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374章 天才路依零

  一個中年漢子,不,說他是中年漢子,又顯得有點把他說老了,這麼一個中年漢子,看起來就顯得年輕了。&雜誌蟲&
  他背著三把長劍,神態飛揚,整個人在顧盼之間,有著無盡的生機,充滿著磅的活力。
  在他眉宇之間,有著濃濃散不開的劍氣,似乎,他就是一把劍,劍就是他。
  這就如他背上的三把劍一樣,不論是什麼時候看起來,這三把劍都已經和他為一體了,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了。
  如此的一個中年漢子,總給人一種為劍而生的感覺,似乎,他一生下來就懂得劍,就能握住劍,這樣的感覺十分的奇妙。
  “路依零!三真教的天才師弟。”看到這個中年漢子站在空中,有一位老一輩修士不由驚呼一聲,臉色大變。
  “路依零!”一聽到這個名字,不知道有多少人紛紛變色,甚至有不少人後退了一步,臉色發白。
  天才師弟,路依零,這個名字在三真教,在北西皇都是十分響亮的。
  三真教有七子,掌門最大,為首,路依零最小,為末,但是,七子之中,卻以路依零最強,實力冠絕三真教,在其他六子之上,在今天隻怕三真教的掌門都不是他的對手。
  路依零,與三真教掌門同出師門,而且,還是三真教掌門的師尊在臨近坐化的時候,才收他為徒的,由三真教掌門代師傳藝,可以說,路依零的一身道行,出自於三真教掌門。
  但是,路依零的天賦之高,稱得上是三真教萬年來的第一,在三真教掌門的指點之下,突飛猛進,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成為了三真教的七子之末。
  談到路依零,這也不免讓一些人想到了神玄宗的另外一個天才——蘇旭。
  以年紀而論,蘇旭與路依零相仿,路依零相對比蘇旭大一點,但,他們都是一派的天才,可惜,命運卻完全不相同,當年一戰,蘇旭慘死,而路依零成為了三真教最強大的存在。
  或許,若是給當年的蘇旭足夠的時間,有可能會趕上今天的路依零。
  “路依零呀。”看著站在虛空上的路依零,有不少人驚歎,不管是誰,都不免有所服氣。
  畢竟,以路依零這樣的年紀,名冠天下,實力成為七子之首,這的確是讓人為之佩服。
  路依零出現,不知道讓多少人心麵為之一震,特別是神玄宗上下,更是不由為之臉色大變,不論是平蓑翁還是其他的人,都不由神態凝重起來。
  路依零一出手,對於神玄宗來說,無疑是大難臨頭,大敵當前。
  “神玄宗危矣。”看到路依零一劍便可以擊開平蓑翁和三真教掌門,不少觀看的修士強者都知道情勢對神玄宗不妙。
  路依零一出現,隻怕神玄宗是沒有人能擋得住他,這對於神玄宗來說,此乃是極為不妙之事,說不定神玄宗就此敗北!
  “蓑翁掌門,當年你一劍,我接之不得,我師兄替之,今日,我替我師兄如何?”此時,站在虛空之上,路依零神態飛揚。
  路依零雖然神態飛揚,但,他沒有傲氣縱橫,他說出這話,乃是實情,卻讓神玄宗的不少人為之一窒息。
  就算是平蓑翁,也一下子神態凝重無比。
  當年的路依零,還是平蓑翁的對手,接不下平蓑翁一劍,他師兄三真教掌門替之。
  今日再出手,路依零已經不是當年的路依零了,一劍驚豔,平蓑翁也不由黯然失色。
  “路道友,的確是更勝往昔。”平蓑翁不得不服氣,說道:“我輩老了。”
  “今日我出手,蓑翁掌門也該知,你們神玄宗必敗。”路依零幹脆利索,果斷殺伐,說道:“蓑翁掌門若是為神玄宗謀求福祉,就應該讓路,獻出祖峰,不然,隻怕神玄宗便此灰飛煙滅。”
  路依零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充滿著自信,有著磅的大氣,這話雖然讓人聽著不舒服,但,他的的確確是有著這樣的實力,有著這樣的信心。
  所以,這樣的話若從別人口中說出來,或許是狂妄自傲,咄咄逼人,但是,從路依零口中說出來,卻給人一種神采飛揚的自信。
  路依零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就算神玄宗不少人心麵不甘,心麵憤怒,但是,沒有人出場斥喝路依零,他的實力太強大了,比平蓑翁和三真教的掌門人都還要強大。
  路依零這話一出,平蓑翁不由沉默,不少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平蓑翁,大家都想知道平蓑翁該如何選擇。
  “神玄宗,大勢已去,路依零一出手,就已經決定著這一場戰爭的勝負。”有人輕輕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局勢誰都能看得出來了,路依零無敵,不論神玄宗如何掙紮都是無濟於事,神玄宗根本就沒有人能與路依零對抗,路依零一出手,平蓑翁也好,千手菩王也罷,都必將會敗北。
  如此一來,神玄宗必定會大敗,到時候,如果神玄宗一步走錯,說不定會被滅門,從此之後,神玄宗會灰飛煙滅,消失在人世間,從此在北西皇除名。
  麵對著路依零的強大,神玄宗的很多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
  “多謝好意。”最終,平蓑翁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人在,神玄宗在,我與神玄宗共存亡!”
  “好,蓑翁掌門還是蓑翁掌門,依然是鐵骨錚錚。”路依零大喝一聲,說道:“可惜,不論蓑翁掌門今日如何掙紮,都救不了神玄宗,神玄宗必滅!就算不滅於我手,也必滅於他人之手,掌門也該清楚。”
  路依零這話並沒有嘲笑平蓑翁的意思,也沒有看低神玄宗的意思,他這話說的乃是實情,平蓑翁也是一清二楚。
  路依零這話一點都沒有說錯,就算是今日三真教不滅神玄宗,但是,讓天下人知道了祖峰的事情,神玄宗遲早有一天,被他人滅掉。
  “我明白。”這個道理平蓑翁當然明白,但是,他還是要一搏,他要賭一把,他相信李七夜。
  此時平蓑翁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我還是那句話,想登祖峰,先從我屍體踩過。”
  “好,今日,我就成全蓑翁掌門。”路依零沉聲喝道:“師兄,請你退下,我今日要與蓑翁掌門一決勝負!”
  “那我隻有讓賢了。”三真教掌門笑笑,看著平蓑翁,搖了搖頭,有些遺憾,說道:“可惜了,蓑翁,你我一生為敵,最終卻未能見勝負,隻怕錯過今日,再也沒有機會了。”
  三真教掌門這話沒有嘲笑平蓑翁的意思,他說的是真情實意,他與平蓑翁一生為敵,相互較量,不知道交手多少次了,但,沒有真正分出過勝負。
  今日,路依零出手,隻怕平蓑翁必敗,平蓑翁戰死,他們再也沒有機會分出勝負了。
  這對於三真教掌門來說,實在是一件遺憾的事情了,可惜,時間不等人,若是換作以前,三真教掌門或許還有那個等待的耐心,今天他沒有了。
  “憾也。”平蓑翁也不由點頭,神態凝重,也的確是有所遺憾。
  這個時候,讓神玄宗的不少人心麵為之顫了一下,還沒有生死一戰,就好像要臨終道別,這對於大家來說,這不是一件好事情,特別是對於神玄宗而言,更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
  此時路依零站在虛空之上,站在了平蓑翁之前,路依零對決平蓑翁,這樣的一幕,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讓很多人心麵都不由緊張起來。
  “加快速度吧,拿下神玄宗。”在平蓑翁與路依零對峙的時候,三真教掌門沉喝一聲。
  此時,三真教掌門一步邁出,走向了天空,手中的如意騰空而起,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如意如青山,一下子隻見是青煙嫋嫋,山巒起伏,百萬座山嶽浮現。
  “砰——”的巨響不絕於耳,隻見百萬座山嶽隨著三真教掌門的如意揮下的時候,重重地鎮壓撞擊在了神玄宗的晶壁防禦之上。
  在“砰”的巨響之下,整個神玄宗搖晃起來,好像是整個神玄宗都要被擊沉一樣,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在三真教掌門如此一擊之下,神玄宗的晶壁防禦出現了一道裂縫。
  在此之前,三真教的破幽鬥鑽拚命地衝擊,都未能攻破絲毫,現在三真教掌門一擊,就崩出了一道裂縫,這可想而知實力是何等之強了。
  “轟、轟、轟”見到出現了裂縫,破幽鬥鑽瘋狂地衝擊,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在破幽鬥鑽的衝擊之下,晶壁防禦出現了更多的裂縫。
  “再起。”三真教掌門長嘯一聲,手中的如意再一次擊落,百萬座山嶽重重地鎮壓撞擊而來。
  “砰”的一聲巨響,這一道晶壁防禦瞬間被轟得粉碎。
  聽到“轟、轟、轟”的聲音不絕於耳之時,破幽鬥鑽已經衝擊到了下一麵晶壁防禦了。
  “不好——”主持大陣的神玄宗長老和下上所有弟子,不由臉色大變,他們駭然,若是這樣攻擊下去,神玄宗的防禦必定會被崩得粉碎,神玄宗的大陣必定會被攻破。
  今天一更。
  

Snap Time:2018-11-17 11:09:44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