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348章 一拳敗之

  在“砰”的一聲中,黃寧和戰虎兩個人重重地撞在了地上,把地麵都撞出了一個深坑。§雜誌蟲§
  鮮血緩緩地流淌著,染紅了泥土,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十分的刺鼻。
  黃寧和戰虎兩個人躺在了泥坑之中,動彈不得,他們在這一擊之下,骨頭碎裂,筋脈寸斷,此時他們全身鮮血淋漓,如此重傷之下,十分的淒慘。
  一時之間,整個場麵都顯得寂靜無比,一片的死寂,所有的弟子,所有的強者,所有的長老,他們都不由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眼前這一幕對於任何一個弟子來說,那都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所有弟子都被震住了,所有的強者都不由張大嘴巴,久久合攏不上,連長老們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氣。
  一記“王八拳”,不,應該說是“玄武拳”才對,在這樣的一拳之下,完全是崩碎了戰虎的“虎神血甲”,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
  戰虎的一身神甲在身,當發揮到極限之時,不要說是普通弟子,在整個神玄宗,能擊碎這一身“虎神血甲”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其至有可能,若是沒有道君兵器,根本就不可能擊碎這一身的“虎神血甲”。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僅憑著赤手空拳就擊碎了戰虎的“虎神血甲”,這可是連天階都無法擊碎的神甲呀,更震撼的是,李七夜所使用的乃是最簡單最入門的“王八拳”而已。
  “王八拳,不,玄武拳。”許久許久之後,這才有長老回過神來,不由喃喃地說道:“這才是玄武拳真正的威力嗎?”
  當李七夜一記“王八拳”打出,卻浮現了玄武異象,這樣的一幕,讓神玄宗的任何弟子都是無法忘懷的,或許,這將會成為他們一輩子無法抹去的記憶。
  “哇——”的一聲,此時黃寧和戰虎兩個人都雙雙吐血,他們的傷勢太重了,已經傷到了內腑,就算他們真的能活著下來,那隻怕都需要在床上躺上一年半載。
  “你們輸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走了過去,看著黃寧和戰虎。
  此時,黃寧和戰虎他們兩個人都臉色煞白,這不知道是因為失血過多臉色煞白,還是他們被嚇破了膽子,被嚇得臉色發白。
  他們也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那怕是到了現在,他們也是難於置信,李七夜僅僅就憑著一記“王八拳”就打敗了他們,而且把他們身上的鎧甲防禦打得支離破碎,這簡直就像是神話一樣。
  那怕這是他們親自經曆過了,那也是如夢如幻,讓他們不由為之駭然。
  在場的所有弟子都寂靜,沒有任何弟子敢吭一聲,沒有任何人會出聲去為黃寧和戰虎說情,也沒有任何人會站出來圓場。
  在這樣的決鬥之上,就算是丟失了性命,那也隻能怪自己學藝不精。
  盡管是如此,在場的很多弟子都覺得如夢如幻,大家都覺得,黃寧和戰虎敗得太快了,這如同神話一樣,充滿了不可思議。
  “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李七夜走到了黃寧和戰虎的身旁,看著動彈不得的他們,淡淡地笑了一下。
  黃寧和戰虎都不由為之駭然,在這個時候,他們都感到死神離他們如此的近,他們都一下子感覺到死神的陰影已經籠罩住他們了。
  在場的所有弟子、強者沒有任何一個人吭聲,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這一幕,此時就算李七夜取黃寧和戰虎的性命,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李七夜饒了戰虎和黃寧一命,那是他的仁慈。
  “你,你敢——”黃寧和戰虎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大叫了一聲。
  在死亡麵前,他們真正的感受到了害怕,在這個時候,什麼尊嚴,什麼名望,什麼權勢……都變得一文不值,在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比活下去更珍貴。
  “為什麼不敢?”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斬你們,那隻怪你們學藝不精。”說著,走近了戰虎。
  見到李七夜要殺戰虎和黃寧他們兩個人,神玄宗上下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在雲端之上,早就有人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
  “你,你,你想幹什麼?”看到李七夜走近,戰虎不由臉色大變,大叫了一聲。
  “你說呢?”李七夜打量了一下戰虎,在李七夜這樣的眼神之下,戰虎魂飛魄散,在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害怕,對於李七夜一下子充滿了恐懼。
  “你不是說要斬我頭顱當夜壺嗎?”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說道:“我現在在琢磨,把你頭顱砍下來當夜壺,是不是大小適合呢?”
  “小子,你,你,你若敢殺我,神,神玄宗,你,你休有立足之地……”戰虎被嚇得魂飛起來,不由尖叫一聲。
  在這個時候,戰虎已經被嚇破膽了,語無倫次,聲厲內荏地恫嚇李七夜。
  “喀嚓”的一個骨碎聲響起,戰虎的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就一腳踩在了他的臉上,一腳就把他的臉龐踩碎。
  “啊——”戰虎模糊的慘叫聲響起,鮮血濺射,臉龐頓時一片血肉模糊。
  “算了,拿你的頭顱當夜壺,沒興趣。”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一腳把你踩得稀巴爛。”
  “爹,救我——”在生死懸於一線的時候,此時戰虎哪還敢有嘴硬,哪還顧得上什麼尊嚴,什麼高傲,在這個時候,他能想到的就是他的父親鐵鞭妖王了。
  “夠了——”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上一聲沉喝響起,天空上的雲朵散盡,隻見鐵鞭妖王現身,他站於虛空之上,虎虎生威,一雙虎目,在盼顧之間,吞吐著可怕的閃電。
  此是鐵鞭妖王身邊卷起了風雲,有雷鳴陣陣,似乎天地都能感受到他的憤怒。
  在這個時候,作為峰主的鐵鞭妖王再也沉不住氣了,站出來,喝止李七夜。
  事實上,此乃是大忌,在神玄宗任何一個弟子都知道,生死決鬥,生死由命,輸掉了決戰,就是輸掉了生命,這隻能怪學藝不精,沒有什麼好怪的。
  但是,現在鐵鞭妖王作為神玄宗的五大峰主之一,竟然站出來喝止,這就是與他的身份、地位不符,這是難於服眾。
  畢竟,戰虎已經輸了,他的生死該由李七夜來決定,鐵鞭妖王要強行幹涉,這就破壞了神玄宗規紀的權威了。
  鐵鞭妖王現身,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這一幕,都不由望向鐵鞭妖王。
  在場的諸位長老,雲端上的平蓑翁他們,見鐵鞭妖王現身,都不由皺了皺眉頭。
  門下弟子生死決戰,作為五大峰主之一的鐵鞭妖王出麵幹涉,這是萬萬的不妥,這是破壞了規紀。
  但是,鐵鞭妖王沒得選擇,在這個時候,他不得不站出來,他不能看著自己兒子就這樣被李七夜斬殺了,所以,他必須站出來。
  “怎麼,有意見嗎?”鐵鞭妖王站出來之後,李七夜也不意外,淡淡地笑了一下。
  鐵鞭妖王冷著臉,冷冷地說道:“同門切磋,點到為止,休得再行凶。”
  本是生死決戰,這到了鐵鞭妖王口中卻成了“同門切磋”,這一下子把這一場決戰的性質都改變了。
  “可惜,這由不得你。”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他的命,我要定了。”
  “你敢——”鐵鞭妖王頓時大怒,臉色漲紅,他冒著大不韙來喝止李七夜,那都是不得而為之了,但是,李七夜卻一點都不給他情麵,這更讓鐵鞭妖王心麵狂怒了。
  “有什麼不敢?願賭服輸。”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話一落下,腳下稍稍用勁,聽到“喀嚓”的骨碎聲響起。
  “啊——”戰虎淒厲地慘叫了一聲,鮮血濺射,血肉模糊。
  “小畜生——”見到戰虎受苦,鐵鞭妖王不由狂怒,李七夜這是擺明和他過不去,當著他的麵要殺他的兒子,這擺明就是要和他撕破臉皮。
  所以,鐵鞭妖王狂怒之下,妖氣狂飆,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他周身風雲聚集,聽到“劈啪”的聲音響起,閃電之聲不絕於耳。
  鐵鞭妖王狂怒,讓在場的弟子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大家都知道,鐵鞭妖王要出手了。
  “可惜,我不吃這一套,你兒子的命,我要定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一腳踩了下去。
  “混帳——”鐵鞭妖王狂吼一聲,大手一甩,聽到“劈啪”的聲音響起,隻見鐵鞭妖王一出手,就是一連串的閃電如長鞭一樣狠狠地抽向了李七夜。
  閃電如鞭,狠狠地抽下的時候,火星濺射,照亮了天空。
  閃電鞭如同一下子劈開了天地一樣,一道道閃電竄下,可以刺穿一切,讓人毛骨悚然。
  “夠了——”在這閃電劈向李七夜的時候,一聲沉喝響起,這一聲沉喝充滿了威嚴。
  在這瞬間,聽到“鐺”的一聲劍鳴,劍動天地,在這一刻一道劍芒掠過,斬斷一切,蕩平萬世,一劍而無雙。
  劍光斬過,無物可擋,唯劍無敵!
  

Snap Time:2018-11-20 07:56:5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