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102章 拖大陸

  隨著“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這個時候,站在大力曾背上的老祖們都手握著長長的鐵鏈。∮雜誌蟲∮
  老祖們手中的鐵鏈粗大無比,每一條鐵鏈由幾十股的鐵索絞捏而成,而每一股的鐵索,需要好幾個人才能抱得過來,如此的鐵鏈,可以說,幾十個人手拉手都無數把它抱過來。
  如此巨大的鐵鏈,所以被老祖們握在大手之中的時候,旁人也一樣能感受到了鐵鏈的重量,好像就是一條粗大的山脈被握在手中一般。
  這每一條鐵鏈,都是以十分珍貴的神金所打造的,這樣珍貴神金所鑄造出來的鐵鏈,十分的堅韌,可以最大程度地承受著最大的力量。
  在鐵鏈的前端,都鎖有一個巨錨,這錨之大,可以比肩於一座山峰,可以說,每一個巨錨一旦釘了過來,就能擊穿萬丈。
  “動手——”就在這個時候,有一位老祖沉喝一聲。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這幾十位老祖齊動手,他們手中的巨錨拖著鐵鏈瞬間射了出去。
  “鐺、鐺、鐺”的拖動鐵鏈之聲響徹了天地,震耳欲聾。
  試想一下,幾十條粗大如山脈一般的鐵鏈同時激射而出,那是多麼壯觀的事情,這樣的一幕,好像是射穿了天穹一樣。
  當這幾十條的鐵鏈瞬間從天空上射過的時候,就好像是鐵幕一下子把整個天空給遮住了一樣,封閉了整個天穹,壓得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轟、轟、轟”的撞擊之聲響起,在石火電光之間,隻見巨錨射在了大陸之上,重重地撞擊在了大地之上,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有山峰一下子被擊碎,有山脈一下子被射穿,也有湖泊一下子被撞碎……
  泥土飛揚,滾滾的塵灰一下子遮蔽了天空,好像整塊大陸被擊碎了一樣,特別是那崩碎之聲響徹天空的時候,更是讓人震撼。
  “仙銅山,實力是何等之強。”看著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打了一個冷顫,試想一下,這樣的一個個巨錨,射向一個道統的話,在眨眼之間,不說能毀掉一個道統,至少是幾十個大教疆國會在這樣的一擊之下,灰飛煙滅。
  “仙銅山,乃是當世大統,又如何會不強呢,甚至它可以入前三。”有老祖徐徐地說道,神態鄭重。
  仙銅山,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地方,它算得上是一個道統,也算是仙銅族的起源地,但,它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道統。
  一直以來,仙銅山的道統是一個謎,它是一個龐大無比的大陸,但,沒有人知道這究竟有沒有道源,但,世人又往往把它視為道統。
  而仙銅族的本身,卻把仙銅山視為自己種族的起源之地,並非是一個道統。
  所以,仙統山究竟是不是一個道統,這都是一個謎。
  仙銅山不管是一個種族的起源地,還是一個道統,它的實力之強,是遠遠超乎人的想象,就單是在這一世,就有金光上師這樣的絕世天才,無敵始祖!
  此時,不僅僅是金光上師的鐵騎到來了,連蟄龍這樣的存在都親臨了,這也讓大家明白,仙銅山對於這塊大陸是誌在必得了。
  當所有的塵土散去之後,大家才能看清楚這片大陸之上,一片狼籍,幾十條的鐵鏈,把一座座山峰擊碎,把一座座湖泊擊穿。
  當巨錨擊射入了大陸之中,有的是擊穿在了一條山脈之中,有的是射入了大地最深處,更強者,竟然擊穿了整塊大陸,鐵錨牢牢地鎖住了大陸……
  “可惜了。”看到這塊大陸一片狼籍,不少山峰崩碎、河流斷裂,許多修士強者都不由歎息了一聲。
  因為這一塊大陸之上,有著豐富無比的靈藥丹草,有著豐富無比的礦脈,現在卻被仙銅山給毀了。
  “鐺——”的一聲響起,此時一條條粗大的鐵鏈繃得緊緊的,這一條條鐵鏈的另一端,是牢牢地套在了大力獸的肩膀上。
  “仙銅山是要幹什麼?”看到這一幕,很多修士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事實上,在這一刻,很多人都已經猜測到了仙銅山是要幹什麼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吧。”有強者低聲地說道:“仙銅山真的要把這麼一塊大陸拖回去嗎?這,這靠譜嗎?要知道,這是始祖之舉呀。”
  世人都知道,拖回一塊大陸來,乃是始祖壯舉,曆代以來,都有始祖曾拖回大陸,以鑄造自己的道統。
  “笨。”也有長輩瞪了自己晚輩一眼,說道:“什麼始祖之舉,金光上師不就是始祖嗎?”
  被自己的長輩這麼懟了一句,讓很多晚輩都呆了一下,在這個時候,他們都清醒過來。
  這也對,金光上師就是始祖,他們仙銅山的確是有能力把這麼一塊大陸拖回去。
  “金光上師真的是要把這塊大陸拖回去嗎?這是要鑄造自己的道統了?”看到這一幕,大家都明白,仙銅山是要把這一塊龐大無比的大陸拖回去,這就讓人不由猜測了。
  要知道,當世三位始祖,不論是蘭書才聖,還是成道更久的金光上師,他們都沒有築建自己的道統。
  雖然說,千百萬年以來,也曾有一些始祖並不築建自己的道統,但是,往往更多的始祖,在達到了一定地步或時機成熟之後,都會不惜花費大量的心血去築建自己的道統。
  “算算時間,金光上師築建自己的道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有老祖輕輕地點頭,說道。
  這樣的話,也引得不少人讚同,金光上師成道很久了,他現在去築建自己的道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當然了,若是金光上師築建了自己的道統之後,那就意味著,從此之後金光上師不再屬於仙銅山。
  這也就像蘭書才聖一樣,他還沒有築造自己的道統,那怕現在他已經脫離了勁草道統,在世人眼中,他永遠都是勁草道統的弟子。
  如果有一天,蘭書才聖築建了自己的道統之後,那麼,他就不再是勁草道統的弟子了,他是屬於自己道統的始祖,將會徹底的與勁草道統脫離了關係。
  現在金光上師也是如此,如果他築建了自己道統,他就是屬於自己道統的始祖了,不再是仙銅山弟子的身份了。
  “我還以為金光上師要登臨仙統之後,才會築建自己的道統呢,看來,比我想象中還要早。”有老祖低聲地說道。
  “說不定,或許他現在就已經是一位仙統級別的始祖了,隻不過我們不知道而已。”另一位老祖卻接了這麼一句話。
  天下人都知道,金光上師已經一位帝統級別的始祖了,至於是不是突破了,那就不得而知。
  作為一位帝統級別的始祖,金光上師當然有資格卻築建自己的道統,隻不過,所創建的道統,那是屬於帝統級別。
  當然了,隻要金光上師還在,這一切都不是問題,因為隨著他的實力在增強,他的道統就可以繼續提升,一旦他成為了仙統級別的始祖之後,他築建的道統,也一樣可以被提升到仙統級別。
  “天雄關會給他們過嗎?”此時看到一條條鐵鏈已經牢牢地鎖住了整個大陸了,有人不由抬頭望了一眼天雄關。
  如果說,金光上師真的要把這一塊大陸拖回仙統級,去築建自己的道統,那必定需要經過天雄關。
  “若是換作以前,那是不成問題,現在,就不好說。”有一位長存沉吟了一下,說道:“此間之事,也不是太尹喜一個人能決定的。”
  聽到這樣的話,大家都能理解。
  如果說,平日,金光上師要拖這麼一塊大陸回去,天雄關還是會賣給他一個情麵的。
  問題是,現在這一塊大陸乃是從不渡海漂泊出來的,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這樣的一塊大陸,天雄關不一定願意讓它拖入天雄關。
  “開始——”在一條條的鐵鏈牢牢地鎖住了大陸之後,有一位仙銅山的老祖沉喝了一聲。
  “砰、砰、砰”的一聲聲響起,在這那之間,一條條的鐵鏈繃得緊緊的,好像要斷裂一樣。
  “砰”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大力獸舉步了,一舉步,踏碎了星空,它們馱著這一條條巨大的鐵鏈,身體奮力向前傾,欲把整塊大陸拖動。
  “轟”的一聲巨響,在所有大力獸奮力向前傾的時候,整塊大陸震動了一下,好像是被拖動了一樣,但,緊接著,整塊大陸卻紋絲不動了。
  “這,這未免太沉重了吧。”看到這條一頭頭的大力獸奮力向前傾,都無法拖動這塊大陸,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氣。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光芒降下,隻見一位又一位老祖從天而降,那之間,磅無盡的氣息彌漫於天地之間。
  這一位位強大無匹的老祖都一下子散發出了席卷九天十地的氣勢,猶如可以鎮壓九天。
  毫無疑問,仙銅山的這一位位老祖,都是擁有著絕無倫比的實力。
  仙銅山的一位又一位老祖降臨之後,每一位老祖都緊緊地握住了粗大的鐵鏈。
  

Snap Time:2018-11-19 17:59:1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