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047章 神秘岩石

  就在氣氛顯得僵持之時,太尹喜咳嗽了一聲,說道:“這些都是題外話,都是題外話,今日尹喜邀請大家來,並非是為了意氣之爭的。∠雜±誌±蟲∠”
  太尹喜再次開口,這拉回了大家的目光,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太尹喜的身上,畢竟太尹喜這樣的大人物發出英雄帖,邀請天下英雄,這並不非是大家聚集一堂,喝杯酒什麼的。
  “不渡海,一直都是未解之謎。”太尹喜徐徐地說道:“關於不渡海的種種,都一直沒有答案,始祖也不能給出答案。以尹喜個人之見,未來若有大禍,必起於不渡海。”
  聽到太尹喜這樣的話,在場的人都不由麵麵相覷,作為至尊長存,太尹喜這話十分有份量,他這一席話的份量,不亞於始祖!
  現在太尹喜都說未來大禍有可能起於不渡海,這不得不引得起大家的重視,更何況,當日天外飛隕,也的的確確是來自於不渡海。
  “飛隕橫空,曾有無數的碎片伴行。”太尹喜徐徐地說道:“雖然所有的碎片與飛隕都衝入了茫茫的天墟之中,不過,有一片碎片落入了天雄關。”
  “有碎片落入了天雄關。”聽到這話,在場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在這個時候有一些人都不由站了起來。
  當日飛隕衝擊而來的時候,那是多麼的震撼人心,不知道多少人被嚇破了膽,在當時大家都看到,除了那顆巨大無比的飛隕之外,還有無數的碎片隨著飛隕衝擊而來,當時的那一幕,何等的壯觀,何等的震撼。
  現在太尹喜竟然說有一塊碎片落入了天雄關,這怎麼不讓人心麵為之一震呢,畢竟,當時大家想逃命都來不及,誰人會去留意這些伴隨著天隕撞擊而來的碎片呢?
  現在太尹喜竟然擁有了這麼一片碎片,這怎麼不讓大家吃驚呢。
  “尹大人,此碎片,乃是尹大人截獲的嗎?”在這個時候,立即有強者站起來問道。
  大家都知道,當天隕撞擊而來的時候,天雄關首當其衝,在那個時候,整個天塹都升起了防禦,如長城一樣橫在了仙統界之前,欲承受天隕的撞擊。
  但是,最後幸好是一場虛驚,天隕隻是掠過天雄關而已,衝入了茫茫的天墟之中。
  “這就是奇妙的地方。”太尹喜徐徐地說道:“此碎片,並非是尹喜出手截獲,它隨天隕飛來,抵達天雄關的時候,卻脫離了碎片隊伍,獨自衝入了天雄關。”
  說到這,太尹喜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而且,此碎片了似乎親近天雄關的防禦,並不受排斥,它順利地衝入了天雄關,尹喜得之,十分不解。”
  “竟有這種事情。”聽到太尹喜這樣的話,在場的人都不由吃驚,當天雄關打開防禦的時候,所有外物都會被擋在天雄關之外,這麼一塊碎片卻能衝入天雄關,這怎麼不讓大家暗暗吃驚呢。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一陣沉悶的震動聲響起,此時此刻,在樓閣之外的虛空中,有一個巨大的圓台托著一個巨大的岩石,冉冉地升了起來,出現在了所有人麵前。
  “大家請看,這就是當日飛入天雄關的碎片。”太尹喜升起了這個巨大的岩石之後,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大家紛紛張目望去,隻見這個岩石通體炭黑,不知道它本身就是這個顏色,還是被真火燒成了這樣。
  這塊岩石通體不規則,岩石之上有著許多坑坑窪窪,這些坑坑窪窪也不知道是刀劍所留下的痕跡,還是被撞擊之後所留下的痕跡。
  從這塊岩石仔細來看,岩石之上,有很多十分細小的紋路,這紋路仔細看起來,似乎是渾然天成,它並不像是後人雕刻上去的。
  “就,就這一塊岩石嗎?”看到這樣一塊並不起眼,沒有什麼特別的岩石,一時之間,讓一些人不由為之失望。
  畢竟,很多人以為能讓太尹喜邀請天下英雄的一塊岩石,必定會有驚人之處,沒有想到,看起來並不起眼。
  “此石,尹喜已經琢磨過,其中大有玄機。它能飛入天雄關,並不是巧合,也不是偶然。”太尹喜徐徐地說道:“以尹喜個人的淺見,它應該是由某一位絕世始祖所留下,有意讓它隨天隕伴飛而來,它能飛入天雄關,隻怕也是這位始祖有意為之,這位始祖或許有意給我們傳遞某些信息,或者給我們這些後人留下了什麼東西。”
  “真的是如此?”太尹喜如此一說,在場的許多大人物都心神一震,不少人紛紛站起來,打開了天眼,仔細琢磨這顆岩石。
  “的確是如此。”太尹喜十分肯定地說道:“它能飛入天雄關,這並不是偶然,必是有始祖向我們傳遞信息,或者給我們留下了什麼。千百萬年以來,多少始祖進入不渡海,不見得所有始祖進入之後,便是杳無聲訊,必定有始祖為我們留下了什麼。”
  “這話有道理。”聽到太尹喜這樣的推斷之後,不少人紛紛相視了一眼,然後也都覺得太尹喜所說並不是沒有道理。
  千百萬年以來,多少始祖進入了不渡海,多少驚才絕豔的無敵之輩前赴後繼地進入了不渡海,但是,最後大家都沒有出來。
  當然,大家都不相信始祖或者這些無敵之輩進入了不渡海之後,全部都死了,或者全部都泥牛入海,杳無音訊,有始祖進入之後,必定會留下某些東西,或者某些音訊,以提醒後來者,或者給後輩一些提示。
  “此石,尹喜琢磨甚久,不解,後來金光上師也曾觀摩,不敢下定論。金變戰神、明王佛也曾觀摩此石,認為此石或許與天隕有某種關係,所以,他們先人一步,進入了天墟。”太尹喜說道。
  “金光上師他們也觀摩過此石了。”聽到太尹喜這樣的話,大家心麵不由為之一震,一時之間,大家都相視了一眼。
  “此石,必定是關係重大。”太尹喜看著在場的所有人,徐徐地說道:“尹喜不解,故共邀天下人,共同解開此石之謎。”
  聽到太尹喜這樣的要求,大家都一時之間沉默了,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金光上師、明王佛他們都解不開此石,隻怕我們也無能為力,我們又何德何能呢。”有一位大人物不由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的確是如此。”不少人都點頭讚同,說道:“金光上師大道無雙,他都束手無策,隻怕我們也無能為力。”
  這也並非是大家妄自菲薄,金光上師是何等強大的存在,他是何等驚豔無雙,論才識,論天賦,論道行,隻怕當世難有人能與之相匹。
  金光上師觀摩此石之後,都不解,無法解開此石所傳遞的信息,那麼,他們這些人遠遠不如金光上師,那更加不可能解開這塊岩石了。
  試問一下,在場的人誰敢說自己比金光上師強大,誰敢說自己比金光上師更有見識,誰都沒有這個自信。
  “話非如此。”太尹喜輕輕搖頭,說道:“天下奇人異士多如牛毛,各有神通,更何況,此岩石從不渡海飛來,它必定是出自於某一位始祖之手,或許,他老人家就是在場某一位的祖先,他所留下的信息,我們不能參悟,或許,作為他老人家的後代,你就有可能看得懂他老人家所留下來的信息,把它參悟了。”
  太尹喜這樣的說話,讓大家不由怔了一下,回過神來,也覺得有道理。
  “是有這樣的可能。”大家紛紛議論起來,一時之間,在場的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確是有這樣的機會。
  能坐在這的,都是各大道統最強大的存在之一,他們之中有不少人甚至是他們道統始祖的後代。
  既然這塊岩石很有可能是某一位始祖留下來的,如果這位始祖把消息傳遞給後人,那必定有讀懂它的某些契機,或者,這位始祖不是向別人傳遞信息,就是向自己後代傳遞信息。
  或者,在場某一個人,就是這位始祖的後人,他或許真的能讀懂這位始祖的信息都不一定。
  “如果是一位始祖留下來的,究竟是哪位始祖留下來呢?”在這個時候,也有不少人紛紛議論起來。
  “此石,在天隕之上,必有大用處,解開此,必造福仙統界。”在這個時候,一個淩厲的聲音響起。
  聽到“嗡”的一聲,在樓宇之中,突然出現了兩個身影,一個是佛法無邊,一個是神威無雙,當他們兩個身影一出現之時,頓時讓人感受到了那撲麵而來的氣息。
  “明王佛,金變戰神。”看到這兩個身影,在場立即有不少人紛紛起身,向他們兩個致敬。
  “明王佛和金變戰神以道身回來了。”看到這兩個身影,太尹喜點了點頭。
  此時,大家看去,這的確是明王佛和金變戰神的道身,他們的真身並沒有回來,依然還在天墟之中。
  盡管是如此,那怕明王佛、金變戰神他們的道身駕臨,依然散發出了強勢無敵的氣息。
  s:新年快樂,蕭生給大家拜年了,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Snap Time:2018-11-17 10:24:57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