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3323章 破銅爛鐵

  在這個時候,所有弟子都望向了李七夜了,不僅僅是在場的弟子,就算是在場看熱鬧的強者,乃至是並未出現,在各大主峰上遠眺的平蓑翁他們都望向了李七夜了。∠雜±誌±蟲∠
  李七夜此時懶洋洋地躺在了軟輿之上,身邊有弓千月侍候著,這樣的待遇,這在讓年輕的弟子羨慕嫉妒恨,他們都恨不得想把李七夜踢出神玄宗,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男弟子看李七夜不順眼,隻不過,此時他們不敢吭聲而已。
  若是換作以前,早就有弟子出言相譏了,其他的弟子早就嘲笑李七夜了,但是,現在就算這些弟子對李七夜有所不滿,就算是看李七夜不順眼,也隻能是把嘴巴閉上,隻能是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盡管有不少弟子看李七夜不眼順,但,也有一些弟子心麵小小期待一下,畢竟,連闖四關,李七夜這都是創造了奇跡,現在李七夜再闖第五關,大家都想知道在最後一關,李七夜是不是能再闖一下奇跡呢?
  這不僅是一些弟子是這樣想的,連長老們,乃至是平蓑翁,他們都有了一些想法,他們想知道李七夜是不是能得到一些了不得的兵器。
  “是不是要得一件道君兵器呢?”有一位弟子就不由有些好奇,也有點期待,望著李七夜。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的確是一種奇跡,鐵皮強體,還是三凡之資,能得道君兵器,隻怕是又要打破神玄宗的記錄了。”另一個弟子說道。
  此時,不少人族弟子也有所期待,還有一個弟子說道:“如果能得兩件道君兵器呢?”?聽到這樣的話,一時之間,不少弟子都麵麵相覷,兩件道君兵器,這何止是破記錄,那簡直就是創造奇跡。
  “若真的是兩件道君兵器,這樣的奇跡,隻怕放眼整個八荒,都沒有人做到吧,畢竟,這是三凡之資,鐵皮強體的實力而已呀。”有不少弟子低聲議論。
  “那不好說呢,剛才他不是登了三百階吧,大家都還以為他是做不到呢。”人族弟子嘀咕一聲,有點小小的期待。
  黃寧和戰虎都不由冷哼一聲,換作是以前,這樣的光環是屬於他們的,一直以來,他們都是神玄宗年輕一代弟子的關注焦點,現在李七夜卻成為了所有弟子所關注的焦點了,這讓他們心麵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了。
  “兩件道君兵器,這是要挖光我們的老底了。”首席長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帶走了兩件道君兵器,對於兵墳來說,那等於被挖光了老底,畢竟,當年南螺道君在兵墳麵留下的兵器,也就是那麼幾件。
  盡管是如此,長老們還是有些期待,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能從兵墳麵帶走那麼一二件道君兵器,那的的確確是震撼人心,這樣的一個弟子,那簡地就是邪門透頂,與他一比,隻怕不論什麼天才,都不值得一提了。
  李七夜隻是懶洋洋地撩了一下眼皮,隨意地看了一眼兵墳而已,淡淡地說道:“都是一堆破銅爛鐵,沒什麼興趣。”
  李七夜這話一落下,在場的所有弟子不由抽了一口冷氣,甚至那些對李七夜有所期待的弟子,都不由呆了一下。
  像魯道魏這樣的弟子,不由為之駭然,他們都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起來了。
  要知道,兵墳中的所有兵器都是由神玄宗的祖師、先賢們留下來的,是先祖們留給後代的遺產,在這兵墳之前,不論是怎麼樣的弟子,心麵都多多少少懷有敬意,是對於先祖的尊敬。
  現在這些由先祖們所留下的兵器,到了李七夜口中卻變得一文不值,這不僅僅是對宗門的不敬,也是對先祖的冒犯。
  “大膽——”有妖族弟子立即斥喝,說道:“大逆不道,敢侮辱先祖,對宗門不敬,實為大罪,該當重罰!”
  一些弟子對李七夜並不待見,他們就是存心與李七夜過不去,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了,一下子逮住了李七夜的小瓣子,他們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了,肯定是要給李七夜扣上一頂大帽子。
  “就是,當以重罪論處!”那些妖族弟子紛紛附和,他們都想借題發揮,給李七夜定一個大罪。
  對於這些弟子,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
  而且,在場的任何長老護法都沒有表態,也沒有說要處罰李七夜,更沒有長輩開腔,這些想給李七夜扣上帽子的妖族弟子,最後也隻能是悻悻地閉嘴。
  如果沒有任何長輩撐腰,他們怎麼樣吆喝,都是徒勞,他們就像小醜一樣在那表演。
  對於李七夜這樣大的口氣,連那些對李七夜有所期待的弟子都不由麵麵相覷。
  有弟子忍不住嘀咕地說道:“這兵墳麵可是有道君兵器、天尊之寶,如果這都是破銅爛鐵的話,那什麼樣的東西才叫兵器!”
  “這口氣太大了,豈不是把宗門的所有人都得罪了,連各大峰主、各位長老都得罪盡了,以後他還想在神玄宗立足嗎?”也有人族弟子忍不住嘀咕地說道
  要知道,在神玄宗內,真正有資格擁有道君兵器、天尊之寶的人那是寥寥無幾,也就是那麼幾個最為強大的人才擁有這樣的兵器。
  但是,這樣的兵器在李七夜口中都隻不過是破銅爛鐵而已,試想一下,這些長老手中的兵器被李七夜說成破銅爛鐵,這些長老心麵是怎麼樣的滋味呢?隻怕是對李七夜不爽吧。
  這的確是如此,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在場的一些長老、護法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們連道君兵器、天尊之寶都沒有,那不是連擁有破銅爛鐵的資格都沒有?
  “在賢侄眼中,怎麼樣才不算是破銅爛鐵呢?”連首席長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首席長老並沒有生氣,或者發怒,他都快習慣李七夜這樣的囂張和狂妄了,但,李七夜這樣的話,依然讓首席長老苦笑,畢竟,連道君兵器、天尊之寶都看不上眼,世間還有幾件兵器能入得他的法眼呢?
  李七夜笑了一下,眼皮撩了一下,隨意地看了一眼南螺峰,淡淡地說道:“在這神玄宗,能拿來用用的,也就是那麼一二件,比如說,那把傳世之兵!”
  很多普通弟子,一點都不明白,聽不懂李七夜說什麼,而一些大弟子,特別是那些各大長輩所器重的弟子,卻知道一些,他們都不由雙目睜得大大的。
  至於首席長老他們,不由心頭一緊,他們當然知道李七夜所說的那件傳世之兵是什麼了。
  就是在雲端中的各大峰主,如承山嶽王、千手菩王,他們都不由向南螺峰望去,而平蓑翁都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
  “傳世之兵,那是什麼東西?”有剛入門的弟子,並不懂什麼是傳世之兵,不由好奇。
  “道君留下的兵器。”有一位年長的弟子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
  “傳世之兵和道君兵器有什麼不一樣?”這就讓剛入門的弟子為之好奇了,但是,沒有哪位年長的弟子願意多談。
  “這小子,要完蛋了。”有大弟子忍不住嘀咕,說道:“這野心未免是太大了吧。”
  “為什麼?”身邊的弟子好奇,不明白。
  這位大弟子低聲說道:“那把傳世之兵,就是南螺峰,我們神玄宗見過的人寥寥無幾,聽說,這件兵器是宗主的專屬,他這是大逆不道,想篡得宗主之位!”
  聽到這樣的說法,不少弟子是打了一個哆嗦,頓時噤若寒蟬。
  這樣的話題,那是大逆不道,一不小心,就會被逐出宗門,甚至會成為叛徒。
  首席長老他們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都不願意去多談,因為李七夜已經擁有了這個資格了。
  在他登上三百階的時候,得到了南螺劍法的劍篆,他已經融煉了這枚劍篆,那就意味著他能擁有南螺峰上的那把劍。
  問題是,這把劍,一直以來是平蓑翁想要的無上神劍,如果真的李七夜要想這把劍,那將會怎麼樣呢?
  所以,諸位長老也不願意多談。
  “大逆不道的東西!”戰虎冷聲斥喝:“此乃是我們神玄宗的無上象征,唯有宗主掌執,它代表著宗主的無上神威,難道你想叛逆篡位不成?”
  戰虎是鐵鞭妖王的兒子,他對這把劍很清楚,也知道這把劍的意義!現在李七夜敢說要奪這把劍,他當然是不客氣了,當然要把李七夜打入死牢。
  “蠢貨。”李七夜看都懶得去多看他一眼。
  “你——”戰虎頓時臉色漲紅,怒視李七夜:“你這等叛徒,想謀權篡位,應該打入死牢!”
  “好了,這事不再提。”首席長老冷冷打斷戰虎的話,他們也不願意多談這件事情,畢竟,這把劍該如何,還沒有商議,長老們當然不願意讓門下弟子去談論這樣的事情。
  “第五關開始,能得到怎麼樣的一件兵器,那就靠你們自己的實力了。”首席長老立即吩咐在場的所有弟子。
  

Snap Time:2018-11-22 02:24:37  ExecTime:0.137