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四十三章 大長老的謀略(上)

  第四十三章大長老的謀略(上)
  周堂主走了之後,李七夜隨手翻了一下洗石峰授武堂弟子的名冊,洗石峰授武堂門下弟子一共有三百位,入門最久的快要有五年了。雜☆誌☆蟲
  李七夜看了看名冊之後,瞅了一眼在場的南懷仁,說道:“你有什麼看法?”
  南懷仁幹笑一聲,說道:“回師兄,小弟不敢輕言揣測,若是師兄一定要我說陋見,小弟隻能是鬥膽說一二。”
  南懷仁八麵玲瓏,說話很有分寸,他已經投靠李七夜了,當然是站在李七夜這個陣營了。
  “屁”李七夜冷冷乜了他一眼,說道:“你這花花腸子用在修行之上,說不定你的道行能再進一個境界。”
  李七夜這樣一說,南懷仁更是幹笑不己,隻好說道:“性格天生,該做怎麼樣的人,注定是做怎麼樣的人。”
  “好了,少跟我繞那樣的花花腸子,說說你的看法吧。”李七夜輕輕擺手,也不在意南懷仁耍口舌,像南懷仁這樣八麵玲瓏的性情,那是無法改變的。
  南懷仁低聲說道:“小弟聽到一點消息,以大長老的意思,本是想讓師兄在奇玉峰授武堂授道,但是,二長老卻一直主張師兄在洗石峰授開堂授道。”
  “麵的區別說來聽聽。”李七夜笑了一下,已經是胸有成竹。
  南懷仁也不敢輕易在李七夜麵前輕易賣弄,但是,依然把自己的看法認真陳述,說道:“二長老在洗石峰這一脈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何英劍何師兄就是出於此脈。雖然何師兄隻是第三代弟子,事實上,他早就已堂主級別的師叔們平起平坐了。”
  南懷仁也不敢輕易發表自己的見解,點到即止,他清楚,李七夜絕對不是蠢蛋,他的心思計謀比任何人想象中還要可怕。
  “哦,六大長老的派係如何呢?”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這個……”南懷仁不由沉吟了一下,事實上,六大長老這樣的事情,他作為一名第三代弟子,也拿不準。
  “這個很簡單,就看大長老有無心思爭雄掌門之位了。”在這個時候,一個和藹的聲音響起。
  二師兄屠不語走了進來,作為一千多歲的人,他依然矯健,他臉上依然帶著和藹的笑容。
  “說來聽聽。”李七夜也不介意屠不語在場,更不怕屠不語參於其中。
  屠不語笑吟吟地說道:“師兄,在我們洗顏古派,以影響力論,非是大長老莫屬。大長老為人嚴肅,處事也算是公正,更重要的是,他是上一代掌門的親傳大弟子,以資格而論,他最有機會成為洗顏古派的掌門。”
  “洗顏古派的上一代大弟子,不是我們師父嗎?”聽屠不語的話,李七夜倒有些意外,蘇雍皇作為掌門,他還以為是上一代掌門的親傳大弟子。
  屠不語輕搖頭,笑吟吟地說道:“師父的情況有點特別,與大長老不同。在第一代弟子中,一直以來,大長老卻是最有機會繼承掌門之位,事實上,六大長老之中,除了二長老曹雄之外,其他四位長老原則上都是支持大長老的。”
  “那大長老的想法呢?”李七夜笑了笑,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屠不語搖了搖頭,說道:“大長老怎麼樣想的,這個隻怕也隻有他知道。曹雄一直想登掌門之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大長老嘛,他從來沒表態過,就算是其他長老支持他。有些態度,是經不起時間的煎熬,以我看,隻怕最近這些年來,其他四位長老的態度都有所動搖。”
  看著屠不語,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然自在地說道:“師父長年在外,師弟又不在洗顏古派之中,看來,師父、師弟的消息還是蠻靈通的嘛!”
  這麵值得玩味,蘇雍皇不坐鎮洗顏古派,而卻對洗顏古派的事情了解甚深。不過,李七夜對於這件事,他不在乎大長老、蘇雍皇是怎麼樣的態度,他重建洗顏古派的決心,誰都阻止不了!沒有人能擋他的步伐,就算名譽上的師父蘇雍皇也不行!
  “師兄說笑了,作為洗顏古派的弟子,洗顏古派就是我們的家,對於自己的家,當然要關心了。”屠不語和藹地笑著說道。
  屠不語開口,南懷仁識相地閉著嘴,站在一邊,屠不語活了一千多年,他對洗顏古派更有發言權。
  毫無疑問,屠不語是一隻老狐狸,李七夜瞅了他一眼,從容一笑,說道:“既然師弟回來了,那麼,師弟應該知道師父持怎麼樣的態度才對。”
  是聰明人都聽得懂李七夜的話,而且,李七夜也不藏著掖著,直接開門見山。
  屠不語依然臉色不變,笑吟吟地說道:“師兄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代表著我們洗顏古派的榮耀,師兄所作所為,師兄自然有所定斷,師父不會幹涉。”
  好家夥,打太極打得漂亮,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老狐狸。這讓李七夜對屠不語有些興趣,作為徒弟的屠不語,活了一千多歲,那作為師父的蘇雍皇呢。
  對於屠不語的話,李七夜隻是淡然一笑,未作更多的評論。不過,他對洗顏古派的大局,並不急著動手,等他道行踏入更高的境界之後,他自會有打算。
  聽完屠不語的話之後,李七夜不作評論,隻是吩咐南懷仁說道:“懷仁,把授武堂弟子所修的功法都給我送來,我看一看他們修的都是何功法。”
  南懷仁應了一聲,急忙去辦,不敢有半點的怠慢。
  不過,李七夜還沒等到南懷仁取來功法,卻被大長老派來的弟子請走,大長老派來自己的弟子,請李七夜去一趟。
  洗顏古派,曾經掌執上千主峰,不過,現在洗顏古派能真正掌執的主峰其實隻有七十三座,而且,現在洗顏古派七十三座的主峰都開始衰落,天地精氣開始枯衰。
  作為大長老的古長老,當然有資格獨占一脈主峰了,而且古長老所占的主峰天地精氣還是比較旺盛的。
  大長老在殿內接見了李七夜,作為第三代的弟子,能讓大長老單獨接見,這對於洗顏古派的許多年輕一代弟子來說,是一種無比的榮幸。
  李七夜在殿內坐了下來,從容自在,麵對大長老,沒有半絲的拘束,依然閑定愜意。
  大長老坐在上首,看著李七夜,久久不語,李七夜也久久不語,等著大長老的話。
  過了許久,終於,大長老開口,他看著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李七夜,本座是看不懂你了,如果你是九聖妖門派來的,那麼,你就太囂張了。”
  大長老一開始說這樣的話,這頗有打開天窗亮話的勢態。而李七夜隻是淡然一笑,說道:“長老認為呢?我是九聖妖門派來的奸細嗎?”
  “是與不是,這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大長老看著李七夜,最終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聽到這話,不由露出笑容,他心麵已經有數。他看著大長老,然後說道:“其他是怎麼樣看,這不重要,長老是如何看呢?比如說,我出任洗石峰授武堂授道。”
  大長老站了起來,走到窗口,靜靜地站在那,站了很久很久,似乎快成了一尊石雕,過了很久,他才轉過神來,看著李七夜,最終開口說道:“洗顏古派的所有事都不是我一個人所能左右的,特別是時至今日!”
  “其他四位長老的態度動搖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想到了屠不語的話,他明白大長老的處置。雖然說,其他四位長老一直都支持大長老,甚至支持他成為洗顏古派的掌門人,不過,態度總是經不過時間的熬煎,對於爭奪掌門之位這事,大長老的態度一直讓人琢磨不定,而曹雄卻野心勃勃,毫無疑問,時間一長,其他四位長老終究是有所動搖。
  “我自小在洗顏古派長大,先師對我恩重如山。”最終,大長老開口,沉聲地說道:“在洗顏古派中,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洗顏古派大難臨頭的一天!”
  李七夜靜靜地坐著,等著大長老的話。過了一會兒,大長老看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我們洗顏古派的敵人,不應該來自於我們洗顏古派的內部,而是外部,如聖天教。”
  “長老指點迷津。”李七夜難得認真地點頭,態度認真地說道。
  大長老坐了下來,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三萬年前,我們洗顏古派與聖天教一戰,慘敗國都之中,退敗回宗土,失去了對整個古國的控製。這三萬年以來,我們洗顏古派一個個老一輩的大人物坐化,我們洗顏古派頹勢難於挽回。雖然,我們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但是,我們依然有讓聖天教垂涎的東西。雖然聖天教一直沉住氣沒有動手,那是因為他們有所顧忌而已,若有一天,聖天教發現我們沒有所謂的底牌之時,總是我們洗顏古派滅亡之日!”
  洗顏古派與聖天教一戰,南懷仁講過,事實上,五萬年前,還是化為陰鴉的李七夜也知道有關於聖天教的一些東西,不過,當時他的狀態極為不理想,所以,他根本就懶得去理會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Snap Time:2018-11-17 07:01:21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