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925章 大黑牛的花花腸子

  好一會兒,當大家都回過神來的時候,大黑牛蹭近李七夜,一副小討好的模樣,說道:“大聖人,嘿,你覺得我這條大帥牛長得怎麼樣?”?李七夜輕輕地瞄了他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還不錯,的確是不錯。雜ξ誌ξ蟲”
  “了不起,大聖人就是大聖人,有眼光,一眼便看出我乃是仙種。”大黑牛站了起來,揚起了自己的蹄子,向李七夜豎大拇指的模樣。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頭壯健的大黑牛,直立而站,前腳在胸,竟然揚起了蹄子,做豎大拇指的模樣,這個模樣是多麼的滑稽,是多麼的詭異。
  這樣的場麵,差點都讓洗罪院的學生爆笑起來。
  “我是說,身體矯健,肌肉發達。”李七夜悠悠地來了一句:“宰了,做碗熱騰騰的牛肉湯,味道應該不錯。”
  “這,這太無情了,我好歹也是仙種呀。”大黑牛不由跳了起來,暴露如雷的模樣,但是,隨之他又耷下了肩膀,一副認輸的模樣。
  看到大黑牛那滑稽的模樣,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爆笑起來,但又立即壓抑住了笑意,不敢太過於放肆。
  大黑牛被李七夜打擊之後,他不由眼晴轉了一下,後退了一步,一雙銅鈴一般的眼睛眨了一下,嘿嘿地對杜文蕊說道:“小夥子呀,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說了。”
  “不知道何事?”杜文蕊對於這條大黑牛很是謹慎,很是忌諱,畢竟他還年輕的時候,不僅僅是他,曾經是有好多驚才絕豔的天才都在他的蹄子之下吃過虧。
  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那個金蒲小子,有點手段喲,看來,他是得到了高人的指點,好像有什麼鎖鏈,被他打開了,喲,至於他要做什麼,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真的假的?”杜文蕊不由嚇了一大跳,旋即,又有些將信將疑,畢竟,他們沒少被這頭大黑牛欺騙過。
  “我的話,那是比珍珠還要真,當然了,你不信,那也就算了。”大黑牛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杜文蕊一下子神態就凝重了,他立即向李七夜抱拳,說道:“李公子,學生們就請你照顧一下,我去去就回。”
  “放心,去吧,有本帥牛在,誰敢動他們,放心好了,誰敢動他們一根毫毛,本大帥牛把他踩成肉醬。”大黑牛揚起了自己的蹄子,踢得砰砰作響。
  “去吧。”李七夜點頭,笑了一下。
  大黑牛做事並不靠譜,杜文蕊不怎麼相信他,不過,有李七夜這句話,杜文蕊也就放心了。
  杜文蕊鞠首,轉身便離去,眨眼之間,便消失在天邊,速度極快,看模樣,他也是很著急。
  “嘿,這小子,本事倒高,驚才絕豔,當年,多麼傑出。”看著杜文蕊遠去的背影,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可惜,他卻偏呆在洗罪城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浪費了自己一身絕世本事,可惜,可歎呀。”
  “人各有誌。”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那你呆在這聖獸園幹什麼?這地方,你不也是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嘿,以你為本帥牛願意呆在這呀,還不是遠荒聖人那個王八蛋。”大黑牛忿忿不平地說道。
  “我們始祖怎麼了?”洗罪院的學生就問了。
  大黑牛冷哼地說道:“遠荒聖人那王八蛋,偷了我們家的東西,我正想把它要回來呢!”說到這,忿忿不平的模樣。
  “騙人——”洗罪院的學生根本就不相信,說道:“我們家的始祖,乃是舉世無敵,光明大落,聖光普照,他又怎麼會偷你家的東西,這是汙蔑我們的始祖!”
  說到這,洗罪院的學生都忿忿不平了,直瞪著大黑牛。
  “嘿,隻是你們這些無知小兒才會把遠荒聖人想象得那麼好,聖人,聖人,都是裝腔作勢而已。”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如果他真的是聖人,就不會拋棄你們的洗罪城了,就不會讓你們洗罪城的子民世世代代都在那受罪了。你們要知道,洗罪城,嘿,那隻不過是遠荒聖人洗自己罪的地方而已,把自己的罪惡,連累眾生,而且一代又一代。”
  說到這,大黑牛把自己的聲音拉得老高老高。
  大黑牛的話,頓時讓洗罪院的學生啞口無言。對於洗罪院的學生來說,他們自小便崇敬遠荒聖人,唯一說他們無話可說的,便是遺棄他們的洗罪城。
  被大黑牛一口戳中要害,洗罪院的學生都反駁不過來。
  “嘿,看看這聖山,曾經是無上的仙山,被遠荒聖人折騰得像什麼東西?”大黑牛十分不爽的模樣,拉高聲音,說道:“這可是我家的仙山呀,遠荒聖人,這個偽君子,摸黑就把它偷走了……天殺的王八蛋,這個偽君子,根本就不是什麼聖人,嘿,以我看,他隻怕是一個大魔王。”
  “血口吐人——”洗罪院的學生呆了一會兒,最後不是很相信,不服氣。
  “有些事,有些人,誰都說不準。”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曾經的魔王,也一心向善過。曾經的聖人,也可以會曾經墜入過魔道。善惡,無非是在一念之間。是對還是錯,並沒有什麼準繩。”
  “當站在巔峰之時,一切都不過是浮雲而已,萬物,隻不過是芻狗而已。”說到這,李七夜目光深邃,望著遠方。
  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大黑牛這樣的存在就不一樣了,在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時,他瞬間感覺全身的寒毛一下子都炸開了,不由後退了一步,心麵有些發寒。
  “這些,不關本大帥牛什麼關係了。”大黑牛聳了聳肩,說道:“嘿,本大帥牛,隻想有一天,把整個聖山扛回去。”
  “那你還等什麼?”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這慫恿的話,頓時把洗罪院的學生嚇了一大跳,聖山,可是他們光明聖院的聖地,萬一真的整個聖山被人扛走了,這對於他們光明聖院來說,是多麼大的衝擊。
  “再等等吧。”大黑牛不由耷了耷腦袋,無奈地說道:“本大帥牛,要等著那老樹妖死了再說吧。”
  “對於老樹妖,我倒有興趣了。”李七夜笑了笑。
  大黑牛,不僅隻有一次提起那頭老樹妖,而且,每次提起那老樹妖的時候,都顯得有幾分忌憚。
  “嘿,你要不要去見見那老樹妖。”大黑牛一聽到這話,頓時來精神了,雙目一亮,忙是慫恿李七夜,說道:“嘿,那老樹妖,可囂張了,一副天下無敵,老子就是第一的模樣,你去瞅瞅它,它的傲氣,讓它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想得倒美。”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說道:“你是想拿我當刀使是吧,可惜,我沒興趣。”
  被李七夜一句話熄滅了熱情,這讓大黑牛不由耷下了腦袋,然後他又抬起頭來,眨了一下牛眼,嘿嘿地說道:“大聖人,打算去哪呢?來聖獸園有什麼計劃呢?嘿,這呀,本大帥牛最熟悉不過了,說出來,我給你參謀參謀。”
  大黑牛這模樣,讓人感覺它就是一條地頭蛇,一肚子壞子。
  “隨便走走看看,畢竟,這是一個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淡淡笑了笑。
  “這個可以有。”大黑牛立即讚同,說道:“嘿,我知道有一個地方,那就更有意思了,在這古園偏僻之處,在那,別人是找不到了,我告訴你,那寶物多得,那是唾手可得。”
  “真有這樣的地方?”聽到這話,趙秋實他們都不是很相信:“真有寶物多到唾手可得?”
  “嘿,我大帥牛是什麼人,乃是真仙下凡,有必要騙你們這些小屁孩嗎?”大黑牛乜了趙秋實他們一眼,一副傲氣十足的模樣。
  聽到這樣的話,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怦然心動,畢竟,他們也不是什麼聖人,什麼高人,聽到有寶物,他們當然是想看看了,一時之間,他們都不由望著李七夜。
  “大聖人要不要去走走。”大黑牛也立即慫恿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主道:“也罷,走走也行。”
  “萬歲。”聽到要去寶物多到唾手可得的地方,洗罪院的學生不由興奮得歡呼起來。
  大黑牛自告奮勇,在前麵引路。
  在大黑牛引路之下,他們越走遠遠,而且,大黑牛對於古園真的是很熟番,了如指掌,在路上給洗罪院的學生講了不少趣事,比如這座山是某某巨獸的獨角,某某湖是某條巨鱷的眼睛。
  這些一一道來,如數家珍一樣,而且也讓洗罪院的學生增漲了不少的知識。
  聽到大黑牛對於古園如數家珍,這都讓趙秋實他們心麵有些懷疑,難道聖山真的是大黑牛家麵的仙山?不然為什麼他會如此的了解。
  “轟、轟、轟……”當大黑牛帶著他們跨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之時,突然間,前麵傳來了一陣陣轟鳴之聲。
  

Snap Time:2018-11-17 16:58:42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