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098章 還有一個人

  “哼——”一聲冷哼之聲響起,天地皆驚,日月星辰失色,一聲冷哼,充滿了無上威嚴,至高無上,就算是真帝諸神,在這樣的一聲冷哼之下,都會魂飛魄散。雜誌蟲
  但是,對於這樣的冷哼,李七夜反應十分的平淡,視之無物。
  在這一刻,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星辰匯聚,光芒變幻,在是那之間,在這樣的星空之下,出現了一張臉龐,這麼一張臉龐十分的夢幻,是那麼的不真實,甚至你見過之後就會一下子忘記。
  當你看到這樣的一張臉龐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是在甜睡之時做了一個夢,但是,當你醒來之後,你又記不起這個夢的具體內容,隻是隱隱記得自己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這樣的一張臉龐,聚之隨散,是那麼的快速,讓人有些有所不及。
  “一切源於心魔,一切源於欲望,一切源於恩怨情仇。”看到這聚之隨散的臉龐,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的心魔又是何?”在這個時候,這個空間深處響起了一個聲音,這個幽幽的聲音似乎是在低吟。
  當你聽到這樣聲音之時,你會認為自己不是用耳朵聽到這個聲音,而是這個聲音在你的腦海中回蕩,這好像是自己在說話一樣。
  好像自己的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回蕩一樣,十分的魔幻,如果定力不好的人,會被這樣的情景嚇瘋。
  “我的心魔?”李七夜見之不怪,笑了一下,說道:“我的心魔就是我自己。一念成魔而已,何需再要其他?”
  “此魔,非彼魔。”空間深處幽幽的聲音在回蕩著。
  “不,對於我來說,此魔,就是彼魔。”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悠然地說道:“先賢的話說得有道理,一旦瘋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我自己,這便是我的心魔。”
  空間深處的存在沒有聲音,似乎在思索李七夜這話,又或者是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說法不以為然。
  但,李七夜就是他自己的心魔,他並不害怕自己變是什麼,也不擔心因為什麼誘惑而有所變化,這些都是對於他而言,不足為道的事情。
  “該是我們談談的時候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閑說道:“你說是不?”
  空間深處的存在悄然無聲,他這是偷雞不成濁了一把米,本來,他是想取到那顆石頭的,卻沒有想到卻把李七夜這樣的存在招惹上門了,更讓他想不到的是,李七夜已經超乎了的估量,這樣的實力,這樣的至高無上,他已經是很久很久很久未曾遇到了。
  “我所能給,甚少也。”最終,空間深處幽幽的聲音再一次回蕩。
  “是嗎?”李七夜翹了一下嘴角,笑了笑而已,淡淡地說道:”我可不這樣認為,那我問你,在三十六中,你可以排行第幾?”
  空間深處一片寂靜,過了甚久之後,他的聲音這才幽幽地回蕩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道之深,將會超乎你的想象。那怕你道心無上,亙古無雙,但,有存在,更是高遠,更是無法想象也。”
  幽幽的聲音說出這樣的話,顯得是鄭重,並非是推托之辭。
  試想一下,飛地池是怎麼恐怖的存在,那怕是仙統級別的始祖,都不能全身而退,恐怖如斯,但他都依然的鄭重,他所說,可想而知了。
  如果能想得透、能懂其中奧妙的人,那一定是不寒而栗。
  “比賊老天如何?”李七夜卻神態平靜,並沒有因為此話而鄭重,依然自然淡定。
  “可比之。”空間深處回蕩起了這個聲音。
  李七夜眯了一下目光,目光跳動了一下,淡淡地說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世外之大,將會你所無法想象。”空間深處的聲音回蕩著,說道:“那怕你已是有所獲,但,那隻不過是開端而已。”
  “不,一直在我所想象之中。”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反而,這對於我而言,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值得期待。若隻至於此,多麼的無聊,多麼的寂寞。”
  空間深處沉默下來,換作別人,早就被嚇破了膽了。
  李七夜卻說,若是沒有此,是多麼的無聊,多麼的寂寞
  高處不勝寒,無敵總是寂寞,這就是李七夜,因為他的敵人,不是別人,他的敵人就是他自己!這才是最寂寞的事情。
  “你想要什麼?”最終,空間深處的聲音幽幽回蕩。
  “我要的嘛,不多。”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說道:“這個地方不錯,想借用一下而已,煉煉兵器,也聊聊一點有趣的事情,僅此而已。”
  “世無趣事。”空間深處幽幽的聲音回蕩著:“隻有血與淚。”
  “那又何妨。”李七夜笑著說道:“多少血與淚,那也值得一談之事。畢竟,我也不是什麼聖人,更非是什麼慈悲為懷的人,並沒有什麼可以忌憚,血與淚,也是十分有趣的事情。”
  空間深處的聲音回蕩著:“你何求?”?李七夜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笑了笑,說道:“你所求,又是那一般。無數歲月,蟄伏於此。”
  “道不同也。”空間深處的聲音回蕩著。
  “是嗎?”李七夜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僅僅是因為道不同嗎?確定不是分贓不均什麼的?”?“哼——”一聲冷哼響起,天地皆驚,日月星辰簌簌,僅僅是一聲冷哼,就是能讓眾生諸神為之顫抖。
  這一聲冷哼之中充滿了怒氣,可以聽得出來,空間深處的存在對於李七夜這一句話是十分的不滿意。
  但,李七夜依然是風輕雲淡,似乎沒有聽到這樣一聲冷哼。
  “小人之心也!”最後,空間深處的聲音冷冷地回蕩著。
  “我本就不是什麼君子。”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你敢說,在那麼一段歲月之中,沒有過類似的想法?我所知,沒有誰是信男善女。”
  “若要為之,何待今日。”空間深處的幽幽聲音回蕩著,雖然他對於李七夜的話是十分不滿,但,還是說出來了。
  “這個嘛,那就不好說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一條魚,又怎麼比得上滿滿的一塘魚呢。魚嘛,當然是養大了,才吃得有滋有味,太小了,不夠塞牙縫。”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悠然地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一定有過這樣的事情,而且這樣的念頭也曾在你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空間深處的存在沉默了,那怕在剛才他還是一聲的冷哼,顯得憤怒呢。
  “所以說嘛,隻要敢去想,一切皆曾有可能。”李七夜也不意外,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如果說,這個世間,誰值得去相信,那一定是賊老天了。”
  “賊老天?”對於李七夜如此高的評價,空間深處的存在不以為然,冷冷地說道:“與我等又有何區別也!”
  “看來,你們這是對賊老天十分不滿意呀。”李七夜幽幽一笑,顯得輕鬆自在。
  “所為,同源也。”空間深處的存在響起了冷冷的聲音。
  “是嗎?”李七夜卻不為然,說道:“吃一條魚和殺死一條魚,你認為沒有區別嗎?當然,這個比喻是不適當,但,也是有所相通。”
  空間深處冷冷地說道:“都一樣,不論是什麼目的,所做之事,又有什麼不同。”
  “看來,你對賊老天有著不小的怨氣。”李七夜笑了起來,幽幽地說道:“這麼說來,你是吃了不少的苦頭了。”
  “哼——”空間深處隻是一聲冷哼而已,再也無話。
  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濃了,過了好一會兒,他這才收起了笑容,神態一正,徐徐地說道:“賊老天,我們不談也罷,畢竟這已經是老掉牙的話了。談談你所說的那個人如何?”?“不知。”空間深處的存在一口回絕了李七夜的話而已。
  “看來,你是十分忌憚。”李七夜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比不渡海那位如何?”?“小孩而已。”空間深處的存在說出這話的時候,那是十分的直接了斷,不經任何思索,這說明他心麵有著明確的定位了。
  “有意思。”李七夜撫掌而笑,悠然地說道:“這就是至高,有意思。”
  “若是至高,也是唯一。”空間深處幽幽的聲音回蕩著:“你此般,也無法相比也。”
  “這樣呀。”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也沒有生氣,反而是意味深長,思索,徐徐地說道:“世間,無仙耳。”
  “若有仙,便是。”空間深處幽幽的聲音在李七夜的腦海回蕩著。
  “若真有仙。”李七夜撫掌,也顯得鄭重,說道:“那我更應該會上一會。不過嘛,世間真有若仙,又焉容得你等偽仙存在!”
  然而,空間深處的存在卻沒有生氣李七夜這話,隻是冷冷地說道:“乃是真仙,又焉是你所能揣摩!”
  “是嗎?”李七夜露出了更濃的笑容,徐徐地說道:“我有興趣,可會也。”
  “無人知所蹤。”最後,空間深處的存在隻說了這麼一句話。
  

Snap Time:2018-11-18 08:22:49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