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998章 劉三強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它比楞枷佛親手塑造還要珍貴那麼一點。Ψ雜ω誌ω蟲Ψ”?“比楞枷佛親手塑造還珍貴那麼一點。”白金寧呆在了那了,雖然她是個小人物,但是,她知道楞枷佛是怎麼樣的存在。
  楞枷佛,那可是了不起的始祖,有人說他可以與遠荒聖人比肩,這一尊木佛如果說是楞枷佛塑造,那怕它不是一件寶物,那怕僅僅是一件普通的東西,它的價格也是嚇人。
  當時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想買下這一尊木佛,就是猜測這一尊木佛有可能是楞枷佛親手塑造,隻不過他們不是很肯定而已。
  “那,那,那它是什麼東西?”白金寧不由有些發懵,她是看著這一尊木佛長大的,卻一點都看不出這樣的一尊木佛比始祖親手塑造還要珍貴。
  “拿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把手中的木佛扔給了白金寧。
  這尊木佛一扔出的時候,把白金寧嚇得魂都飛了起來,急忙去接住這甩過來的木佛,她都害怕一不小心沒接住,這麼一尊木佛被摔得粉碎。
  當她雙手牢牢地握住了這一尊木佛之後,白金寧這才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盡管是如此,她雙手也不由顫抖了一下,可以想象剛才是多麼的緊張。
  剛才的確是把白金寧嚇得不輕,就算這一尊木佛不是他們家的傳家之寶了,但是,它也是花了一個億買到的,一個億的東西,萬一摔碎了,那是多麼的敗家,多少人能敗得起這樣的家?
  “這,這,這……”白金寧看著手中的木佛,有些不明白,看著李七夜,她不明白李七夜為什麼要把木佛扔給她。
  “送給你。”李七夜笑了一下,十分隨意,說道:“既然是你家的傳家之寶,現在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送,送,送,送給我——”白金寧說話都結巴,好不容易說出這麼一句話的時候,她都拉高了聲音了,不由尖叫了一聲。
  這一下子,白金寧自己都嚇懵了,不說這木佛是多少的價值,單是憑它用一個億買回來的,這樣的一件東西,她想都不敢想,一個億,對於她而言,那就是天文數字。
  但是,現在李七夜隨手一甩,就把這一尊木佛送給她,世間出手闊綽的人她見過,但,像李七夜出手便是一個億,隨便送,這隻怕是她前所未聞、前所未見!
  在這個時候,白金寧都懵在了那,一時之間都回不過神來,一個億,就這樣送給她,這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這,這,這是真的嗎?”白金寧呆了好一會兒,傻傻地說道。
  以私心而論,白金寧當然想得到這一尊木佛了,畢竟,這是他們家的傳家之寶,先不說這尊木佛有怎麼樣的價值,作為家族的一員,她有責任把這一尊木佛迎回家。
  更何況,當年他們家人為了供她修行,這才把木佛典當的,可以說,把這一尊木佛迎回家,她有著重大的責任。
  但是,要知道,這一尊木佛可是李七夜花了一個億買回來的。
  “比珍珠還真。”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他隨手就把木佛扔給了白金寧,那麼的隨意,好像不是扔了一個億,而是扔了一個銅板一樣。
  “我,我,我不能要。”最後,白金寧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雖然有點遲疑,但是,她還是把木佛還給了李七夜。
  “我,我是很想得到它。”白金寧都有些不舍,但,她還是狠心收回目光,認真地說道:“但是,它,它是你買下來的,你花了一個億,我不能要它,太珍貴了。”
  白金寧雖然很想得到這一尊木佛,而且,如果她把這一尊木佛迎回家,那不僅僅是了卻她心麵的一樁大事,也是了卻了家人的一樁心事。
  但是,她還是不敢要,一個億的價格,對於白金寧來說,那實在是太珍貴了,太貴重了。
  “收下吧。”李七夜沒有去接,笑了一下,說道:“一尊木佛而已,就算真佛駕臨,對於我來說,都無所謂。你會在乎一個銅板的包子嗎?”
  白金寧呆了呆,看著李七夜,她看李七夜並不像開玩笑,她明白李七夜這是認真的。
  “多謝公子。”當白金寧收入了木佛之後,跪拜在地,向李七夜行大禮,說道:“公子對我家大恩大德,我白金寧無以為報,隻要公子需要,我白金寧願做牛做馬。”
  “起來吧。”李七夜受了白金寧大禮,點頭,風輕雲淡。
  白金寧站了起來之後,懷還揣著木佛,那種感覺,她真的無法用言辭來形容,這就好像做夢一樣,如果說這是做夢,但它卻是那麼的真實。
  “拍賣了,拍賣了,驕橫商行的拍賣要開始了,各位爺,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在李七夜和白金寧剛剛穿過一條街道的時候,一個吆喝聲響起。
  隻見一個青年,穿著一身布衣,身上搭著好幾個布袋。這個青年看年紀不小,但是,他卻偏偏梳了一個衝天辨,頂著鍋蓋頭,看起來十分的滑稽。
  這個青年一張臉蛋又大又圓,不過,他臉上掛著笑眯眯的笑容,看起來很親切,讓人一看就有親切感,那怕他向人兜售東西,都讓人不會有惡感。
  “爺,看看,我們驕橫商行的拍賣,就要開始了,爺,要不要買張入門券。”這個青年走近,立即把一張宣傳單塞入了李七夜手中。
  “哦,驕橫商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看著這個青年。
  “對,就是我們驕橫商行。”一提起自己的商行,這個青年立即一挺胸膛,十分驕傲,說道:“我們商行,乃是仙統界最大的商行,不,是整個三仙界最大的商行。在天雄關,沒有哪個商行比我們大了……”
  “說重點。”在這個青年在吹噓自己商行的時候,李七夜不鹹不淡地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青年這話聽起來像吹噓,但他所說的也是實話,驕橫商行,的確是三仙界最大的商行,也是天雄關最大的商行。
  “咳——”青年有點小尷尬,咳嗽了一聲,說道:“爺,我們驕橫商行,這一次舉行超大型的拍賣會,所有人都可以參加,但是,拍賣的東西,那都是扛扛的,有天行神珠,有萬古佛壺,有九星寶盤……”?這個青年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把每一件寶物,都說得如數家珍一樣。
  “驕橫商行五年一度的大型拍賣會到了。”白金寧一算時間,才想起了這麼一茬事,最近她被派出去巡邏,都沒有留意到。
  事實上,天雄關內,已經有了驕橫商行的蓋天鋪地宣傳了。
  “哦。”雖然青年在賣力地給李七夜講解著每一件寶物,但是,李七夜興趣缺缺。
  “看,看,看到沒,爺,這件寶物,絕對值得你去出高價,仙棺,仙棺呀。”這個青年一雙眼睛也十分毒辣,一看李七夜沒興趣,立即祭出了自己的殺手,翻開了一頁宣傳冊。
  “不瞞爺你說,這副仙棺,乃是來自於仙界,舉世無雙,萬古唯一。”這個青年立即吹噓起來,把這件拍賣品吹噓得舉世無雙,萬古唯一。
  果然,在這個青年吹噓之下,李七夜的目光的確是被這一副仙棺所吸引了,雖然沒有見到真貨,但,這宣傳冊上的圖案是把仙棺給拓印下來,讓人能看得十分真實。
  這一副仙棺,的的確確一下子吸引住了李七夜,他看著宣傳冊的仙棺,不由雙目一凝。
  “是大災難那一天,得到的吧。”李七夜看著宣傳冊上的仙棺,說道。
  “,,,這個,這個嘛,小的不知,小的不知,但是,大家都說,從仙界來的,從仙界來的,舉世無雙,舉世無雙。”這個青年立即含糊其辭,不願意說清楚。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怎麼,你也不清楚?”
  “爺,小的隻是賣入門券的,其他的,小的也不是很清楚,這個要到拍賣開始之時,拍賣師會為爺你介紹。”這個青年忙是說道。
  “剛才你不是如數家珍嗎?”李七夜看著這個青年,悠然地說道。
  “這,這個,有嗎?有嗎?”這個青年一副十分健忘的模樣,已經不記得自己剛才所說過的話了。
  “爺,你買入門券吧,來,來,來,我劉三強賣的券,是全城最低的,絕對是不詐騙你老人家,來,來,給你五百。”這個青年話題一轉,立即兜售自己的入門券。
  “以前不是二百嗎?這隻是普通的入門券,又不是貴賓席什麼的。”白金寧可是生活在天雄關,對於這些是了如指掌。
  “現在漲價了,漲價了。”青年立即十分尷尬,忙是說道:“既然和爺相遇,那就給爺打個折,二百,我已經是大虧了,已經是血虧呀。”說著,叫苦連天。
  “我的錢,你也敢賺。”李七夜笑了笑,從青年手中抽走了入場券。
  “爺,我,我隻是小人物,賣個入場券混飯吃而已。”見李七夜強行抽走了自己的入場券,還不給錢,這頓時讓青年苦著臉。
  

Snap Time:2018-11-19 03:05:40  ExecTime: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