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3121章 高處不勝寒

  無敵的孤獨,無敵的寂寞,這話若是別人說出來,會讓人笑話,也會讓人覺得矯情,但是,若是從金光上師口中說出來,那就完全不一樣了。∥雜×誌×蟲∥
  金光上師一路走過來,可謂是所向披靡,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敗在人的手中,可以說,這一世最強大最有天賦的人,都敗在了他的手中,就算是老一輩的長存、無敵,都很多敗在他的手中。
  這就是金光上師,稱他為這個時代的第一人,那都不為過。
  別人或許無法理解金光上師的那一份孤獨,無法去想象金光上師多麼渴望一個敵人,一個對手,甚至是一個比自己強大很多的同輩人。
  對於金光上師這樣的無敵始祖而言,能有一個對手,或者有一個比他更加強大的同輩中人,這並不是一種威脅,也不是一種危機,相反,若是有著這樣的一個人,反而更能鞭策著他前行,讓他更有動力去奮鬥,這才會讓他有目標,未來才更精采。
  這就是金光上師想與李七夜一戰的原因,在這個時候,他渴望對手,特別是同一個時代的同輩中人,這才是他所想要的。
  這也為什麼,他可以放棄無上仙物,可以放棄這塊大陸,隻求與李七夜一戰。
  看著金光上師的眼神,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這樣的眼神,他再熟悉不過了。這樣渴望一戰的眼神,這並非是因為金光上師好戰,而是渴望一個對手。
  當年他培養出來的仙帝,他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心態,對於這樣的心態,李七夜能不清楚嗎?
  “與我一戰,也不是不可以。”李七夜笑笑,說道:“你認為怎麼樣才能發揮你最大的潛力呢?”?“全力以赴!”金光上師沉默了一下,徐徐地說道,神態鄭重,十分的嚴肅。
  “全力以赴,的確是能酣快淋漓一戰。”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我一旦出重手,那就不好說了,一旦擊落,或許你會灰飛煙滅,身死道消。”
  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金光上師心麵為之一震,這樣的可能,他不是沒有想象過。
  同時,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也透露出了一個信息,李七夜十分有信心斬了他。
  他們站在這種高度的存在,都並非是妄自菲薄或者狂妄自大的人,李七夜輕描淡寫就說出這話,這可以想象李七夜的實力了。
  特別強大如他,金光上師更是能遐想李七夜的強大了。
  麵對如此強大的對手,自己甚至有可能身死道消,這又怎麼不讓金光上師心麵為之一震呢。
  麵對死亡,沒有幾個人能淡定自若,真正能無視死亡的人,要麼是變態到極點,要麼是沒得選擇。
  金光上師都不是這兩種人,所以,他心神一震之時,神態變得凝重起來。
  而有一些修士強者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心麵就不滿了,特別是一些視金光上師為偶像的擁躉,心麵就更加的不滿,忍不住嘀咕地說道:“還沒有交手,就敢說可以斬殺金光上師,這未免太大言不慚了吧,第一凶人未免太狂妄了一點了吧。”
  第一凶人的強大,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連長存不朽也承認第一凶人的強大,大家都明白,李七夜絕對是擁有始祖的實力。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十分輕描淡寫,竟然說斬金光上師,他那淡定自若的態度,似乎斬殺金光上師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這就讓不少人一時之間麵麵相覷了,連長存老祖都不由相視了一眼,說道:“第一凶人,真的是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了嗎?不可能吧。”
  畢竟,金光上師底蘊之深,天下人皆知,他的強大,也是天下人皆知的,如果說,第一凶人能輕而易舉斬殺金光上師,這就讓人難於相信了。
  “生而璀璨,短暫又如何?”最終,金光上師目光一凝,凝視李七夜,神態鄭重,肅穆,說道:“頑石千萬載,那也隻不過是頑石而已,又有何意義。”
  “說得好。”李七夜點頭,不由讚了一聲,說道:“頑石,又焉能理解煙花的燦爛,好,一戰又有何妨。”
  “多謝道兄。”金光上師一抱拳,神態顯得興奮。
  在這個時候,那怕金光上師沒有綻放自己的戰意,天地之間已經是充滿了他的戰意了,好像他的戰意不是誕生於他,而是誕生於天地之間。
  雖然同樣是戰意,但,金光上師和金變戰神兩個人的戰意完全是不一樣,金變戰神那無時無刻不在的戰意,好像告訴天下人,老子就是好戰,誰敢惹我,我就滅你全家。
  事實上,金光上師一樣好戰,他的戰意之強,遠非金變戰神所能相比,但是,在平日,金光上師的戰意卻猶中井中之水,十分的安靜。
  那怕是臨戰之時,他的戰意,那也僅僅是彌漫而已。
  這並不凶猛的戰意,卻是無所畏懼,不管是多麼強大的敵人,多麼凶險的處境,金光上師都無所畏,都有著一戰到底的決心。
  這就是差距,所以,金變戰神天賦再高,都是無法與金光上師相比的。
  “道兄,我必全力以赴。”此時,金光上師是神采煥發,讓人感覺他整個人充滿了活力一樣。
  這並不是說,在剛才金光上師就沒有活力,相反,隨時隨刻,金光上師都是充滿了活力,充滿了無窮的生命力。
  但,在此之前,金光上師就是一尊無上存在,強大而無敵。
  而現在的金光上師,頗有二十出頭的小夥子,有著一股熱血在沸騰一樣,這樣的感覺,好像讓人一下子重返了那青蔥的歲月,讓人為之著迷。
  “這就是歲月呀。”看著金光上師那充滿活力的神態,李七夜也不由感慨,笑著說道:“年少輕狂,乃是一生中最好的時光,人生的快意,莫過於此時。”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笑著說道:“很好,好就讓你見識一下大道我為峰!”
  “大道我為峰!”金光上師心麵為之一震,這話李七夜隨意說出來,卻霸氣十足,這不僅僅是睥睨天下八方,而且還是睥睨萬古千秋,似乎震古爍今,唯我無敵。
  “要開戰了,始祖一戰,絕對不能錯過。”見李七夜與金光上師即將有一戰,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興奮起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叫了一聲。
  一時之間,不論是年輕一輩強者,還是老一輩大人物,或者是無敵老祖,都不由為之興奮起來,他們都把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始祖之戰,對於天下任何修士而言,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盛事。
  對於天下無數的修士而言,若是能一睹始祖之戰,那此生也算是無憾也。
  特別對於實力足夠強大,如長存,如真帝,他們若是能親眼目睹始祖一戰,他們必定會有收獲,說不定未來在自己的大道上有著莫大的幫助。
  如此天賜良機,對天下修士而言,他們又怎麼會錯過呢?一時之間,所有的修士強者都全神貫住,不願意錯過任何絲毫的細節。
  當然,在天墟之中,所有的修士強者都在撤退,他們都撤退入了天雄關。
  始祖之戰,威力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可謂是舉世無敵,這樣的力量一旦衝擊而來,不要說是普通修士,就算是長存老祖,也會在瞬間灰飛煙滅。
  這樣的力量,舉世之間沒幾個人能擋得住,所以,唯有退入天雄關才是最安全的。
  在天雄關之內,除了不少老祖親臨觀看之外,還有很多道統在天雄關上築起了高大的道台,以方便門下弟子觀看。
  畢竟,始祖之戰,這樣的搏鬥,普通的弟子根本就看不到,因為這速度太快了,也是相隔太遙遠了,所以,他們隻能依靠天鏡來觀看。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身體緩緩地飄了起來,一步邁入了天墟之中。
  金光上師緊隨其後,也邁入了天墟之中,站在了那茫茫的天宇之中。
  他們之戰威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們也不願意波及無辜,所以,天墟是最好的戰場了。
  站在天墟之中,李七夜沒有暴發自己無敵的氣息,金光上師也沒有刻意去釋放自己的始祖之威,十分的自然。
  “亮兵器吧。”李七夜笑笑,徐徐地說道:“赤手空拳,你就非我對手了。”
  還未開戰,就說金光上師不是對手,這話雖然讓不少人心麵不服,但,大家也不得不肯定李七夜的強大,作為擁有始祖實力的他,的確有資格說這樣囂張的話。
  “鐺”的一聲,在這個時候,金光上師取出了一件兵器,兵器出鞘,兵鳴之聲十分沉亮,一聽這聲音,就知道這兵器是何等的沉重了。
  此時,金光上師肩膀上扛著一把巨斧,這把巨斧究竟有多巨大呢?斧柄就像一條粗大的山脈,而斧頭就像一個巨大的陸地一樣。
  如此巨斧,你可以想象它是有多麼的巨大了,金光上師把它扛在肩膀之上,整個人顯得十分的渺小,如同一隻螞蟻一樣。
  

Snap Time:2018-11-14 19:37:09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