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3334章 親臨

  “蓬——”的聲音響起,大道氣息彌漫,整個神玄宗猶如淹沒在霧氣中,混沌真氣洶湧,好像是潮水高漲一樣,在眨眼之間,整個神玄宗被混沌真氣所淹沒。ㄨ雜≦誌≦蟲ㄨ
  在這那之間,所有弟子都感受到,大道鳴響,好像有一股力量左右著整個神玄宗一樣,這樣的一股力量溝通天地,掌握大道。
  當這樣的力量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心頭一緊,因為他們感覺大道奧妙都已經被這一條大道所包含,一切的奧妙都被其凝煉。
  在這“蓬”的一聲之中,千萬符文凝煉,如同一條神橋一樣瞬間從南螺峰架起,直探於翠鳥峰上。
  “入聖的力量。”感受到了這樣的力量,天地奧妙都被凝煉,在這那之間,神玄宗的所有弟子都不由心頭為之一震,無數的弟子抽了一口冷氣。
  特別是神橋架起之時,許多弟子都忙是大拜,每一個弟子都不敢放肆,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在神玄宗內,不論是長老護法,還是其他的峰主,都被這樣的力量所驚動。
  入聖,也就是大道聖體的簡稱,可以說,入聖是道君、天尊之下最強大的存在,可以說是離巔峰僅僅隻有一步而已。
  在神玄宗,唯一達到了大道聖體的人,也就僅有宗主平蓑翁而已。
  所以,當大道氣息彌漫的時候,神玄宗上下都知道是宗主出行了,一時之間,神玄宗上下都紛紛抬頭,向南螺峰望去。
  “宗主出行。”神玄宗的許多弟子都不由為之意外,甚至是有些吃驚。
  因為在這些年來,宗主平蓑翁很少露過臉,也很少出現過,他一直呆在南螺峰,足不出戶,甚至可以說,除了極少數人之外,再也沒有幾個弟子看到平蓑翁了。
  平蓑翁一直未露臉,神玄宗的許多弟子私下也沒曾少議論過,有的人說,宗主想登臨天尊,所以一直閉關修練;也有弟子認為,宗主是在南螺峰參悟無上神器,所以足不出戶;還有一些弟子認為,宗主是年事已高,不問世事……
  也正是因為平蓑翁這些年來足不出戶,神玄宗不少人在私底下已經討論,神玄宗的大統將會是由誰繼承。
  “宗主親臨。”看到南螺峰架起了神橋,有長老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麼,也是十分意外,不由吃驚地說道:“看來,不得了,宗主是無比的重視。”
  在神玄宗,不是大事件,絕對不會勞動宗主,特別是這些年,如果宗主親臨,那必定是天大的事情。
  但,有長老知道,這一次宗主親臨,不是為了什麼天大的事情,隻為了一個弟子——李七夜!
  “宗主親自招收弟子,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一些年長的弟子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不由大吃一驚。
  他們也明白,宗主是為李七夜而起,這能不讓他們吃驚嗎?這可是宗主親自去翠鳥峰招收弟子,這樣的待遇,不論是以前的蘇旭,還是後來的弓千月,都是沒有的。
  在這個時候,神橋之上出現了一個老人,平蓑翁!平蓑翁身上沒有神光吞吐,也沒有神威淩天,他隻是穿著一件布衣的老人而已,平蓑翁手掌的十指修長,雖然他已經是年事已高,臉上已布滿了皺眉,但是,他的十指卻光滑,看起來很年輕,充滿了朝氣。
  這修長而充滿朝氣的十指,猶如是十把長劍一樣。
  知道平蓑翁的人都知道,他一手南螺劍法,堪稱無敵,也正是因為這一手南螺劍法,奠定了他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地位,所以,看到他修長十指,大家都不由想到了南螺劍法。
  平蓑翁一步邁出,跨過了神橋,抵達了翠鳥峰。
  “宗主——”當平蓑翁抵達翠鳥峰之時,翠鳥峰的峰主張越帶著諸多護法弟子相迎。
  但,李七夜依然未出現,也未並來迎接平蓑翁,那怕是平蓑翁親臨了,他也不會起身相迎的。
  在翠鳥峰上下,不少弟子都不由為之屏住呼吸,宗主親臨,李七夜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更沒有相迎,這樣的架子夠大的。
  但是,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敢吭聲,也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敢對李七夜有任何蜚議,在宗主平蓑翁沒有任何表態之前,任何弟子都不敢胡言亂議,否則,這將會惹禍上身。
  “俗禮免了。”平蓑翁平易近人,向張越打了一聲招呼之後,便一步邁入李七夜所居住的山峰之中。
  平蓑翁一步跨越而去,張越這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張越也是五大峰主之一,但是,在五大峰主之中,他屬於最末,也是實力最弱,他區區陰陽星體的實力,在平蓑翁的麵前,那就顯得太過於弱小了。
  所以,當平蓑翁在自己麵前之時,張越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那怕平蓑翁沒有大道壓人,也沒有神威淩天,但,依然讓張越在心麵戰戰兢兢。
  “各回崗位。”張越吩咐一聲,神態鄭重,平蓑翁親自翠鳥峰,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門下弟子也感受到張越鄭重的氣氛,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應了一聲,打起精神來,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忠盡職。
  在那屋舍之內,比起張越他們的緊張來,李七夜卻顯得輕鬆自在,整個房舍內的氣氛也是十分的鬆輕,那怕是平蓑翁走進來了,依然絲毫都沒能影響到屋內的氣氛。
  李七夜依然是懶洋洋地躺在了大師椅前,在旁邊,有弓千月煮著茶,如同一位丫環一樣侍候著李七夜。
  當平蓑翁進來之後,弓千月鞠了鞠身,而李七夜卻懶洋洋地躺在那,僅僅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
  如果有其他的弟子在場看到這樣的一幕,一定會認為不可思議,甚至是出聲斥喝李七夜的不敬。
  畢竟,平蓑翁乃是神玄宗的宗主,在神玄宗沒有誰比他地位更高了,不要說是普通的弟子了,就算是其他峰主,見到平蓑翁,也一樣要起身相迎。
  現在李七夜倒好,懶洋洋地躺在太師椅之上,連招呼都沒有一個,僅僅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若是在外人看來,這樣也未免太過於托大了吧,未免是太囂張自負了吧。
  李七夜沒有起身相迎,平蓑翁也沒有生氣,走進來之後,他徑自落座,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此時,弓千月也為平蓑翁倒上一杯香杯,平蓑翁點頭之後,依然是看著李七夜。
  看著懶洋洋地躺在大師椅上的李七夜,平蓑翁不由輕輕皺了一下眉頭,他並不是責怪李七夜沒有起身相迎,而是因為他看不透李七夜。
  他平蓑翁作為神玄宗的宗主,作為一位大道聖體的強者,在北西皇就算談不上什麼無敵,那也是算得上是一尊大人物,不要說是普通的弟子,就算是任何人見到他,神態都有所波動。
  但,李七夜卻沒有,絲毫不受影響,他在李七夜的麵前,似乎與路人甲路人乙沒有任何區別。
  這樣的感覺,讓平蓑翁不由有些挫敗感,他自己談不上有多少的自負,但是,他好歹也是一位大道聖體的強者,神玄宗的宗主,在李七夜麵前,卻和路人甲路人乙沒有任何區別,這能不讓平蓑翁心麵不是滋味嗎?
  平蓑翁仔細審視李七夜,越看,他是越看不明白,毫無疑問,李七夜的的確確是一位僅僅擁有鐵皮強體的弟子而已,他並沒有任何隱藏實力。
  這樣的實力,現在就算是平蓑翁親眼所見了,他都覺得十分的離譜,這樣的實力,能登三百階,能召兵墳,能上祖峰,除了用“奇跡”這兩個字之外,他想不到有其他的形容詞了。
  雖然這一切都是他親眼所見,但,平蓑翁依然想不透,這些事情,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做到的,他究竟是有著怎麼樣的神通?
  或許,如其他長老所說的,隻有一個詞能解釋一切——邪門!
  “賢侄——”最後平蓑翁開口了,他已經是以最友善的語氣和李七夜這樣說話了,甚至連鐵鞭妖王他們都沒有這樣的待遇了。
  “不,叫我少爺。”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才稍稍地坐直了身子,淡淡地說道。
  “呃——”平蓑翁他都不由噎了一下,這樣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他好歹也是神玄宗的宗主呀。
  “少爺——”最後平蓑翁尷尬幹笑了一聲,叫了這麼一聲,他覺得有點難叫得出口。
  這一聲“少爺”叫出口的時候,一下子讓他感覺,李七夜不是什麼神玄宗的弟子,而是高高在上的主人,他隻不過是一個小仆人而已。
  但,這樣的一種感覺,卻讓人無辦法抗拒,在李七夜麵前,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理所當然。
  “嗯,好。”李七夜輕輕點頭,說道:“說吧,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就快說,有屁也快放。”
  李七夜神態依然自在,依然是懶洋洋的模樣,但,此時平蓑翁卻已感覺李七夜主宰著的一切,連他自己也在李七夜的主宰之中,這種感覺十分荒謬,但,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Snap Time:2018-11-22 18:38:51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