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325章 驚羽劍

  道君氣息浩然,給人一種道君降臨的感覺,在這那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心麵為之一震,道行淺的弟子,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了。■雜&誌&蟲■
  這還不是道君兵器爆發無敵之威,僅僅是道君氣息浩然而起,就已經擁有了鎮壓八方之勢,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
  這也可以想象一件道君兵器的威力是何等之大!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心麵悚然,若是這樣的一件兵器擊在自己身上,隻怕還沒有擊落,就已經是灰飛煙滅了。
  “道君兵器!”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心麵為之向往,有弟子甚至不由低聲地說道:“若是我有一件,那是該多好呀。”
  當然,這也引來他身邊的朋友白眼,說道:“就算你是擁有一件道君兵器,你也掌禦不了,你也無法使用。”
  這樣的話頓時讓這位弟子閉嘴,隻好不去遐想,不去做白日夢。
  道君兵器,被人劃入天階上品,是最強大的兵器,作為天階兵器,必須達到了天階這個標準的強者才能掌禦,否則的話,其他強者或弟子,就算給你一件道君兵器,你也一樣掌禦不了。
  除非是先天道身的人,否則的話,那必須是需要修練到萬象神軀這樣的境界。
  就如神玄宗來說,也隻有千手菩王他們這樣的峰主才達到了萬象神軀的地步,也就意味著,在神玄宗之內,也僅有千手菩王他們這樣的峰主才能掌執道君兵器。
  就算是作為擁有陰陽星體的張越,也無法掌執道君兵器!
  “千月師姐,也一樣掌禦不了呀。”也有弟子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但,有大師兄就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道:“千月師姐,必能修練成,萬象神軀,至於是入聖封尊,你能嗎?”?這樣的話,也頓時讓那些想說什麼的弟子閉嘴了,在神玄宗,不論年輕一輩還是長輩,他們都清楚,對於弓千月而言,入聖封尊,那是遲早的事情,甚至是有可能成為道君,所以,她能禦駕道君兵器,也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對於很多弟子來說,入聖封尊,這一輩子隻怕是沒有指望了。
  事實上,就算今天弓千月能得到道君兵器,神玄宗的弟子也不會有多少驚訝,畢竟神玄宗第一天才,這個頭銜並非是徒有虛名的。
  “嗚——”在這個時候,突然響起了一聲號角,號角之聲懾人心魂,當這號角一響,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心麵一寒,感覺自己魂魄出竅。
  “我的媽呀——”道心不堅的弟子更是嚇得雙腿一軟,站都站不穩,嚇得臉色發白。
  “天妖之角!”有長老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乃是神玄宗一位了不得的天妖所留下的一件寶物。
  聽到“嗷”的一聲虎嘯,在這瞬間,看到白虎之影浮現,不少人大吃一驚,那頭白虎威風凜凜,似乎可以踏碎山河一樣。
  “是戰虎師兄,這是他們家族的血統力量。”看到這樣的白虎之影,不少弟子都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戰虎出身於妖族世家,他們世家出了很多大妖,戰虎的血統也是很高貴,所以,他擁有這樣的底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事實上,在短短時間之內,兵墳之中,出現了種種異象,有寶光騰天,有龍蛇躍起,有劍嘯九天,刀鳴蒼穹……十分的震撼人心。
  在這一段時間之內,有不少弟子出來了,從兵墳中出來的弟子,有的是滿載而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兵器,甚至是得到兵器的品階,遠遠超出他們自己的意料。
  但是,也有空手而歸的弟子,這空手而歸的弟子走出兵墳之時,已經是垂頭喪氣,他們身上血跡斑斑,他們未能得到一件兵器,但是,兵墳中的劍氣刀芒力量太強大了,他們堅持不住,隻好從兵墳之中退了出來。
  當一個個弟子從兵墳中出來的時候,上麵的弟子都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都想看看,誰得到的兵器是品階最高,最強大。
  “黃寧師兄出來了——”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弟子翹首以盼,終於看到了他們想看到的人。
  隻見黃寧從兵墳之中走了出來,他步履依然是行雲流水,不過,身上衣裳已破,血跡斑斑,盡管他想保持一份從容灑脫,但是,還是有幾分狼狽。
  在這個時候,許多弟子的目光都落在黃寧的身上,因為大家都想知道黃寧是不是得到了道君兵器。
  不過,黃寧神態有點尷尬,笑了笑,但是,笑容有點勉強。
  “寶輪——”在這個時候,有弟子眼尖,看到了黃寧身後背著的一件兵器,這件兵器如日月相銜,十分奇妙,散發出了一輪輪的寶光。
  事實上,不需要眼尖的弟子,也一樣能看到黃寧背上的這隻寶輪,他背在那,已經很顯眼了。
  “日月寶輪,是日月天尊留下的。”看到這件寶輪,有位長老點頭,說道:“這已經很了不得了,能得到天尊留下的寶輪,少有。”
  “長老過獎。”黃寧忙是笑了笑,盡管他想笑得更自然,更從容,但是,笑容之中卻有點尷尬。
  畢竟,一開始他誇下了活口,說要得到南螺道君所留下的驚羽劍,現在卻沒有得到,這的的確確讓他有些尷尬。
  “黃寧師兄了不起,日月寶輪,乃是我們神玄宗最強大的兵器之一,黃寧師兄能得到它,已經說明天賦驚人了。”立即有妖族的弟子為黃寧滿場,為黃寧找下台階。
  “是呀,這可是天階上品……”不少女弟子紛紛說道,有女弟子滿目桃花,充滿了愛慕,說道:“黃寧師兄不僅英俊出眾,天賦驚人,道行強大……”?“日月寶輪是一件天階下品。”有一位弟子提醒滿眼愛慕的女弟子,輕輕地說道:“這把日月輪,不是日月天尊最強大的兵器,是他當年所用過的一件兵器,僅僅是天階下品。”
  “喲,僅僅是天階下品,那你得到了什麼級別的兵器呢?你得到了天階上品了嗎?沒有?那就閉嘴——”對於那些滿眼愛慕的女弟子來說,這位弟子的話,立即犯了她們的禁忌,在她們眼中,黃寧是最完美的,容不得別人批評。
  這個弟子本來就是對一個女弟子有意思,被這麼一斥喝,頓時臉色漲紅,不敢再吭聲。
  “師兄好厲害喲。”在黃寧上來之後,不少花癡的女弟子圍了過去,向黃寧獻上殷勤。
  這樣的待遇,當然有一些男弟子心麵不舒服,但是,黃寧太強大,他們也無可奈何。
  眾星捧月,這才讓黃寧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才化解了他那一絲尷尬。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隻見一人踏空而上,瞬間落於地麵,當她落於地麵,整個人散發出了一縷縷的道君氣息。
  “道君兵器——”所有弟子感受到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道君氣息,都不由紛紛後退,保持一定的距離。
  落於在麵上的人,正是弓千月。弓千月並沒有像黃寧那樣把自己得到的兵器背在背上,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一樣。
  事實上,就算弓千月把自己剛得到的兵器收起來,但是,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道君氣息,誰都知道她得到了道君兵器。
  “道君兵器,千月得到了哪一件?”首席長老一驚,但,也是意料之中,說道。
  一時之間,在場的長老們都望向弓千月,事實上,弓千月能得到道君兵器,大家也多多少少能猜測得到。
  “驚羽劍。”弓千月亮了一下道君兵器,一把長劍,道君氣息如虹,驚天地,速未出鞘,就已經讓人心麵一寒,感覺一劍已經斬向了自己的心頭。
  很多弟子還沒有看清楚這把驚羽劍,弓千月已經收起來了。
  道君之劍,還未出鞘就已經這麼強大,這才讓很多弟子毛骨悚然,這樣的一把道君之劍,就算給自己,不要說是掌禦它,隻怕拿在手中也撐不住多久,畢竟在道君氣息鎮壓之下,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不愧是我們神玄宗第一天才。”不少弟子驚歎,弓千月得到了驚羽劍,這樣的成就,讓在場的弟子都無法超越。
  黃寧神態也不由顯得尷尬,因為一開始他就誇下海口想奪驚羽劍,但是,驚羽劍卻不為所動,最後,在支撐不住之前,他隻能選擇了日月寶輪,這一件天階下品。
  “師妹不愧是我們神玄宗第一天才,恭喜,恭喜,可惜我未能達三昧真身的境界。”黃寧忙是向弓千月道喜。
  但,這話也有點弦外之音,黃寧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他達到了三昧真身的境界,他也一樣能得到驚羽劍,這有點給自己下台階的味道。
  對於黃寧這樣的話,弓千月也僅僅是點了點頭。
  “戰虎師兄出來了。”就在黃寧有點下不了台階的時候,有弟子驚呼一聲。
  大家望去,隻見戰虎從兵墳之中走了出來,龍行虎步,給人一種猛虎出山的感覺,穩重而沉厚,他身上所散發的獸息久久不散。
  “天妖之角!”在這個時候,有弟子看到戰虎身後所背著的那隻巨角,大叫一聲。
  

Snap Time:2018-11-19 19:18:12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