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六十七章 紫陽十日功(上)

  第六十七章紫陽十日功(上)
  “鯤鵬六變”一見這一幕,在場的諸位長老與護法都不由為之臉色大變!
  鯤鵬六變,在整個洗顏古派唯有大長老古鐵守修練完整,當年古鐵守修練此術之時,乃是由上一任掌門人親自批審、諸位太上長老同意。☆雜誌蟲☆
  除了大長老古鐵守修練完整的“鯤鵬六變”之外,還有就是六大長老中的第五長老周長老修練過“鯤鵬六變”的前麵三變。
  當年周長老以性命為洗顏古派立了大功,所以,經長老護法一致同意,修練了“鯤鵬六變”的前三變。
  對於現在的洗顏古派來說,“鯤鵬六變”乃是整個洗顏古派的核心機密,而且就算是長老,沒有經過所有長老護法同意之下,都沒有不可以接近秘笈。
  “鯤鵬六變”保存在洗顏古派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機密的地方,保存的地點,除了六大長老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一見此術,大長老古鐵守神態一震,他是修練了完整的“鯤鵬六變”,比其他人更了解“鯤鵬六變”,一見李七夜頭頂上沉浮的鯤鵬搖擺的動作,他心麵無比震撼,因為,李七夜所修練的“鯤鵬六變”比他還要精奧,這就意味著,在這一門功法之上,李七夜走得比他還要遠,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鯤鵬六變”乃是洗顏古派最強大的帝術之一,博大精深,他在此術上浸淫了幾百年之久,才把六變貫通,不敢輕言掌握了此術的真正奧秘!然而,一個剛入門的弟子,卻精通其玄奧。
  “你是怎麼樣修練到’鯤鵬六變’的?”古鐵守盯著李七夜,一下子,他的目光變得無比的可怕,甚至是露出了殺機。
  在此之前,古鐵守打算,不論如何都要保下李七夜,但是,現在李七夜竟然修練了“鯤鵬六變”,如果這是偷學,此乃是洗顏古派的大忌,不用其他長老護法決定,他都會除去李七夜!
  對於古鐵守來說,如果偷學了其他功法還有商量的餘地,但是“鯤鵬六變”不行,這對於洗顏古派來說太重要了。
  “偷學核心帝術,殺無赦”曹雄逆轉局勢,暗喜,對古長老說道:“師兄,此子留不得,多留一刻,對於我們洗顏古派就是多一份危險!”
  “七夜,你是怎麼修得此術的?”古鐵守不理會曹雄,死死地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然地說道:“長老所說的此術就是’鯤鵬六變’?”
  “還在裝糊塗,師兄,先拿下他,再嚴刑拷打!”曹雄立即煽風點火說道。
  “閉嘴”古鐵守突然對曹雄厲喝道,此時,古鐵守整個人宛如一頭雄獅,氣勢淩人,神威咄咄,作為大師兄的他,終究是有著不可挑釁的尊威。
  古鐵守突然發飆,曹雄臉色一變,就是在場的長老護法都感受到大長老的尊威不可挑釁!
  “七夜,你說,你是怎麼修練成’鯤鵬六變’的?”此時,古鐵守沉聲喝道,這是古鐵守第一次的動怒,他鄭重無比。
  “這件事嘛,要從’鯤鵬小意六式’說起。”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對於古鐵守的神威也不懼,他頓了一下,然後說道:“當日長老同意我修練’鯤鵬小意六式’,我選了秘笈之後,就認真閱讀參悟,當然對於此術心神領會之時,不覺間就睡著了……”
  “……在這個時候,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了一位老爺爺,老爺爺說我與他有緣,所以傳授我與’鯤鵬小意六式’相近的功法,後來,這位老爺爺就把這門功法傳授給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功法,現在長老一說,我才知道它的名字……”
  李七夜娓娓道來,說得跟真的一樣,這讓在場的護法長老覺得太離譜了。
  “一派胡言,世間哪有這麼離譜的事情,夢中授道,這隻能是哄騙三歲小孩!”曹雄厲喝道。
  而古鐵守不理曹雄,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這個老爺爺是何等模樣?”
  “這個嘛,我在夢麵,記不是很清楚。”李七夜偏頭,故作思索了好一會兒,最後把明仁仙帝的模樣形容了一番。
  當世之中,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明仁仙帝長得是什麼模樣了,他寥寥幾句,就足可以把明仁仙帝的模樣勾勒出來。
  聽到了李七夜的描述,大長老他們心神一震,雖然在洗顏古派樹有明仁仙帝的雕像,但是,這終究是出於他人之手,終究有失其神韻。
  但是,洗顏古派秘密收藏著一幅明仁仙帝的畫像,這是明仁仙帝親手畫的,這幅畫像不隻是畫像那麼簡單,這一幅畫像承載著明仁仙帝強大的帝蘊仙意,它是洗顏古派的鎮派之寶,若是祭出此畫像,可以庇護洗顏古派,斥退強敵。
  這幅副像的帝蘊仙意不能輕易用,用的次數多了,威力會銳減,帝蘊仙意會隨之消失,所以,不到滅門之時,洗顏古派不會輕易動用。
  作為六大長老,都曾經見過這一幅畫像,祖師的帝威仙姿給了他們不可磨滅的印象,現在李七夜寥寥幾句,就描述出了祖師的帝威仙姿,除非是見過這一幅畫像了,否則,不可能如此生動地形容出祖師的帝威仙姿。
  聽到李七夜如此生動地形容明仁仙帝的帝威仙姿,這讓古鐵守他們幾位長老心麵為之震撼,難道祖師真的是托夢於李七夜?
  “其他弟子退下,護法長老留下,沒有命令,任何弟子都不得進來。”最終,大長老李鐵守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當諸弟子退下之後,場中隻留下洗顏古派的長老護法諸人,洗顏古派的高層全部都在此,此時,場中的氣氛顯得凝重。
  為了此時,作為大長老的古鐵守還封禁了這個地方,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你把夢中所記下的’鯤鵬六變’默抄一遍,給我與周長老看一看。”最終,大長老古鐵守沉聲地說道。
  “大師兄,你不會真的相信這種離譜的事情吧。”此時,曹雄十分不滿地說道:“這一定是逆畜偷學了我們的’鯤鵬六變’!”
  古鐵守看了曹雄一眼,沉聲地說道:“藏秘笈的地方,除了我們六人,還有誰知道?要想打開那個地方,曹師弟應該知道整個程序,沒有我們的同意,其他人能打開嗎?除非大賢親臨,強力破壞,否則,誰能取出秘笈?秘笈在不在,我們心知肚明!”
  “是呀,若是那個地方都被人攻破了,我們洗顏古派也危了,現在安好無損,曹師兄,你覺得李七夜他有可能從那個地方偷學到’鯤鵬六變’嗎?除非曹師兄暗指大師兄偷傳授此術給李七夜了!”孫長老也沉聲地說道。
  “這個小弟便不敢!”曹雄悻悻地說道。就算他想暗指,那都是不可能的,其他的長老護法也不會相信這樣的暗指。
  最終,李七夜默寫出了“鯤鵬六變”的心法,而且其中添加了許多奧義心得。
  抄寫出來的心法,隻有大長老與周長老能看,周長老都隻能看前麵三變,一看之下,大長老古鐵守與周長老為之動容,這不單是完整的“鯤鵬六變”心法,而且其中所旁白的奧義,遠遠比他們所參悟的還要博大精深!
  能參悟到這樣的火候,莫說是他們,隻怕他們以前的太長老都不行!參悟到這樣的境界,能有此的積累,隻怕是能達到大賢的境界!
  這個時候,大長老與周長老為之震撼,難道真的說,祖師托夢給李七夜了?不然,這該怎麼樣解釋?
  大長老與周長老不說話,在場的長老護法都已經明白怎麼一回事了。
  這讓在場的長老護法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難道真的有托夢傳道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太離譜了,實在是讓他們都難於相信。
  “你夢中的老爺爺還說了什麼呢?”最終,古鐵守看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認真地想了想,最後說道:“哦,對了,老爺爺還說,我肩負著大任,未來洗顏古派的振興就落在我的肩上了。老爺爺他說,以後想學其他更深奧的功法,就用其他相近的功法呼喚他,他就有可能出現在我夢中……”
  “荒唐,大言不慚,就憑你也敢言振興洗顏古派……”曹雄斥喝道。
  “你繼續說……”而古鐵守打斷曹雄的話,沉聲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搔了搔頭,認真地說道:“那個什麼相近的功法,這個我就不怎麼能理解了,所以,最近我是很苦惱,一直無法呼喚老爺爺。”
  “應該說是帝術末技!”此時,孫長老忙是說道:“你修練了’鯤鵬小意六式’,他就傳你’鯤鵬六變’,如果你修練其他的帝術末技,說不定他會傳你核心帝術。”
  “這事太荒唐了。”曹雄冷冷地喝道:“孫師弟,這種荒唐的說法你也相信,這種說法,也隻能是騙騙三歲小孩!哼,這樣的說法,無可對證,怎麼便他怎麼樣說都行。”
  

Snap Time:2018-11-18 03:17:5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