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092章 論道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李七夜笑了笑,這才慢悠悠地說道:“大家都這樣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雜∮誌∮蟲-”?李七夜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這頓時讓聖霜真帝他們都有點忍俊不禁,但,在這樣嚴肅的場合之下,又不好笑出來,所以,站在惠清璿身後的靜兒,那是狠狠地挖了李七夜一眼。
  當然,劍聖、開天刀祖、火祖他們都沒有笑,隻是看著李七夜而言,火祖已經領教過李七夜的實力了,沒開腔,而劍聖他們的目光注視著李七夜的時候,他們的目光熾亮,欲窺得李七夜的深淺。
  在火祖、劍聖他們的注視之下,李七夜這才慢條斯理地說道:“本來嘛,你們老一輩的事情,我一個年輕人,沒有必要摻和著什麼,畢竟,像我這樣十八歲的小夥子,不諳世事,不摻和為妙,萬一搞不好,就把自己的小命玩完了。”
  “我看嘛,你們殺來殺去,都是你們老一代的恩怨了,而且,千百萬年過去了,你們都執念不散。如果我一摻和進去,你們心麵都不甘,萬一死了之後,都還要化作厲鬼纏著我怎麼辦?”李七夜慢悠悠地說來,似乎好像很有道理一樣。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琴女帝他們都不由頭額冒黑線,或許他們不自矜身份的話,說不定會狠狠地一腳把李七夜踹飛,這樣矯情的賤人,他們心麵就想抓狂。
  李七夜頓了一下,然後又笑了一下,慢條斯理地說道:“不過嘛,古殿麵的這件東西,我想,是不是應該由我們這樣的活人來保管呢?至於你們之間的恩怨嘛,隨意了。”
  一聽到李七夜要帶走古殿中的東西,火祖他們盯著李七夜的目光就更緊了。
  毫無疑問,火祖肯定是不會讓李七夜帶走古殿之中的東西,而劍聖他們所抱著的想法就不見得相同了,畢竟,他們是以死守護這,若真的是讓李七夜帶走古殿中的東西,他們也不見得會立即同意。
  “此間種種,道友可有定論?”在這個時候,火祖徐徐地說道。
  火祖稱李七夜一聲“道友”,這就足夠說明火祖對李七夜的實力認定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聳了聳肩,說道:“沒有什麼定不定論的,我隻是個過客而已。什麼斬殺黑暗,什麼為三仙界清理門戶,按道理來說,是輪不到我。如果說要清理門戶,那該是由你師父來做,畢竟,門徒不肖,師父有責任。不過嘛,說來,你師父還真是有點失職,沒能把你清理幹淨,這的確是他不對的地方。”
  “我師尊,自有他的道理。”火祖徐徐地說道:“他老人家的無上智慧,焉能揣測也。”
  火祖雖然未說他師尊是誰,但,語氣之中依然不失尊敬,這便可以看得出他是何等的尊敬他的師父,那怕他已經淪陷於黑暗了,依然還是敬畏他的師父。
  “真有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師父把你滅了,你心麵還不記恨他,難得,難得,實在是難得。”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下子讓皇尊真帝他們抽了一口冷氣,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這樣的消息,可謂是十分震撼人心,如果傳出去,甚至會掀起驚濤駭浪。
  先不說火祖的師父是何方神聖,單是憑火祖的師父把火祖滅了,這樣的消息就已經足夠讓天下人震撼了
  火祖是多麼的強大?三仙界最強大的始祖之一,十大始祖之一。對於他的強大,皇尊真帝他們是深有體會,連劍聖他們這樣的始祖聯手,都不是火祖的對手。
  但是,火祖卻被自己的師父滅了,這就可以想象,他的師父是很強大很強大了,甚至可以說,強大到讓人難於揣摩的地步了。
  火祖不由沉默了一下,竟然沒有接下這話。
  “人家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我看,也可以說成,可憐天下師父心吧。”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頭,淡淡地說道:“他當年未把你斬了,又留了你這樣的痕跡,未把這些殘痕打掃幹淨,這隻怕是因為他在心麵還是對你抱有那麼一點點的幻想吧。”
  火祖沉默了一會兒,最後他徐徐地說道:“他老人家的想法,我不敢揣測。隻不過,道所不同,選擇不同而已,未有對錯之分。”
  “未有對錯?”琴女帝說道:“你是一走入歧途,再也無回頭!你是禍害天下生靈!”
  “女帝所想,或許是對的。”火祖不生氣,徐徐地說道:“或許,我若成功,我是拯救了三仙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隻不過是換一個方法而已。到了那一天,萬界皆滅,唯我三仙界獨存。”
  “自甘墮落。”琴女帝說道:“那怕大劫浩蕩,三仙界依存,多少紀元過去,依然有恩師父守望天下!”
  “女帝所了解甚少。”火祖輕輕搖首,說道:“一旦黑暗降臨,遠超乎你的想象,天地萬界,隻怕沒有誰能幸免!到了那一天,隻怕誰人都擋不住,也未能有人能力挽狂瀾!”
  火祖這樣的話,讓皇尊真帝他們都心麵發毛,火祖這樣的話,聽起來是漲人誌氣,滅自己的威風。
  但是,試想一下,火祖是怎麼樣的存在?十大始祖之一,三仙界最驚豔、最強大的始祖之一,什麼風浪他沒有經曆過,什麼敵人他沒有遇到過,可以說,他一生是經曆了無數的風浪,然而,麵對未來之時,強大如他,竟是如此的悲觀,那他究竟是遇到了怎麼樣可怕的存在?
  想到這,皇尊真帝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畢竟連火祖都無能為力,試問世間,真的有人力挽狂瀾嗎??“不談也罷。”琴女帝輕輕搖頭,說道:“超渡你,也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說到這,琴女帝的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徐徐地說道:“還請道友助我們一臂之力,天下眾生,感恩道友。”
  “這帽子太高了。”李七夜不由笑著,輕輕搖頭,說道:“我這個人,不愛戴高帽子。”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不過嘛,好像老頭子們是欠了我一大筆的債,我給他掃掃點塵埃,這又有何不可呢,到時候,再狠狠地宰他們一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劍聖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明知道李七夜的實力十分強大,十分恐怖,火祖也沒有驚悚,他點頭,說道:“道友之無敵,就算我重生,也不見得能敵。隻是,就算道友斬我,也無濟於事,火種不滅,我道永,終有重生之日。”
  火祖這話一下子在皇尊真帝他們心麵掀起了驚濤駭浪,這一席話包含著太多的信息了。
  “這的確是有點道理?”李七夜點頭,說道:“你已非你,已經不是執念那麼簡單,說到底,這力量,來自於黑暗。不過嘛,這好像都沒有什麼關係,不一定非要我親自滅了你,自然有人滅你。”
  說完,李七夜取出一物,聽到“鐺鋃”的聲音響起,李七夜雙手已經握著一條長長的鐵鏈了。
  這一條鐵鏈乍一開,並不顯眼,那隻不過是一條暗紅色的條鏈而已,但是,再仔細去看的時候,這樣的一條鐵鏈乃是以億萬股的法則交織而成,而且,億萬股的法則又融煉入了世間最珍貴的仙金,這種仙金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
  當李七夜一拿出這一條鐵鏈的時候,火祖後退了一步,就好像普通人突然間遇到一條毒蛇一樣,神態間有著幾分的敬畏。
  火祖這樣的反應,也讓聖霜真帝他們盡收入眼底,這頓時讓聖霜真帝他們心麵不由為之一震。
  火祖是何等強大的存在,可以說,舉世之間,又有何人、何物能讓他忌憚?但是,明顯看得出來,火祖對於這條鐵鏈有著深深的忌憚。
  這樣的一條鐵鏈,究竟是怎麼樣的來曆呢?竟然讓火祖如此的忌憚。
  “這東西,相信你很眼熟。”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這一條鐵鏈,那可是大有來曆,它是在洪荒天牢鎖著一具白骨,而且這具白骨在生前,曾經最強大無匹的真火焚燒過它,但是,卻未能把這條鐵鏈燒斷。
  隻不過,後來李七夜把這條鐵鏈從洪荒天牢中取出來。
  “師尊是恩重如山。”火祖凝視著這條鐵鏈,最後徐徐地說道。
  “這麼說來,你也明白該怎麼解開這條鐵鏈了?”李七夜聽到火祖這樣的話,也並不是十分的意外。
  “道心而已。”火祖輕輕地歎息一聲,徐徐地說道:“隻可惜,無解也。”
  “嘿,老頭子還真是一片苦心,到了最後,還是抱了那麼一點希望。”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
  “隻可惜,道不同也。”火祖沉默了一下,輕輕點頭。
  那怕是說出這樣的話了,火祖神態顯得恭敬。
  解開這條鐵鏈,唯有道心,這也是為什麼李七夜把這條鐵鏈能從洪荒天牢之中取出來了。
  事實上,火祖也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Snap Time:2018-11-16 15:26:55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