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266章 承山嶽王

  劉雷龍把劉村的孩子們安頓好之後,沒多久便被召了過去了。﹥雜+誌+蟲﹥
  召喚劉雷龍過去的人正是八丈峰的峰主承山嶽王,也就是劉雷龍的師父。
  八丈峰的的峰主承山嶽王,與平蓑翁平輩,但是,他看起來卻顯年輕,如果他與劉雷龍站在一起,反而讓人覺得承山嶽王更顯年輕一些。
  單是從外貌來判斷,都很難斷定承山嶽王是與平蓑翁平輩,乃是五大峰主之一,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承山嶽王是劉雷龍的師父。
  承山嶽王,有嶽王之稱,但是,他的身材卻並不顯得魁梧,相反,承山嶽王整個人看起來有些秀氣,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似乎是一個飽讀詩書的學士。
  然而,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卻沒有絲毫文弱書生的感覺,他那文質彬彬的氣息,卻遮掩不住他那吞山河、鼎八荒的豪氣。
  承山嶽王整個人看起來給人一種他是一個以文定天下的霸主的印象。
  承山嶽王,召見了劉雷龍之後,他漫步於庭中,他走得不快,但是每一走走出的時候,都好像定下江山一樣。
  在八丈峰,山仞高絕,雲霧籠罩,給人一種登天的感覺,就是因為如此,承山嶽王處身於這麼一座高絕之峰上,似乎是他鎮住了這麼一座山峰。
  “付友呀,這批孩子真的很優秀,你們劉村,未來還真的有可能成為神玄宗的旁支。”承山嶽王緩緩而行,說道。
  在神玄宗,很多人都叫他“雷龍”,大家都知道他叫“劉雷龍”,很多人都快忘記了他的真名了,隻有他師父承山嶽王才會如此親切地叫他“付友”。
  “希望他們未來能展翅高飛,為家鄉做出了不起的貢獻。”劉雷龍對於劉村的孩子們也是寄托了不小的厚望。
  事實上,劉村的孩子已經是打下了紮實的基礎了,不僅僅是他們在修道上打下了基礎,在神玄宗這樣的宗門麵,也打下了基礎。
  畢竟,在神玄宗麵,有他照顧著,也有承山嶽王照拂,劉村的孩子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起點不知覺間已經高出了許多普通弟子了。
  “他們這麼紮實的道基,不僅僅隻有你在教吧。”承山嶽王似笑非笑地看了劉雷龍一眼。
  “不瞞師父,的確不是我一個人功勞。”劉雷龍忙是說道:“是少爺點拔之下,才有這樣紮實的基礎。”
  劉雷龍也知道瞞不過他師父的雙眼,畢竟他師父看著他長大的,他的很多事情他老人家能看得出來。
  ”少爺——”承山嶽王也有些奇怪,看著自己的徒弟。
  “就是李七夜少爺。”劉雷龍坦白地說道:“弟子雖然教了幾年,但是,能有著這麼好的結果,還是在他的點拔之下才糾正過來的。”
  “我對你是很了起。”承山嶽王緩緩而行,徐徐地說道:“雖然大家都說你三大五粗,臭脾氣一個,但,你是粗中有細,而且是心麵是十分有傲氣的人,很少有能見到讓你如此心服口服的人。”
  承山嶽王這話也說得一點都沒有錯,當年劉雷龍乃是神玄宗年輕一輩的小天才,三傑之一,他的確是心麵甚有傲氣。
  “是的,師父。”劉雷龍點頭,神態恭敬,說道:“弟子有今日,乃是少爺所賜,不亞於再生父母。弟子的道患,乃是少爺治療好的。”
  “什麼——”承山嶽王也不由停下了腳步,看著自己的徒弟,也吃驚地說道:“你的道患被治好了,就是他幫你治好的?”
  這難怪讓承山嶽王如此的吃驚,當年劉雷龍的道患他是花費了不少心血,作為師父的,他當然想治好劉雷龍的道患了,劉雷龍畢竟是他最為驕傲的一個弟子,但不論他如何去治療,都是束手無策,這也讓承山嶽王放棄了。
  現在一聽到竟然是讓李七夜這麼一個晚輩治好了劉雷龍的道患,這樣的震驚不亞於李七夜叩擊亮了十三個方塊。
  “是的,正是少爺治好的。”劉雷龍如實地把這事情向承山嶽王匯報。
  若不是承山嶽王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也不會把這件事一五一十說得清清楚楚,畢竟,他也要為李七夜保密一二。
  “竟然有這麼回事。”聽到劉雷龍一五一十的匯報之後,承山嶽王十分吃驚,一時之間,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好。
  如果說,一個絕世高人,能治好劉雷龍的道患,那還能說得過去,但是,李七夜不僅僅是凡胎肉身,而且他所用的靈藥丹草都是比較普通常見的靈藥丹草。
  在如此普通的靈藥丹草之下,竟然能發揮如此驚人的效果,這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此事關乎少爺,所以未曾向師父匯報。”劉雷龍說道。
  承山嶽王輕輕揮手,說道:“你也不是小孩了,有自己的秘密,那是應該的,再說,忠於人,忠於事,這也是我一直教導你的。”
  “多謝師父。”劉雷龍鞠了鞠身,他師父的寬容,一直以來是他最佩服的。
  “這個李七夜——”承山嶽王不由沉吟了一下,說道:“也甚是奇怪,這是常理所說不通的事情呀。你對他有多少了解,他究竟是何來曆?”
  “我也不知。”劉雷龍也隻好攤了攤手,把救治李七夜的情況說了出來。
  這就讓承山嶽王覺得更奇怪了,這麼一個高深莫測的人,竟然是一個凡人,這樣的事情,不論是怎麼樣想,都說不通。
  “真是奇怪。”承山嶽王也沒有更好的解釋,這麼一個凡人,沒有道理,如果是一個高人,也不至於如此。
  “師父是擔心其他的嗎?或者師父擔心他是奸細什麼的?怕是三真教派來的??”劉雷龍當然不會懷疑李七夜了,隻是他怕自己師父有所懷疑而已。
  “這是不可能的。”承山嶽王輕輕搖頭,說道:“如果任何一個宗門真的有這麼一個高深的弟子,那重點培養都來不及,誰人會把他當作奸細送入其他的門派呢?這豈不是肉包子打狗!隻是,這等事情,種種解釋都說不通而已。”
  劉雷龍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事實上,他也想過種種的可能,但他也一樣想不通,所以,後來他索性不去想了。
  “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說,真的這麼高深莫測。”承山嶽王沉吟地說道:“隻怕,他也不僅僅是拜入我們神玄宗那麼簡單,僅僅是想當個普通弟子,隻怕非如此也。”
  “師父的意思……”劉雷龍不由有所擔心。
  承山嶽王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沒什麼,隻能是看看了,畢竟,如果神玄宗真的有這麼一個驚才絕豔的弟子,又何樂不為呢?先看看吧,終會有明朗的一天。”
  劉雷龍在心麵的確是有所擔心宗門對李七夜不利,但,他也不能把這些話說出來。
  “這些消息,我也都給你截下來了。”承山嶽王看著劉雷龍,徐徐地說道:“也未曾向宗主匯報,也未與諸位峰主共享,總之,你是謹慎一點了。如果你真的被人抓住小尾巴,那就麻煩了,若出了什麼大事,為師也不見得能保得了你。”
  “弟子明白,弟子一定為小心行事。”劉雷龍點頭。
  “時非往日。”承山嶽王歎息一聲,說道:“今日五峰,妖族占三席,我們八丈峰有點孤掌難鳴呀,若是蘇旭還在,好就好多了。”
  承山嶽王的話,讓劉雷龍也不由黯然,在同輩中,蘇旭師兄與他交情最好,也是天賦最高的人,可惜,英年早逝。
  “掌門呢?”劉雷龍不由輕輕地問道。
  在神玄宗,有人、妖兩族爭雄的局麵,在人族這一脈,掌執大權的,除了八丈峰的承山嶽王之外,還有主峰也就是南螺峰的平蓑翁了。
  “宗主終究是宗主。”承山嶽王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宗主,終究是以大局為重,不能太過於偏頗。再者,近些年,宗主已甚少下過南螺峰了,甚少理俗事。”
  “宗主這是……”聽到這話,劉雷龍也十分吃驚,在他印象之中,宗主平蓑翁曾是十分勤於事務的。
  “宗主行事,又焉是你我所能揣摩。”承山嶽王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或許,他老人家有更高遠的誌向,畢竟他入聖,也有些年頭了。”
  “天尊嗎?”劉雷龍也不由心麵一震,在神玄宗,宗主平蓑翁是唯一一個達到了大道聖體境界的人,也正是因為如此,奠定了平蓑翁是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地位。
  如果平蓑翁想再進一步,那就是傳說的天尊了。
  但是,神玄宗已經是很久沒有出現過天尊了,平蓑翁會成為神玄宗這個時代的天尊嗎?
  如果平蓑翁真的是成為天尊的話,那麼對於神玄宗來說,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他的宗主之位,更是無人能撼動。
  “或許吧。”承山嶽王都不敢肯定,他徐徐地說道:“不過,既然你道患已愈,未來你了肩負重任,八丈峰也算是後繼有人,我也可以稍稍鬆了一口氣。”
  自從劉雷龍道衰之後,八丈峰還是少一個獨擋一麵的人。
  

Snap Time:2018-11-18 09:52:40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