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015章 奧妙無人知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拍賣台上浮現了光芒,光芒閃爍,隻見一個女子包裹在光芒之中。×雜∮誌∮蟲×
  在這一團的光芒之中,女子模樣十分的模糊,讓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樣,但是,那怕是一個橫糊的輪廓,依然能讓人能看得到她那絕世無雙的風采。
  那怕看不清這個女子長的是什麼模樣,但是,那種貴胄的氣息依然撲麵而來,她不需要任何人的裝腔作勢,都是貴不可言,似乎高貴無比的血統已經浸透到了她的骨子。
  那怕她再收斂氣息,依然給人一種淩駕九天的氣息,那怕光芒中的影子再朦朧,但都讓人感覺她就是掌禦萬界,號令千軍的人,她長年居於高位,那種至高尊貴的氣息在不經意之間就透露出來了。
  “溪皇陛下——”當這個光芒出現在了拍賣台上之後,女拍賣師也都不由為之深深地鞠身。
  這個光芒所包裹的女子,正是溪皇,金光上師的妻子。
  隻不過,溪皇並非是真身駕臨,她僅僅是一個鏡像出現在了這而已。
  見到溪皇,那怕僅僅隻是一個鏡像,在場的許多人都起身向她致敬,就算是真帝、長存,都紛紛向溪皇致敬。
  溪皇如此尊貴的地位,這不僅僅是因為她是金光上師的妻子,在還未嫁給金光上師之時,她依然是尊貴無上,她的道行依然是強大無匹,比在場的任何一個真帝、長存,那是隻強不弱的,可以說,憑她自己的實力,就足夠讓他人去尊敬。
  “有請李公子。”在溪皇登台之後,女拍賣師邀請李七夜登台最近距離觀摩仙棺。
  李七夜笑了一下,登上拍賣台,看著眼前這一具仙棺。
  一時之間,在眾目睽睽之下,拍賣台上隻有李七夜與溪皇,他們並肩而立,似乎成了獨特無比的風景。
  李七夜平凡無奇,而溪皇貴胄無雙,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似乎是格格不入,但,李七夜卻神態自在隨意,一點都不受影響,如此一來,這樣的一幕,又顯得那麼的和諧,那麼的自在。
  在李七夜登上拍賣台之時,溪皇向李七夜點了點頭,也算是向李七夜致意問候,李七夜隻是笑笑回應而已。
  溪皇胸襟寬闊,並未因為在此之前李七夜與她競爭而心存芥蒂,依然是當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仙棺,目光一凝,他的目光猶如穿透了這具仙棺一樣,那怕這仙棺是封存了無數的空間,但是,李七夜的目光卻跨越了亙古,穿透了遙遠,不論是空間,還是時光,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都不是距離,都將被他的目光所穿透。
  溪皇也是看著這副仙棺,偶爾之間,她也會用手去輕輕叩擊著這具仙棺,隨後,她手指一劃,演化大道法則,聽到“啵”的一聲響起,她的法則浸透向仙棺,但是,瞬間被彈了回去。
  盡管如此,溪皇的手尖之間,依然是細如絲的法則縈繞,在試探著仙棺。
  而李七夜圍著仙棺轉了兩圈,然後大手放在仙棺之上,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猶如是入眠睡著了一樣。
  當溪皇和李七夜最近距離觀摩仙棺的時候,下麵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著李七夜和溪皇的一舉一動。
  溪皇是用無上之術探試著仙棺,而李七夜隻是手按著仙棺,閉著眼睛,猶如睡著了一樣,整個人如同雕像一般站在那。
  他們兩個人都沒有作聲,下麵的人都不由有些緊張,大家都是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看他們能否解開一些玄機。
  但是,不論是溪皇的探試,還是李七夜站在那如雕像一般不動,仙棺都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是閃動著光芒,依然是悄然無聲。
  “哼,沒有那個本事,就別在那裝腔作勢。”飛劍天驕見李七夜站在那,如同雕像一樣,她就冷笑一聲,說道:“別以為站著不動,就可以裝神弄鬼,大道的奧妙,不是有錢就能參悟的。”
  李七夜拍賣了劍聖之劍,這讓飛劍天驕耿耿於懷,恨不得把李七夜劈了。
  “休得無禮。”飛劍天驕話剛落下,溪皇沉聲地說道:“世間藏龍臥虎,切莫坐井觀天!要放開胸襟。”
  被溪皇一訓斥,那怕是輕聲訓斥了一聲,但是,飛劍天驕都立即不敢作聲,都低下了螓首。
  要知道,飛劍天驕她本身就已經是半步長存了,實力之強,足夠經傲視天下,她又是一個心高氣息的驕女,平日她根本就是無所忌憚,從來都沒怕過誰。
  但是,在溪皇的麵前,她依然是像個小女孩,心麵充滿了敬畏,所以在溪皇訓斥之聲,她默不作聲,低下了螓首。
  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和溪皇,特別是溪皇,所有人都想從她的舉止或者神態之間看出一些端倪來。
  但是,不論是李七夜,還是溪皇,他們神態間都看出什麼端倪,似乎他們都未能窺得其中的奧妙。
  “陛下,此棺,有何等玄機?”過了好一會兒,有一位大人物忍不住問道。
  “我也不敢確定。”溪皇倒顯得平易近人,她輕輕搖頭,說道:“此棺,妙不可言,非一時半刻所能參悟。”
  聽到溪皇這樣一場,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溪皇的實力,這是毋庸置疑的,她並非是嫁給金光上師之後才有今天的地位,她的實力,比起在場的真帝、長存來,那是隻強不弱。
  連溪皇都不敢確定,都難於窺視,可想而知這具仙棺何等的了不得。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這才睜開了雙眼,笑了笑,再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具仙棺。
  “道友認為如何?”此時溪皇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目光十分的柔和,猶如是大地回春一樣,讓人感覺特別的舒服,讓人感覺熙暖。
  “好東西。”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三個字,溪皇也側了側螓首,若有所思,然後是“嗡”的一聲響起,她也消失了。
  “下麵有請諸位真帝、長存上前觀摩。”當李七夜和溪皇退下去之後,女拍賣師盈盈一笑。
  “哈,哈,哈,我來了。”反應最快的就是唐奔這個富二代了,大笑一聲,無所忌憚的模樣,一下子跳上了仙棺。
  對於唐奔這樣的粗魯無禮,飛劍天驕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在她眼中唐奔就是一個沒有教養沒有層次的暴發戶而已。
  其他的真帝、長存都紛紛登上拍賣台,近距離去觀摩這具仙棺。
  不論是尊皇真帝、聖霜真帝又或者其他的長存不朽,都對這具仙棺十分的有興趣,他們都在探試著這一具仙棺。
  聖霜真帝乃是聖光照耀,她身上神聖的光芒化作了一縷世間最聖潔的光明,一下子照入了仙棺之中。
  但是,仙棺就好像是無盡的空間一樣,似乎有千萬過世界被封存在了麵,那怕聖霜真帝這一縷光明可以照亮整個仙統界了,但是,當它投入了仙棺之中後,如泥牛入海,悄然無聲,也沒有任何反應。
  要知道,聖霜真帝是一尊十二宮真帝,實力深不可測,如果她把自己的聖光凝成了一縷光明,那可以貫穿整個仙統界,然而,如此的光明,照入了仙棺中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似乎,這一具仙棺是深不可測。
  尊皇真帝也是演化了無上皇道,皇氣彌漫,包裹仙棺,推演無上道法,欲推衍仙倌的奧妙,但是,不論尊皇真帝是如何的推衍,仙棺都沒有絲毫的動靜。
  “砰、砰、砰……”一陣重重的敲擊聲響起,震耳欲聾,最離譜的是,此時,隻見唐奔這個富二代扛起了一個巨大鐵錘,狠狠地砸在了仙棺之上。
  砸得仙棺砰砰作響,十分的粗暴,十分的凶狠,但是,不管唐奔的鐵錘是如何的狠狠砸下去,仙棺都絲毫不損,依然是閃動著光芒。
  看到唐奔這樣的做法,不少人都苦笑了搖了搖頭,這個暴發戶完全是與眾不同。
  “吵死了,別吵到了大家。”在唐奔用鐵錘狠狠地砸在仙棺上的時候,飛劍天驕就不耐煩了,不屑地對唐奔說道。
  “嘿,本少爺就是想把它砸開來看看,看一看麵是不是躺著一個仙女,嘿,如果躺著一個仙女,本少爺就喜歡了。”說著,唐奔是嘿嘿地一笑,流口水,模樣猥瑣。
  飛劍天驕不屑地看了唐奔一眼。
  “小姐姐,我可以繼續用其他的方法琢磨琢磨嗎?”唐奔笑嘻嘻地對女拍賣師說道。
  “唐公子若是喜歡,把它買回去,慢慢琢磨也不遲。”女拍賣師嫵媚一笑,勾人魂魄。
  “這話我愛聽,本少爺正是有此意。”唐奔被女拍賣師那嫵媚入骨的模樣勾去了魂魄,他嘿嘿地笑著說道:“如果要買下小姐姐,要多少錢呢?”?“這就要看唐公子你的魅力了。”女拍賣師也不生氣,盈盈一笑,那嫵媚動人的模樣,讓人有立即把她按在地上的衝動。
  

Snap Time:2018-11-16 22:28:2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