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108章 八尺眉劍

  在這個時候,飛劍天驕已經逃入了仙銅山所封禁的地方。〞雜※誌※蟲〞
  李七夜也不著急,隻是緩緩而來,猶如閑庭信步一般,十分的隨意,那怕是前麵就是仙銅山的大軍戎衛了,他也依然是視之無物。
  “尊駕,請止步。”在李七夜靠近之時,仙銅山的鐵騎就立即左右突奔而出,封去了李七夜的去路。
  鐵騎左右奔出,瞬間擋在了李七夜麵前,猶如一麵銅牆擋在了那。
  看到這樣的一幕,遠處旁觀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不由為之屏住呼吸了,第一凶人與金光上師之前的衝突隻怕即將要爆發了。
  一旦雙方都不讓步,當世的一場絕世大戰,那必定是少不了。
  當鐵騎左右奔出,擋住了去路,李七夜隻是隨意地撩了一下眼皮而已,淡淡地說道:“想死嗎?”
  這三個字,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是那麼的風輕雲淡,是那麼的輕描淡寫。
  要知道,眼前的鐵騎,乃是金光上師座下的鐵騎,就算這支鐵騎還不是最頂尖的,但,實力也依然強悍,更何況,有金光上師的威名,誰敢貿然開戰。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那怕這支鐵騎乃是金光上師座下的鐵騎了,李七夜依然是視之無物,根本就未把眼前這一支鐵騎當作一回事。
  時至今日,所有人也明白,強大如第一凶人,當然不會把金光上師座下的鐵騎放在眼中了,畢竟彼此完全不是一個級別上的力量。
  那怕“想死嗎”這三個字以十分風輕雲淡的口吻說出來,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三個字的份量,任何人都不敢掉於輕心。
  擋在李七夜麵前的將士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一位將領抱拳,徐徐地說道:“尊駕,我等職責所在,望尊駕見諒……”
  “要麼滾,要麼死!”李七夜神態冷淡,淡淡地說道。
  “尊駕……”被李七夜如此一斥喝,這支鐵騎的將士都不由臉色一變,李七夜這樣的態度實在是太羞辱他們了。
  但是,這位將領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已經是大手一張了。
  “不好——”見李七夜大手一張,將士立即沉喝一聲,大喝道:“列陣,殺!”話一落下,這支鐵騎瞬間成陣。
  “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那之間成陣,隻見槍林劍峰,隻見刀光劍影瞬間淹沒了天地,拖起了長長的殘影,直斬向了李七夜的大手。
  這支鐵騎的反應不得不說是神速,這支鐵騎一出手,威力非凡,刀光劍影斬來,剖開了天空,十分的凶猛。
  但是,那怕這支鐵騎再凶悍,在李七夜手中都無濟於事,聽到“轟”的一聲巨響,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拍落下去。
  當這隻大手拍落下來的時候,就好像是天空塌下來一樣,狠狠地砸在了這支鐵騎的身上。
  一巴掌拍落下來,大地被拍得沉陷,留下了一個又深又大的手印,至於剛才那支欲擋李七夜的鐵騎,已經被拍成了肉醬了,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鮮血,在黑土地中慢慢流淌著,浸染了泥土,在鮮血的浸染之下,泥土顯得更黑更肥沃。
  在鮮血流淌著的時候,血腥味在所有人的鼻端彌漫著,讓許多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這樣的一幕,本已經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了,但是,當親眼見到李七夜一言不合,便把一支鐵騎拍成肉醬,這樣的場景,依然是讓人十分的震撼。
  畢竟,這一支鐵騎,不是一般的軍隊,它可是金光上師坐上的鐵騎,曾經是威震八方,讓天下人都為之忌憚。
  但是,現在第一凶人隨手拍落,便把這支鐵騎滅了,就像拍死一隻蒼蠅一樣。那怕這樣的一支鐵騎,不是金光上師座下最無敵的鐵騎,依然是十分震撼人心。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一言不合,便滅千軍。”有老祖都忍不住咕嘀地說道。
  有人未曾見過第一凶人出手,今日見第一凶人出手,總算明白為什麼他會被稱之為“第一凶人”了,這樣凶悍的角色,稱之為“第一凶人”,那是再適合不過了。
  李七夜一巴掌滅了這支鐵騎之後,看都未再多看一眼,繼續往麵走去,好像那僅僅是拍死一隻蒼蠅而已。
  “前輩,請息怒。”在李七夜繼續前行的時候,一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八尺真帝。”看到擋住李七夜去路的這個漢子,有人低呼了一聲。
  “八尺真帝,也非他的對手。”看到八尺真帝,也有長存輕輕搖頭。
  大家都知道,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經斬殺金變戰神、明王佛他們,八尺真帝就算是比預料中還要強大了,就算是一尊十二宮真帝了,但是,依然無法與第一凶人抗衡。
  “前輩?”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八尺真帝,淡淡地說道:“我很老嗎?”
  “不敢。”八尺真帝鞠身,態度顯得恭敬,說道:“前輩乃是始祖,與我師尊同輩,便是在下的長輩。”
  “我今年十八。”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別叫我這麼老!”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頓時讓所有人都麵麵相覷,剛才還充滿火藥味,這話一出,似乎又一下子緩和了一下緊張的氣氛。
  “公子,請息怒。”八尺真帝從善如流,忙是向李七夜鞠身,神態恭敬。
  “息怒?”李七夜淡淡一笑,悠悠地說道:“我根本就沒有怒,何來息怒,幾隻蟻螻而已,何需我怒。”
  “這……”八尺真帝本是善言,聽李七夜這麼一說,他一時間都接不上話來。
  “看你機靈,一邊呆著去。”李七夜輕輕擺手,淡淡地說道:“饒你一命!”
  這話說得十分隨意,而且像是在趕走一隻蒼蠅一樣,根本就未放在心上,這樣的態度,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他這副唯我無敵的模樣,大家也算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八尺真帝,乃是金光上師的首徒呀,一尊十分強大的真帝,但是,此時此刻,在李七夜眼中,那猶如蟻螻一樣,完全未放在心上。
  試問一下,舉世之間,又有幾個人敢如此的輕視八尺真帝呢?或者,也唯有第一凶人而已。
  但,沒有人敢吭聲,第一凶人的凶悍,大家都是領教過的,很多人都明白,那怕八尺真帝是金光上師的首徒了,第一凶人要殺他,那也一樣是照殺不誤,這就是第一凶人。
  八尺真帝也不由幹笑了一下,抱拳,鞠身,說道:“還請公子能高抬貴手,慈悲為懷……”
  “既然你想替人強出頭。”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出手吧,拿出真本事來,你能接我一招,我調頭便走。”
  “一招——”八尺真帝還沒有說話,一些未見過李七夜出手的人,就不由一震,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八尺真帝,這可是強大的真帝呀,李七夜竟然敢說一招敗之,這樣的口氣,實在是太霸道了。
  “要出手了。”在此之前,見過李七夜斬殺金變戰神他們的無敵,老祖們心麵也不由一震,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八尺真帝猶豫了一下,最後,他深深地鞠身,說道:“弟子無能,還請公子指點一二。”
  在心麵,八尺真帝當然不願意去趟飛劍天驕這一趟渾水了,說句不好聽的話,飛劍天驕是死是活,關他什麼屁事。
  隻是,現在飛劍天驕被人追殺上門來了,他不能坐視不理,不管怎麼說,飛劍天驕也是他師父的小姨子。
  此時,八尺真帝也唯有接李七夜一招了,盡管是如此,在舉止之間,八尺真帝依然是恭敬,執晚輩之禮,完全沒有與李七夜為敵的意思。
  “鐺——”的一聲響起,此時,八尺真帝乃是一劍在手,劍在手,如握天地,始祖之威浩然。
  “此劍,名為八尺眉劍,師尊所賜。”八尺真帝舉劍,神態恭敬,說道:“弟子愚笨,隻能發揮此劍的十之六七,道不足之處,讓公子見笑,還請指點。”
  “出手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而已。
  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八尺真帝的實力,在仙統界一直都是很強悍,也是威名赫赫,隻不過,他師父金光上師太強大、太優秀了,往往很多時候,他是被金光上師的光環所遮籠了,在他師父的光環之下,他這位真帝顯得黯然失色。
  事實上,他的實力,不見得會比金變戰神他們弱得了多少。
  八尺真帝,作為金光上師的首徒,不僅是得到了金光上師的親傳,而且,金光上師還親自為他打造了祖器,這可以看得出來,金光上師是何等的器重八尺真帝了。
  “得罪!”八尺真帝恭敬,那怕動手之時,依然是彬彬有禮,執晚輩大禮,一副以晚輩向前輩請教的模樣。
  可以說,八尺真帝一舉一動,都顯露了大家之風,不愧是金光上師的弟子。
  “鐺”的一聲響起,在此時,八尺真帝舉劍,劍齊眉,在這那之間,八尺真帝的劍已經鎖住了李七夜的眉心了。
  

Snap Time:2018-11-20 15:54:08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