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345章 我生混沌

  徐楠,對於不知道這個名字的人來說,是十分的陌生,對於知道這個名字的人來說,心麵不由為之一震。雜誌蟲
  “天刀客徐楠!”有門派的長老心麵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他究竟是何來曆?”有修士強者不由問身邊的老一輩強者,低聲地說道。
  老一輩的強者看著這位老者,最後徐徐地說道:“陰陽禪門的客卿!”
  “陰陽禪門——”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心麵一震,至於客卿這個稱謂,都不見得那麼重要了。
  “陰陽禪門呀。”不知道多少門派傳承,一聽到這個名字,都會神態凝重起來。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麵麵相覷,就算是神玄宗的弟子不認識“天刀客”徐楠了,但是,一聽到“陰陽禪門”,也一樣神態凝重,不少神玄宗的強者心麵都為之一凜。
  陰陽禪門,是北西皇最強大的大教古派,堪稱是居於北西皇翹首。
  在西皇甚至有著這樣的一句話:北陰陽,南佛陀。這的“北陰陽”指的就是陰陽禪門,雖然說,有很多人認為陰陽禪門比不上“南佛陀”的佛陀聖地,但是,毫無疑問的是,陰陽禪門是北西皇最強大的門派傳承。
  更何況,北西皇與南西皇之間被廣袤無比的廢土所相隔,遙不可及,所以在北西皇之中,隻怕沒有哪一個門派傳承可以撼動陰陽禪門的地位。
  平蓑翁當然認識徐楠了,他一看到徐楠的時候,他也不由為之臉色一沉,他也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徐楠雖然不是陰陽禪門的弟子,也不是陰陽禪門的長老什麼的,僅僅是陰陽禪門所聘請的客卿,作為一個客卿,這也足夠說明徐楠的實力是有多麼的強大,他也是一尊入聖的強者。
  更為重要的是,徐楠作為陰陽禪門的客卿,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突然出現在這,在某種程度上,或多或少會代表著陰陽禪門的態度。
  在當今的北西皇來說,神玄宗的實力不算弱,但是,和陰陽禪門相比起來,神玄宗的實力就顯得有些不足為道了,畢竟,傳說陰陽禪門是有天尊存活於世,而且不僅僅隻有一個天尊。
  一個天尊,隻怕憑一己之力就能滅掉神玄宗,如此強大的存在,對於任何一個門派傳承來說,都是一個可怕無比的威脅。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徐楠,看著神玄宗,大家都想知道接下來神玄宗將會怎麼樣選擇,或許,這一次選擇將會關係到神玄宗的生死存亡。
  “徐老,這是代表著陰陽禪門的態度呢,還是代表著你自己個人的態度呢?”最終,平蓑翁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
  事實上,平蓑翁說出這樣的話之時,神玄宗上下也都不由心頭一緊,畢竟,麵對陰陽禪門這樣的龐然大物,任何人心麵都會發毛。
  徐楠輕輕地咳嗽一聲,說道:“這重要嗎?蓑翁道友,你認為你能守得了多久呢?就算你守得了今日,往後呢?這也必將會為神玄宗招來滅頂之災。”
  徐楠這話乃是有弦外之音,他指的就是戰仙帝的神藏,他也知道了這個秘密,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為三真教撐腰。
  徐楠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就算神玄宗現在能擋得住三真教的入侵,那以後呢?神玄宗祖峰的秘密一旦公開,隻怕天下大教宗門都會蜂湧而至,到時候,就算神玄宗有著再強大的實力,也一樣擋不住天下人。
  平蓑翁不由心頭一緊,這是他最怕的事情,也是一直忌憚的事情,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就一直擔心著這件事情,因為神玄宗的祖峰可以通往大脈,就算是沒有戰仙帝的神藏,也一樣會讓天下人垂涎。
  所有人在這個時候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看著平蓑翁,任誰都知道,此時平蓑翁肩負著神玄宗的生死存亡,毫不誇張地說,神玄宗未來的命運,在於平蓑翁的一念之間。
  “陰陽禪門要染指這片疆土嗎?”遠處旁觀的修士強者,也有人低聲說道。
  雖然說,陰陽禪門是北西皇最強大的門派傳承,但是,陰陽禪門不論是離三真教還是離神玄宗,那都是有著很遙遠的距離,中間隔著有很多的大教傳承。
  就算陰陽禪門有心擴張,也不是先拿神玄宗動手才對,現在陰陽禪門的客卿徐楠卻出現在了三真教的陣營之中,這頓時讓人浮想聯翩。
  當然,這也讓人心麵毛骨悚然,如果陰陽禪門真的要染指神玄宗的話,一旦讓陰陽禪門成功,附近的大教傳承不見得能幸免。
  “蓑翁道友,此事的確有點為難,但,雙方都退一步如何呢?三真教願化解血仇,僅僅想登祖峰而已。”平蓑翁還在沉默的時候,徐楠出言相勸,說道:“退一步海闊天空,能為神玄宗謀萬年基業。”
  在這個時候,平蓑翁心麵也很清楚,三真教也不是真的為報大仇而來,他們是要想登上祖峰,進入大脈門戶,去尋找戰仙帝的神藏。
  在所有人矚目之下,最終,平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得地說道:“徐老的一番好意,我神玄宗心領了,但是,祖峰,乃是我們神玄宗無上宗土,容不得任何人染指!不論是誰,想踏上我們神玄宗的祖峰,那先從我屍體上踩過!”
  平蓑翁這話說得平淡,但是,最後一句話卻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可謂是鐵骨錚錚。
  “誓死捍衛祖峰,與祖峰共存亡!”神玄宗的上下所有弟子都是熱血沸騰,不少弟子大喝一聲,願赴湯蹈火,願與敵人血戰到底。
  平蓑翁作出這樣的決定,遠處觀望的所有修士強者都沉默了,這也沒有什麼好指責的,換作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門派,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對於任何一個門派而言,祖峰是絕對不容任何人染指,多少門派寧願戰死,也都不會讓敵人染指自己的祖峰。
  “那我也盡力了。”最終徐楠輕輕搖頭,說道:“我也隻能是很抱歉,是蓑翁道友作出了錯誤的選擇。”
  “如此說來,徐老是要做三真教的幫凶了?”平蓑翁雙目一厲,盯著徐楠。
  “‘幫凶’一詞,就言重了。”徐楠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蓑翁也應該聽過,我與三真教有善緣,三真教更是與陰陽禪門有善緣,所以我也隻能是盡力一次。”
  “善緣!”平蓑翁不由目光一寒,他聽過一個傳言,關於路依零的傳聞,現在看來這是真的了。
  “什麼善緣?”也有旁觀的修士強者好奇。
  有門派長老徐徐地說道:“傳聞說,三真教的天才路依零曾是去過陰陽禪門,曾在那修行過,與陰陽禪門有著不小的緣份,今天看來這個傳聞是真的。”
  此時,不說是神玄宗的弟子,就算是不少旁觀的修士強者,心麵都沉甸甸的。
  三真教背後如果真的有陰陽禪門的支持,對於任何人來說,那都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今日,隻怕神玄宗必敗,說不定會麵臨滅門之災。”有強者猜測地說道。
  這樣的局麵,大家都可以看得出來,三真教的掌門是入聖的實力,現在再加上一個徐楠,他也是一樣有著入聖的實力,更何況,還有一直沒有露臉的天才路依零。
  這就意味著,三真教擁有三個入聖實力的強者,這完全是可以碾壓神玄宗,如果神玄宗擋不住,必定會灰飛煙滅。
  “既然蓑翁執迷不悟,那就莫怪我們三真教不講情麵。”此時三真教的掌門大喝一聲。
  平蓑翁站於南螺峰上,神態肅然,徐徐地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神玄宗必血戰到底!三真教現在撤兵還來得及,否則,誓不兩立,不死不休!”
  此時平蓑翁的態度也是十分堅硬,他也必須放手一搏,更何況,平蓑翁還是搏一把,他身後還有李七夜,這是他們最大的底牌!
  “誓不兩立,不死不休!”此時,神玄宗上下所有弟子都不由大吼一聲,怒吼之聲響徹雲霄,生死存亡之際,神玄宗所有弟子都是上下一心。
  “好,準備!”在這個時候,三真教的掌門雙目一厲,大喝一聲。
  “砰、砰、砰”一聲聲沉重之物落地之聲響起,隨著三真教掌門的一聲令下,隻見一塊塊巨大的寶金落地築起,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被築起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奇壇,這個奇壇十分的奇特。
  盡管這個奇壇十分的奇特,但是,它散發出道君氣息。
  “道君之物——”感受到了這隻奇壇所散發出來的道君氣息,就算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也明白這是道君所留下來的寶物。
  在這個時候,隻見三真教成千上萬的強者登上了這隻巨壇,隻見奇壇瞬間經緯交錯,光芒噴湧而起。
  “開——”三真教成千上萬的弟子把自己的血氣滔滔不絕地注入了這隻巨大的奇壇之內,長嘯一聲。
  

Snap Time:2018-11-19 08:47:3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