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3139章 開始進攻

  天犰狳,是一頭凶猛無比的古獸,這頭古獸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天地顫栗,讓人毛骨悚然,這隻怕是始祖級別的力量。々雜じ誌じ蟲々
  “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在這個時候,隻見天犰狳的頭顱像巨鑽一樣瘋狂地鑽動起來。
  極速轉動的頭顱,瞬間衝擊向了天塹,鋒利無匹的鑽尖衝擊在了牆上的時候,那之間星火濺射,那濺射而起的星火就像天瀑一樣,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在“轟、轟、轟”的衝擊鑽動聲之中,所有人都感覺整個天塹如同被撞擊得在後退一樣,整個大陸都好像被可怕的力量衝擊得位移一般。
  不僅僅是天塹是如此,整個仙統界都被這可怕的衝擊鑽動之下,都振動不止,腳下的大地好像是被衝擊得後退,所有人都被可怕的噪聲震得心煩意躁。
  一時之間,天地震動不止,所有人都被這可怕的衝擊力量轟得血氣翻滾。
  “砰、砰、砰”的一陣陣撞擊之聲不絕於耳,在天犰狳鑽擊天塹之時,拖雷龍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砸打著天塹,它那巨大無比的雷錘一次又一次地重重砸在了天塹之上,而與此同時,它的身體也一次又一次撞擊在了天塹之上。
  兩頭恐怖無比的古獸瘋狂地撞擊著天塹,整個天地都被它們撼動,整個仙統界都搖晃起來,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這兩頭古獸都是擁有始祖級別的力量,它們發飆的時候,那是有著多麼恐怖的力量,有著多麼可怕的毀滅威力。
  在兩頭古獸的一輪又一輪的撞擊之下,仙統界的億萬生靈都被嚇得臉色煞白,都被嚇得心驚肉跳,猶如世界末日來臨一樣。
  “末日要降臨了。”在這個時候,有不少修士強者為之絕望,那些始祖還沒有動手,兩頭古獸就已經如此的可怕了,試想一下,如果歸來的故人全部出手的話,天塹能承受得了嗎?仙統界還有人能擋得住嗎?
  在這個時候,也有不少修士強者暗暗地祈禱著,希望天塹能創造奇跡,擋住敵人的進攻!
  “砰、砰、砰”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之下,隻見天塹是光芒綻放,每一次撞擊和鑽擊的著落點都會有光斑擴散,隨之是符文凝聚。
  這是十分壯觀又奇跡的一幕,每當遭受到一次撞擊的時候,隻見天塹上每一塊岩石上的道紋會在那之間凝集出晶壁,這一層層壘疊出來的晶壁擋在了撞擊和鑽擊之前,最大限度地擋住攻擊,以免讓它們撞擊到壁體。
  那怕撞擊的力量太大,會把晶壁撞擊,但是,壁中的一塊塊岩石上的道紋又會以最快的速度凝集成了晶壁。
  正是因為這一層層的晶壁擋住了天犰狳和拖雷龍的攻擊,這使得它們一次又一次的撞擊,都沒有真正損傷到天塹的壁體。
  可以說,天塹它本身就有著兩層防禦,除了壁體之外,還有大地所傳來的力量,凝集成的晶壁。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防禦,這使得天塹是格外的難破,因為晶壁是源源不斷地凝集生長,那怕被攻破了,都會在這那之間凝集生成。
  “砰、砰、砰”的轟擊之聲不絕於耳,天地振動,仙統界搖曳,兩頭古獸凶猛無匹,每一次的撞擊都是毀天滅地,但是,不管它們的攻擊是多麼的凶猛,多麼的可怕,但,天塹都把它們擋住了,他們都無法攻破天塹。
  仙統界的無數修士強者都不由心驚肉跳,至少看到天塹依然屹立不倒,依然扛得住兩頭巨獸的一次又一次攻擊,這才使得天下人稍稍鬆了一口氣。
  “幸好有天塹在。”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合什,心麵暗暗地祈禱著。
  如果沒有天塹的存在,後果是不堪設想,單是這麼兩頭強大無匹的古獸,都可以毀滅一個又一個的道統。
  “祖先賢明,建立了如此牢不可破的天塹。”也有強者心麵感激萬分,甚至是熱淚盈眶。
  但,反應過來,又覺得這話好像哪不對,如果說,天塹是祖先們築建的,那麼,現在對仙統界動手的也是他們的祖先。
  想到這樣的一點,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麵十分的矛盾。
  “並不是每一個先祖都淪陷,不是每一個先祖都已經墮入黑暗之中。”有一位智者的話啟發著天下人,說道:“仙統界有今日的安寧,是一位又一位先祖奮鬥的結果。或許在那遙遠的不渡海之中,我們還有先祖前赴後繼地與黑暗搏鬥,守護在我們仙統界的最前線。”
  聽到了智者這樣富有啟發的話,這頓時讓天下許多修士強者在心麵又燃起了希望,燃起了鬥誌。
  在知道自己的先祖們墮入黑暗,兵發仙統界的時候,不知道對仙統界的多少修士強者造成了沉重的打擊,讓許多的修士強者心麵都不由為之絕望了。
  連他們強大無匹的始祖都淪陷了,都墮入黑暗了,他們拿什麼來去抗爭。
  但是,現在想到,在遙遠的不渡海之中,還有一位位的先祖、一位位的始祖在前赴後繼地作戰,他們守在仙統界的最前線,拋頭顱,灑熱血,寸步不讓,試想一下,他們還有什麼理由不抗爭到底呢?
  在這個時候,仙統界的無數修士強者心麵又燃起的鬥誌,戰意熊熊地燃燒著。
  “砰、砰、砰”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攻擊,拖雷龍與天犰狳一輪又一輪地撞擊著天塹,但是,不論它們如何發飆地撞擊,都攻不破天塹的防禦。
  盡管天塹擋住了兩頭古獸一輪又一輪的攻擊,但是,天塹軍團的每一個士兵都不敢掉於輕心,都堅守崗位,以自己最大的力量催動著天塹的每一個要塞,發揮著最強大的力量。
  雖然說天塹擋住了拖雷龍與天犰狳的防禦,但是,太尹喜神態凝重無比,心麵十分的沉重。
  因為他明白,這僅僅是開始而已,後麵還有更加恐怖的攻擊,他也不知道天塹能堅持得了多久。
  雖然說太尹喜對於天塹是很有信心,但,他也知道,世間沒有什麼牢不可破的防禦,這種說法隻對弱者有用,他們所麵對乃是始祖,時間一長,天塹再牢固,這些始祖終究會找出破綻。
  就在這一刻,突然有一艘戰艦脫離了隊伍,竟然一個翻身,貼著天塹飛翔起來。
  當這麼一艘戰艦脫離隊伍,貼著天塹飛翔起來,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危險,但,太尹喜一下子感覺不妙了。
  因為這一艘戰艦貼著天塹飛翔的時候,好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隨著拖雷龍與天犰狳攻擊天塹的時候,整座天塹的力量都在波動,而且道紋也如波紋一樣蕩漾不止。
  ’此時,這一艘戰艦就是順著道紋所蕩漾的方向飛馳的,它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不好——”在這一刻,太尹喜想到了一個問題,不由心麵為之一驚,駭然。
  就在太尹喜一驚之時,這艘戰艦已經在天塹的一個角落停了下來了,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隻見這艘戰艦竟然一下子架起了一個高大無比的道台。
  在這“嗡”的一聲之中,隻見璀璨無比的光芒聚集在了一起,純粹而可怕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凝集成了一個鏡麵,一個凸麵的鏡麵。
  這樣的鏡在,它凸起之處已經抵觸在了天塹的一個小小縫隙之上了。
  “大事不妙。”太尹喜毛骨悚然,他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他立即大喝一聲,說道:“最後一個小缺口補好沒有?”
  “稟大人,還差一個磚!最後一批材料還在路上!”一位副將也臉色大變,回答說道。
  “不好——”太尹喜知道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無能為力。
  在很久之前,李七夜就曾經向他指出,天塹有破洞,而且破洞不僅僅隻有一個。在當時,李七夜就把每一個破洞指出來,修補的方法也詳細列了出來。
  而且,在那個時候,也得到了五行天女惠清漩的大力支持,五行山支援了大量的神材資源,其他的道統也紛紛是出資出力。
  但是,天塹是何等驚人的工程,那怕是補一個破洞,那是也需要消耗驚天無比的神材資源,如果沒有五行山他們的支援,單單依靠天塹軍團,根本就完成不了。
  可以說,在這段時間之內,太尹喜他們都是全力趕工了,基本上把所有的破洞都補上了——隻剩下最後一個,這個破洞還少一點點神材。
  毫無疑問,此時敵人用拖雷龍與天犰狳來撞擊天塹,他們也並沒有指望兩頭古獸能把天塹攻破,而是借著攻擊,從力量波動中尋找出天塹的破洞。
  毫無疑問,這些歸來的先祖也知道天塹破洞的事情,今日,他們就是要借著這個破洞攻入仙統界。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太尹喜驚慌失色的時候,這艘戰艦之上的凸鏡凝集了最為璀璨無比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天地。
  就在這那之間,這璀璨無比的光芒那之間凝成了一股可怕無比的脈衝。
  

Snap Time:2018-11-21 13:47:18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