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05章 弱雞

  烈焰傾瀉而下,滔滔不絕,狂霸萬分,一下子把石殼郎皇給淹沒了。』雜﹣誌﹣蟲』
  如此強大的烈焰,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可是天尊寶器,威力之強大可想而知,如此的金鍾焚煉而來,隻怕再強大的修士強者都會瞬間被煉成飛灰。
  “這是要完蛋了吧,石殼郎皇都會被燒死吧。”看著如此強大的烈焰把石殼郎皇淹沒,拚命焚燒煉化,有修士不由嘀咕說道。
  “不見得,石殼郎皇太強大了。”也有老修士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
  當然,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吳世子他身後的六位老者實力的確是很強大,他們可是吳國的國柱,這一次吳世子一口氣把他們帶出來,這看來,他們吳家對於石殼郎皇的原石是誌在必得,甚至是想得到石殼郎皇。
  若真的是能得到石殼郎皇,那就真的是一箭雙雕了,這對於吳國來說,乃是豐厚無比的收獲。
  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傾瀉而下的烈焰之時,吳世子身後的六位老者齊聲大喝道:”鏈鎖——“
  就在這一刻,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金鍾傾瀉的烈焰,一下子捏成了一條條鎖鏈,每一條鎖鏈粗大堅硬,如同是千百萬條的大道法則所捏揉而成。
  一條條鎖鏈通紅,在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隻見這一條條由烈焰捏揉而成的鎖鏈已經是把石殼郎皇給牢牢地鎖住了。
  “好強大,天尊寶器的烈焰都無法把它焚煉掉。”看到這一幕,不少人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
  雖然說,此時此刻,石殼郎皇雖然被牢牢地鎖住了,但剛才金鍾所傾瀉的烈焰,根本就沒有焚燒到石殼郎皇絲毫。
  此時,吳世子身後的六位老者催動著金鍾,以真火法則鏈鎖住石殼郎皇,他們是打算活捉石殼郎皇。
  聽到“軋、軋、軋……”的沉重之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隻見把石殼郎皇牢牢鎖住的鎖鏈在紋動著,金鍾噴湧出了光芒,浮現了天尊的圖騰,猶如天尊親臨一樣。
  一時之間,強大無匹的力量彌漫於天地之間,隨著鏈鎖的紋動之下,牢牢鎖住石殼郎皇的真火法則長鏈開始往上提吊,要把石殼郎皇吊起來。
  在如此強大的法則力量之下,隻見石殼郎皇的爪子離地,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它被提吊得離地三尺。
  “要成功了嗎?”看到石殼郎皇被提吊起來,不少修士強者都不由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吳世子他們是能活捉石殼郎皇了。”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羨慕嫉妒,能搶奪石殼郎皇的原石,那都已經讓人羨慕的事情了,若是連石殼郎皇都抓到了,那就更讓人羨慕嫉妒得眼紅了。
  看到石殼郎皇被提吊起來,吳國的六位國柱也不由為之一喜,如果他們這一次真的是能把石殼郎皇活捉回去,那麼他們就是立了大功勞。
  這一次他們來搶奪原石,那可謂是有備而來。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認為石殼郎皇要被活捉的時候,隻見石殼郎皇掙紮了一下,聽到“鐺、鐺、鐺”的鐵鏈之聲不絕於耳,牢牢鎖住石殼郎皇的鐵鏈頓時緊緊繃住。
  “起——”見到這樣的一幕,吳國的六位國柱也不由大為緊張,齊喝一聲,他們把所有的功力、血氣都施展出來,催動著天尊金鍾,欲把石殼郎皇抓入金鍾之內。
  但是,就在這一刻,石殼郎皇一用力,它的身體頓時下沉,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天尊金鍾也一下子被它拽了下來。
  在“砰”的一聲巨響之下,把地麵砸出一個沉坑來,雖然說,石殼郎皇把金鍾拽了下來,但是,砸下的天尊金鍾依然是把它給蓋住了。
  “謝天謝地。”見到天尊金鍾依然把石殼郎皇給蓋住了,吳國的六位國柱鬆了一口氣,都不由說道:“差點就讓它逃走了。”
  “砰、砰、砰……”就在六位國柱剛鬆了一口氣,聽到一陣陣轟擊之聲不絕於耳,天尊金鍾被轟得砰砰直響,毫無疑問,被困在天尊金鍾之內的石殼郎皇發飆,一次又一次地擊在了金鍾之上。
  在石殼郎皇一次又一次的轟擊之下,隻見天尊金鍾搖晃不止,挪動起來,似乎蓋在石殼郎皇身上的天尊金鍾隨時都有可能被拋翻一樣。
  “鎮壓——”六位國柱齊喝一聲,口宣真言,演化功法,一時之間,隻見金光萬丈,符文浮現,整個金鍾變得如同一座山嶽,猶如可以鎮壓諸天神魔。
  但是,那怕六位國柱傾盡全力,欲鎮壓住天尊金鍾之內的石殼郎皇,但是,天尊金鍾依然被石殼郎皇轟得砰砰直響,整個天尊金鍾都搖晃起來。
  在石殼郎皇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之下,這頓時讓六位國柱冷汗直冒,隻怕他們傾盡全力鎮壓,也堅持不了多久。
  “吳國能成功嗎?”看到石殼郎皇被困在了天尊金鍾之內,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
  “不好說。”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著六位國柱鎮壓石殼郎皇。
  當然,不少人心麵當然不希望吳國他們把石殼郎皇奪走了,但是,吳國實力一直以來都是那麼的強悍,這一次說不定真的會被他們成功鎮壓住石殼郎皇。
  “吳國還真是有點本事。”站在旁邊的青石看到石殼郎皇困在天尊金鍾之內,他不由點了點頭。
  “一隻天尊金鍾而已,又焉能困得住石殼郎皇。”李七夜隻是看了一眼而已,輕描淡寫。
  李七夜這僅僅是陳述事實而已,但是,他這樣的話,就一下子被吳世子聽入耳中了。
  吳世子頓時目光一厲,寒光霍霍,盯著李七夜,森然冷喝一聲,說道:“無知小兒,休得在此大放厥詞!”
  他們好不容易請來這麼一件天尊金鍾,現在被李七夜如此邈視,吳世子當然對李七夜不爽,更何況,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普通修士而已,也敢在他麵前大放厥詞,不知死活。
  “何來厥詞,實話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吳世子雙目一厲,盯著李七夜,森然地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在本少爺麵前胡說八道,該當掌嘴!”
  在旁邊的青石就看不下眼了,曬笑一聲,說道:“現在還不是耍威風的時候,等你們能奪下原石,活捉石殼郎皇再耍威風還不遲!”
  “哼,除了我們,還有誰人能奪原石,活捉石殼郎皇!”吳世子冷笑一聲,十分的自傲,負手而立,環視群雄。
  雖然吳世子這態度有些囂張,讓一些修士強者心麵不爽,但是,他們六位國柱在場,又請得一件天尊金鍾,這樣的實力,隻怕也是當屬此地最強,大家也隻能憋著不說話了。
  “你們?就別做夢了。”李七夜笑笑,搖頭,說道:“這東西,不是你們有資格能得到的。現在放手還來得及,莫防礙我取原石。”
  “你想奪得原石?”吳世子一雙眼睛睜大,看著李七夜,那眼神是那麼不屑一顧,就好像聽到最大的笑話一樣,大笑地說道:“就憑你,也想取原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說著,放聲大笑。
  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是吳世子,在場的很多修士強者都看著李七夜,不少修士強者臉色都露出了笑容,當然嘲笑的居多。
  “不知天高地厚。”有修士強者搖頭,說道:“這點實力,也敢大言不慚,竟然敢說奪取原石,隻怕是怎麼樣死都不知道吧。”
  大家都看著李七夜,誰都看得出來,李七夜那隻不過是銀甲戰軀的實力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這樣的實力也想奪原石,莫說是石殼郎皇,就算是普通的石殼郎都能要他的性命。
  “年輕人,剛出來闖蕩,不知天高地厚,還是少說話,多做事。”有老修士笑笑,搖頭。
  “嘿,他是自尋死路,何必攔著他呢。”也有一些年輕的修士幸災樂禍,冷笑一聲。
  李七夜也不在意,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看了看天尊金鍾,說道:“好了,你們滾一邊去,我取原石。”
  “好大口氣!”大家都傻眼了,在場的修士強者還以為李七夜說說而已,吹吹牛皮,沒有想到,他是來真的。
  “就憑他也能取原石?白日做夢,如果他都能取原石,我抱著石山啃著吃。”也有年輕修士對李七夜不屑一顧。
  “小畜生,你這是自尋死路!”吳世子雙目森然,一下子露出了殺機,冷冷地說道:“你敢壞了我們的大事,本少主把你千刀萬剮……”?吳世子話還沒有落下,“砰”的一聲巨響,隻見鎮壓著石殼郎皇的天尊金鍾一下子被掀飛。
  聽到“咚、咚、咚”的聲音響起,隻見吳國的六位國柱被這強大的力量震得連退了好幾步。
  在這個時候,六位國柱也是臉色發白。
  “好強——”此時,六位國柱有人也不由大叫了一聲。
  在這個時候,石殼郎皇一眼望來,寒光一閃,頓時讓六位國柱毛骨悚然,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今天一更
  

Snap Time:2018-11-20 23:33:18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