弟子都臣伏在帝威之下!
  祖殿之內,古鐵守他們更是當場趴在了地上,帝威之下,他們不能褻瀆!
  不知道什麼問題,這一章下午更新的看不了,現在再嚐試一下。請大家投票支持。
  

Snap Time:2018-11-16 07:38:27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