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109章 又見溪皇

  八尺眉劍,舉劍於眉,當一劍鎖定之時,劍鋒就是那麼的近。雜÷誌÷蟲
  當八尺真帝一劍鎖定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八尺眉劍的劍芒已經鑽入了自己的眉心,就在這那之間,讓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眉心如同炸開一樣,瞬間被擊出一個血洞來,一命鳴呼。
  可以說,在八尺真帝還未出劍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感覺這一劍便是致命。
  劍未出,人已死,這樣的一劍何等的可怕,如此的一劍,根本就是無法躲避,它已經是牢牢鎖定你了。
  看著如此恐怖的一劍,不知道多少人已經毛骨悚然了。
  雖然說,此時八尺真帝劍在手之時,他並沒有大家想象那樣散發出了真帝之威,也沒有大家想象中那樣,八尺眉劍會爆發無敵的始祖之威。
  此時,八尺真帝舉劍於眉的時候,不僅是他個人神態恭敬謙遜,而且他八尺眉劍也是收斂了鋒芒。
  在這一刻,不論是八尺真帝,還是八尺眉劍,都給人一種返樸歸真的感覺。
  就是這樣返樸歸真的感覺,反而卻讓人毛骨悚然,心麵的寒意大盛。
  因為這樣返樸歸真的劍,那才是真正殺人的劍,它的存在、它的出劍隻有一個目的——殺人!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八尺真帝已經出劍了,一劍遞出,談不上快,也談不上慢,沒有風雷之聲,沒有天威之勢,一劍遞出而已。
  一劍遞出,直取李七夜的眉心,簡簡單單的一劍,很直白的一劍。
  如此一劍,白如開水,嚐之似乎無味。但,就是這麼白如開水的一劍,卻直見人心,一劍斃命!它就是殺人的劍!
  劍出,眉心寒,在這瞬間,那怕這一劍隻是刺向李七夜而已,但,相隔萬之外,便已經有人筆直倒下,眉心便出現了一滴鮮血。
  一劍致命,有人太過於專注,整個人者沉浸在了這一劍之中,最終導致這本不是殺他的劍,他反而是被一劍斃命了。
  “殺人的劍!”看到如此簡簡單單的一劍,白如開水的一劍,那怕是長存老祖,也不由驚歎一聲,如此評價。
  殺人的劍,那怕沒有驚天動地的威力,那怕是簡簡單單的一劍,依然是讓人毛骨悚然,就算是長存,心麵也不由突了一下,自問在這一劍之下,能否應付自由。
  “鐺”的一聲響起,所有人心麵一寒之時,劍鳴之聲不絕於耳。
  在這一刻,時光如同定格了一樣,所有人都看到李七夜擋住了這一劍,這殺人的一劍停在了那,定格在了那。
  大家望去的時候,隻見李七夜也僅僅是用一根手指擋住了這支劍而已,隻見指尖輕輕地壓在了劍尖之上。
  但,那怕這散發出光芒的指尖輕輕地壓在劍尖之上,它卻猶如是整個世界壓在了這支劍尖之上,一指之重,無法估量,硬是把指八尺眉劍壓彎了,連八尺真帝都單手握不住自己的劍,隻能雙手死死地撐住,此時他都有些力氣不足,滿臉漲紅。
  “砰——”的一聲響起,此時,李七夜鬆指,指尖輕輕一彈而已。
  但,就是這麼輕輕的一彈,猶如彈開了整個世界,猶如洞穿也三千大世,在這“砰”的一聲中,隻見八尺真帝整個人都被彈了出去。
  “轟、轟、轟”的撞擊之聲響起,被彈出去的八尺真帝一連撞倒了好幾座山峰,泥土濺飛,當他能從亂石泥土之中爬起來的時候,那是鮮血狂噴,連咳了好幾口鮮血。
  一指之下,八尺真帝便受了重傷。
  一指擊敗八尺真帝,這樣的一幕,讓從未見過李七夜出手的人,那是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攏,這樣的一幕,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就算是見過李七夜出手的人,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他們都知道,八尺真帝,絕對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畢竟,連金變戰神他們七人聯手都被斬殺,八尺真帝,更是獨木難撐大廈。
  但是,第一凶人屈指一彈,便擊敗八尺真帝,這的確是讓他們心麵悚然,感覺自己的心髒被人重重擊了一下,第一凶人,實在是太過於恐怖,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
  “饒你一命。”李七夜看了大口咳血的八尺真帝一眼,淡淡地說道,然後繼續往前走。
  飛劍天驕一見八尺真帝大敗,更是毛骨悚然,拚命往麵逃去,拚命往麵縮,大叫道:“救命——”?“軋、軋、軋”飛劍天驕往麵逃去的時候,馬車之聲響起,隻見一輛馬車緩緩而來,停在了那。
  “是金光上師的坐駕,是金光上師嗎?”看到這輛馬車從麵駛出來,有人驚呼一聲。
  “金光上師來了嗎?”看到這輛馬車,連老祖都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一輛馬車之上,大家都想知道,馬車麵坐的人是不是金光上師。
  “姐姐,快救我。”見到這輛馬車,飛劍天驕如同見到救星一樣,立即衝了過去。
  馬車停在了那,馬車之上的人似乎沒有下馬車的意思,車門依然是緊閉。
  “姐姐——”見車門緊閉,飛劍天驕一驚,忙是大叫道。
  聽到飛劍天驕叫“姐姐”,不少人相視了一眼,有人低聲地說道:“是溪皇。”
  “金光上師的妻子。”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知道馬車之上坐著的是何人了,聽到不是金光上師親臨,有一些人不由為之失望,不過,既然溪皇來了,隻怕金光上師遲早也會來。
  想到這一點,失望的人又不由為之精神一振了。
  此時,李七夜已經走近了,淡淡地一笑,緩緩走了過去。
  “姐姐,快救我。”見到李七夜越來越近了,這一下子,把飛劍天驕的膽子都嚇破了,急忙大叫地說道。
  但是,馬車之內,依然是一片寂靜,似乎沒有聽到飛劍天驕的話一樣。
  “姐姐,救救我。”見到李七夜快要走上來了,飛劍天驕忙是跪在地上,叫說道:“姐姐,念在同族同宗的情份上,請你救救我。”說著是聲淚俱下。
  見飛劍天驕跪在那求救,這頓時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由看著馬車。
  此時,大家都已經知道,坐在馬車之中的正是溪皇,洗溪的掌權人,金光上師的妻子,也是飛劍天驕的族姐。
  隻不過,大家想知道的是,此時溪皇會怎麼樣選擇呢?
  很多人都知道,溪皇與飛劍天驕是同族長大,感情也是不錯,現在飛劍天驕被李七夜追殺,溪皇會見死不救嗎?
  “姐姐——”見到李七夜已經近在咫尺了,飛劍天驕大叫,哭得淒切。
  最終,馬車之中響起了一聲輕輕的歎息之聲,馬車之中終於傳出了溪皇的聲音,徐徐地說道:“你闖的禍,還少嗎?”?“姐姐!”聽到溪皇的聲音,飛劍天驕不由喜極而泣,她知道自己有救了。
  而此時,李七夜也不著急了,反而是停上了腳步,靜靜地站在那,好像是看戲一樣。
  聽到溪皇終於開口了,所有人也都不由屏住呼吸,不少人也麵麵相覷。
  姐妹終究是姐妹,在這個時候,不少人心麵這樣認為。飛劍天驕終究是溪皇的族妹,最終那怕明智的溪皇,隻怕都是無法做到見死不救,隻好插手這的事情了。
  “但,今天你闖的禍,我也救不了你。”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溪皇會出手相救的時候,溪皇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什麼——”一聽到溪皇這樣的話,所有人都呆了一下,不少人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連飛劍天驕都一下子笑容僵住了,在剛才,她都還以為溪皇必定會出手相救,沒有想到,現在溪皇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話。
  這太突然了,連飛劍天驕都猝然不防。
  “姐姐,我,我自幼和你長大,一直以你為傲……”飛劍天驕忙是哭泣起來。
  “我知道。”溪皇的聲音傳出來,淡淡地說道:“但,你做得太差了,一直沒有為宗門考慮過。你長大了,已經不是小孩了,自己闖得禍,自己扛下來。”
  “姐姐——”飛劍天驕忙是大叫地說道:“以後我再也不敢了……”?“記住,你是洗溪的弟子。”溪皇的聲音打斷了飛劍天驕的話,徐徐地說道:“不要有辱於宗門,洗溪,沒有懦夫!死,也要死得尊嚴點。”
  “姐姐,你,你,你不能這樣,你,你,救救我,就這一次,就隻有這一次,一次!”聽到溪皇的話,飛劍天驕被嚇得魂飛魄散,聲淚俱下,急忙求救。
  但是,馬車之中,再也沒有聲音,一片的寂靜。
  此時,整個天地都猶如安靜了下來,似乎除了飛劍天驕的哭聲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了。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麵麵相覷。
  在此之前,多少人認為溪皇會出手相救,畢竟是姐妹,但是,最終,溪皇卻沒有出手相救。
  而且,當聽到溪皇這一席話之時,大家都明白,飛劍天驕已經死定了!
  

Snap Time:2018-11-20 08:37:54  ExecTime: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