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992章 木佛

  白金寧這話說得也是有道理,如果問當今世人,當下仙統界誰最無敵,隻怕很多的人都會回答“金光上師”。雜誌蟲
  金光上師被很多人認為當世無敵,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金光上師是當世第一個成為始祖的人,實力深不可測,無人能與之匹敵。
  對於白金寧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已,沒有去多言。
  “你笑什麼。”白金寧對李七夜這樣的態度就不滿了,不由咕嘀了一聲,橫了李七夜一眼。
  “井底之蛙而已,對於蛙來說,天空就隻有井口這麼大小。”李七夜悠悠地說道。
  白金寧頓時沒有好氣,橫了李七夜一眼,說道:“那你的天空有多大。”
  “無窮。”李七夜笑了笑,悠閑地說道:“你可以去想象,它絕對會超越你的想象,所以你也想象不出來。”
  “你——”白金寧瞪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說我笨嗎?”
  “我可沒這樣說。”李七夜聳了聳肩,露出笑容,悠悠地說道:“不過嘛,既然你自己都承認自己是笨了,我相信,那也差不了多少。”?“你——”白金寧一下子被氣得吐血,狠狠地瞪著李七夜,而李七夜卻熟視無睹,依然從容不迫地走著路。
  白金寧氣得牙癢癢的,但是,又無可奈何,在光天白日之下,她總不能出手狠狠去教訓李七夜一頓吧。
  “你們的關守好像是太尹喜吧。”在李七夜行走著的時候,突然問了一句。
  “是,怎麼了?”白金寧沒好氣地說道。
  “沒怎麼。”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給我去匯報一聲,說我要見見他。”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頓時讓白金寧語塞。李七夜這樣的態度,好像她是李七夜的傭人一樣,李七夜叫她幹什麼她就應該幹什麼一樣。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我又不是你什麼人,為什麼一定要給你去匯報。”白金寧沒好氣地說道。
  “哦,那你不匯報也無所謂。”李七夜笑了笑,完全不在乎,說道:“我見他便是。”
  “你以為你是始祖不成。”白金寧沒好氣地環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以為我們的關守誰都能見呀,你以為你想見就見呀。我們關守最近閉關參悟,很少人能見得到他。”
  “沒事。”李七夜完全是不在乎的態度,說道:“我去見他就是。”?“你瘋了。”白金寧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現在天雄關可不同平日,如果你敢亂來,會被我們天塹軍團圍攻的,到時候,不要說我沒警告你,隻怕有你好受的。”?“我倒想見識見識一下。”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久聞你們天塹軍團是仙統界是最強大的軍團,我倒想見一見,是有多強大。”
  “你——”白金寧被氣得吐血,一時半刻都說不出話來。
  “你為什麼要見我們的關守。”過了好一會兒,白金寧好不容易平定了心麵的那口怒氣,看了看李七夜,說道。
  “沒什麼,跟他說幾句話而已。”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白金寧都不由打量了一下李七夜,她都不知道李七夜是瘋了,還是的確是夠自戀的,他們的關守太尹喜,不是誰都能見的,更何況,在天雄關,誰敢輕易挑釁他們天塹軍團。
  然而,李七夜那態度,完全不在乎的模樣,僅僅是為了和他們關守說幾句話,就大言不慚地說要挑釁他們天塹軍團,這話說得太囂張了。
  “你是瘋了嗎?”白金寧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你以為天雄關是什麼地方,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沒有去回答。
  “過幾天,我們關守會露臉。”白金寧也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筋搭錯了,竟然給李七夜出主意,張羅,說道:“我們關守大宴天下,到時候,有很多賓客來參加。我看看,能不能給你弄個席位,讓你進去,見一見我們的關守。”
  但是,剛剛說完這話,白金寧就一下子後悔了,覺得這是自己做過最愚蠢的事情,竟然私下把李七夜這樣的一個陌生人弄進去,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隻怕她十個腦袋都不夠用!
  隻是,現在話已經說出去了,她想收回來,那都已經遲了。
  在這個時候,白金寧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著魔了,是不是腦袋秀鬥了。
  “好吧,就這樣。”李七夜點了點頭,也算是答應了。
  白金寧頓時被李七夜的態度氣得一肚子的氣,他這是什麼模樣,完全是勉為其難的模樣,好像這已經是很屈委他了,要知道,她給李七夜弄這麼一個名額進去,那都是把自己的腦袋給賭上了。
  “你,你可別給我惹麻煩,否則,我,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最後,白金寧氣得牙癢癢的,她都後悔答應李七夜這樣的事情了!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沒有說話。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過了一條街道了,在這個時候,他們剛剛好走過了一家店鋪的櫥窗之前。
  李七夜倒是沒有在意,隻是白金寧在櫥窗之前停下了腳步,看著窗櫥之前的一件東西,一下子看著呆在了那。
  李七夜走了幾步,這才停下來,看了看已經看呆的白金寧。
  “進去吧。”當白金寧回過神來,李七夜已經打開了店鋪的大門,店夥計忙是來歡迎。
  白金寧一時失神,也跟了走進去,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站在櫥窗之前了。
  “這東西,的確不錯。”李七夜看了一眼窗櫥上所擺著這件東西,笑了一下,剛才白金寧就是看著這件東西出神的。
  “兩位客人好眼光,此佛傳言是楞枷佛的塑像,我們掌櫃鑒定,此乃是真品。”店夥計忙是對李七夜和白金寧說道。
  “我知道是真品。”李七夜還沒有說話,白金寧就立即搶著說道。
  擺在窗櫥的東西乃是一尊木佛,這尊木佛不算大,整個木佛了乃是笑容可掬,看起來是慈悲為懷的模樣。
  “楞枷佛。”李七夜看著這尊木佛,笑了笑。
  “正是,正是。”店夥計忙是說道:“我們掌櫃鑒定,此木佛乃經過佛法加持,可以驅邪伏魔,此佛甚至有可能出自於楞枷佛之手,乃是上上之品。”
  楞枷佛,乃是仙統界不可多得的始祖,也是少數不以始祖之號稱之的存在,他是楞枷寺的創始人,創建了整個道統。
  在很長的時間,曾經有人說,論普渡眾生,或許隻有楞枷佛的佛法才能與遠荒聖人的光明相提並論。
  也正是因為如此,楞枷佛的無邊佛法,曾經是影響著一個又一個的時代。
  “的確是上品。”李七夜點頭,說道。
  看得出來,這一尊木佛曾甚得它前主人的喜愛,整尊木佛光滑,看起來是包漿飽滿,好像被人拿在手中盤了千百萬次一樣。
  “客人要嗎?”店夥計立即問道。
  “要,我要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也沒有去看價格。
  “你,你瘋了嗎?”白金寧不由嚇了一大跳,指了指木佛之下的價簽,說道:“你知道這隻木佛要多少錢嗎?要三十萬的不朽真石。”?這也不怪白金寧反應這麼強烈,三十萬的不朽真石,對於她而言,那是天文數字,以現在的她而言,她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現在李七夜竟然一口說要了,這怎麼不把她嚇了一大跳,她還以李七夜沒有看到這隻木佛的標價呢。
  “哦,三十萬呀。”李七夜看了一眼標價,便伸手去拿這隻木佛,依然沒在意,說道:“我要了。”
  白金寧一下子瞠目結舌,三十萬的不朽真石,不要說是一般的修士強者,就算是那些大道統的傳人,那些出身高貴的皇子、聖子都不見得能一口氣拿得出這麼多的真石。
  但是,李七夜卻是那麼的風輕雲淡,好像是三塊石頭那樣。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就在李七夜伸手拿這隻木佛的時候,突然柔絲一卷,旁邊突然有一支佛塵掃了過來,卷住了李七夜的手臂。
  佛號響起的時候,李七夜身旁已經站著兩個人了。
  這是兩個少年,這兩個少年是一身沙彌的穿著,他們兩個人的光頭是剃得十分幹淨,腦袋上的香疤整整齊齊。
  這兩個沙彌腦後生光,一看就好像是兩尊小佛一樣。他們身上的僧衣雖然沒有點綴什麼寶物,卻佛光閃閃,讓他們兩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塵不染。
  這兩個沙彌,看模樣長得很像,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雙胞胎,他們兩個人中,左邊的是手臂比較長,右邊的是手掌寬大,這兩個區別是十分明顯。
  此時,用佛塵卷住李七夜手臂的,正是左邊的沙彌,手臂很長。
  “善哉,善哉。”左邊的沙彌向李七夜合什,說道:“施主,此佛與我們有緣。”
  “與你們有緣,關我屁事呀。”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說道。
  但,白金寧卻嚇了一跳,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角,低聲地說道:“別和他們爭。”
  

Snap Time:2018-11-20 15:38:2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