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919章 有些人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杜文蕊不由為之臉色大變,不由看著李七夜。↓雜『誌『蟲↓
  “這話,可不能亂說。”杜文蕊神態鄭重,說道:“此事關係重大,何止是一世清譽,此乃是毀了一個時代……”?“清譽算得了什麼,不要說是清譽,在某些存在的眼中,就算是一個紀元,那怕是億億億萬年的生靈、時光,那都算不了什麼,那隻不過是可用之物而已。”李七夜看了杜文蕊。
  頓了一下,淡淡地說道:“就區區一個光明聖院,說句不好聽的,那隻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換一個角度想想,真正大補的,是整個三仙界!”
  杜文蕊臉色再次大變,神態一下子凝重起來了,一時之間,也不由為之沉默,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鄭重地說道:“這,這隻怕是李同學想多了。”
  “想多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還記得始祖雕像崩碎的那一幕吧,黑暗衝天,你覺得呢,這如脈衝一樣的黑暗撕破天穹,這樣的黑暗,你真以為是你們始祖封禁在那的黑暗嗎?”?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杜文蕊心麵震了一下,當時李七夜取走了洗罪劍,始祖雕像崩碎,黑暗轟上天空,那股黑暗,是多麼的強大,是多麼的恐怖。
  可以說,當時在他心麵就留下了陰影,這讓他心麵隱隱不安,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似乎總有什麼隱患一樣。
  “你覺得,這樣的黑暗,是屬於誰的呢?”李七夜看了一下杜文蕊,笑笑,悠悠地說道:“你在心麵可能在自我安慰,這一定是你們始祖遠荒聖人把某過惡魔的黑暗力量封印在這,這一次隻是封印破碎,讓這樣的黑暗力量遠遁而去……”?“當然,這是最好的事情,也是最好的想法,不論這是事實,還是自己的幻象,你都會樂意往這一方麵去想。隻不過,你自己捫心自問一下,這是真的嗎?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或者,這的確是你想要的,但,在內心最深處,問一問自己的本能,什麼是事實!什麼是真相。”說到這,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這樣的話,讓杜文蕊有窒息的感覺,他留守於洗罪院那麼久,他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他比其他人知道更多有關於光明的背後。
  在光明聖院,多少人信奉光明,甚至有人已經達到了盲目的崇拜了,但是,杜文蕊心麵一直在警惕著自己,有些事情,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的美好,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一直留守在洗罪院。
  所以,李七夜的話,猶如一下子揭開了那層薄膜一樣,這是遮蔽了真相的薄膜,而他已經隱隱知道這背後的一些真相了。
  “你已經很接近真相了。”李七夜看了看沉默著的杜文蕊,淡淡地笑著說道:“無非是你有沒有勇氣去麵對真相,麵對這幕後的真實!還原一個你的始祖!”
  “善惡,隻是在一念之間,萬世為善,便是善。”最終,杜文蕊徐徐地說道。
  “這話說得有道理,但,有些東西,接不接受,那就是你的事了。”李七夜無所謂,隨意說道:“但是,不管你承不承認,真相就在那!”
  杜文蕊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不由看著李七夜,說道:“你是打算怎麼樣?難道是要推翻我們光明聖院,讓光明沉淪嗎?”?“這與我何關?”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你想得太多了,光明聖院又不與我為敵,我為什麼要推翻它?會讓我屠滅的,無非是擋我道者!你認為,你或者光明聖院,會擋我道路嗎?”?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說道:“我光明聖院,隻是授業解惑而已,不與世爭。”
  “那就是了,光明聖院,還是光明聖遠,還是你心目中那個光明萬丈的道統。”李七夜笑著說道。
  “那李同學的意思……”杜文蕊不由沉吟了一下。
  “放心吧,我對光明聖院沒有惡意,就算是對於你們的始祖遠荒聖人,也沒有惡意,至少他作為遠荒聖人,我是沒有惡意。”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所來,隻是看看,隻是看看而已,就讓我做一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說,我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做做小人,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說到這,李七夜他自己都不由笑了起來。
  杜文蕊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他不由輕輕地說道:“萬一,萬一,真的萬一,如李同學所想那樣呢……”?說到這,杜文蕊都有些沒有勇氣說下去,畢竟,光明聖院,這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他生於斯,長於斯,他信奉著光明,不論是什麼時候,不論是什麼事情,他從來都沒有動搖過,但是,萬一,如李七夜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呢?
  說到這,連杜文蕊他自己都沒有信心,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他有勇氣去麵對真相嗎?
  “放心吧。”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就算我是十惡不赦的大凶人,但,我還是有分寸的,不然,此時此刻,我就不會站在這跟你閑扯蛋,直接幹就是,你認為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我的步伐的?”
  聽到這話,杜文蕊不由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他在心麵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心麵也唯有祈禱了,或者,這事並不如想象那般。
  就在李七夜與杜文蕊他們閑聊的功夫,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都在追逐著山中所遇到的聖獸,雖然他們也追逐了好幾頭聖獸,強弱不一,但是,他們沒有一頭能成功降伏的,畢竟,他們實力太弱了。
  而且,遇到強一些的聖獸,他們被聖獸打得潰不成軍,狼狽而逃,被聖獸打得落花流水,屁滾尿流。
  事實上,被聖獸打得潰不成軍的,又何止是洗罪院的學生呢。
  在路上,李七夜他們也遇到了不少學生被聖獸殺得屁滾尿流的。
  在他們翻過一座山嶺之時,聽到“轟、轟、轟”的一陣陣轟鳴之聲響起,杜文蕊都臉色一變,說道:“退一邊。”說著,拉著學生退到了高處。
  他們剛退走,就看到十幾個學生臉如土色,飛奔逃走,往聖獸園外麵逃亡而去。
  緊接著,“轟、轟、轟”的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揚塵滾滾,放眼望去,隻見後麵如狂潮一樣狂襲而來,滿山遍野。
  “是野狼——”看到這滿山遍野的狼群,這看得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雙腿發軟,臉色發白。
  如此多的野狼,那簡直就是吞天噬地一樣,而率領著這成千上萬狼群是一頭狼王,這頭狼王全身銀毛。
  “我的媽呀,我們隻是試試而已,用得著這麼狠嗎?”此時,被追著逃走的學生尖叫不止。
  “嗷、嗷、嗷……”一陣陣狼嚎之聲不絕於耳,那怕這群學生拚命逃走了,但是,狼群依然緊追不舍。
  “這群小子,是自尋死路。”杜文蕊眼尖,看到一個學生懷中抱著銀毛狼崽,搖了搖頭,說道:“連狼王的幼崽都敢偷,等著死亡吧。”
  原來,這群學生見狼王外出,便偷偷摸摸溜進了狼窩,偷走了狼王的幼崽,被狼王發現之後,帶著千萬狼群追殺過來。
  “啊——”果然,如杜文蕊所說的那樣,這群學生沒有逃多遠,就慘叫聲起伏,被千萬狼群踏成了肉醬。
  看到這群學生,在眨眼之間被踏成肉醬,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心驚肉跳。
  “想偷聖獸蛋、聖獸幼崽,最好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杜文蕊也看了趙秋實他們一眼,笑笑。
  這話讓趙秋實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因為在剛才,他們也合計著,要不要去偷幾隻聖獸蛋或聖獸幼崽回去。
  看到狼群如此凶猛的模樣,他們心麵都不由打退堂鼓了,就算真的被他們偷到了聖獸幼崽了,但,也不一定能逃得過聖獸的追殺。
  在途中,趙秋實他們也遇到了有些學生被聖獸殺得慘兮兮的。
  他們在一座山峰上,看到一個北院的學生,十分強大,不朽真神,穿著一身神甲,去降伏一隻飛鶴。
  但是,在短短的時間之內,發這個學生就被轟落下來了,聽到“砰、砰、砰”的聲音響起,這個學生被飛鶴的雙翅擊中,鮮血狂噴,連撞穿了好幾座山峰。
  見情況不妙,這個學生轉身就逃走,但,飛鶴緊追不舍,最後這個學生施出了絕世手段,才從飛鶴中的利喙之下逃走。
  看到這樣的一幕幕,把趙秋實他們看得心驚肉跳,在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降伏聖獸,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凶險千萬倍。
  “原來聖獸是這麼凶呀。”有學生不由失神,喃喃地說道。
  “要知道,不少聖獸在此之前,本就是獸王凶禽,它們可不是什麼善類,現在隻是皈依光明而已,並沒有削弱它們的獸性。”杜文蕊輕輕地搖了搖頭。
  “我們隻能是看看了。”在這個時候,洗罪院的學生都紛紛打消了念頭。
  

Snap Time:2018-11-14 06:16:34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