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393章 一個人的村莊

  在這個時候,天空有點暗,似乎有烏雲要籠罩天空一樣。※雜$誌$蟲※
  石娃娃抬頭看了一下天空,最後,說道:“風要起了,我要回去了。要不要跟我一同回村子呢?”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點頭,說道:“也好。”說著,不由抬頭看了一下天空。
  天空上的烏雲悄悄地籠罩過來,它慢慢擴大,好像是有生命的東西一樣,它似乎是要慢慢地潛入風化峽穀一樣。
  這樣的烏雲出現的時候,若是沒有經驗的人,或者不了解風經峽穀的人,那一定沒把它當作一回事,或者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的。
  但是,對風化峽穀了解的,或者常年出入風化峽穀的修士強者,一定知道這將要發生什麼,他們知道要起風了,危險要來了。
  在這個時候,最明智的做法,要麼立即離開風化峽穀,要麼就是進入某個村莊躲起來,否則這將會把自己葬送在這,不管你是有多麼強大的修士強者。
  在風化峽穀,一旦風起之時,風化就必將來臨,如果你不躲起來,你再強大的力量都無法與風化的力量對抗,最後會被風化成雕像,第二天,就會碎裂成渣沙,飄散而去。
  當天空上的烏雲起的時候,風化峽穀的所有居民,不論是男女老少還是人族或者石人族,都紛紛躲入了自己的村子或者是離自己最近的村子。
  “起風了,快回家。”一時之間,風化峽穀不少人吆喝起來,不論是幹活外出的,還是做其他事的人,都立即停下手中的活,匆匆趕回自己的村子麵。
  “快來呀,不然就怕來不及了。”李七夜坐在那看天空上的烏雲之時,已經動身的石娃娃回頭看了一下李七夜,忙是催促李七夜,他都不由為李七夜擔心。
  李七夜笑了一下,起身跟上了石娃娃。
  “我叫你什麼好呢?”當李七夜與石娃娃並肩而行的時候,石娃娃那一雙烏亮的眼睛看著李七夜。
  “少爺——”李七夜笑了笑,隨意地說道。
  “好。”石娃娃也沒有多去想,也沒有去琢磨,一口就應下來了。
  石娃娃的村莊離這也不遠,在石娃娃快步行走帶路之下,他們很快就回到了石娃娃的村莊。
  當到了村莊的時候,整個村莊是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雞鳴狗吠之聲,村麵更是沒有人走動。
  剛入村口的時候,隻見村口屹立著一條石柱,這條石柱很高大,近十丈,整條石柱銘刻著神秘的符文,讓人無法看懂。
  而且石柱上的所有符文是一氣成,雖然石柱上是有著成百上千的符文,但,這所有的符文都是一筆而成的,這就是意味著所有符文是相通相互的。
  同時,石柱上的所有符文是自上而下,一筆貫底,直入泥土之下,似乎,在符文隨著石柱進紮根入了大地深處,如同無形的瀑布一樣,一下子衝入了大地最深處。
  在風化峽穀,如果你看到這樣的一條石柱,那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因為在風化峽穀,所有的村莊都有著這樣的一條石柱,如果沒有這樣的石柱,在風化峽穀是沒辦法建立一個村莊的。
  在風化峽穀,一根這樣的石柱,就意味著這是一個村莊,如果沒有這樣的石柱,不管像是多麼強大的人,都無法在這立足,也無法在這建立一個村莊或者一個門派。
  看著這樣的一條石柱,李七夜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走入石娃娃的村莊,這上村莊不小小大,但是,整個村莊靜悄悄的,見不到一個人影。
  這麼樣的一個村莊,此時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特別是此時天空已被烏雲籠罩,走進這樣的一個村莊,多多少少都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當然,這樣的氛圍是嚇不了李七夜,李七夜是閑庭信步,走入了村莊。
  在村子麵,所建的屋舍都很有風化峽穀的特色,一座座屋舍,顯得低矮,每一座的屋舍,都是由岩石築構而成的。
  在村子的最中間處,有一個很大的雕像,這座雕像看起來是一尊人形雕像,看起來就像一個高大的人站在那,眺望遠處,他的姿態,似乎像是在等待著什麼,又像是在守護著這個村莊。
  也不知道是否是年代久遠,這一尊雕像已經沒有了棱角,看不清麵目,隻能看到這是一個人形輪廓的雕像而已。
  在這尊雕像附近,還有好幾顆岩石,這一顆顆的岩石是圍著這尊雕像而放,每一顆岩石都不一樣,大小不一,形狀不一,顏色不一,而且,這些岩石都不同程度地陷入了地下,有的已經陷入了大半,有的僅僅是剛剛陷入而已。
  回到村之後,石娃娃帶著李七夜來到了這雕像之前,他對著雕像拜了拜,然後又取出了一顆石頭,切開,把液體綠藻淋在了雕像前的一顆顆石頭上。
  “叔公、大伯,吃飯了,石娃娃敬你們了。”石娃娃把液體綠藻淋上之後,很認真地說道。
  這話從石娃娃的口中說出來,顯得有些稚氣,但神態又顯得老成,這模樣,給人一種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的感覺。
  石娃娃做這些的時候,李七夜隻是在旁邊靜靜地看著。
  當石娃娃做完了這些事情之後,他指著離自己最近的一顆岩石,對李七夜說道:“這是我的媽媽,這是我的叔公,這是我的大伯……”他把這一顆顆的岩石一一向李七夜介紹。
  每一顆岩石都不一樣,但是,石娃娃卻記得一清二楚。
  在石娃娃介紹的時候,李七夜含笑,輕輕點頭而已。
  如果是不了解風峽穀的人,聽到這樣的話,那是一定會毛骨悚然,這一顆顆的石頭不是石娃娃的母親就是他的長輩,這樣的事情看起來也未免太詭異,特別是此時天空已經黑下來了,讓人更是聽得有點毛骨悚然。
  當然,李七夜一點都不意外,隻是很隨意地看著眼前這些岩石而已。
  “我爸爸是最後離開我的人。”石娃娃沒有一點的傷心,反而有點興奮向李七夜說起自己的事情,說道:“我爸爸還不放心我一個人,所以,他一直留在世間……”
  “……直到五年前,我爸色才放心了,所以他也徹底石化了。我爸爸比誰都要厲害,他天賦是我們村最高的,雖然他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但是,他卻早就已經沉入地下了。”
  這樣的話,讓別人聽起來,不由有點毛骨悚然,似乎像是在說自己父親去世一樣,但是,石娃娃不傷心,反而是很興奮。
  事實上,對於石人族來說,返祖這樣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好傷心的,相反,對於石人族本身來說,返祖是一件十分驕傲的事情,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也是一件十分榮耀的事情。
  因為若能徹底返祖,沉入地下消失不見,那就意味著可以尋源歸根,以另外一種形式長存於世間。
  雖然這不是真正的長生不死,但,這也換作另外一種方式,存於世間。
  千百萬年以來,八荒曾有先賢說過,當一個人不能長生不死的時候,有兩種方法可以讓自己長存於世間,一,就是繁行後代,二,就是讓自己聲名事業永垂不朽。
  然而,石人族選擇了第三種方式——返祖,這是由石祖所開辟的道路。
  李七夜看著這一顆顆岩石,也沒有多少的感慨,他僅僅點頭,這是石人族的選擇,其他人不好去評價,也不好去斷論,存在即是道理。
  在石娃娃介紹完了這一顆顆岩石之後,李七夜這才望向了那一尊雕像。
  石娃娃也發現了李七夜的注意力留在了這一顆雕像之上,他忙是說道:“這是我們的老祖宗,聽我爸爸說,這是第二代的老祖宗。”
  “是接位嗎?”李七夜從雕像身上收回了目光,說道。
  “是的。”石娃娃以崇拜的目光看著這尊雕像,說道:“聽我爸爸說,我們第一代老祖宗是活在石祖的時代,曾是很強大的存在,直到很久之後,我們村麵出了一個更加強大的老祖宗,接替了第一代老祖宗的責任……”
  “……他走上了半返祖的道路,留守在這,而第一代老祖宗就能徹底石化了。”說到這,石娃娃不由再向這一尊雕像拜了拜。
  一代祖宗接一代,這樣的規紀,在風峽穀很常見,就算是在石原之上,也有不少半返祖的存在守護自己的子孫後代。
  也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以來,石人族越來越少,越來越沉默,但是,從來沒有幾個人敢小看石人族。
  雖然說,石人族的人數是越來越少了,相反的是,留於世間的半返祖卻很多,擁有著很強大的力量。
  所以,千百萬年以來,就算有人認為石人族已經衰落了,依然是沒有人敢去小瞧石人族。
  “我們老祖宗,是很強大很強大。”石娃娃崇拜的望著石像。
  “是不錯。”李七夜看著石雕像,含笑。
  今天兩更。
  

Snap Time:2018-11-17 04:04:4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