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367章 三真七子

  三真教百萬大軍陣兵於神玄宗,當然,這話說得有些誇張,但,也差不了多少,此時此刻,三真教最強大的隊伍,最精銳的弟子,全部都糾集在了神玄宗山外。雜誌蟲
  突然之間,三真教糾集兵力於神玄宗山外,這是讓其他的修士強者十分意外的。
  事實上,就算有修士強者知道緣由了,也都會覺得還沒有到達這樣的地步,畢竟,三真教被斬殺了一位護法和一位長老,雖然這是一件大事,但遠遠還沒有達到傾巢而出的地步。
  現在三真教差不多是傾巢而出,門下的所有強者、最精悍的隊伍都陣兵於神玄宗山門,可以看得出來,三真教這一次攻打神玄宗,那是不死不休,頗有要滅神玄宗之勢。
  “三真教真的要滅神玄宗嗎?”看到三真教的百萬大軍陣兵於外,連很多其他門派的修士強者都覺得意外,他們都不由有所存疑。
  畢竟,三真教與神玄宗結仇已經千百萬年了,彼此之間不知道爆發了多少場的戰役,雙方都有死傷慘重的時候,雙方都有過衰落之時,但是,在這千百萬年以來,也沒見得三真教和神玄宗彼此之間誰滅了誰。
  現在三真教卻突然陣兵於外,陣容之大,遠遠超過了以往,這的確是讓很多人吃驚。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個時候,隻見門戶之內傳送過三個高大的人影來。
  這三個身影都是胯下騎著異獸,一個奇著高大無比的寶象,這頭寶象四腿如同粗大的石柱,象背可以馱起一座高山。
  此時,這頭寶象雖然沒有馱著一座高山,但是,卻馱著一座樓閣,在樓閣之內,盤坐著一位老者,這位老者身穿三色道袍,手持拂塵,讓人一看,猶如出塵道人。
  另一個身影,乃是一個老嫗,老嫗騎著一隻青鸞,青鸞的身軀雖然比不上寶象巨大,但是,它的尾羽長長地拖著,拖起的尾羽火光搖曳,閃動可怕的火光,似乎是繼承於鳳凰的真火。
  這個老嫗騎於青鸞之上,冷麵如霜,雙目如劍,背負一把長劍,吞吐寒光,有大殺八方之勢,讓人毛骨悚然。
  最後一個身影,乃是白麵無須男子,胯下所騎,是一頭蛟龍,這頭蛟龍身長八十丈,一對犄角十分的銳利,如同兩把出鞘的寒刀一樣,隨時都能斬人於座下。
  這個白麵無須的男子手托寶塔,寶塔乃是光芒吞吐,似乎可以吞噬八荒生靈,可以煉化一切妖魔,給人一種降魔斬妖之勢,讓妖族的弟子看得都不由心麵發毛。
  “三真七子!”看到這三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百萬大軍之前的時候,遠觀的修士強者都不由大吃一驚。
  就算是神玄宗上下,看到這三個高大的身影,也都不由心麵為之一緊。
  “三真教的七老,現在就來了三位,這是真的要傾巢而出。”看到這樣的陣容,就算是神玄宗的強者,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三真七子,一口氣就來了仨,這真的是要滅神玄宗,生死放手一搏。”看到三個高大身影列陣於百萬大軍之前,任何人心頭都不由為之一緊。
  三真七子,那是很久以前的稱謂了,現在很多人都稱之為三真七老了,這是三真教掌門包括在內的三真教七位最強大的人。
  完全可以說,三真七子,可以比肩於神玄宗的五位峰主,如張越這種,三真七子還更加強大。
  ”三真七子,末者最強,不知道來否。”看著三真七子來了三個,遠處旁觀有強者低嘀地說道。
  “七子之末——”一聽到這個說法,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頭為之一緊,七子之末,很多人都聽過,聲音如雷貫耳。
  “七子之末路依零,不知道來否,也不知道是否突破了大道聖體。”不少人提到這個名字,心麵都不由為之發毛。
  三真七子,在北西皇可謂是赫赫有名,但是,聲名最大的,不是七子之首的三真教掌門,而是七子之末的路依零。
  七子之末,路依零,乃是三真教掌門的小師弟,一代天才,他在七子之中是年紀最小,但卻是道行最高的人。
  “路依零!”當有人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要說是承山嶽王他們,就算是平蓑翁這樣的第一高手,都不由心頭一緊。
  “就算路依零未來,這已經夠強大了,三真七子的三、四、五這三子都來了,實力何等雄厚。”此時有人看著陣兵於百萬大軍之前的三位老人,徐徐地說道。
  騎寶象的老人,乃是三真七子之三;騎蛟龍的白麵無須男子乃是三真七子之四;騎青鸞的老嫗,乃是三真七子之五。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不少人還在猜測之時,三真教的門戶之內,一個人踏步而出,在這“砰”的一聲之下,他一足踏下,就在虛空之上留下了足印,他的足印猶如烙印在那,久久無法消散。
  在這個時候,三真教的百萬大軍之上,站著一位老者,這位老者一身三色道袍隨風飄舞,臉上長須也是隨風而舞動,當他輕輕一捋之時,長須如劍,閃動著光芒。
  這個老者手托如玉,站在虛空之上,宛如是一座神嶽,讓人無法跨越,讓人敬畏三分。
  “七之之首,三真教的掌門。”看到這個老人踏足於虛空之上,有不少人為之驚呼一聲。
  眼前這個老人,正是三真教的掌門,七子之首,他在北西皇的威名,一點都不弱於神玄宗的平蓑翁。
  三真教的掌門親臨,頓時讓神玄宗上下都不由心頭為之一緊,因為三真教的掌門親自征戰,那就意味著兩派之間的大戰必將會不死不休。
  甚至連遠處觀望的修士強者都不由心頭一緊,他們抽了一口冷氣,暗暗地說道:“這一次是玩大的了,兩派之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百萬大軍陣兵,掌門親臨,這已經足夠說明三真教的決心了,他們要與神玄宗不死不休!
  “蓑翁兄,該給我們三真教一個交待了吧。”在這個時候,三真教的掌門站於虛空,冷冷地說道。
  三真教掌門的聲音如同刀刻一樣,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好像利刃一刀一刀地刻在虛空中,讓神玄宗的弟子聽得十分難受,因為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也如同刻在大家的身上一樣。
  “道兄,久違了。”敵人都要殺上門來了,平蓑翁也不能不露臉,他不可能龜縮在南螺峰不出來。
  此時平蓑翁騰空而起,站在南螺峰的上空,神態和藹,他徐徐地說道:“不知道兄為何要陣兵於我們神玄宗。”
  和神態冷厲的三真教掌門相比起來,神態和藹的平蓑翁更像是鄰家的老爺爺。
  平蓑翁這樣的神態,讓不少人相視了一眼,了解平蓑翁的人都知道,平蓑翁絕對不是什麼善茬,絕對是狠角色,他不發威則罷,一旦他發威起來,那是風雷厲行,手段是鐵血無情。
  “蓑翁明知故問,你們神玄宗再三殺害我們三真教的弟子,斬我們首席護法、屠戮我們付長老,此乃是深仇血恨,乃是你們神玄宗撕破協議,向我們三真教宣戰!”三真教的掌門冷冷地說道。
  “這隻怕是誤會。”平蓑翁也是輕描淡寫地說道:“此乃是由貴派的弟子率先動手,貴派的首席護法和付長老毀我山門,殺入翠鳥峰,我們神玄宗隻是自衛而已。有人被殺,隻能怪學藝不精!”
  此時,平蓑翁僅僅是以“誤會”、“自衛”這樣輕描淡寫的言辭打發了。
  平蓑翁心麵清楚得很,當三真教陣兵於神玄宗山外的時候,所有的談判,所有的言辭,都根本無濟於事,三真教這是要來真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回旋餘地,所以,此時平蓑翁也懶得多費口舌。
  三真教一定要說神玄宗殺了他們的弟子,無非是想讓他們是師出有名而已,讓他們能名正言順地發兵神玄宗,把撕破協議的惡名按在神玄宗身上。
  聽到雙方的說辭,遠處觀望的許多修士強者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雙方不說,很多人還不知道這麵竟然發生了如此大的事情。
  事實上,劉夢龍他們被殺死的消息還沒有傳開,三真教已經是大軍壓境了,這就意味著三真教早就有準備,就算劉夢龍他們沒有被殺死,隻怕三真教都一樣會發兵神玄宗。
  “好一個誤會,好一個自衛!”三真教掌門雙目一厲,吞吐著殺意,冷森地說道:“這就是你們神玄宗的態度嗎?這就是你們神玄宗執意撕毀當年休戰協議的做法嗎?”?“道兄,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多說。”平蓑翁也冷淡地說道:“此時此刻,三真教乃是百萬大軍陣兵於我們神玄宗山外,你我之間,還談什麼當年的休戰協議!如果道兄真的有心再談當年的休戰協議,那就先請道兄撤走百萬大軍,你我再好好談談休戰協議。”
  這樣的話,讓不少人相視了一眼,傻子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三真教已經調動了百萬大軍,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今天還是一更,明天兩更。
  

Snap Time:2018-11-17 00:41:49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