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410章 讓人看不透

  “給,給,給我的?”看著石斧,石娃娃整個人都呆住了,都說話不利索。§雜誌蟲§
  就算石娃娃沒有見過什麼世麵,他也知道這把石斧非同小可,他也知道石殼郎皇挑出來的原石是意味著什麼。
  不僅僅是石娃娃,就是站在旁邊的青石也是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把嘴巴張大。比起石娃娃來,石青那可是更有見識,也見過更多的珍寶奇物。
  但是,在他的眼中,這把石斧也有著非同小可的價值,稱之為無價之寶,都有點不過份。
  這一把石斧,就算是比不上道君的兵器,但是,它的價值也是難於估量的。
  這樣的一把石斧,莫說是普通的修士強者,莫說是一般的門派,就算是吳國這樣的大國都一樣想擁有,若真的能得到這樣的石斧,甚至可以稱之為鎮國之寶。
  但是,就是這麼樣的一把石斧,李七夜卻隨手扔給了石娃娃,就好像是大白菜一樣,一點都不在乎。
  青石並不認為李七夜不懂得這把石斧的珍貴,相反,青石認為,李七夜十分清楚這把石斧的價值,盡管是如此,李七夜依然是隨手把這石斧賜給了石娃娃。
  如此珍貴無價的石斧,就如此隨手地賜給身邊的人,這是多麼大的手筆,莫說是一般修士強者,就算是北西皇的大教疆國,如同陰陽禪門,他們都沒有這樣的大手筆。
  這讓青石十分吃驚,如此大手筆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少爺,這,這,這太珍貴了吧。”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石娃娃說話都結巴,這麼珍貴的東西,他都不敢收下。
  “收著。”李七夜僅僅是瞥了他一眼,便把石斧扔給了石娃娃,懶得去理會了。
  “謝謝少爺,謝謝少爺。”好不容易,石娃娃回過神來,向李七夜再三鞠身道謝,這樣的東西,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珍貴了。
  青石親眼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這才平息心麵的震驚。
  “吱、吱、吱。”在這個時候,石殼郎皇圍著李七夜飛了一圈,吱吱地叫了起來。
  看著石殼郎皇,又看了看千千萬萬的石殼郎,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輕輕地撫了撫石殼郎皇,說道:“這的確是一種緣份,可惜,我是不方便帶走你們,這才是你們居住之地,沒有了這一方天地,你們也難得有造化。”
  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深不見底的幽洞之中,此時,幽洞的霧氣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石殼郎皇吱吱地叫了幾聲,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
  “你,你,真的懂得蟲語嗎?”看著石殼郎皇和李七夜很親熱的樣子,好像完全是溝通無阻礙,青石都不由吃驚,他都以為李七夜真的懂得蟲語。
  “不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那,那,那為什麼石殼郎皇能聽得懂你說什麼呢?”青石也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不由吃驚,覺得不可思議,說道:“為什麼它能聽從你的號令呢?”
  青石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強大到這樣地步的石殼郎皇,竟然會心甘情願地聽從李七夜的發令施號。
  “因為它已經通靈。”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知道自己的造化,知道自己的際遇,知道自己遇到怎麼樣的存在。”
  青石聽到這話,不由怔了怔,隨後細細地品味著李七夜這樣的一番話。
  至於石娃娃,他倒沒有想這麼多,抱著石斧樂地笑,在他看來,這一切再正常不過,他是親眼看到李七夜走入迷霧之中,而且還能活著回來。
  這樣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到,其他的事情,還有什麼不能做得到呢?
  最後,在依依不舍之中,石殼郎皇帶著千千萬萬的石殼郎鑽入了地下,整個石殼郎穀又恢複了平靜。
  如果不是鮮血染紅了山穀,屍體散落得一地都是,這都還讓人不知道這曾發生過驚天動地的事情呢。
  “走吧,去祖城。”李七夜吩咐一聲,帶著石娃娃往祖城的方向而去。
  不過,沒有走多遠,李七夜也停下了腳步,看了一眼亦趨亦步的青石,淡淡地說道:“你跟著我們幹什麼?”
  “我也是去祖城呀。”青石笑嘻嘻地說道:“你們也是去祖城,這不也正好順路麼,我們結伴同行嘛。”
  石娃娃並不懷疑他,好奇地說道:“你去祖城幹什麼呢?”
  “那你去祖城又幹什麼?”比起純真的石娃娃來,青石狡黠多了,他是想從石娃娃口中套出一些話來。
  “,我是去見見世麵。”石娃娃笑地說道:“我是從來沒有去過祖城,所以特地跟著少爺去看看,我一直以來就想去祖城看看。”
  石娃娃這樣的話,就讓青石意外了,一下子有些搞不懂石娃娃與李七夜的關係了,他們既不像主仆,又有點像主仆,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走吧。”李七夜也懶得理會青石,舉步而行。
  石娃娃跟上,而青石也亦步亦趨,與石娃娃走在一起,他好奇地說道:“你家少爺也是第一次去祖城嗎?”
  “我,我不知道耶。”石娃娃搖了搖頭,猜測地說道:“少爺認得路耶,應該是去過祖城吧。”
  事實上,石娃娃也不知道李七夜有沒有去過祖城。
  “那你跟了你家少爺多久了?”青石更加好奇了,他們這樣的主仆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青石在套石娃娃的話,而李七夜走在前麵,也懶得理會。
  “一天——”石娃娃誠實,想都沒想,就說道。
  “一天——”青石不由大叫一聲,好不容易,他回過神來,都覺得自己失態了,緩了緩神態,低聲地說道:“你,你跟著你少爺,真,真的隻有一天?”
  “是呀,有問題嗎?”石娃娃說道。
  一時之間,青石有些發懵,大腦都轉不過來,在此時此刻,心麵都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這個時候的感受。
  石娃娃僅僅是跟了李七夜一天,李七夜就隨手賜給他一把絕世無雙的石斧,這樣的手筆,隻怕是用驚世駭俗來形容,那也不為之過吧。
  試想一下,隻認識一天,就賜了無雙珍寶,這樣的手筆,整個北西皇,不,放眼整個八荒,隻怕都沒有任何人能做得到吧,再強大、再無敵、底蘊再豐厚的天尊,都不可能有著這樣大的手筆。
  但,李七夜卻做到了,一時之間,青石心麵不由發懵,他都想不明白,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一個如此大手筆的人,究竟有著怎麼樣的來曆?
  在這個時候,青石完全是想不明白了,他也見識很廣,多少俊傑他都見過,但是,他搜腸刮肚,都想象不出究竟是怎麼樣的出身,究竟是怎麼樣的地位身份,那才能襯得上李七夜。
  一時之間,青石都有些想呆了。
  青石跟著石娃娃一路同行,在這段時間,青石都摸清楚了石娃娃的情況了,也知道了李七夜與石娃娃是怎麼樣認識的了。
  知道得越是清楚,青石心麵的迷團就越大,這反而更讓他無法看清楚李七夜,更加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正是因為如此,這越是讓青石心麵好奇,對李七夜的來曆,對李七夜的身份,對李七夜的出身……等等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青石的所作所為,又怎麼能瞞得過李七夜,他卻未去理會。
  “,,,少爺去祖城幹什麼呢?”石娃娃去祖城,青石倒是知道,但,李七夜去祖城,這又是幹什麼呢。
  “看地上有沒有寶物好撿,所以去走走。”李七夜輕描淡寫。
  青石當然不相信了,他連石斧都隨便賜給了石娃娃,而且還是僅僅認識一天的人,他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會為了寶物去祖城。
  青石甚至是大膽猜測,就算是一件道君兵器放在李七夜眼前,他都不一定能看得上,說不定這樣的一件道君兵器,在李七夜眼中,那如同破銅爛鐵一樣。
  “不相信,少爺忽悠我。”青石也坦率,說出自己心麵的疑惑。
  李七夜也笑了一下而已,沒有回答,他僅僅是看了青石一眼,淡淡地說道:“那你又是從哪跑出來呢?”
  李七夜這樣隨意的一眼,卻讓青石心麵發毛,他感覺李七夜這樣隨意的一眼,似乎把他全身上下看得精光,這讓他臉不由一紅,忙是後退了好幾步。
  “我,我家也不遠,不遠,還是比較近的。”青石忙是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去追問。
  青石看了看李七夜,輕輕地說道:“我,我是聽到一些消息,聽說,聽說戰仙帝的石台墜入了石林之中,不知道是真是假,少爺知道嗎?”?看著,他又瞄了瞄李七夜,他說出這話,是在探試李七夜的反應。
  “這樣的消息,那可不是阿貓阿狗能聽得到的。”李七夜輕描淡寫。
  青石露出了馬腳,幹笑一聲,忙是掩飾過去,說道:“我也隨便聽說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Snap Time:2018-11-16 18:37:1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