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011章 溪皇

  有始祖前來參加這一場拍賣大會,這當然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嘩然了,不少人都一下子抬頭張望,大家都看著天空上那座古殿,這座古殿乃是光芒閃動。≒雜﹤誌﹤蟲≒
  雖然古殿的大門依然緊閉,沒有人能看得出來麵究竟是何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始祖前來參加這一場拍賣大會。
  “是哪位始祖呢?”一時之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在揣測著,在當今世上,大家覺得有可能的就是金光上師或者蘭書才聖了。
  “看來,是金光上師。”有修士不由猜測地說道:“在前不久,金光上師便親臨不渡海的海灘上,隻怕金光上師已經是駕臨天雄關。”
  “也不一定。”另一位老修士輕輕搖頭,說道:“我得到可靠的消息,蘭書才聖已經遊曆求學,行走天下,隻不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蹤而已,今日驕橫商行的拍賣會如此的盛大,說不定吸引了蘭書才聖呢。”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都紛紛揣測這究竟是哪一位始祖參加拍賣會,隻不過,驕橫商行方麵,也沒有絲毫的消息,他們也沒有公布是哪一位始祖前來參加拍賣會。
  就在許多人在猜測之時,聽到“吱”的一聲響起,古殿的大門打開了,殿內走出了兩位侍女,這兩位侍女出現之時,讓許多都不由眼前一亮,那怕這兩個姑娘隻是侍女身份,依然長得國色天香,不知道比多少的聖女、公主漂亮。
  “金光上師,是金光上師。”看到這兩個侍女左胸所別著的徽章,立即有眼尖的老一輩強者認出了來曆。
  “金光上師親臨嗎?”聽到這話,不少修士強者心麵為之一震。
  如果說是金光上師親臨,對於多少人來說,這一次參加拍賣會,那怕一件東西都沒有拍,這一場入門券,那也是太值得了。
  “嘩——”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隻見古殿門掛起了門簾,門簾垂落,把殿內的情景給遮住了。
  掛在古殿門前的是白簾,白簾上繡有溪水,涓涓細流,十分的清雅,一看之下,讓人感覺有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麵而來。
  “是姐姐嗎?”看到這白簾掛上,垂落,在拭劍的飛劍天驕站了起來,鞠身,請安。
  “溪皇,是溪皇親臨,不是金光上師。”聽到飛劍天驕的話,不少人暗暗吃驚,有不少人相視了一眼。
  “族妹平身。”在這個時候,古殿之內傳來一個十分悅耳的聲音,這個聲音充滿了韻律,但,聲音中又透露出了無上的威嚴,如同一尊無上的女皇坐在了那。
  “俗務在身,未親臨,無需大禮。”古殿之內這個女子的聲音充滿了貴胄的韻律,那怕不見其人,也依然能聽得出她的高貴,單是聽到她的聲音,就能想象這是多麼一個絕世無雙的女子,這是一個多麼皇胄的女子。
  “隻是溪皇的鏡像而已,真身並親臨。”聽到這樣的話,有不少人相相麵覷,也有一些人為之失望。
  在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金光上師親臨,沒有想到,僅僅是溪皇的鏡像而已,連道身都未駕臨。
  “這也可以理解了,畢竟溪皇也是統禦八方,哪有這個閑遐。”聽到是溪皇的鏡像親臨,有一些大人物也能理解。
  天下人都知道,金光上師乃是奪天造化,參悟無上,他甚不理事俗之事,往往乃是作為妻子的溪皇代金光上師掌權,統禦八方,掌禦千軍萬馬。
  所以,溪皇的真身未參加這一場拍賣大會,大家也是能理解的。
  盡管僅僅是溪皇的鏡像,飛劍天驕也是鞠了鞠身,舉止恭敬。可以說,飛劍天驕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但是,對於溪皇,她是十分的恭敬。
  雖然溪皇不是飛劍天驕的親姐姐,僅僅是族姐,但是,在修道上,溪皇對於飛劍天驕有過很多的幫助。
  特別是飛劍天驕的突破長存的瓶頸之時,也正是因為溪皇出麵,這才讓金光上師出手助她一臂之力,讓她順利地成為了半步長存。
  不僅僅是飛劍天驕鞠身,顯得恭敬,就是在場的許多大人物,包括了一方雄主、大教之主甚至是一些長存不朽,都起身,向溪皇致敬。
  “未親臨,不見諸老,請見諒。”溪皇的聲音從古殿中傳出,她的聲音讓人覺得特別的舒服,也讓人覺得心麵暢然。
  在場向溪皇致敬的人,都是心服口服。
  溪皇有今天的地位,那也不僅僅是因為她是金光上師的妻子,同時她本身也是強大無匹,要知道,她還未退金光上師的時候,她便是洗溪的掌權人,被人尊稱為“溪皇”,她的道行也是深不可測。
  所以,那怕溪皇不是金光上師的妻子,她也一樣是威脅天下,也是倍受天下人尊敬。
  溪皇出現之後,這使得整個人山人海的拍賣場更顯得安靜,畢竟,今日有著這麼多的大人物在場,誰都不敢放肆。
  在溪皇的鏡像到來之後,也有其他的大人物加參了拍賣大會,有一些低位的真帝、長存不朽……都參加了驕橫商行的這一場拍賣會。
  威名赫赫的金變戰神也來參加了這一場白賣會,隻不過,也本人也沒有親自到場,而是鏡像托拍,和明王佛他們一樣。
  當看到一座座的樓宇明燈亮起之時,使得這一場拍賣會更加的盛大。
  因為有溪皇出現了,後來雖然也出現了不少的大人物,這使得大家也沒有那麼的吃驚,甚至是慢慢習慣了。
  當然,看到這麼多的大人物親自來加參這一場拍賣大會,這使得一些有心想拍到寶物的修士強者心麵也不由沉甸甸的,有了這麼多的大人物參加,這使得競爭將會更加的劇烈。
  不說溪皇這樣的存在代表著金光上師,就算是尊皇真帝他們親自來參加這樣的一場拍賣大會,這就足夠看得出來,在拍賣物品中,有他們看上的東西。
  否則,像溪皇、尊皇真帝他們也不會前來參加這樣的拍賣大會。
  想到自己將要與尊皇真帝、金變戰神他們這樣的人競爭,那怕是其他大人物了,那怕他們在來之前已經準備了足夠充分的錢財了,但是,在這一刻,他們一下子都沒有底氣,一下子都信心不足。
  特別像溪皇這樣的存在,她隻怕是代表著金光上師前來參加拍賣的,單是以溪皇個人的實力、財力,在場都難有人與之相匹了,再加上金光上師這樣的一位始祖,試問一下,還有誰人能與之爭鋒?
  隻所,溪皇想要的東西,沒有幾個人敢與她相爭了,隻怕是她要定了。
  “這一次,將會是一場無聲的戰爭。”看到這麼多的大人物來參加,有人不由低聲說道:“我們隻拍上半場算了,下半場,就看看了。”
  這個時候,有一些教主那怕是充滿了幾十倍的資金了,但是,在這一刻都一下子沒了底氣了,他們都想調速競拍的策略了,畢竟,以真帝、長存相比,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財力與之爭鋒。
  一時之間,拍賣場的氣氛也顯得凝重不少,最輕鬆的是要屬於那些本來就沒打算參加拍賣的人,他們兜本來就沒幾個錢,甚至有些人也就僅僅能買張入門券而已。
  對於他們這種純粹是入場看個熱鬧的人來說,前來參加拍賣的大人物越多,他們心麵就越高興,也就越覺得這樣的一場入門券太值得了。
  “鐺、鐺、鐺……”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拍賣台響起了一陣的銅鑼之聲,在這一刻,風姿嫋娜的女拍賣師上場,這位女拍賣師,在一顰一笑間,都顯得十分迷人,她那嫵媚的姿態,在一些青年眼中看來,那是勾魂懾魄,不由讓人心麵燃起了一股按捺不住的躁動。
  “諸位,驕橫商行五年一度的拍賣會,現在開鑼。”女拍賣師一顰一笑,迷人無比,聲音充滿了磁性,酥酥麻麻,讓不少人一聽到她的聲音,都感覺是酥軟到骨子了,讓人心麵癢癢的。
  甚至有些小青年,甚至感覺有立即把她按在拍賣台上的衝動。
  這個女拍賣師的確是有著妖媚的魅力,猶如禍水一般。
  “上半場開始,有請第一件拍賣品。”女拍賣師輕輕橫眉,媚而不俗,讓不少人看得怦然心動。
  在這個時候,第一件拍賣品被送了上來了,這是一隻古鼎。
  “此鼎,出自於安洋世家,是一件千萬世的不朽真神所鑄造的寶鼎,鼎身采用了八煉赤金,鼎足乃是墨白冷玉,以安息之火煉之,受安洋世家所托拍。起價十萬真石,隻收千萬世的不朽真石!每拍加碼一萬起。”女拍賣師娓娓道來。
  這就是驕橫商行的好處,驕橫商行的每一件商品,都值得肯定,絕對不會以次充好,以假亂真。
  可以說,隻要出自於驕橫商行的東西,都不會有假貨,都不會有次貨,千百萬年以來,驕橫商行的商品,都一直信奉著一分錢一分貨,便宜買不到好貨,好貨也不賣便宜。
  

Snap Time:2018-11-18 04:10:15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