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968章 什麼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著石壁上的符文,說道:“劍走偏鋒,這卻是世人最愛。〞雜※誌※蟲〞世間皆俗子,又有多少人願意去夯厚基石呢?在多少自詡聰明的人看來,大道高遠,這才是他們的追求,把時間精力浪費在夯厚基石上,那是笨蛋的做法。”
  “所以,能走亙古者,寥寥無幾。”老人也笑了笑,說道:“天才何其多,成道者,又何其少。”
  “唯心不動,才能走亙古。”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無關於光明,無關於黑暗,也無關於堂皇王道或旁門左道。”
  “道基不實,何來道心不動。”老人凝視,神態鄭重。
  李七夜不由望著遠處,點頭,也承認,說道:“也的確是如此,人們在遠眺遙遠之處的時候,往往是忘了自己的腳下。無積跬步,何以致遠。”
  老人喝了口山泉,點頭,然後看李七夜,說道:“道友為何而來?”?“看看而已。”李七夜一笑,說道:“看看遠荒聖人留下了什麼,不過嘛,來到這,看到了你,我覺得,我也該放心了,看與不看,都無所謂了。”
  “既然來了,又何不一看呢,親眼所見,這才踏實。”老人說話很和謁,就好像是長輩一樣。
  “這話說得也是,也好,看看也行,就看看遠荒聖人,他當時的心態也好。”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他從黑暗而來,雖然說點燃自己心中的光明,但,他終究是黑暗,所以,他還是歸於黑暗。”老人認真地說道:“所以,我說他,他不代表光明,隻不過,我當年道還淺,技不如人。”
  “光明也好,黑暗也罷,無非是他心中的一念。”李七夜不由笑了笑,搖頭,說道:“他與你不一樣,你是執於光明,終於光明,所求,隻是所走而已。”
  “這倒是。”老人難得認真點頭,說道:“當年,我與他言,他所求的光明,無非是心中的慰藉罷了,隻求自我安慰。他的普渡眾生、光明普照,隻不過是自我的尋求而已。在他內心深處,貪婪一直蠢蠢欲動,他的貪婪,一直想擷取他的光明。到了最後,光明,對於他而言,那隻不過是手段而已,他擺脫不了自己的貪念!”
  “更準確說,他擺脫不了心中的恐懼!”李七夜望著遙遠之處,徐徐地說道:“麵對滅亡之時,他擺脫不了這份恐懼,擺脫不了這一份失敗,無法坦蕩,這使得他不論如何,他都必須謀存,或者有一搏之力。正是因為如此,這才使得他一直謀求讓自己變強……”
  “……當他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心麵的貪婪突破了他的底線,動搖了他的道心,使得他為了達到自己的戰略,可以不惜一切,那怕是葬送自己的世界,葬送自己的紀元……最後當他想回歸光明之時,尋找自己的人性之時,他才會發現,那隻不過是自我的慰藉而已,想告慰亡靈。告慰曾經對他失望的人們。”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老人沉默了一下,過了一會兒,他徐徐地說道:“我所求,隻是授道而已,走自己的路而已。”?“純粹,這是好事。”李七夜笑著說道。
  老人抬頭,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道友呢?道友所走過的路,要去告慰嗎?”
  “不,我不需要告慰自己,也不需要去告慰亡靈。”李七夜望著遠處,目光堅毅,徐徐地說道:“善始,而善終。無關於黑暗,無關於光明,我獨自前行,身後的世界興衰,那是它的事情,不需要我去托舉,也不需要我去葬送,所以,我不需要肩負眾生,眾生也不需要去驥希於我。”
  “世間,沒有救世主。”老人點了點頭。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沒錯,世間,沒有救世主,如果說,世間有救世主,那麼,這個救世主,往往就是惡魔!所以,我不是救世主,我所做的,僅僅是做我自己而已,我便是我!”
  “道友的路途遙遠,不好走,不好走。”老人感慨一聲,說道:“我窮其一生,也僅止於此而已,也僅是授道,並肩始祖。而道友,遠行天外,超脫萬界,不在我類之中,隻怕此生,我不能見到道友的成就。”
  “或者,這是一件好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若我成功,天將變,若我失敗,隻怕,天地滅。不論是哪一種,對於世人來說,都不見得是樂意接受的,對於很多人而言,他們更樂意接受現狀。”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老人看著遙遠的地方,過了好一會兒,徐徐地說道:“我道有限,不能見全豹,但,從遠荒聖人所言得知,該來的,終究會來,不論哪一個世界,最終都逃不掉,隻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對於螻蟻而已,當然是活在當下。一春一夏,它們便是生命結束,至於死後,洪水滔天,又與它們何關?”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千萬年,對於世人而言,太久遠,不在他們考慮之中,他們活在當下,所求的隻是讓自己更強罷了。”
  “是呀。”老人不由為之感慨,說道:“聖人所為,又焉是凡夫俗子所能理解。”
  “還好,我不是聖人,所以不像聖人那麼的寂寞,那麼孤獨。”李七夜悠然地說道。
  “是嗎?”老人笑了笑,說道:“是不是聖人,遙遠的未來,便可知。不過,現在可知的,或許,總有一天,道友可能會遭受世人的唾罵,世代的唾罵。”
  “那又不是一二天的事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起於遠古,罵我的人多去了,誰人不知我是惡魔,又有誰人不知我是幕後黑手。若是想求個清名,那就什麼都不做,若想求個美譽,就做遠荒聖人。”
  “但,道友都不願意去做這兩種人。”老人笑了笑。
  “我說是我。”李七夜也不由笑了笑,說道:“何需去做別人,世人如何看,關我屁事。”
  “好一句關我屁事。”老人不由讚歎了一聲,說道:“我年輕之時,沒有道友如此的胸襟,患得患失,走到今日,才明白,這一切都是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那麼的可笑。”
  “做自己,身後之名,讓人說去吧。”李七夜隨意笑著說道,渾然不在意。
  “做自己,身後之名,讓人說去吧。”老人也不由感怪,點頭,說道:“可惜,當年我覺悟得遲了,再早一步,或許,也沒有遠荒聖人。”
  “現在也不遲。”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說道:“總有一日,你的光明,會照耀著這個世界,在未來,遠荒聖人之後,還有你。”
  老人笑了笑,望著遠處,徐徐地說道:“也隻能是如此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老人,說道:“大黑牛曾說,你曾是有過想法的。”
  “這頭小牛犢,就是太皮了。”老人也不由一笑,搖了搖頭,說道:“他一身造化,了不得,出身好,血統正,可謂是前途無量,可惜,就是皮得緊,不然,他會成為一個時代的諦造者。”
  “他也不是這樣的人。”李七夜著說道:“就算讓他坐在至尊位上,隻怕他也坐得不舒服,心性使然,他就是一頭在荒野中狂奔的野牛,這就是他所求的,生於天地,無拘無束!不因為名,不因為勢!”
  “也是該打磨打磨。”老人笑了笑,說道:“沒點約束,他遲早要掀翻天。”
  “所以,你留著夜皇鬼鳳不斬。”李七夜笑著說道:“就是想壓著他一口氣。”
  “這小牛犢,什麼事都敢幹得出來,無法無天。”老人苦笑了一下,說道:“他也曾求過我,隻不過,就是忍不住嘴饞,我把他轟出去了。”
  老人這樣一說,李七夜完全能想象當時所發生的一切了。
  當然,這其中並不像大黑牛所說的那麼的輕描淡寫,隻怕不僅僅隻是偷吃了幾片葉子那麼簡單。
  這頭大黑牛,當年肯定是一時沒能忍住,闖了大禍,所以才會在老人的手中吃了大虧。
  這也難怪大黑牛會如此的忌憚,不敢來這,他就是因為做了虧心事,才不敢到這來的。
  “隨緣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他終究會有這麼一場造化。”
  老人也笑了笑,看他模樣,也不是記仇之人,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讓大黑牛繼續在聖山撒野呢,當時,他也隻不過是給了大黑牛一點教訓而已。
  “道友去看看也好,也算了了一樁心事。”最後,老人對李七夜說道。
  “去看看,起身了。”李七夜點了點頭,站直了身子,然後看了看前麵,往前而行。
  老人繼續坐在樹下,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天將變,你可準備好了。”走了沒幾步,李七夜回頭,看了老人一眼。
  “盡力而為吧。”老人也隻能歎息一聲,說道:“萬古以來,比我強者不少,又有誰能逃過一劫呢?我也隻能是盡力,未來,還需要看道友了。”
  

Snap Time:2018-11-21 15:50:44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